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暖春将至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蓝泽眼见着母丧之后宾客盈门,大半夜还不散去,觉得颇有面子,连最初听见母亲要分私产给蓝泯而产生的不快也抛之脑后了,穿了孝衣孝服,额上孝布底下还藏着止疼的膏药,做出哀戚之色去迎接宾客。

    但脸上的神采飞扬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身边小厮见了觉得不妥当,偷偷报给如瑾,如瑾就让人把蓝泽叫到了跟前,跟他说:“外面有人招待就行了,何苦你自己去抛头露面,连个六品小官也要亲自招呼。你好歹是个侯爷。”

    蓝泽不以为然:“高堂过世,来的都是贵客,岂能分品阶对待,当然要孝子一一接待。”

    如瑾听了这糊涂话,当即也不顾彼此身份了,索性揭开了径直提醒他:“侯爷以为来的这些人都是冲你或者冲着襄国侯府么?昔年祖父过世的时候也没这么多人,何况祖母。你便是不去照面,来的人也不敢挑你的理,若没有我,你就是求着人家登门人家也未必肯来。当侯爷就要有侯爷的体面,别整日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暴发人家做派,尽让人笑话。你乐在其中,我可怕丢脸,还有王爷的脸面在里头呢!”

    这话说得太重了。

    蓝泽当即铁青了脸,“你这个……”刚要指着女儿骂,想了想,又忍下来。

    如瑾自来知道他就这么点本事,遂吩咐跟着的小厮,“扶侯爷去后头歇息。”

    蓝泽略略挣扎两下,到底没敢实打实反抗,气鼓鼓依命跟着小厮走了。

    这里才闹完,蓝泯那边又有人来报,说蓝泯要到堂前去哭灵,正跟拦着的侯府奴仆闹腾,杨姨娘素莲也劝不住他。

    如瑾就派人去给蓝泯传话,“你原本是早已被逐出蓝家的人,蓝家一应事务与你毫无关系,让你来见老太太最后一面,也是为了老太太的心,并不是为你。现在老太太人已经走了,你愿意留下来默默送一送也罢,若不知天高地厚还存着其他想头,立刻就有人把你叉出去!”

    又提起那些老太太的私产,“……早就归入侯府公中了,老人家弥留之际犯糊涂忘了,你也不用当回事,那里头一个子儿都没有你的。”

    蓝泯听得火冒三丈。

    传话的婆子扔下他就走了,一个好脸色也没有。

    他左右看看,将厢房里几个茶碗一股脑推在了地上,稀里哗啦摔得粉碎,举步就要往灵堂上冲。

    门口站着五大三粗的护卫,拎小鸡似的堵了他的嘴,将他一路拎出了偏僻的后门,扔在外头巷子里。

    素莲带了身边婆子匆匆追过去,让婆子去找车,一面扶起了坐在地上发愣的蓝泯。

    “老爷,咱们回家吧……现如今他们家大姑娘是眼看就要进后宫当娘娘的人了,您只有两只手,拿什么跟他们斗?这么些日子,吃他们的亏还少么?侯爷他明显不认您了,您也是有血性的,何苦与他一般见识。他不过仗着生了个好女儿才有今天的嚣张跋扈,又有哪点比得上您?咱们家里还有两位少爷和一位小姐呢,妾身肚子里也是您的骨肉,假以时日,您还比不过他么。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且先回去,过完这个年再想后事。”

    好说歹说的,劝着蓝泯跟她上车回了家。

    如瑾在里头听说了素莲做的事说的话,回头命人悄悄赏了几十两银子给她。

    素莲见银知意,当着来人的面郑重向如瑾谢了恩,接下来越发殷勤小心劝慰着蓝泯,到底让他安安分分过了一个腊月,再没去襄国侯府生事。

    年底侯府在京的铺子盘账,又有一间亏得大发,如瑾知道是蓝泯以往留下的人搞鬼,索性也不管,直接将那铺子给了蓝泯。蓝泽对此倒是毫无意见,觉得终于甩了个包袱,还很幸灾乐祸地打发人去知会弟弟,“老太太的私产是蓝家的,与你无关,但念在自幼兄弟情份,这间铺子就送与你,望你好好打理,不要辜负哥哥一番苦心。”

    蓝泯明面上不情不愿,私下里却是冷笑:“就让他看看在我手里,这铺子究竟能赚多少银子!悔死他!”

