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上门散财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张六娘的信写得干干巴巴,没有任何辞藻润色,也不讲究工整呼应之类的行文习惯,通篇只是简单的叙述和请求。开头一句“王爷”,结尾落款“张氏”,连个“妻”也不肯自称。

    信是吉祥回禀了如瑾之后,如瑾让她直接拿回来的,既然张六娘坚持要找人经手,如瑾也有些好奇她是不是私下有什么盘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拿,便拿。

    吴竹春心细,事前事后都叫了府里的医婆过来,将吉祥仔仔细细查了一遍,看是否有什么不妥,恐怕那信上被做了手脚。两个最擅长这类事情的医婆轮番查完,都秉说那信纸是正常的,安全的,从用纸到用墨都没有异常,可以放心。

    不过吉祥见了吴竹春的做法,自己也多了个心眼,没将那信带进如瑾的房间,而是重新誊写了一份给如瑾看。

    如瑾拿着信犹豫了一下。

    虽则张六娘亲口允许她们拆看,但私下里阅读人家的信件总是不好的行为。不过,这念头只转了一下,如瑾还是将信打开了。宫变之时张六娘的种种作为,的确不容易让人对她放下戒心。

    信只寥寥数语,前头说自己对以后不抱希望,后头请求长平王将府里的小佛堂让给她清修,并承认自己曾经做过错事,也起过不好的心思,所以准备用后半生的吃斋念佛来清洗过错,请长平王不要再与她计较。

    “主子,王妃这些话能有几分真?”先看过信的吉祥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她这么低声下气,不会是想博取王爷的恻隐之心,准备着以后东山再起吧?”

    当时藤萝抱着她的腿哭得情真意切,吉祥也有一些动摇,可随后回来冷静想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的,至于哪里不对也说不上来,可心里就是不踏实。宫变时候的种种情形,她已经拽着吴竹春听了好几次,从大事到细节都了解得清楚,当时张六娘不顾生死,趁着贼人慌忙逃窜之际孤身从凤音宫跑到弘度殿“保护”陈嫔的做法,让她感到非常惊讶。

    此刻她就想,连自家性命都置之度外,只图在陈嫔面前买好的张六娘,真得能突然变得如此清心寡欲,抛却一切远离尘世吗?若说是因为当时的小盘算被如瑾识破,颜面尽失之后又得不到长平王的怜悯,变得心如死灰,似乎也能说得过去。

    但,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的可能似乎也有?

    吉祥不能彻底相信张六娘,于是提醒主子孙悟空大闹异界。

    如瑾将信折好递给吉祥,“给王爷送去吧。他看与不看,答应不答应这上头的请求你都别管,只送信就是。王爷自有他自己的主张。”

    吉祥略迟疑。

    “主子……这、真要交给王爷吗?”

    王爷对王妃什么样子满府人都看在眼里,但男人对女人……总是容易起恻隐之心的吧……王妃姿态放得这么低,以退为进万一奏效……

    如瑾十分清楚侍女在犹豫什么,遂笑道:“送去吧,无碍的。”

    她对长平王如果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还做什么夫妻。

    又叮嘱道:“就拿着这封信去吧,将原来那个毁了便是。虽然嬷嬷们已经验过没事,还是小心为上,不让我碰,也不能让王爷碰。”

    “主子……我将原来的信交给关亥去重新誊一份吧。”

    不拿原信过去,王爷会不会以为信件内容被篡改了?让关亥见着原件,最起码洗清了辰薇院动手脚的嫌疑。吉祥觉得夫妻之间信任是一回事,细微之处的谨慎也是必须的呀,免得生出些不必要的误会,因为一个外人让主子和王爷生分了岂不是憋屈。

    如瑾说:“不用,就拿你这份去便好。”

    丫鬟的提醒和担心都很中肯,可如瑾认为自己和长平王之间,已经不是寻常贵门夫妻的关系了。共同经历过生死,互相知道彼此的秘密,那是超越了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感情,女子与丈夫相处的方法和忌讳,在她这里尽可以省去。

    念头转过这里,如瑾索性将送信的吩咐都放弃了。长平王这些日子在家告病休息,私下里其实也是很忙的,她何必拿这种小事去打扰他。

    遂跟吉祥说,“算了,不用特意跑这一趟了,晚上王爷回来若有空闲我直接和他说吧。”

    吉祥觉得这个主意好,大为支持,“主子想得周全。所谓见面三分情,什么信都抵不上当面说话。”王爷若是有了恻隐之心,主子还能察言观色,就地解决呢!她笑盈盈地退了下去。

    如瑾也没和她多解释什么,低头继续翻阅镖局送来的册子。

    册子上表面是账目往来,其实大部分内容记录了很多投镖之人的身份地位、所保之物以及从他们身上打探和推测到的消息。镖局开张不久,名声还没打出去,上门的客人大多是底层的商人、小官吏之类,或者干脆就是普通人家,也有豪门大户的,但来的多是里头的奴仆,瞒着主子转移财产,怕被大镖局的人透露给主子才跑到新开的小店里来。如此,投镖之物不会有太贵重的,镖银进项也不多,但如瑾开这个镖局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能从客人身上揣摩出有用的消息才是重要的。

