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短暂骚乱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你倒是说得好听!”执法老尼冷笑一声,“你是聪明太过,总以为别人都能被你的乖顺蒙骗。今日有人真真切切看见你与忘尘在后院穿堂里嘀咕,你还要抵赖说没见过她。出家之人不能妄语,你说了谎,准备挨几板子才够抵罪?”

    “弟子没有。”忘缘依旧不紧不慢地辩解,很镇定,“弟子根本没见忘尘,也许有人看花了眼,把别人错认成弟子,还请师伯明察。”

    “不必查!看见你拉忘尘说话的人就是我。”

    执法老尼叫了两个徒弟提棍上前,不由分说就动了手。

    于是忘缘也结结实实挨了三十板。

    她比蓝如琳强些,挨完了还没昏过去,只是自己站不起来,需要被人架着才能勉强抬头听训。

    “忘缘,现在知错了么?”执法老尼又问。

    “知……错……”虚弱的回答几乎听不见。

    “那么,最好你知错能改。若有下次,让我再捉到你背地里怂恿人做坏事,可不是只挨三十板就能抵过的!”

    “是,弟子……再不敢了。”

    执法老尼肃着脸点了点头,让人将之抬回房里去了。又对观刑的女尼们训了几句,挥手让众人散去。

    偏堂里静静走出另一名老尼,望着后院忘缘所住的禅房念一句佛,朝执法老尼道:“师姐,你妄语了。忘缘今日并没有在后院穿堂与忘尘说话,你又从何处看来?”

    “可是她最后认了错。”

    “她向来胆小,挨了打,自然服软。”

    “你在说我屈打成招?”执法老尼摇了摇头,“师妹你错了。你这徒弟不是胆小服软,而是表里不一,城府太深。她虽然口中认了错,心里不知要怎样恨我,寻机又要去主持那里暗示我待下严苛了。”

    “师姐,她入门不久,尘缘未断,有错处是难免的。以佛法感化引渡,日子久了,她自然也就会忘了旧事,归入佛门正途。”

    “引渡是你的事,我只管执法。觉远庵素以规矩著称,不能因人废法。我今日虽然没亲眼看见她鼓动忘尘,但打她也不是委屈她——忘尘这些日子老实得很,只知道埋头干活,连长平王府来了人都不知道,凭她自己怎么会有心思出逃,又有本事逃出去?这件事必定要算在忘缘头上。”

    “这……师姐推测的倒是不错。忘缘她……确有拉着忘尘说话,不过不在穿堂,而是在后头的膳房。”

    执法老尼冷笑:“果然我打得没错!”

    “只是师姐莫忘了,长平王将要继位,忘缘她前途难料,为了觉远庵的长远着想,师姐还是对她宽宥一些吧。这些忌讳,咱们也不得不顾忌一二。”

    “师妹多虑了。”执法老尼语气肯定,“若真说起这个,为了觉远庵的长久,我看要对忘缘更严苛一些才好。实话与你说,我今日打她,也不只是为了规矩。”

    “师姐此话怎讲?”

    “你可知是谁提醒我不要放过她?”

    “是谁?”

    “后山小寺的人。”

    “这……”

    “同在一座山上住着,别人不知,但咱们岂能不知那小寺来历诡异。觉远庵因旧日渊源托皇家庇佑,那小寺又由谁庇佑呢?到了现在,咱们也差不多该明白了。师妹,长平王府把忘尘和忘缘送到这里,就是彻底放弃了她们,忘尘去小寺叨扰,他们自赶了她走便是,何必又要给咱们送信来,且还提醒我不要放过怂恿她的人?”

    “是让我们……”

    “让我们将忘尘忘缘好好管教起来!从此以后,忘尘再不是侯府小姐,忘缘也与王府无关。新帝继位之后不管立谁为后,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师妹,你这徒弟不是前途难测,而是前路已定。该管教的,就不必心慈手软了。”

    老尼默默半晌,最终,低头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她们出家之人,原本只应一心向佛,不该议论这些俗事,更不该将座下弟子分别对待,按着弟子们旧日的身份去计较长短。可身在红尘,谈槛内槛外的区别都是虚妄。觉远庵源自前朝遗贵,历年以来靠的都不是香客供奉,而是靠皇家从私库里拨银子。兼之庵内收留了许多贵门守节寡女或是德行有亏的罪女,与朝廷上的联系就更加千丝万缕。

    一个皇子妃已经足够身份特殊,何况这皇子又继承了大统。

    也许一个差池,全庵上下就要因为此事受牵连。

    “师姐,关于忘缘……还是去商量了主持再做决定吧。”

    “自然是要禀报主持的。”执法老尼转身朝后堂而去。

    这一夜,主持房间的灯火子夜才熄。

    到了第二天早课的时候,女尼们便得知了最新消息——忘缘因犯口舌之罪被罚洒扫全庵百遍,待棍伤一好立刻执行。

    女尼们全都凛然。

    全庵上下一百八十间禅室以及几大院落,全部打扫一遍起码要三天,扫百遍,不花一年时间是办不到的,还得起早贪黑昼夜不停地干活才行。而且庵里的规矩,受罚弟子不得耽误正常早中晚课和日常修行。

