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家有昏父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清晨的京城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早起送货的、拉车的、走街串巷做买卖的百姓来往走动,偶尔在街角会看见一个刚刚支起的摊子,若是卖早点的,蒸笼上的热气腾腾冒起来,让人看着觉得心里莫名温暖。

    如瑾将车窗拉开,隔着轻软的窗纱注视那些行人和摊贩,努力将随着长平王走远的心思拉回来,悄悄用帕子擦干眼泪。她没有让侍女在车内伺候,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一时失态,想留一些私密的时间给自己宣泄。然而吴竹春就坐在车门外的踏步台上,习武的人耳力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如瑾虽然静静流泪,但也不知道是否被丫鬟听去了滞涩的鼻息。

    “竹春,先回一趟蓝府吧,接了侯爷和母亲去王府过节。”走上东大街的时候如瑾突然响起长平王昨晚嘱咐的话,连忙吩咐侍女。

    因为哭过的缘故,她声音还有些不自然,不过吴竹春识趣地没有询问,只应了一声“是”,就吩咐队伍往晋王旧宅的方向拐了过去。

    蓝府门外停了一辆颇为精美的马车,看制式是伯爵级别的人物来访。王府的车队一进街口,老远就有蓝府的门房迎上来,如瑾隔帘询问是谁在做客。门房道:“回姑奶奶的话,是威远伯海伯爷来了。”

    如瑾当即皱眉,“他来做什么?今日是八月十五,莫非他有什么要事吗?”

    中秋节这一天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大家轻易不会到别人家里做客,这是起码的礼节,威远伯一大早晨跑来襄国侯府干什么。况且很早之前她就已经叮嘱父亲不要和海家来往了,为此特意还派了两个小厮回来蓝府盯着,怎么今日好好的却让威远伯上了蓝家的门?

    门房忙答说:“咱们侯爷一早拖着病体去送王爷出征,回来时候累着了,是海伯爷带人把侯爷送回来的。”

    原来如此。这个威远伯惯会取巧钻空子,真让人防不胜防。如瑾腹诽一句,留了一半护卫在门口,带上其余人驶进了蓝府。

    正在会客厅里和襄国候蓝泽饮茶闲聊的威远伯听见下人回禀,连忙站起来:“七王侧妃回娘家了?真是碰巧。少不得要去给蓝妃问个好。”

    又朝蓝泽笑道,“要说兄弟羡慕你的地方,除了当年你一举揭出晋王谋反的劣迹,受到皇上宣召表彰,还有另一点,那就是侯爷你养了一个蓝妃这样的好女儿,嫁入皇家,光耀门楣啊!”

    这般恭维十足的感叹最对蓝泽的胃口,虽然知道对方巴结讨好之意甚浓,但蓝泽依然觉得心中熨帖极了,不由笑得眯了眼睛:“见笑见笑,是皇上隆恩浩荡,肯眷顾臣下罢了。”

    说着也站起来,和威远伯一起迎了出去。

    如瑾却没往会客厅这边走,听说威远伯在此,她本能地感到厌恶,下车换了轿子直接吩咐人往内宅里抬。于是蓝泽和威远伯过去之后只看到轿子的背影。

    有威远伯在侧,蓝泽觉得脸上挂不住。女儿回娘家不说来见见他这个父亲,却过门不入地径自往内院去了,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似的,这成何体统?

    于是就清了清嗓子,给身边小厮使眼色:“怎么,你们大姑奶奶以为本侯在内院么?。”

    那小厮正是以前如瑾派回家里来的,本来很受蓝泽抵触,只在底下干些杂活,但因为为人太机灵了,口齿又好,专能挑主子喜欢的话说,渐渐也得了蓝泽的信任,跟在身边听吩咐。此时一听蓝泽的话头,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小的疏忽,侯爷恕罪!小的们忘记告诉大姑奶奶您在外院会客了,每日这个时候您都在延寿堂问候老太太,想必大姑奶奶直接去那边找您呢。侯爷稍等,小的这就去叫姑奶奶过来。”

    说完一溜烟去追快要进二门的轿子。蓝泽脸色这才好些,笑着嗔怪一句,“不中用的奴才,每每做事都是着三不着两。”

    威远伯立刻逢迎:“还是蓝侯爷宽宏,在兄弟家里若有这么误事的下人,兄弟早就把他打一顿撵出去了!”

    “以德服人嘛,还是少动手的为好,多调教调教也就是了。”

    “嗯,侯爷说得在理,兄弟受教了。”

    两个人站在这里说废话,那边如瑾早就听小厮禀报了首尾。沉浸在与长平王的离愁别绪之中,她此时全然没有心情去理会旁的,只想进明玉榭去和母亲说笑一会,看着妹妹玩闹,用家常和乐冲淡心底伤感,于是就对那小厮说:“我身子不适,先进去歇息了,外客在此我也不宜面见生人。”说罢命抬轿的继续往前走。之后一队侍卫守在了二门上,另有十几个丫鬟内侍簇拥着轿子进内宅,直将蓝泽和威远伯二人晾在了那里。

    小厮回话十分委婉:“……大姑奶奶送王爷出征刚回来,情绪很是低落,身上也有些不舒坦,怕在海伯爷跟前失礼所以就暂时不过来了,特意吩咐小的带话给侯爷,说您身体不适就好好休息,别累着。”

    威远伯抢在蓝泽跟前说话:“蓝妃怀着身子,情绪太差恐怕会影响皇孙,侯爷还是要好好开导她啊。”

