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 不识抬举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挟持人质的粉裙宫女冷笑一声:“好大口气!我就不信你敢不顾公主小命!不信咱们就试试。限你们三声内全都转过身去!一!”

    第一声喊完,宫女紧张地盯着如瑾。

    皇后就要扑上去,却被宫女的目光吓退,不敢造次怕伤了女儿。

    “快退下!你们快退下!蓝氏你再不让人退下本宫治你的罪!”

    如瑾不理会吩咐,看都不看那个宫女,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只朝皇后说话,“娘娘还不肯说出我家王爷的下落么?那么,也不必等你治罪了,这屋里歹人横行,不小心伤了娘娘性命也是意料中事。”

    说着目视吴竹春,“动手吧。皇后,静妃,王妃,还有十皇子,一个不留!”

    殿内众人齐齐惊了一跳。

    皇后和静妃转瞬间立刻醒悟自己的处境。她们是阴私事做惯了的,怎会不明白趁火打劫、趁乱杀人的道理。两人齐齐吸了一口冷气。眼下凤音宫没有别人,如瑾在这里杀人灭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敢!”张六娘惊叫着,下意识往静妃所处的墙角靠。

    只有吴竹春一众面色不改,仿佛如瑾下的是再寻常不过的命令。

    吴竹春还问:“主子可否三思?若是皇后和静妃死了,咱们再去找谁查问王爷下落?”

    如瑾轻描淡写一指粉裙宫女,“兴许皇后娘娘还没她清楚,留下她逼问便是。”又朝皇后一笑,肃冷容颜如春日江水,冰消雪融之后是柳绿花明,“平日里没少得您关照,今日就一并还给您了,老天有眼让太子作反,给了我这样好的机会。娘娘,做鬼也不要来找我,我并没害您,不过是将您往日加诸在我身上的算计反哺给您而已。”

    “你……”

    如瑾往前走了一步,皇后下意识后退,脸色惨白。

    那边数数的宫女“二”还没喊出来,惊疑不定死盯着如瑾,忖度她言语的真实。

    “娘娘,别躲,躲也躲不掉,不如乖乖引颈就戮,还能留几分中宫之主的体面。”如瑾笑靥如花,又朝前一步,眼风微微扫过身旁领头的内侍,然后继续与皇后说话,“娘娘还记不记得去年宫宴,您对我做了什么?您贵人多忘事,兴许不记得了,可我……”

    砰!

    说话间,墙角处一声闷响。

    如瑾顿时收声转头,方才还笑意盈盈的脸庞瞬间转为肃杀。

    一团影子飞过来,吴竹春伸手接住,正是被抛过来的泽福公主。

    再看那挟持人质的宫女,此时已然被狠狠压在了墙上,口中喷出的鲜血射了一丈多远。原来是方才如瑾的言辞让其微微走神,不防之间被一旁伺机而动的王府内侍全力撞在了墙上。

    来自高手舍身一撞的力度已然震碎她的五脏六腑,而随后扑过去补刀的内侍领头更是没有留情,一刀割在脖子上,几乎将她半个头颅切下。

    看清歹人已死,如瑾转身朝着皇后跪了下去。

    “娘娘恕罪!刚才一切都是做戏,只为吸引歹徒注意,言语间多有冒犯,您千万别怪罪!静妃娘娘,也请您宽宏!”

    一切发生得太快,皇后等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静妃眼珠转了一转,惊惧未褪,仍有怀疑之色,显然是对如瑾要杀人灭口的举动怀有忌惮。她没接话,只将儿子搂得更紧,缩在墙角。

    皇后就要往泽福身边扑。

    “娘娘且慢!”如瑾阻止她,“公主受了惊吓,容我的丫鬟给她顺气。”

    吴竹春抱着泽福没撒手,此时退开几步离皇后更远些,将泽福公主平放在地上,于咽喉、胸口等处揉捏。泽福被歹人掐了许久,此时已经闭过气去了,脸色也是紫涨,看起来十分不好。内侍们归置屋中三具尸体,走来走去拖着死人,有意无意隔开了皇后,使之一时过不到女儿身边去。

    如瑾还跪在地上,“娘娘莫着急,暂时救公主醒转之后我立刻让人去找御医。只不过宫门之外有人把守,或许会费一些周章。您将宫里情况与我仔细说一说,我也好安排人看情况动手。皇上要不要紧?我们王爷要不要紧?宫里其他娘娘呢?太子是怎么把您困在这里的?”