    这就是说,忘缘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别想睡一个囫囵觉。

    完完全全的苦力惩罚。

    不知底细的女尼都为人缘极好的忘缘鸣不平,但偶尔有一些知道她来历的,便缄口不语,讳莫如深。

    忘缘伤势不轻,浑浑噩噩睡了一宿,早起就听见执法弟子前来传令,命她速速养伤早日领罚。她趴在**的床铺上沉默一会,低低应了一声“好”。

    ……

    ……

    对于觉远庵里的事,远在京城的如瑾尚不知情。

    这个早晨她洗漱穿戴好了,吃过饭,就坐在长平王府的花厅里提审罪人。

    说是提审,其实并没有过明路,只是她自行安排的私审。

    昨日她路上遇刺,京城里也闹起了早就销声匿迹的天帝教。像那一年冬天一样,汇聚起来的教徒到处放火杀人,而且专挑高门大户。涂了油彩披着血色头巾的乌合之众满街乱跑,口里叫着的还是当年的所谓圣言,诸如“大劫在即,我为先锋”之类的。

    那一年的骚乱发生在夜晚,满京城人家都没有防备,所以受害者不少。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白天。而且因为天下不太平的缘故,莫说高门大户,就是小门小户的百姓都很谨慎,加之前阵子又传出某佟姓官眷家中进了盗匪杀人放火的事情,大家就更为警惕,门户白日里也很严,且家中到处备着随手可拿到的棍棒,专为防贼。至于街上的店铺,那就更不用说的,有钱的都添了膀大腰圆的伙计,为的就是若某天京里突然乱起来,好用来抵挡趁机作乱的地痞。

    所以街上有了天帝教徒的第一刻起,无论商铺还是人家,处处迅速关门闭户,该藏的藏该躲的躲,街面上没处躲的行人就往顺脚的铺子里钻,眨眼间散了个干干净净。这都是战乱时节大家谨慎过头的缘故。

    偶尔有几个躲不过或者吓住了的,天帝教徒也没随便上去打杀,乌泱泱一阵风似的卷过街角去了。

    事实上,教徒们的目标很明确。

    位于晋王旧宅的襄国侯府和兴隆街上的威远伯府,成了他们重点攻击的门户。还有两三家富户高官的家宅周围也聚了部分教徒,但无论攻击的能力还是激动程度都很弱,明显不是主力。

    威远伯府门外有三四十人,拿着棍棒刀枪叫喊着往里冲。

    襄国侯蓝府外头却有上百人,教徒手里还有强弓。

    两家都被冲开了大门,威远伯府死了几个门房和仆人,内宅还损了一个姬妾。襄国侯府的外宅却空无一人,教徒们冲进去,发现除了院子就是屋子,一个活人没有。正要进屋打砸和放火烧房的时候,府门突然紧闭,一群身手敏捷的护卫从天而降,杀神似的开始收割性命。

    上百教徒眨眼间死伤过半,有见势不妙要跑的,也有趁乱往内宅里冲的,更有十几条人影极其迅疾,以超越蓝府护卫的速度瞬间消失在层层屋宇院墙之内。

    只是这些人依旧没有得逞。

    花墙下,冬青丛中,小柴房正梁上头,甚至净房的后窗边……他们藏身在非常隐秘的常人难以发现的地方,但都被一群身手更好的人一一找到。

    找到之后,就是多对一的单方面屠杀。

    蓝府内宅里没有任何人遇难,被强行拘在内宅的蓝泽和外院下人们也躲过一劫。

    陈刚带着城防军过来清理战场的时候,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做的全是抬尸体的粗活。

    威远伯府和其他几处的教匪也在兵马司和城防军围剿下相继被捉被杀。

    整个骚乱前后没超过半个时辰。天帝教徒就像是跳出水面的鱼,刚刚跃起,尚且来不及翻转甩尾,已经被路过的鱼鹰叼在口中。

    如瑾连夜带人回城之后,京里早已恢复了平静,曾有天帝教徒跑过的街上一切照旧,还有人照常摆夜摊买馄饨。

    京城里的百姓应变快,恢复得也快。

    接下来无论是继续安抚民众,还是将被捕的教匪提审定罪,或者是追查此次骚乱的幕后之人,原本都与如瑾无关。长平王府知道背后的推手,只要在官府查案时适当提点就好了,如瑾回府只管歇息,然后安抚蓝家受惊的亲人。

    但关亭率领的暗卫在剿灭教匪保护蓝府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一个人。

    这人混在教匪堆里,自然和天帝教有渊源。可如瑾还是让人私下将之扣了,没一起交给官府。只因这个人,与蓝府渊源更深。

    ------题外话------

    月底了,谢谢大家的票,人多写不下,统一感谢!明天就是本年最后一月了,时间好快……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