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至亲至疏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如瑾隔日叫了崔吉到跟前。

    “觉远庵那天,多谢你肯护佑在我身边。这几日我仔细了解了你的过去,你是做杀手出身的,后来才投靠了王爷?”

    “是。”崔吉依然话不多。

    “王爷回京之后就会登基,你当初被派到我家里,现在也没能调回来。对以后,你有想法吗?”

    崔吉回答得简单:“既入暗卫,听命而已,没有想法。”

    “如果,我想用你呢?”

    如瑾直接问了出来。崔吉却也不似表面那么木然,闻言将一直守礼低垂的眼皮抬起,看了如瑾一眼。

    他显然听得出这个“用”,不是随便走暗卫的规程调他。

    如瑾道:“你不必着急回答。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在王府的人手以外再纠集一些自己的人手罢了。这件事我会和王爷明说,并非背着他私藏势力。你身手好,跟我的时间又长,所以我想和王爷将你要过来。但首先我想知道你的意思,你若不愿意,我不勉强,你依旧在关亭手下便是。”

    崔吉问:“你想纠集怎样的人手?”

    平静的脸色,平静的眼神,但是问得认真。

    如瑾直言不讳:“属于我自己的人手,只效命于我。有护卫,有探子,也有可以在明面走动的人。”

    “王爷会不会答应,你想过没有?”

    “他会。如果万一不答应,我也要坚持。”

    崔吉又问:“我隶属王府,你要经营自己的人,为何找我?”

    如瑾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只是一起这个念头,立刻就想到了你。”

    “就像上次一样?”

    上次,指的是木云娘的事。如瑾点了点头,“对。”

    当时她无人可用。吉祥从如意口中得知了穆嫣然的秘密,匆匆报上来,如瑾立刻知道身边有人故意隐瞒消息了。是祝氏还是木氏,或者其他人?该怎么把这个人找出来?当时她心神不宁,甚至连吴竹春也不敢太过相信,那么能用谁?

    一时间她只能想到彭进财经手过的镖局。那里的镖师大半来自关亭属下,也是王府的人,但到底是外围,和内宅牵扯的机会较少,还算可用。可即便如此,她也只敢让他们护在附近而已,至于贴身的护卫,可以托付性命的……又该找谁?

    当时她立刻想起崔吉死水一般的眼睛。

    直觉他可以帮她渡过难关。

    这直觉来得莫名其妙,她甚至和崔吉都很久没见面了……但事后证明崔吉很可靠,也很可用。

    所以这一次她还是想到了他。

    “好,我答应。”崔吉给答复相当痛快。

    快得让如瑾都有些意外。

    “你要想清楚,王爷登基之后,关亭手下的人都会有个好前程,你在其中又是佼佼者……而跟着我,无论我日后站在什么位置,你都不可能达到跟着王爷所能达到的高度。”

    “我知道。我答应你。”

    如瑾认真看着他。他垂了眼睛。

    如瑾等了一会,并没有再听见他说别的。

    没有更多的解释了,他这个人,仿佛多说半个字都不情愿。

    “那么,谢谢你,崔吉。”

    如瑾也没有再多说。他那么干脆,再解释别的,提醒别的,就是对他的冒犯了。

    “你自己想办法和王爷解释吧。”崔吉施了一礼,告辞离开。

    如瑾忍俊不禁。

    这个人不但不木讷,而且心里头想得事情还挺周全的,她最初见到他,还以为他是个只知道杀戮、对世事一窍不通的家伙。

    她翘着嘴角给长平王写信。

    木云娘的死想必已经被关亭唐允那边报上去了,但她愿意以自己的口吻再和他说一遍。最后,仔细提起要经营自己人手的事。

    这件事她不想和长平王隐瞒。

    她的确需要自己的人,只效忠自己,只听命自己,没有自己的许可就算长平王发话也不依命的人。

    这听起来像是要故意和长平王生分,要分个彼此似的。

    若别人知道了,可能就会问,难道王爷的属下不是你的属下吗,难道王爷没有让他们叫你主子吗,难道王爷给你的信任和看重还不够吗,你却起了经营自己人手的心思,是有多忘恩负义!