    一连串的问话,让为女儿惊惶的皇后略略回神。

    瞅着地上跪着的如瑾,皇后心里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杀人灭口的吩咐言犹在耳,当时如瑾的神情那么逼真,如何让她不信?这时候倒来请罪了!皇后的脸色阴沉如水。

    “公主若有个三长两短,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

    如瑾心里微哂,面上却依然好言好语,“妾身自知有罪,不过一时情急,也只能冒犯娘娘。该怎么处置事后妾身绝不推诿,只是现在还请娘娘顾全大局,将宫中情势说与我听。”

    皇后语气生硬:“你又能顶什么用,真以为解决了几个喽啰就能扭转局面?快去偏殿将本宫的人放出来,容本宫安排事宜!”

    如瑾便和领头的内侍使眼色,吩咐道:“照皇后娘娘的吩咐做,‘快’一些。”

    那内侍便指了两个手下过去偏殿放人。

    这里如瑾继续和皇后商量,然而又说了几句,皇后却依然不肯告知。那边泽福公主被吴竹春弄醒了,闭着眼睛喘了几口气,低低地呻-吟。皇后立刻丢下如瑾扑过去,差点绊在一具尸体上。

    吴竹春不动声色挡开了皇后,“娘娘且慢,容奴婢再处置一会,公主现在不宜挪动,您别惊了她。”

    皇后不耐烦,一脚踢过去,正中蹲着的吴竹春后背。“贱婢!躲开!”

    吴竹春吭都没吭一声,继续用身子挡着皇后,手上不停地给泽福推拿顺气。一直跪在地上没被叫起的如瑾淡淡皱了一下眉头,盯了皇后一眼,提起裙子缓缓站了起来。

    静妃一直在旁冷眼瞧着,见皇后如此不识相,不由暗暗骂了一句“老虔婆”。

    “瑾丫头,多谢你救了我们的命,我和明微感激不尽!要不是你,明微说不定就要被歹人害了!”

    静妃突然开口,哽咽着,语气十分得客气,而且亲昵地叫如瑾“瑾丫头”。“明儿,快和蓝嫂嫂说谢谢,是她救了你!”她示意儿子。

    十皇子年纪尚幼,这半日早就被吓坏了,此时盯着地上血淋淋未来得及收拾的尸体只管发抖,直往母亲怀里扎,哪里还知道什么道谢不道谢的。

    静妃就抱歉地和如瑾说:“你十弟惊着了,你别怪他不知礼数,我替他谢你。等这番事了,我一定好好地答谢你和老七。”

    张六娘在一旁听得不高兴。

    静妃竟然让十皇子管如瑾叫“蓝嫂嫂”,侧妃什么时候可以当皇子的嫂嫂了?这称呼让她这个正牌嫂嫂颜面尽失。

    “蓝妹妹,快让人将那些人抬走……血腥气这么重,把十弟和福妹妹都吓坏了。姑母您先别急,毕竟是蓝妹妹下令动手救人,就算福妹妹有差池,十弟是安好的,这是她的功劳,您不要发脾气。”

    如瑾淡淡瞥一眼张六娘,并没掩饰厌恶。

    这是什么时候,她不惦记王爷的安危,竟然还有心思给人添堵,话里话外挤兑人!

    果然皇后听了张六娘的话火气更大,回头瞅一眼十皇子,又瞅瞅如瑾,大有怀疑她故意救皇子不救公主的意思。

    如瑾只不理会她们姑侄,见静妃识趣,便和静妃搭话。

    “娘娘,您可知道我们王爷在哪里?他从上午进宫之后到现在都没回府,宫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静妃答得痛快:“我也不知道详细,只是早晨皇上受了伤之后就送到寝宫叫了御医,我们后宫一干人全都不许近前,只让在各自宫里等消息。左等右等的不见动静,反而是皇后派人来找我商量事情,还特意叮嘱带上明儿。我以为是为皇上的事,结果到了这里还没怎样,就被那群歹人扣住了。”

    说到此处,她恨恨盯了皇后一眼,“我来的时候歹人已在凤音宫,所以皇后该比我知道的更多,详情你应该问她。至于你家老七,我只知道他进宫后就去御前伴驾了,现在身在何处我并不晓得。”

    原来静妃是被皇后诓骗来的?

