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意料之外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祝氏第一反应是车里被人射入了利器。

    可是看见已经关上的车窗,木云娘肚子上的长钉就不知从何而来了。车厢内只有原来的三个人,一个孕妇,一个受伤的,木云娘难道是自己把钉子扎进肚腹的……

    怎么可能。

    但车厢板壁十分厚实,也不可能是有利器扎透车厢再伤了木云娘。

    何况木云娘倒下的方向正对软榻,那情形,倒像是长钉从软榻方向射来。

    “云娘你……主子?彭嫂子?”

    祝氏张口结舌叫遍了三人,一时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但是她下意识先蹲下去查看木云娘,“云娘,你这是怎么了?谁伤的你?”那枚长钉显然涂有毒物,木云娘的口鼻不断渗血,姣好的面庞扭曲得不成样子,显然十分痛苦。

    祝氏进车内没一会,她开始浑身颤抖。

    于是祝氏知道那毒该是很快就可以要人命的。

    “医官!医官!”暗卫每次出行都会有专门擅长疗伤的人随着,既是暗卫一员,又可以应付急救,祝氏连忙往车外喊。

    车夫一边传她的话一边询问,“主子怎么样,出了什么事?”

    “主子没事,是云娘。”

    但本该很快上车的医官却迟迟不见人影,有一个暗卫近前禀报,“祝姑娘,咱们损了几个人,这次随队医官在其中。”

    也就是没有人可以救木云娘了!

    受伤包扎大家都可应付,解毒却是除了医官谁也不在行。祝氏焦急地连叫几声“云娘”,猛然却意识到车厢之内气氛不对。

    她霍然转头,对上吉祥充满警惕和戒备的目光。

    为什么?

    为什么木云娘受了伤主子连问都不问一声,吉祥还用那种眼神看她?

    “主子……”祝氏彻底确定事情定有蹊跷。

    有半边软帘挡着,她看不见主子的脸,只能看见挺着肚子好端端坐在榻上的半个身影,还有吉祥紧靠着软榻跪坐,受伤的胳膊软软垂着,另一只手却紧紧抱着寂明赐予的佛莲。

    “放下你的刀。”吉祥说,眼神依旧警惕。

    祝氏仓促进来,只扔了碍事的盾牌,短刀却是一直握在手里的。“主子?”她依言放下利器,却将之摆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也不由自主戒备起来。

    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古怪。

    吉祥紧张地盯着她手掌和短刀的距离,显然对那距离很不满意。

    马车继续飞奔着前行,七八里路很快走完,车子上了觉远庵的山路。却是朝后山去的,王府的人在那里,觉远庵不过是大家提起此地密处的幌子。

    木云娘呼吸越来越轻,口鼻的淤血渐渐少了,可是人也眼看着不行了。

    祝氏从随身荷包里掏出一枚药丸,飞快给她塞进嘴里。这是暗卫们平时受了重伤吊命用的,吃下去,总能多支撑一会。

    “主子,云娘到底怎么了?是谁伤了她?”祝氏的心怦怦直跳,直觉局面不好。

    “她要刺杀我。”终于,听见了期待已久的微哑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祝氏震惊。

    “怎么可能?!”

    吉祥紧紧抱着佛莲,“事实如此,我们也以为不可能。但是她做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倒受了伤。祝姑娘要觉得难以置信,自去问她缘故,我们也想听!”

    先前还不断问车内情形的车夫此时依然住了嘴,只将马车赶得飞快,显然是听见未曾关严的车门内传出几人对话,知道事情严重,一门心思要尽快赶到后山。马车行得飞快,在山路上的速度和平地也差不了多少,车厢内的人就摇晃得厉害,祝氏还能稳住,那边吉祥两人却是歪歪斜斜。祝氏下意识去扶,吉祥却警惕叫着“别过来”。

    祝氏只好去按住木云娘。因为颠簸,她更痛苦了。

    “姐……姐……”她艰难地喘气,大概是因为药丸的缘故,终于能说出一两个字。

    “云娘!你怎么回事,主子说你刺杀她,你有没有?!”

    “没……没有……”声音很虚弱,几乎要听不见,但是坚决否定。

    祝氏转头欲待和帘内说话,一枚长箭却被啪的一下扔到了她脚边。她看见帘内高高隆起的腹部上,遮挡的袖子移开,于是腹部衣衫的一个破洞赫然显露。

    吉祥忍着箭伤的疼,声音有些抖,但是充满恨意,“看见没有,这是她突然跳起扎在主子肚子上的箭!”

    祝氏眼尖,突然发现那箭矢的长杆上刻画的标记……和方才槐树林里射出箭矢的标记一样!

    她在车外挡了半日箭,自然记得清楚。

    而造箭的兵工坊和批次不同,箭矢上面的标记也有出入,一般很难从敌对的两方发现同样的箭矢。眼前的箭却和槐树林刺客的箭一样……

    祝氏欲待抬头再次查看主子衣服,想看她有没有受伤,宽大的长袖却又将破洞挡住了。

    “主子您……有事么?”