    素莲便帮腔,“正是,那铺面位置又好,又有老主顾,纯粹让侯爷毁了。这次老爷接过来大展身手,不出半年就能盘活起来,真正让人眼红。”

    蓝泯听了很受用,但没过多久又心疼起老太太的私产来,“……也不知究竟有多少。母亲很精明,暗地里一定攒了不少,只可恨那蓝泽一毛不拔,最后只弄一个亏空的铺子过来搪塞。”

    素莲劝道:“他那个嘴脸,老爷理他呢。再亏空也是白来的东西,何况到咱们手里指定亏不得。这是他猪油蒙了心来寒碜我们,倒叫我们捡了便宜,改日经营起来,看他还得意不!老太太的私产咱得不着,就不得,谁稀罕呢。凭咱们自己的本事还不能挣出一份相当的财产么?倒是侯爷他只会坐吃山空,占了老太太私产,是给自己攒棺材本哪。”

    于是蓝泯终究又高兴起来,当着丫鬟的面就把素莲抱在怀里,“还是你体贴。若早知道你这么好,当年你一进府我就把你要到跟前,多好。”

    素莲含羞低头,软语道:“若是那样,妾身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哪里还能伺候老爷、给您生儿育女呢。可见人和人的缘分都是注定的,早不得,也晚不得。”

    正妻张氏是容不得人的,早年也不知被她发落了多少婢妾通房。提起这个,蓝泯也是心中不悦,望着素莲白净俊俏的脸,心中一荡,抬手摸了上去。

    素莲越发含羞:“老爷……妾身不方便。”偎在蓝泯怀里和他细细商量,“等过了年,把京里铺子打理打理,妾身再想办法把身契弄到手,以后就可以踏踏实实和老爷白头偕老了。到时候咱们想去哪就去哪,找个好地方落脚扎根,把段姨娘和理少爷、瑶小姐接到跟前,一家子和和美美过日子,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夏天赏花冬天看雪,有多自在!”

    蓝泯听了有些心驰神往,素莲察言观色,趁热道:“妾身生产前后都不能服侍老爷了,家里几个丫鬟年岁也不小了,早晚都要放出去,不如,明日妾身开了箱笼,从外头买两个清白的姑娘进来伺候您?”

    昔年张氏当家的时候哪有这个好处,蓝泯不由将怀中娇娘又搂得紧些。

    隔日素莲真的不曾失言,还在腊月里就典了两个十四五岁的俊俏姑娘进门,开脸放在了身边,当作通房丫鬟使用,一时哄得蓝泯忘记了蓝府的糟心事,乐乐呵呵过了个年。

    青州里段姨娘带着东府的零星几个旧人过日子,身边还有女儿如瑶和张氏留下的小儿子蓝理,等了许久不见蓝泯回返,辗转听说素莲在京里当了半个家,顿时又醋又恨。于是隔三差五给京里去信,说家中艰难,请蓝泽回去早日打理产业。

    彼时蓝泽正和两个新收的通房火热,哪里还顾得上千里之外的旧人,又有素莲在跟前半哄半劝,正话反说,倒让他对段姨娘生了很大的厌恶。隔了一段日子,又收到段姨娘的信,说蓝理上学的束修没有着落,越发生气。素莲见机提议把理少爷接到京城身边来养,免得被段姨娘虐待,一面又派人去跟段姨娘透风,让其早早做准备不放人。段姨娘怕少爷走了,青州只剩自己母女,越发要被蓝泯忘记,所以真就不肯将蓝理送到京城。于是素莲这边又和蓝泯议论,垫了许多不中听的话,让蓝泯对段姨娘彻底没了感情。

    千里之外的人尚且能被她这样掌控,眼前的就更易摆布了。新买的两个通房都是小户贫民,除了年轻漂亮什么都不懂,被她收拢得服帖,而家里其他婢妾有不听话的也先后寻由头被撵了。于是一时之间,蓝泯跟前素莲成了半个当家,比张氏在时还威风。

    如瑾听了这些事,没多久就让人将身契给了素莲,并嘱咐她,只要蓝泯安分守己不给蓝府添麻烦抹黑,他们的生意财产自有人关照,官面和地头上都不会有人为难。

    反过来的意思也很明白,稍有不对,他们的财路和生计也就断了。

    素莲心领神会,于是将蓝泯哄劝看管得更加严实,慢慢地打理家业、填房子买地,渐渐也过上了富裕日子。

    秦氏听说那边的情况,私下里也和孙妈妈议论,“没想到素莲那么能行,以前在我跟前当丫鬟倒是屈才了。只是她现有的这些,本来都该是张氏的,是张氏自己不惜福。”