    于是,看册子,她也不关心收入多少,只捡着上头记录的人和事细看。从包罗万象的零散记录中挑拣出有用的,然后重新誊在另一本册子上,就像整理唐允送来的消息。这本该底下人做,不过开张初期,如瑾想多了解一些情况,就亲力亲为起来。

    正看着,碧桃从蓝府过来送吃食,如瑾就暂时放下册子和她说话,问母亲秦氏和妹妹的情况。

    碧桃穿了一身浅碧色的细绸裙衫,腰间用一条同色略深的绦子系着,越发显出高挑的身段和白皙的皮肤。吉祥端茶上来,见了便打趣她,“几日不见,越来越会打扮了,比月亮上的嫦娥还耐看些。这哪里是来给主子送东西,莫不是趁机出门见什么人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碧桃登时两颊通红,直了眉毛瞪吉祥,“姑娘跟前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元娘txt下载!你就见过嫦娥长什么样子了?难道你是她怀里的兔子不成。兔子三瓣嘴说话漏风,你倒是伶牙俐齿地惯会编排人。眼看着要嫁人了,什么话都敢往出说,以后成了彭家嫂子你可别往姑娘跟前凑了,免得满口村言村语地吓坏了姑娘。”

    吉祥也被说得脸红了,给如瑾添了茶,将给碧桃的茶杯重重放到她跟前,“我才夸你一句,你倒有十句对着我发起脾气来。怪道主子总说你不肯吃亏,我这番算是领教了。”

    两人都是带着笑说话,但碧桃明显有恼意,吉祥不好再继续开玩笑,反驳两句就抱着茶盘子退下了。这边如瑾看两个丫鬟斗嘴好笑,作势骂碧桃道:“你隔阵子才来一回,来了就数落我的人,真真越来越难伺候了。整日让你在囡囡跟前晃,可别带坏了她,我还指望有个淑女妹子呢!”

    碧桃委屈:“姑娘眼里只有吉祥姐姐她们,拿奴婢当外人了!”

    如瑾笑:“哟,那怎么敢。碧桃姑娘快请喝茶,我说错了话,以茶代酒给你赔罪好不好。”

    碧桃从绣墩子上站起来,“姑娘这是撵奴婢走呢。”

    主仆两个互相看看,全都笑起来。碧桃重新坐下,说起这次带来的吃食,“都是太太在厨房里亲自看着人做的,姑娘平日爱吃的东西,刚已经交到后头厨房了,一会摆饭您就能看到。”

    又说起囡囡,“姑娘还怕我带坏了四小姐,我可差得远。蔻儿丫头才是整天在小姐跟前晃的,那一副快嘴快腿的,全被四小姐学了去。孙妈妈老抱怨呢,说等四小姐再长大一点肯定得安排两倍的人服侍,不然还不知要闯什么祸。”

    小囡囡一岁多了,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也开始说话了,每天被乳母和丫鬟们牵着哄着,精力旺盛,特别能闹。走路还不稳,却偏偏喜欢跑,一个盯不住就被她迈着小短腿晃晃荡荡跑掉,然后啪叽一下子摔在什么地方,闹得身边丫鬟婆子们如临大敌,日夜不敢懈怠地轮番盯着。

    这几次如瑾回娘家,觉得妹妹越来越有趣,但因为秦氏被宫变的事吓着,生怕如瑾出闪失,每次见了面就拽着女儿问东问西不肯放手,如瑾也没空和妹妹玩。听了碧桃这么说,如瑾笑了半日,说:“就是这样子才好,我让蔻儿服侍囡囡,就是为了带带她的脾气。我的脾气是太闷了,又生性孤僻,要是妹妹也长成我这样可怎么好,蔻儿那丫头整日蹦蹦跳跳说说笑笑的,最合适不过。”

    “是谁说要淑女妹妹来着……”

    “不是还有青苹么。”如瑾对妹妹的成长完全不担心,提起青苹就问,“上次恍惚听说她家里捎信,说要给她定下婚事?”

    碧桃道:“别提了,青苹正不自在呢。私下里总说,太太和姑娘待她好是主子的恩典,她是卖了死契在侯府的,家里人怎么能仗着主子的宽容就管起她的婚事来?等过阵子府里有人回青州她就要给家里带信,让家里消停些。”

    “青苹就是太重规矩了,她家里给说的亲事如何你打听没有?要是好亲应了又怎样,总归最后母亲是要放她的。”

    “就是没打听到呢,她不肯说。”

    主仆两个正拉着家常,那边张六娘又遣了藤萝过来,怀里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匣子。

    吉祥进来通禀:“就是之前说要散给府里所有下人的金银珠宝,藤萝拿了咱们院子的过来。”

    ------题外话------

    150948729999,849373104,日月潭1972,xudan710420,920316橄榄树su,半瓶水与岸上鱼,weiyuluohua,777888lll,谢谢大家:)最近更得少,大家送票送啥的我很不好意思呃o(>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