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一殿血腥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最先开门的粉裙宫女用力一推,将长平王府赶车的年老内侍也推进了内殿,然后冷眼扫着如瑾道:“若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不许说,不许动。去,那边坐着去!”一指泽福公主身边的椅子。

    扣着泽福公主脖颈的宫女微微皱眉,对先前那宫女道:“怎么让这么多人进来了?越发办事糊涂!把当主子的留下,其余人一起送到那边偏殿去。”

    “哦……行!”于是那开门的宫女就打量张六娘和吴竹春。

    如瑾出门前收拾得齐整,一看就是当主子的,但是张六娘却是家常衣服,而且简朴得很,通身穿戴还不如吴竹春贵重,加上吴竹春又面貌姣好,那宫女一时分不出哪个是主子了。

    “蠢货!那个是长平王妃!”还是扣着泽福公主的宫女指出了张六娘。

    “你怎么知道?”被骂的粉裙宫女面露不满。

    “没看见公主瞅着她喊表姐吗!”

    如瑾听得满心无奈。

    太子是无人可用了吗,竟然派这么笨的人来拘困皇后。

    听这对话,这些粉裙宫女显然不认识张六娘。怎么可能呢?张六娘是从小就经常出入宫廷的,只有她不认识宫人,哪有宫人会不认识她?

    那就说明,这些宫女并不是宫里的人!

    思量间,那个被骂的宫女已经准备动手,要将吴竹春等人带到偏殿去。吴竹春目视如瑾,以目光询问要不要发难。六名内侍也蓄势待发。

    “等等!”如瑾喊住了粉裙宫女。

    “做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还没告诉我呢。”如瑾向前走了两步,一脸疑惑地发问,同时飞快瞅了吴竹春一眼。

    粉裙宫女不耐烦,“天堂有路你不走,好好地偏要一头扎进这里来,还要什么解释?乖乖地听话,咱们心情好,说不定会饶了你。”

    好粗鲁的言辞。

    因为要开镖局,如瑾最近听杨三刀等人说了不少江湖上的事情,这“天堂有路地狱无门”的俗语就是走江湖的人常说的。于是她不由心里嘀咕,这些宫女是什么来头?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是哪个宫里的,主子是谁,教引是谁?上头没有人教给你规矩吗?”心里思量着,嘴上说的却是另一套。

    如瑾是在给几个内侍争取时间。她这边磨嘴皮子,旁边内侍们已经开始不动声色挪动脚步。要想一招制敌,总要获得有利的站位。

    “狗屁的规矩!”粉裙宫女闻言果然大怒,上来就要拽如瑾的衣领,“都是些作威作福的家伙,整日讲什么高低贵贱,骑在下人头顶草菅人命的贱人!干脆也将你带去偏殿,一顿鞭子好好伺候你,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规矩’!”

    她来势汹汹,如瑾惊叫着绕着椅子跑,一边给吴竹春等人使眼色。

    “别碰我们主子!”吴竹春也作势尖叫。

    张六娘不明就里,只下意识跟着躲闪,屋里场面一时有些乱。那追如瑾的宫女怒气上头,突然掏出了短刀。十皇子明微吓得大哭。

    “干什么!都停下!”先前骂人的宫女额头青筋直跳。她手里制着泽福公主,一时脱不开身,只管怒视追如瑾的同伴。

    混乱间,抓着十皇子的宫女一时被乱跑的如瑾吸引了目光,对十皇子的关注就弱了。明微一个哭闹的小孩子,她的确也没放在心上。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长平王府内侍突然窜起,离弦之箭一样冲向那宫女。

    “啊!”