    孙妈妈道:“二太太岂止不惜福,分明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到头来儿女凋零,自己也早早丧命。三个孩子一个没了,一个不务正业只会败家,一个在小娘手里吃苦,这不都是她自己造的孽?所以这人就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该自己得的一丝一毫也别强求,否则最后只能害了子孙。”

    这都是后话,与秦氏没什么关碍,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之于如瑾,就更没有关系了。如瑾只是本着做事留一线,给蓝泯一家子一条生路而已。彼此身份的天差地别让蓝泯想找茬都没有门路,他若敢做不地道的事,不用如瑾有所表示,自然就有人主动过来摆平。

    这些原本就不是如瑾该操心的事。

    老太太的丧事一过,她就回到王府专心养胎了。

    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长平王已经不让她再管别事,早早找好了妥当的稳婆乳母等,就让她安稳待产。为了让她调理身子,还把凌慎之留在了王府。

    整个腊月里群臣多次请长平王登基,长平王摆了“天下不平不为帝”的态度,非要等辽镇和淮南彻底平定之后才肯继位,只让大家继续称呼他“王爷”。

    可不登基,不代表什么都不管。事实上他比皇帝那时候还要勤勉,每日大半天都耗在和阁臣的议事中,回到府里之后又有私下的事情要打理,忙得脚不沾地。有时如瑾熬不住了提前睡下,半夜里会感觉到有人在身边,等天亮醒来,枕边又是空空。

    直到腊月二十日之后,朝廷上放了假,各衙门都挂印封门了,长平王这才有空在家多留些时候。只是多半时间还是在锦绣阁处理事情,或者接见登门的重臣。

    有天晚上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颇为抱歉,正好如瑾这日身子有些懒,不想吃东西,他就端着半碗甜粥一勺一勺喂。喂了两口,如瑾自己不好意思了,伸手去接碗,他坚持喂完了小半碗,然后又拿了漱口水和帕子,一边服侍一边说:“这么些天没陪你,好容易有个机会,还不让我在主子跟前表现表现么?”

    如瑾笑着白了他一眼,“什么身份了,还开这种玩笑,当心以后写史书的给你记上一笔。”

    长平王笑道:“闺房之乐,凭什么让写史的知道。再者,便是登得再高,回到家里,也不过是你的夫君,孩儿的父亲,有什么玩笑不能开的?”

    如瑾喜欢听他说“家”这个字,弯唇冲他笑。他就低下头来,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饭后他没回锦绣阁,而是歪靠在床头翻看如瑾让丫鬟誊的花样册子,品评这个好那个不好的,如瑾纳闷:“今晚没有公事?”

    “陪你就是公事。”长平王拍拍床里头,示意如瑾过去一并躺着,“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总得有个歇息的时候。快过年了,那群老头子也心不在焉,索性把不着急的事都推到年后去便了。”说着伸了个大懒腰。

    如瑾见他如此,自然满心欢喜,到外头吩咐丫鬟们把手边事都交卸,就打发她们出去了,回来换了柔软的寝衣,坐到床上去消磨时光。

    窗子外头刮着寒冷的北风,呜呜咽咽的,树叉子哗啦啦地响,屋里却是一团温暖。火笼点得旺了也不怕屋子干燥,因为案上有两架精致小巧的水车假山,汩汩流着水,添了湿气。这是刘雯最新做出来的东西,拿来给如瑾过目,如瑾瞧着喜欢就都留下了,准备年后正式大量产出。

    如瑾就着灯光做针线,耳边听着水车的滴漏声,还有长平王翻动花样册子的响动,觉得心里安稳。

    这样的时光便是只有一刻,也足够了。

    她手里绣着一个荷包,一针一线的,心里安宁了,手上也流利许多,比以往绣得都要好,越绣越入神。

    长平王却并不专心致志,捧着花样册子哗啦啦地翻,一会目光就移到了如瑾脸上。

    她这些日子养得好,因中毒而瘦下去的脸颊又渐渐圆润起来,呈现了怀孕女子该有的晶莹肤色,这时候低头刺绣,睫毛长长覆盖在雪肤上,沉静而温婉。

    长平王索性丢开册子,侧过身子来,支着脑袋看她。

    “看什么?”如瑾依旧飞针走线。

    “看你。”答了等于没答。

    如瑾抿嘴而笑,抬眼觑他。长平王就将手覆盖在她隆起的肚子上,轻声道:“白天再绣吧,小心灯光伤眼睛,而且这样坐久了也不好。”

