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内宫之乱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如瑾险些没晕过去。

    提心吊胆的时间太长,此刻骤然得了好消息,情绪一下子变得松懈下来,连带着全身也没了力气。

    “主子小心!”吴竹春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

    “不妨事。”如瑾急促喘了几口气,紧紧咬住嘴唇,然而控制不住的笑意还是飞了满脸,一瞬间眉宇尽开。

    她捉住吴竹春的手就往殿里走,那里还有同样心急如焚的陈嫔。

    妙恒等人识趣地退出了门外,还顺手关了门。吴竹春朝陈嫔匆匆行个礼,笑着禀道:“王爷那里一切妥当,之前因为没有找到太子,我们这些人和太子的党羽都照过面,一时不敢出来随意走动,怕惊动了他们,这才没给娘娘和主子送信。王爷遣奴婢来给二位赔罪。”

    说着就端端正正向陈嫔跪下去。

    陈嫔忙一把拽住她,“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陈嫔的侍女茕影插言道:“妹妹快些说王爷在哪里,是怎么脱的险吧,这些虚礼就不用讲了,难道娘娘和蓝妃还会生王爷的气不成?”

    吴竹春告罪:“是奴婢糊涂了。此事说来话长,奴婢简单说——就是太子放了那把火就匆匆逃走,金霖殿的后殿还没完全烧着,王爷就从里头脱身出来了。后来陆续遇到了奴婢等人,大家一起在宫里潜藏下来。咱们人少,太子余孽甚多,与外面沟通消息又不方便,王爷就吩咐大家暂且按兵不动,等着看外头如何变化。”

    “关亥他们……”

    “都在王爷跟前。”

    陈嫔念了一句佛,转身走到佛前三叩九拜,感谢上天护佑儿子。侍女茕影开玩笑道:“王爷瞒得大家好苦!妹妹你可不知道娘娘急成什么样子。适才连念珠都数错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如瑾听出吴竹春的言外之意:“这么说,现在你们已经找到太子了?皇上是和他在一块的吗?”

    “是。”

    “在哪里?我这就派人去捉!”

    “主子且慢。”

    吴竹春低声说了几句,如瑾沉吟片刻,“好,我叫人给唐允送信。”

    太阳西坠,西方天空一片赤红,云层阴沉压向地面,在正宫门前激昂呼喝的举子们见此情景,越发觉得自己所为十分悲壮。

    领头的贝成泰已经哭晕过去多少次了。当然真晕假晕只有他自己知道,反正他身边围了一圈仆从,劝阻的劝阻,救治的救治,其他外人谁也近不了他的身百炼焚仙。

    这回再一次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之后,贝成泰振臂高呼,历数长平王十大罪状,包括弑父杀兄等反叛大罪,也包括狎妓、养娈童、强抢民女等若干无耻之罪,总之是怎么吸引人怎么喊。

    他身边不远处的文人们听了之后,激愤一通,将消息传给后面的人,后面的再激愤一通,再传给更后面的。于是文人举子们的激动就像海浪一样,顺着将近两千人的圈子,从里到外一层层地荡漾。

    “誓讨逆贼!救我大燕!还天下以清明,还盛世以太平!”

    口号声此起彼伏,绵延不绝。

    不断有刚刚得到消息的人从远处赶来,加入声讨大军。市面治安也随之失控,京兆府的衙役被打者无数,五城兵马司的安阳侯比泥鳅还滑,见势不妙,象征性地应付一下差事,早早将精锐收回本部守衙门。于是趁火打劫的地痞无赖开始出动,骚扰民宅的,打砸店铺的,到最后市井街巷竟有人高喊“天帝出世,拯救苍生”云云,将紧闭门户的平民吓得不轻,都以为是曾在京都犯下血案的天帝教又卷土重来了。

    半个太阳落下西山的时候,宫门久喊不开,叫嚣的举子里出现了疯狂之人。

    “血荐轩辕!舍命勤王!”

    一个白衣举子披头散发,合身冲向厚重的朱漆宫门。

    咚!