    蓝泽于是也就没有计较女儿不来请安的事,闻言抚须点头。

    秦氏这个当娘的到底比蓝泽体贴女儿,一见如瑾就察觉她掩饰在笑容底下的失落,遂屏退了其他人,只留孙妈妈在跟前,又让贴身丫鬟飞云去拿煮熟的鸡蛋,亲手给女儿揉眼睛。

    如瑾躲着不让揉,笑道:“您这是做什么。”

    秦氏道:“在母亲跟前你有什么好掩饰的,想哭就哭出来,王爷出京,连我都牵肠挂肚地不放心,你还要强作笑容?那眼睛明显是哭过,圆溜溜的肿着呢,过来,我给你揉揉。”

    如瑾好容易收敛住的情绪就被轻易挑了起来,秦氏两句话没说完,她眼圈已经红了。“母亲……”

    “别忍着,若要哭,就痛痛快快哭一场,然后再也不许背着人掉泪。大喜大悲最容易影响腹中孩儿,你心里难过不要紧,你的孩子怎么办?伤心时候长了损了孩子的气血,生产的时候会艰难危险,生下来的孩子体质和脾气也会古怪,你身边的嬷嬷难道没和你说过这个吗?”

    当然说过。胡嬷嬷和伺候助产的媳妇子方氏整日里就是念叨这些宜忌,如瑾都快倒背如流了,哪里不明白母体情绪低落会损伤胎儿。

    可是长平王乍然离开,又是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她怎么可能心如止水甚至兴高采烈?

    “母亲您别说了……我都懂得。”如瑾坐在母亲身边低头。

    秦氏一概平日待女儿的温柔,语气变得严厉:“既然懂得,要么哭一场发泄出去,要么好生睡一觉把不好的情绪都睡跑,只不许再这样眼泪转眼圈儿的没出息,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我的瑾儿才不是这样子!”

    “谁像受气小媳妇了?”如瑾被母亲弄得又好气又好笑,掏帕子擦了擦眼角,起身走去宽大柔软的床铺,“我睡一会,今晨起太早了,头晕得很。”

    秦氏和孙妈妈双双上前摆枕铺被,安顿她躺下,放了帐子走出内室,将吴竹春也带了出去,只留如瑾自己在屋。

    “太太……”孙妈妈有些不放心,“姑娘这样子,真不要陪她吗?”

    秦氏摇头:“我生的女儿我明白,给她一点时间处理情绪,睡醒了,就好了。”

    如瑾躺在安静的内室里,先只是难过和疲累,后来躺着躺着就渐渐困意上头,迷迷蒙蒙进入了梦乡。零乱的梦境里有她和长平王的初次相遇,也有日夜相守间的亲昵缠绵,更有她送他出府,出京,远看着他越走越远,心里空荡荡的没了着落。胡乱穿插的画面里,这一觉她睡得却十分沉酣,直到日头走过中天才醒来。

    果然睡一觉是很好的。虽然依旧觉得孤单,可心里没有那么疼了。

    如瑾躺在床上静了一会,之后抬手用力拍了拍额头,撑身坐了起来。阿宙,你专心迎敌,我在家很好。她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便扬声叫母亲,“王爷让咱们全家去王府过中秋节,时候不早,快些收拾走吧!”

    秦氏很快抱了小女儿进来,看见如瑾露在帐外的明快的笑容,心里终于宽慰。

    只是对去王府过节,秦氏不是很赞同:“……哪有岳家跑去女婿家过节的,况且咱们更不是正经的岳家,这于礼不合,小心招人闲话。”

    “母亲觉得待到王爷得胜归来,还有谁敢说咱们的闲话?天下人的嘴,永远只向着得势之人。”如瑾半开玩笑的,难得跟母亲扯了一通权势至上的歪理,末了又道,“这是王爷的意思,是他舍不得未出世的孩儿寂寞,让外祖一家陪着过节呢!”

    秦氏点了点女儿额头,亦是心疼女儿没有人陪,便将俗礼都抛到一边随着如瑾登车离家。于是除了身体不好不能轻易挪动的蓝老太太,连庶子蓝琨都跟着去了王府。王府的厨房早就备好了过节宴,蓝泽高兴,自己一个人喝酒也喝了个大醉,如瑾本还想寻机和他说说威远伯不能沾惹的事,结果也说不成了,只好让他在外院客房妥帖睡了一觉,待到月上中天,让他在王府留宿不合情理,见他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便命人好生送他回家。秦氏则留在了王府,一来给女儿作伴,二来照顾她的胎。

    却说那蓝泽回府之后,还没忘了中秋要团圆,下车就去了延寿堂看母亲。蓝老太太神智时好时坏,今日还没清醒,也不知道有人来探她,只管在床上昏睡。蓝泽向钱嬷嬷问了几句老太太的情况,钱嬷嬷闻着他身上酒气很重,知他喝了不少,好歹劝着让他回去休息了。

    蓝泽回房洗漱一番换过衣服,酒意再次上头,晕晕乎乎倒在床上睡了过去。朦胧之中只觉得似乎有人在身边,勉强睁开眼,看到一袭春桃色嫩粉的衣裙在眼前晃,鼻端也有甜软的香气。

    “谁……”

    粉色衣裙眨眼间变成了雪肤皓腕。

    “侯爷,喝多了酒,您是不是渴了?”

    ------题外话------

    xiaomi1123,拿老公换肉吃,shilihong66,清心静,jjlin79,屁屁101,xing010,whx3900939,玥眉,谢谢姑娘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