    “嗯。”如瑾几下收了针线,长平王见未绣完的荷包拿在手里瞧,赞道:“果然比之前手艺好多了,可见跟着我久了的人,都能变灵透。”

    如瑾哼了一声,夺过荷包收在床头小柜子里。

    长平王看见里头整整齐齐叠放的信,认出都是他写回来的,看向如瑾的目光就更柔软。

    他把如瑾拉到怀里躺着,低语道:“要是生了儿子,就立他当太子。”

    如瑾享受着他怀里的温暖,随口应道:“你之前还说想要女儿的。”

    “儿子女儿都好,总之是咱们的孩子。”长平王用手掌在她肚腹上摩挲,“当初情况不同,生女儿危险小一些,现在却不必顾忌那些了。”

    “可即便是儿子,我也想让他开开心心玩几年,不要从小就套了枷锁。”如瑾直言。

    立了太子,条框那么多,对小孩子未必是好事。

    长平王道:“这个自然。我小时候想玩而玩不上的,想得而得不到的,都要给咱们孩子。皇家的孩儿难养活,也难快乐,咱们不能让孩子那般难过。”

    他语气和平静,可如瑾听得出其中萧索,不由抬手抚摸他额角的疤痕,“嗯,我明白,我会一心一意抚养孩子长大,不让他们出差池,也不让他们不开心。”

    长平王笑道:“这却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更多,还要看为夫。倘若我多立几个妃子,多生几个孩子,你再一心一意又有什么用?”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谈及这方面的话题。

    如瑾微微静了片刻,长平王就问她,“在想什么?”

    “在想你在想什么。”如瑾躺在他臂弯里,抬了眼睛侧头看他,“在你回来之前,我对以后一点也不担心,也没考虑和计较过一旦你继位,我会是什么身份,什么位置,因为我觉得那些东西对你我之间的感情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你能给我最好,我也能给你最好。可是现在……”

    “现在如何?”长平王微微挑眉。

    如瑾说:“现在,看见你整日忙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为一点小事就要和阁臣们角力许久,明明有利国利民的好主意却不得立刻实施,反而要多方平衡,百般斡旋……里头的艰难,我虽然不曾亲历亲见,光只看表面也能窥知一二了。你这样劳心劳力,我却帮不上你什么,便想起以前看史书帝传,许多皇帝登基之后先要立几个功臣女儿做后妃,以前我只将之理解为收拢人心和收用人质,现在却知道了,这是皇帝在拉拢重臣站在自己一方。大家都是一派的,那些人也就不会总跳出来反对圣旨了,许多事便容易了许多。至于后妃们争斗,牵动朝堂争斗,斗来斗去无论哪方胜利都依然要依附于皇帝,所以这里头皇帝才是最大的获益者。”

    “所以,瑾儿你是想说……”

    “我想说,别的地方我也许不能帮你,这方面,却可以助你一些。”如瑾语气真挚,“阿宙,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绝不会误解你什么。招功臣女儿进宫对你有利无害,古往今来多少帝王百试不爽的办法,你何必绕过去?只要我心里知道你,你心里也知道我,其余人都是不相干的。你登基之后难事很多,有事半功倍的法子为何不用。”

    长平王搂着如瑾的胳膊紧了几分,“你在试探我?”

    “试探你做什么。我若想做皇后,若不想你有别的女人,直接说出来便是。长篇大套地绕弯子,你不嫌听着累,我还嫌费嘴皮子。”

    如瑾本是带着笑嗔怪,可说到最后,心里也不由泛上几许酸楚。

    哪个女子愿意劝夫君要别人?