    重重的闷响之后,鲜血飞溅,举子的头以诡异的方式软软垂了下去。

    连贝成泰都愣了。

    喧嚣的圈子出现短暂的宁静,前排所有人张大嘴巴,呆呆看向用头撞宫门的牺牲者。

    “哥!哥啊——”凄厉的惨嚎在宁静之中响起。

    一个人风也似的扑向白衣举子的尸体,仰天干嚎,“哥哥,你先我而去!让家中父母白发送黑发啊!”狠狠一抹眼睛,此人大叫,“哥!你死得不冤!兄弟这就进宫灭了反贼,为你报仇!血溅宫门,你是名垂青史的大英雄!”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群开始骚动,激情陡增。

    无数人开始冲向宫门。

    高高宫墙之上,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兵将们齐齐发一声喊,“出人命了!”然后丢盔弃甲跑下了墙头。众人一见,越发卖力往前冲,没有敢重蹈覆辙用脑袋撞门的,但身子的冲击也十分大力。可怜那冲在最前头的人被后头的狠命挤压,整个人紧紧贴在宫门上,几乎被挤背过气去。

    贝成泰好不容易才在仆从的护卫之下躲开人群冲击,狼狈闪到一旁喘气。自从走入官途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衣冠不整仪态尽失的时候,堂堂首辅领着文人冲击宫廷,说出去成何体统?整个朝廷的脸都被丢尽了。

    然而,贝成泰此刻内心非常充实,没有任何羞耻感。脸面值多少钱一斤?最后谁站在最高处,谁才是最有脸的。望着群情激动的人潮,他昏聩的老眼中闪过一道又一道精光。

    宫门突然无声洞开。

    站在最前头的举子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后面的推翻在地,人挤人往前冲,却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开宫门的原来是几个兵卒,他们一边往里跑一边喊“我们不是叛军”“不要误会”之类的,貌似在求饶示好。文人们激动起来什么都不顾了,喊打着追在他们屁股后头,一鼓作气冲进宫廷。

    贝成泰有些愣。

    他在宫里的内应还没递消息来,怎么宫门就开了呢?

    然而拥挤的人潮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巨浪似的,将他和仆从们一股脑卷进了宫门韩娱之天王。

    外廷里三五成群聚集着右骁营官兵,正与身穿前卫营盔甲的禁卫们对峙,一见外头冲进了人,右骁营的几乎都没做抵抗,回身就往内宫方向跑。

    贝成泰疑惑不已。前卫营不是襄助右骁营的么?怎么两边打起来了。难道是前卫营又随风倒靠向了这边?

    勤政殿里相继走出大小朝臣,与贝成泰带领的举子们汇聚在一起。

    许多举子追人追红了眼,竟然要跑过去追打朝臣,贝成泰带人挡在前头,好不容易要吆喝住激动的众人,自己身上却冷不防挨了许多老拳。

    “皇上此刻在何处?太子殿下呢?难道都遭了长平逆贼的毒手?”贝成泰忍着疼主持大局。

    礼部站出来一个主事,在这种本不该他说话的场合高呼:“皇上和太子下落不明,长平王的人都退守内廷去了,想必他在内宫里潜藏,时间已经很久,恐怕皇上凶多吉少啊!”

    模棱两可的回答,却让文人们群情激奋。

    “冲啊!捉拿逆贼,解救皇上!”贝成泰还没说话,不知谁在人群里高喊了一嗓子,两千多人齐齐骚动,直往后宫方向去了。

    “哎!不可!”

    朝臣之中有清醒的,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冲了内廷,那里都是嫔妃,被一群举子冲了算是怎么回事?