    但是如瑾清清楚楚知道,不是这个道理。

    就像她当初自己筹谋得多艰难,也要一点一点自己做生意,而不平白接受长平王给来的银子一样。他那么富有,背地里私产不知凡几,她却还要小气巴拉地自己开铺子赚嚼用,听起来很多余。

    可女人和男人,妻子和丈夫之间,无论怎样亲密,毕竟还是两个人。无论多么如胶似漆恩爱甚笃,也有不同的生活目标。

    她以前只是凭着直觉不想白白被长平王养着,而现在,通过木云娘之事,算是彻底想通了。

    木云娘的事只是一种提醒,便是以后再不会出现异心者,两个人用一套僚属,总会有不方便的时候吧?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两世为人她都没有夫妻相处的经验,要一点一点摸索前行。现在他们相处不过一年有余,她的孩子也还没有降世,着手补救,还来得及。

    她不但要有自己的产业,更要有自己的人手。

    内宅主妇尚且会倚重自己陪嫁,在夫家与陪嫁的仆婢中斟酌平衡,何况她没有陪嫁可用,夫君又是做那些事的人。

    她怎么能全靠夫君?

    送走了崔吉,如瑾又派人去彭家送了吃食和补药。吉祥在家里养伤,那日她胳膊上中了一箭,虽不累及性命,也要仔细养着才不会留下后患。她和丈夫彭进财都是如瑾以后要重用的。

    吴竹春带来最新的奏报。

    “……海家大小姐在牢里,趁夜将熟睡的弟妹都杀了,然后自杀。用的是盛牢饭的碗,摔碎了留下的锋利瓷片。”

    “连谁先死谁后死都知道,过程这么清楚,是有人看着她动作的?”

    吴竹春忙道:“不,是她割最后一个庶妹喉咙的时候,庶妹惊醒,弄出了声音。但牢头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杀了庶妹,也结果了自己。”

    “威远伯呢?”

    “暂时安然无恙。海家只有海霖曦的牢房出了事,其他人都安好。”

    “是别人没她那么狠,敢寻死吧?到底是看管的人不严密,给了他们机会。”

    如瑾想了想,“威远伯的案子走到哪里了?”

    “在定罪,几位大人有些争执,一时还没结果。”

    如瑾冷笑:“这点小事也要争执,满朝里都是干什么的。等王爷回来,大概有他们好受。”

    连她听了都觉得腻烦,长平王比她可心狠多了。

    那些人爱扯皮就扯皮去,到时候自然会自食苦果。只不过,在长平王回来之前,她还可以帮他清理清理。

    “让唐允和毛旺去留意,哪里有钉子不服管束,就将之和威远伯府扯上关系。趁着案子没定,多加几个罪人进去没什么大不了。”

    上次将那个不肯追击叛军残余的卫所指挥使清理掉之后,京畿好几处卫所都老实了许多。武将如此,文官更需要杀鸡儆猴。看到鸡死了都不觉悟的猴子,那只能换个方式将之料理了。

    长平王回京之前,周遭必须清静安稳。

    这没得商量。

    吴竹春闻言,神色一凛,应命而去。

    ……

    ……

    长平王的回信很快到达。

    如以往一样用的是军中驿站快马加急,但这次比平时更快。

    虽然有八成把握他会答应自己的请求,但拆开信时,如瑾还是小小忐忑了一下,呼吸也不由自主放得很轻。

    其实,还是有一点担忧的。

    怕他不肯同意。

    毕竟对男人来说,让他答应妻子私下经营人手,总是有些困难。这不仅仅只是面子的事。弄不好,就要互相生了隔阂。

    长平王与普通男子不同,他会答应吗?

    如瑾移灯近前,仔细看信。

    开头依旧是询问她身体的状况,然后依旧叙述辽镇的战场,很自信地说一切顺利。

    接着,就是木云娘的事了。长平王只有一句话:是我疏忽,已责唐关等整顿。

    别的什么都没说,但是紧接着就提起了如瑾的要求。

    “你要如此,甚好。我一直在等你意识到这一点,认清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必须做什么。崔吉此人性格阴沉,但可靠,用他亦可……”

    接下来,他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陈述自己最初起步时的经验得失,告诉如瑾该怎样识人用人,怎样刚柔并济保证他们永不生异心。

    两个人写信都是日常说话的口吻,读起信来就有一种面对面交谈的感觉。

    如瑾看着,看着,眼角微微湿润。

    她猜测他会答应。

    但没想到答应得这么彻底,会将自己的得失分享出来,而且,还说一早就在等她提这要求……

    “阿宙。”

    一字一字读完,合上信,如瑾将信纸放在胸口,低声念了长平王的名字。

    她何其有幸,会遇到他!

    至近至远东西,至亲至疏夫妻。看到父母,她觉得此语甚是贴切。可想到自己,想到长平王,却觉得这句话彻底错了。

    如果男子能设身处地为妻子着想,所谓“疏”,并不存在。

    腹中的小宝宝微微动了一下,仿佛是感受到母亲的激动。如瑾笑着,擦了擦眼睛,轻轻拍了拍肚子,“你们的爹爹什么时候能回来?和娘亲一起等,好不好?”

    ------题外话------

    &,清心静,玥眉,谢谢各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