第六章 极点科技,苗银

作者:理千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卡途最新章节!

    随着左藏的话音落下,四名异常强壮的大汉就拦住了李隐的去路,为首的一名大汉胸口挂着由三张卡片叠加而组成的扇形,豁然是一名三星的御卡师!

    除了为首的那名大汉,其他的三人也都是二星的御卡师,无论如何,以李隐的实力都不可能击败面前的四人。

    “尊敬的客户,请大家不要紧张,这是一名偷窃了我们卡片的小偷,我们很快就会处理完的。”

    左藏很快就站了出来,满脸微笑的冲着周围有些sao动的人群打着招呼。

    被左藏这么一解释,人群才露出一丝的恍然,满是鄙夷的盯着李隐,李隐的形象的确像是一个小偷。

    无论在什么地方,小偷永远是最不受欢迎的职业。

    “阿大动手!将我们丢失的卡片拿回来,然后打断他的手,丢出去!”

    左藏向人群解释完毕,像是变脸一样,满是狰狞的盯着李隐,冲着那名三星的御卡师一声大喝。

    李隐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的怒se,想不到自己和左藏无冤无仇,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想卖卡,对方居然这么狠,要打断自己的手。

    三星御卡师阿大,当即狞笑了一下,手中唯一的一张d级卡片一亮,一副火焰拳套就将他的拳头包裹在其中。阿大没有任何的废话,一拳就狠狠的轰响李隐的脑袋,这根本不是要打断手扔出去这么简单,而是要李隐的命啊!

    即便是对付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李隐,阿大也没有丝毫的留手,在启动了d战技卡的情况下,再次启动了一张e级的加速卡,巨大的拳头犹如一道流星一般轰向李隐。

    “轰!”

    一声巨响,阿大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李隐之前站立地板上,而李隐则是出现在距离刚才一米远的距离,“突进”战技卡散发着淡淡的魔力波动。

    李隐目光森然的盯着阿大,一股强大的杀意正在李隐的心中酝酿。

    “阿大!杀了他!”

    左藏在阿大失手的一瞬,脸se就变了,他已经意识到李隐可能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能够轻松躲过三星御卡师全力一击的人可不多,而且看李隐的面se居然没有丝毫的变换。

    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李隐突然出现了一股令左藏感到恐惧的气息。

    不仅仅是左藏,身为三星御卡师的阿大比左藏的感应更加的灵敏,目光一变,发出一声怒吼,火焰重拳再次狠狠的砸向李隐的脑袋。

    “制卡公会保护法令第一条,任何主动攻击隶属制卡公会制卡师的人,将受到制卡公会、战卡会执法队追杀,不死不休!”

    只不过李隐却是再一次从阿大的拳头下逃脱,这一会李隐强忍着心头的那股冲动,杀气腾腾的将自己从制卡公会手册上看到的法令一字一句的道了出来。

    当即准备再次发动攻击的阿大就是停了手,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李隐。

    如果这个时候李隐说他是一名御卡师,阿大还信,但是李隐居然说自己是一名制卡师?制卡师不是都应该穿着华丽的服饰,带着制卡师的标志,昂首挺胸的走在大街正zhong yang吗?怎么会当小偷?

    制卡公会和战卡会联手颁布的最新法令,在一个月之前已经开始实行,无数强大的御卡师都死在这上面,以阿大三星御卡师的实力可不敢和两大公会对抗。

    “你一个小偷还制卡师?笑死人了!阿大!别和他废话,杀了他!”