    长平王若一辈子都是长平王,她绝不会高兴府里多出其他女人的。

    可长平王就要变成皇帝了,肩上的担子更重,遇到的困顿更多,别人只看见帝王之广有四海高高在上,如瑾怎么会不知道帝王私底下的无奈。

    尤其看到他回来短短时日就忙得没个时辰,更是心疼。

    外头的事她不是不明白,倘若长平王有几个贴心效忠的大势力,就会轻松很多。襄国侯府不争气,若她再拦着他借别人的力,那也就白受他的好了。

    辰薇院里胡嬷嬷告老,已经明言伺候过小主子出世就回乡去养老,如瑾冷眼瞧着,也猜出了几分端倪。凌慎之却依旧留在王府没有离开,结拜的事情长平王知道,不但没意见,而且还派人送了贺礼过去。长平王越是如此,如瑾心里越是感激,渐渐的,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可以不做唯一的女人,但却要做唯一可以帮他到底的女人。

    无论处在什么位置,她都有勇气面对一切,平衡该平衡的,牺牲该牺牲的,站在他身后,为他排忧解难。

    所以才有了方才一番陈情。

    帝位未立,后妃未定,上表请登基的朝臣们对后位也是模棱两可的态度,因此现在提起这个还不晚,有的是时间让长平王慢慢考虑。

    可是出乎如瑾意料,长平王并没有考虑什么,听完了,直接就说:“不必。”

    如瑾看他。

    他也看如瑾,认真地说:“瑾儿,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肯说出这些话,是完全将我放在心里——只是我不想走先帝的老路,也彻底厌烦了他那套后宫平衡之术。我不是不能为,而是不想为。我早就决定一辈子只娶一个女人,后来遇到你,定下你,以后也就只要你,只要咱们的孩子,无论当王爷还是皇上,在王府还是后宫,都不可能再要别人。除非是我看走了眼,定的人错了,才会考虑再换一个。可你是错误的人吗?我想要的女人是体贴、智慧、勇敢、大度,眼光长远而心怀天下的,是胸怀坦荡干净澄澈的,这些好处你没有吗?我想要个家,你没给我吗?”

    如瑾心潮起伏,努力克制,“阿宙,你若要走这样的路,注定很难很难。”

    “虽然注定艰难,但不试过就放弃,我不甘心。”

    然后他问,“你呢,你甘心么?因为自己娘家不得力,就退而求其次,将我拱手让给别人,你可甘心?”

    当然不甘心!

    如瑾眸中升起簇簇火焰。

    她死过一次才换来的新生活,怎甘心轻易放弃呢。

    既然他已经想得明明白白,肯担当,她又怕什么。娘家不争气,那就她自己争气好了,借不上侯府的力,她将手下势力培养壮大就好了。

    凡世间女子之委曲求全,大半来自于男人的粗心大意或刻意为难。此时长平王清清楚楚表明了态度,她全然没有后顾之忧,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那么我要做皇后。”如瑾深深看着身边的男子,眼眸明亮,“不许你纳妃,也不许有近身宫女,从始至终都只能有我一个人,只有我站在你身边,只有我为你生儿育女。国之储君在我的孩子里挑,公主的荣光只属于我的女儿,你能答应么?”

    笑意在长平王幽深的眼中晕开,“当然能。”

    他喜欢她这样霸道的,不由分说的语气。

    “若我不肯进宫,要在外头住,在外头带孩子呢?”

    “这算什么,我也不想住宫里。”

    “好。”如瑾将手贴在他胸口,感受里头有力的跳动,“那么这些违背常理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我和你一同承担。悍妇也好,妖后也罢,不管世人和后人怎么说,我们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

    “嗯。”

    一夜北风紧,如瑾却觉得暖春将至。

    仿佛生活又燃起了无限希望,有了新的奔头。前头是万丈深渊还是荆棘密布都不打紧,有依靠就有勇气,她可以混不吝地披荆斩棘。

    第二日一早她就打发人去给礼部的侍郎戴稳透了口信,暗示他要有所动作。

    这个戴侍郎当日是凭着刘家的关系被提上来的,在外人眼中早就是如瑾一派的人,她不用白不用,何必担个虚名。

    然后又分别给林安侯纪家和安阳侯赵家通了气。

    这些人都是惯会见缝插针的角色,不愁麻烦,只愁没机会。

    于是腊月二十八这天,眼看除夕将至,早已挂印的诸位高官显贵同时收到了一个消息。有人联名上表,请新帝立侧妃蓝氏为后,入主中宫。

    ------题外话------

    jjll99,tjjxjy,leiboo,madmei,ltsbw5201314,拿老公换肉吃,琪琪2012,wangqwangz,13849868077,nicco,yaodi,apt34567,谢谢诸位的支持,非常感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