    然而人潮的呼喝势不可挡,将所有反对的声音齐齐压下。前卫营的禁军似乎投鼠忌器,不敢对问人动手,瞪着眼看他们冲过去。而右骁营的官兵早就跑没了影,使得文人们更加士气大振,觉得自身勇不可当。

    贝成泰觉得事情有点不受控制。

    他鼓动这些文人举子,不过是想在舆论上造些声势罢了,更为了吸引右骁营的注意,其实真没觉得靠文人能成事。胜负决定最终还得看武力兵权,暗地里他自有安排。

    可这群人竟然冲开了宫禁。

    “宫里出了什么事?”他终于和宫里的内应接上了头。

    内应道:“右骁营统领陈刚拿出的调兵令是假的,被一群老臣关进了下人房,底下兵将群龙无首,怕背反叛的罪名,都无心抵抗。”

    贝成泰恍然大悟,暗道一声天助我也,带着心腹官吏们尾随文人大军进了内宫。

    一天一夜,饱受惊吓的嫔妃们再次受了刺激。

    太子党羽只是巡守囚困,右骁营官兵只是捉贼,两方在内廷里并没有太过分的举动。然而这群从未进过皇宫的文人举子们,却是大开眼界目不暇接,勤王捉贼的气势被内廷的富丽堂皇所冲击,没多一会就弱了几分。

    道路两边的风灯竟然是琉璃的?满身绫罗的小宫女竟然只是个低等杂役?那院子里的鹤雕是不是玉作的?影壁上的团纹竟然嵌着金粉?

    这群文人之中不乏贝成泰安排的鼓动者,但大多数还是受了鼓动而来的,怀揣救国的一腔热血和一点点青史留名的热盼。这种人大多身处底层,生平所见所闻十分狭隘,对道理情势的判断很不清醒,所以才容易被人煽风点火。那些出身仕宦望族或者身价不菲的文人,要么理智,要么惜命,谁会来趟这趟浑水?

    所以,由底层文人组成的勤王大军,在进入内廷没多久就被迷花了眼人不要脸则无敌全文阅读。也不知是哪个起的头,他们开始分成几伙冲击嫔妃的宫院。

    这番再用身体撞门的时候,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是为了什么了。找皇上,找逆贼,还是单纯想看一看宫院里的奢华风光?

    更有甚者,竟起了趁火打劫的心思。周围这么乱,我随便顺两件值钱东西回去也没所谓吧?

    一片混乱之中,右骁营官兵在前卫禁军的追赶之下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宫廷北面。贝成泰的人却明里暗里四处活动,开始寻找太子的下落。前卫营的统领之前被下属杀了,现在是几个千户在主事,他们找到贝成泰,表示要帮助首辅勤王。

    贝成泰将信将疑,命他们派人去帮助城外的左彪营开门。几个千户二话不说,竟真的派了两队人马过去,强硬开启了西城门,放左彪营进城。

    快马将左彪营进城的消息递过来时,贝成泰笑开了满脸褶子,弄得离他不远的几个文人莫名其妙,几乎以为是皇帝有了下落。

    “来啊,给本阁搜查全宫城,务必拿下作乱的长平王府党羽!”

    之所以说党羽,而不是长平王,那是因为贝成泰认为长平王这么久不露面,底下又溃不成军的,大概是已经一命呜呼了。

    他带着亲信撤出内宫,回到勤政殿主持局面。

    大小朝臣们以及后面赶来的勋贵皇亲等一共百余人,挤在勤政殿内嘈杂私语。贝成泰一现身,立刻有人跳出来指着他打骂:“好贼!竟然让外男冲击内廷,实在是丢尽了大燕的脸!贝首辅到底想做什么?难道要趁着皇上不在行那不忠不仁之事吗?”

    贝成泰老眼一扫,见是一个以古板教条著称的没落勋贵。再看众人,有少数跟着义愤填膺,大多却是唯唯诺诺,低头不语。他便眉毛一立,怒道:“段伯爷此话怎讲?内廷贼人作乱,本阁命人捉拿乱匪解救皇上和储君,你却给我乱安重罪,莫非是想致我于死地,好助歹人上位?”

    段伯爷气个倒仰,“解救皇上?皇上在哪里你知道?却拿这个说事!”

    “我不知道,难道你知?”贝成泰脸色一变,“来人,请段伯爷下去坐坐,好生和他问一问皇帝的下落。”

    几个禁卫上来把段伯爷拖去了偏殿,不一会里头就传出段伯爷凄惨的叫声。

    杀鸡儆猴,殿上其余人顿时噤若寒蝉。贝成泰向来八面玲珑,突然使出雷霆手段,就更让人觉得他胸有成竹势在必得。

    突然有几个举子跳进了殿门,“快!快去救太子殿下!有群乱贼正围攻他呢!”