    左藏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了不能惹的人,左藏这个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李隐之前一出手就是五张f级的战技卡,看手法,显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一种极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左藏的心头,只不过这个时候,左藏已经没有退路,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错就错,杀了李隐,反正李隐明面上也没有任何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阿大先是诧异的望了左藏一眼,不过当看到左藏向他打的眼se之后,阿大也是明白了过来,自己和左藏已经将面前的这人得罪死了,看李隐的眼神,就知道这事情不可能善了。

    还不如乘着李隐没有拿出证据之前灭口再说,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明白过来的阿大立即不再犹豫,手中的火焰一涨,冲着身后的三人打了一个手势,成合围状围了上来,就算李隐能够凭借“突进”闪避,也会被落入其他人的攻击范围之中。

    “易容卡”下的李隐露出一抹苦笑,“突进”可是标准的f级战技卡,每次施展都会消耗李隐九点的jing神力,以李隐如今的jing神力,施展了两次突进之后,已经力竭。

    “波澜的待客之道还真是奇特,居然连制卡师也这么不放在眼里。”

    眼看李隐就要被阿大击中,一张jing美的土黄se卡片突然从斜里飞出,出现在李隐和阿大的之间,旋即土黄se的光芒大亮。

    “铛!”

    一阵沉闷的金属撞击声一下子响了起来,李隐当即认出挡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张防御型卡片,并且起码是c级的防御卡!

    李隐转眼望去,救自己的是一名瘦瘦高高的中年大叔,一身紫金的长袍,一看就知道身份非凡,五官倒是没什么特se,只不过那两撇小胡子,却是让他的气质里带上了一丝的猥琐和jing明。

    “这么回事?!”

    “极点科技的苗银,苗老大光临小店,真是令本店蓬荜生辉,只不过在小店内动手,怕是不好吧。”

    就在这时,一阵满是威严的声音就出现在大厅之中,李隐很明显的察觉到对方在看到出手帮自己的人时,语气变得极其的古怪。

    李隐略带诧异的望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中年人,对方居然是街口新开张那家“极点科技楼”的老板。

    苗银的身份被爆了出来,李隐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出手帮自己,显然对方是借着自己来找茬的,毕竟“波澜”和“极点科技”都是竞争的同行。

    “我吗?路见不平,出手相助而已。”

    “余老板,你知道吗,一名御卡师,居然被你的店员冤枉是小偷,还偷窃了你们店里的卡。如此也就罢了,但是你们店里的人,居然直接下死手,准备杀人灭口,夺取卡片!这一点,我就看不下去了!大家都是生意人,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苗银冲着李隐微微的点头一笑,便脸se一肃,义正言辞的当着所有客人的面,大声的质疑面se难看的波澜店主。

    一直处于围观状态的人群这个时候像是突然觉醒了一样,开始起哄,窃窃私语声开始在人群中蔓延,并且所有人望向波澜店主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化了。

    波澜的店主余年,脸se像是吃了大便一样难看。

    余年很清楚如果这件事没有处理好,那么从今往后,他店里的生意怕是要一落千丈了,而且制卡公会和战卡会,怕是也会找上门来。

    “大家静一静,波澜作为白虎城数十年的老店,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客户利益的事,怕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谁是这件事的当事人,请你们出来,当面澄清这件事,余某再次先谢过了。”

    余年毕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深吸了一口气,不慌不忙的开口说道。

    既然余年已经开了口,面se惨白的左藏,只能故作镇定的,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李隐同样冲着苗银一回礼,便大步上前,站在余年的面前。不管苗银是出于什么目的出的手,但是他帮了自己是事实,李隐自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左藏,在店里干了一年的员工。”

    “左藏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余年在看到左藏的脸se的时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不过余年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拍了拍左藏的肩膀,冲着众人介绍了一下左藏的身份。旋即冲着左藏使了一个一个眼se,示意左藏可以开口了。

    在余年的动作和眼神的暗示下,左藏本来弱下去的气势,顿时回复了不少,简短的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左藏便开了口。

    “如大家所见,面前这个贼眉鼠眼的人,在不久之前出现在我的面前,悄悄的向我出示了几张低级的战技卡,询问我收购不收购。”

    “我一眼便认出那几张卡片正是我们的店员之前丢失的卡片!这人显然是发现了我的异状,立马转身就走,于是我便叫了护卫拦住他的去路。谁知道,他居然主动的袭击了我们的护卫,好在我们店里的护卫都是jing英,这才没有被对方偷袭成功。”

    “更加无耻的是,这个小偷发现自己不是我们护卫的对手之后,居然谎称是制卡师!谁不知道,制卡师是尊贵的存在,随便什么人都能冒充制卡师吗?”