    如瑾故意道:“娘娘不必多心,想来皇后娘娘和公主被歹人控制着,不然总不会明知此地危险还叫您过来。”

    静妃恨声:“是,皇后娘娘也是身不由己。歹人挟持着公主逼她诓骗我们母子前来,母女连心,娘娘不得不就范。我是不怪皇后娘娘的,只怪歹人心狠。瑾丫头,你方才说太子,这些人真是太子派的么?”

    原来如此。怪不得静妃看皇后的目光那么怨恨。

    如瑾简单解释了一下宫门外太子妃的事,再仔细问几句,却也问不出什么了。去偏殿放宫人的内侍回来了一个,附耳和如瑾禀报一通,是从凤音宫宫人嘴里问出来的经过,和静妃所说相差无几,再多的却也没有了。

    这一趟凤音宫,进得毫无所获。

    如瑾暗暗心焦,不耐烦再在此处磨蹭,和吴竹春递了一个眼色让她闪开,由着皇后抱住泽福公主去了。如瑾带人朝外走,准备去别处想办法打听。皇后抱着女儿半蹲在地上,喝道:“站住!不在这里听本宫调遣,你们要去哪?留下人保护本宫和公主,再派个人去给安国公府送信,让他们想办法联系京营进宫护驾!”

    她使唤起人来倒是顺嘴得很!

    如瑾头也没回,冷冷道:“我的人身手太差,担不起出宫送信的重任,娘娘另找别人吧。”

    想得美,要送信也是直接往京营送,往兵部和各处掌兵的都尉以及各部堂官那里送,谁要去安国公府?中间让安国公联系朝臣兵将,这勤王护驾的功劳就全成了安国公张家的,打得好算盘呢。皇后到这时候还在给自己盘算,怎么就不知道先想办法稳住宫中形势?

    如瑾心头火起,连内殿尸首都没命人拖走,就这么丢下皇后带人出了屋。

    皇后被如瑾的态度气得不轻,静妃却抱着十皇子快步追了上去,“瑾丫头要去哪?我和明儿跟着你行吗?”

    她一脸紧张,殷殷相求,生怕如瑾不答应。如瑾知道她为何急着跟来。即便自己这边是一群杀人利落的凶神,静妃恐怕也要铁心跟着了。原因无他,只因皇后心机颇深,若就此谋害了她们母子也有可能,反正事后推给歹人就好了,说某某处还藏着没被消灭的歹人,既能除掉静妃,还能指责如瑾办事粗心,不知道把歹人清理干净再走。

    如瑾停步,似笑非笑问道:“娘娘跟着我,就不怕半路出点什么事?”

    借刀杀人,可不只皇后能做。

    静妃很快摇头,觑一眼内殿绣帘,坚定地说:“留下来更容易出事。”

    “娘娘这样信任我?”

    “赌一把。”

    如瑾失笑。静妃倒是有意思,她说赌,而不是“我信你”。

    “好。劳烦娘娘照看皇子,莫让他哭闹惊动歹人。”

    “我明白!”

    静妃抱着儿子,柔声细语哄劝他睡觉。十皇子有些吓傻了,这半日不说不动的,暂时倒是不必担心他突然哭喊。

    如瑾将人都带到院子里,悄声道:“关亥去找王爷,此时不知身在何处。我们先将凤音宫左右查看清楚,也好定夺下一步。”

    领头的内侍点了一个同伴,“我们去。”说着无声挪了出去,在前头宫门上探了个头,随后飞速掠向后院。

    凤音宫的宫人们事先被下了迷药,松绑之后也暂且动弹不得,倒是不担心人声乱吵惊动了外头的看守。皇后在里头顾着女儿,一时也不会捣乱。如瑾就在院子里静静等着内侍们查看归来。

    张六娘一脚走出了殿外,脸色苍白,显然是经过尸体时惊得不轻。她慢慢凑到如瑾跟前,“妹妹,你打算怎么办,我能帮得上忙么?”

    如瑾没客气,“你去安抚你家姑母吧,这里不用你。”

    张六娘咬了咬唇,待要说话,如瑾挥手止住了她。

    张六娘一怔,真得没敢再开口。因为此时如瑾神情不同往日,举手投足都是压迫的气势,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长平王。

    难道两个人日夜相处久了,气度也会相像么?

    张六娘心中微微泛酸。

    ------题外话------

    <ayu,smile1220,木羊乖乖,18250011994,whx3900939,yy2620610,vip女皇,cjm2010,李13711940869,醉爵月清风,郭海燕0508,yihan25,午梦千山雪,xiaying1970,dreameralic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