    殿前值守的禁卫立刻拔刀,随着举子们跑走了。

    礼部那个主事大喊一声“快去救太子”,拽了两个人就跟着跑。官吏们被带动起来,连贝成泰也有些慌,本还在疑惑举子们怎么找到的太子,一见众人动,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吩咐手下快速赶过去,免得被人瞧见了什么不该瞧的。

    一群人乌泱泱跑向宫城西北。有那年岁大的,腿脚不好的,就被落在了后头,除了越来越多的禁卫,只有十几个朝臣紧紧跟着举子们跑。

    “嘘!噤声!”

    眼看着到了一处破败的院落,举子们却突然放轻了脚步。

    “情况不对呢,乱贼怎么不见了,刚刚明明在打架!”一个举子提议,“为防有变,大家悄声靠近。”说着蹑手蹑脚往院墙边上蹭。

    禁卫们也跟着放轻了脚步,紧随其后。朝臣脸色各异。有胆小的就没往前凑,躲去了禁卫后头。几个胆大的悄悄跟着。

    贴近墙根,里头传出了说话声恐慌沸腾。

    “……就是死,也要一起。朕不能登基,他也别想!”

    “好不要脸!你也敢称‘朕’!你挟持天子到这里,图谋不轨,老天不会让你得逞的!”

    后一句声音很高,几乎是在喊,连躲在禁卫后头的几个官员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不由变色。

    “住口!”先前那声音再起,“朕这就先赐死了你,免得你大喊大叫,引来旁人。”

    “你能动吗?我倒等着你杀我,有本事你过来!”听声音是个女子,态度很强硬,“就算你杀了我,过不了多久还会有人找过来的。你的护卫都死了,看你到时能撑多久!”

    终于有人听出了先前的声音,是太子。因为过度沙哑,开始朝臣们都没认出来。

    “嘴硬!我走不过去,可也能封了你的嘴!”太子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住手!”

    砰的一声,一个举子踹开了院门。门板太过破旧,一下子被踹碎了。门里的情景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血泊,尸体,场面惨不忍睹。

    小小的院子里竟然有十几具尸体,男男女女横七竖八倒着,浑身浴血的太子就卧在尸体堆里,背靠着两具尸体撑着身子,狰狞看向前方。

    他目光所及,是一个被绑住手脚的少女,披头散发,看不清面目。方才就是她和太子对骂。

    破门而入的众人惊住了太子和少女,两人都是一愣。

    还是太子先反应过来,一眼看到朝臣中的礼部主事,喊道:“快来护驾!孤被乱贼围困,皇上也危在旦……”

    那少女惊醒,尖声截住他的话,“他才是乱贼!他杀了母后,他挟持父皇!父皇就在里头屋子里躺着,快去救人!父皇中毒了,这乱贼不许御医来看!”

    “你……你……”有个身板还算硬朗的老勋贵匆匆赶到,盯着喊叫的少女认了半天,“你是泽福公主?”

    “是,是!母后被他杀了,他还绑我做人质!你们快抓这个乱贼!”

    太子连忙分辨,一边咳血一边喊,反驳泽福的话。他看起来受了很重的伤,坐都坐不直,靠在尸体上,像只浴血的鬼怪。

    当先赶到的十多人都被这场面惊住了。

    立时有人撒腿往回跑,是贝成泰的嫡系,要去禀报。贝成泰还在后头,腿脚不快,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嫡系下属喘着粗气迎过去,将原委禀报,他一下子愣住。

    怎会这样?

    不是叫了好手当先赶过去吗,既然情况不对,为什么没人回来通气?

    “贝金,你的人呢?!”老首辅转头骂家奴。

    家奴一头雾水,掏出怀里的竹哨按信号吹起来。吹了半日,没见回应。

    贝成泰变了脸色。难道那些人都……<bidbillion,qsammi,感谢几位:)这段情节终于快要写完了~喘口气,明儿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