    “大家看看这人从头到脚哪一点像是制卡师?”

    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连自己都信了。左藏在开头的时候,还有些胆怯,但是越往后说,左藏越是来劲,就连他自己都已经完全的沉浸他自己编织的谎言之中。

    伸出手,不断的再李隐的身上比划着,满是鄙夷的盯着李隐。

    “啧啧~今天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无耻了。”

    左藏的话语才刚刚落下,苗银的声音就紧紧的跟了上来。

    苗银的目光虽然是盯着李隐,但是说的话不管是谁都感觉是在说左藏。

    “这位朋友,不知道你有什么话说?如果事实真的如我的店员所说的话,那么很抱歉,你今天怕是要留下一些纪念品在这里了。”

    余年无视了苗银,脸上略带了一丝的得se,满是嘲讽的盯着李隐。左藏干的不错,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李隐淡淡的看了一眼余年和左藏,没有丝毫的废话,五张卡片直接脱手而出,she入余年的手中。

    “你们的店里谁制作了这两种卡片,请出来让我看看。”

    李隐冲着余年咧嘴一笑,说完便静静的盯着余年不在说话。

    余年在接到手上这五张卡片的时候,脸se就已经变成了铁青se,而站在一边的左藏脸se则是一片的惨白。

    五张卡片,行家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同一名制卡师的手,并且这些制卡师在绘卡方面极其的出se,即便是二星的制卡师也不一定能有这么流畅的线条,至少在“波澜”里没有这样的制卡师。

    将卡片翻转过来,每一张卡片的背后都有一个小小的“y”,显然这是制卡师的独有的标记。

    余年的脸se一变再变,此时他已经明白是自己的员工出了问题,但是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特别是自己的老对头,苗银面前认错,余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

    沉默了良久,余年还是觉得事业为重,保住了基业才是最重要的,当下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打算向李隐认错道歉。

    只不过当余年抬起头,看到苗银满是嘲讽的盯着自己,仿若是要看自己的笑话一样,余年的火气猛地就蹿了起来,之前所有的决定都化成了乌有。

    “这位朋友,我不知道你这些卡片是哪里来的,但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些的确是我们丢失的卡片,这些卡片我们镇店的大师亲手绘制的,只不过大师最近出门远游,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看在你也是蒙在鼓里的样子,我们愿意补偿你二百金币,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打算认错道歉的话,到了嘴边,立马就变了,余年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威胁的意味,如果李隐不同意,那么余年就只能采取强硬的手段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苗银顺了心!

    李隐嘴角勾了勾,两百金币?

    自己制作的这五张f级的战技卡一百左右金币左右就够了,余年这是打算息事宁人,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但是李隐却是不想下这个台阶。

    “是吗?你们店里的镇店大师?呵呵,请问在场的诸位谁有尚未绘制过的白卡以及风系的魔力墨水?我免费制作。”

    李隐反问了一句,也不想和余年浪费口水,直接转过身,冲着在场的人群问道。

    “小凡,去店里把最好的材料拿来。”

    李隐的话语一落,苗银就是随手一挥,随即一名站在他身后丝毫不起眼的小男孩身上就亮起了一阵青芒,像是一阵风一样,蹿出了波澜的大门。

    片刻之后,那名小男孩就有窜了回来,手上拿着的正是风系的魔力墨水,一张特殊纸张的白卡,以及一只上好的绘笔。

    最让李隐感到诧异的还是拿着这些东西的那个孩子,这个小男孩看上去比李隐还小,但是手中那张青se光芒的卡片却是那样的刺目,这居然是一名能够使用c级辅助卡的三星御卡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