    “主子当然没事,幸亏躲得快,反击及时。”吉祥道。

    一边是相互扶助多年的姐妹,一边是发誓要效忠的主子,祝氏一时不知道该信谁。

    幸好车夫解决了她的难题。

    马车一路上没有遇到阻碍,在半山迎面碰见了前来接应的人。山上路窄,车子没法再走了,后山无名小寺的一老一少两个和尚站在车外,口诵佛号,请人下车。

    祝氏先招呼人把木云娘抬了下去。

    然后吉祥扶着主子下来,在重重护卫之下朝小寺走去。

    一路都有护卫守在道路两旁,祝氏还能感觉到有许多暗卫在山林里游走,数量丝毫不亚于随车的暗卫。她很诧异,什么时候此地多了许多人,是谁的调度?及至进了小小山寺,护卫们散在寺外,几人由和尚引着进了后厢,她就更惊异了。

    她呆呆看着身前三步之外的背影,再看看刚从厢房竹榻上起身与两个和尚见礼的侧影,一时以为自己眼花。

    身前的背影转过来,冷冷盯着她。

    那边的侧影也调转了正面看过来,以审视的目光看她片刻,最后淡淡笑了笑。

    两个面孔若不仔细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主子……”祝氏瞠目结舌。

    她瞬间想通了好几件事,顿时冷汗湿透了背脊,默默跪倒在地。

    如果她的料想不错,今日一路坐在车里的并不是真正的主子,现在刚见面这个才是!

    无怪吉祥一路上总是说主子嗓子哑了,需要润喉……

    还有在嫔妃移宫时突然自杀的萧才人,原来……也并没有被以自戕罪妇的身份抛尸乱葬岗。

    近来去辰薇院请安说话,主子常常隔着帘子应答,有时也咳嗽,是不是调包的事情早就开始了?

    那么,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吗?

    木云娘……

    她突然想起插在同伴肚子上的锋利的长钉,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起来吧。”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没有微微的哑,还是像以前那样温软柔和。

    祝氏不敢起。

    那声音就吩咐人带吉祥和木云娘下去治伤。年轻的和尚照幻也跟着出了屋子,“贫僧粗通医理,略尽绵薄之力。”

    祝氏知道照幻的名号,更知道他不仅仅是粗通医理,曾被暗卫里的医官们称赞过。所以……云娘是不是有救了……

    念头一闪即过,她明白,一切都看主子肯不肯救。

    今天的处处古怪明显就是圈套。

    但那槐树林中的刺客……是哪一方的?她不敢深想。

    老和尚也出去安排事情了,屋门关上,光线变得有些暗。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辰了。

    “起来。”祝氏再次被叫起。

    她横了心,依言站起来。抬头往堂上看,才发现屋里只剩了三个人。刚才她太过惊异,一时都没看清屋里有谁。

    真正的主子蓝侧妃坐在主位上,身边相随的不是吴竹春不是关亥,也不是王府任何一个,而是一个生面孔男子,身形瘦削,目光静如死水,透着让人心悸的杀气。

    便是见过许多暗卫、死士的祝氏也不由一凛。

    她移开目光望向侧座,那里坐着同样肚腹隆起的女子,只是此时神情明显懈怠许多,让她再也不会认错。

    “你在想什么?”

    如瑾扶着腰坐在椅上,静静看了一会祝氏,见她不肯开口说话,便主动相问。

    祝氏低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如瑾便道:“是在猜测木云娘为何要动手,还是在揣摩我为何不信任你?或者,想得更远一点,你是否怀疑是我借题发挥,耍诡计卸掉你们姐妹的差事?”

    祝氏心头一紧。

    这三种想法她都有过,但每一种后面代表的心境可是全然不同。只在木云娘身上猜测还算忠心,若是怀疑到主子头上……

    她不由感觉到如瑾身边那男子的目光更尖锐了。

    “萧姐姐,让她看一看。”

    如瑾开口,祝氏确定侧座上就是萧才人无疑了,只是不知主子何时改口称了她姐姐。

    萧绫站了起来,也不管屋里还有男子在场,径自将身上穿的褙子解开了盘扣,脱掉,露出里头的短袄长裙。短袄里不出意料塞着布包棉絮,她弯下身子掏了出来。

    一个已经破掉的棉花包。

    褙子,短袄,一直到里头的棉包都是被扎穿的。

    “好在棉花絮得厚实,不然我现在可没命在了。”萧绫将棉包丢在祝氏脚下,系好衣服,重新坐下。

    祝氏想起吉祥的话。

    突然跳起来……拿箭往肚子上扎……

    那画面想想就觉得可怕……

    ------题外话------

    谢谢shilihong66姑娘(*^__^*)今天就这些了,未尽疑团明天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