    惊呼声中伴着一道血光。

    十皇子明微被溅了满头满脸的鲜血。

    一条胳膊吧嗒一下子掉在地上,是那内侍在电光火石间斩掉了宫女胳膊。

    这里一动,瞬间所有内侍一同暴起,打了另外两个粉裙宫女一个措手不及。吴竹春护着如瑾退到墙边,那边林五一扯张六娘,将之推到了临窗榻上,和皇后静妃堆在一处。

    六个功夫颇高的内侍,对上三个宫女,以二对一,且其中一个宫女还被卸了胳膊,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如瑾甚至都没看清两边人怎么动的手,两个宫女已经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了。

    唯有那个制着泽福公主的宫女比较难缠,反应也快,在受袭的第一时间就将泽福挡在了身前。王府内侍不敢伤了公主,行动间颇多顾忌,几个回合下来只砍伤了她一条腿,却没能救下泽福,反而让那宫女拽着泽福退到了墙角。

    一切只发生在两三息之间。

    王府内侍一击不中,分出两人守着那宫女,其余四个掠水燕一样冲出了内殿。

    外殿里还有五个宫女,趁着她们没进来帮手,当然要先发制人。

    如瑾为内侍们迅速的身手和准确的判断而惊喜,暗暗松了一口气。果然是长平王府调教出来的好手,不仅仅是动手干净利落,对情势的判断也非常到位。

    外殿响起桌椅翻倒的声音和低低的呼喝。

    两边交起手,吴竹春低声对如瑾说:“主子莫担心,那几个人不是咱们的对手。”

    低垂的绣帘不断被掌风扫起,如瑾透过帘子缝隙瞥见外面形势。以四对五,王府内侍也丝毫不落下风,眨眼间已经有两个宫女倒地,其余三个也被逼到墙边,要拿下只是转瞬。

    如瑾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低声念叨:“好在方才屋里动手时她们没反应过来。”

    那几个宫女也并不灵光,否则在屋里出现惊叫的时候就应该冲进来了,大概是托大,觉得区区几个王府下人没什么了不起?

    她们怎么没发现内侍们都会武呢?大喇喇就让人进了内殿,似乎是打算将所有人拘在一起看管。

    吴竹春道:“习武之人气息外露,被人一眼就看出是会武的,那是下乘,功夫没到家。咱们的人气息内敛,和普通人一般无二,除非是高手才能认得出来。”

    怪不得。如瑾闻言又多了几分信心。看来今天进宫特意吩咐带好手是正确的决定。

    两个人说话间,屋外的打斗声已经停了,吴竹春挑起帘子看了看,说:“都死了。”随后放了帘子。

    血腥气隔帘透进,加上屋里死掉的两个宫女,整个殿里都透着让人不舒服的阴森气。血淋淋两具尸体倒在当地,哭闹的十皇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早就噤了声,小脸惨白委顿在椅子上。

    他的母亲静妃愣怔了半日,终于被吴竹春一句“都死了”惊醒过来,“啊”的一声冲下了软榻,扑到儿子身边一把抱过他,紧紧抿着嘴不发一言,身子微微发抖。

    如瑾不由感慨。

    静妃此人平日里实乃笑面虎,嘻嘻哈哈八面玲珑的,其实打杀起奴才来丝毫不眨眼睛,阴毒事情也做了不少。前世同住深宫,如瑾没吃过她的大亏,但亦耳闻目睹了许多事,真没想到她在这样的场合还会愣怔失神。

    大概深宫里的女人多是阴柔,真正面对血腥时,反而不如相互算计时镇定自若。

    皇后比静妃强一些,然而因为女儿还在歹人手上,脸色也是惨白,抖着嘴唇叮嘱那宫女不要下毒手,“……快将公主放了,本宫尚能酌情饶你性命,你若敢伤害公主一根汗毛,本宫就让他们将你碎尸万段!还要株连你的九族!听见没有?”

    挟持着泽福公主的宫女缩在墙角,腿上伤口汩汩往外冒血,闻言冷笑:“哄三岁小孩呢!让他们统统退后!全退到墙根去背过身子,快!不然……”

    扼住泽福的手一紧,泽福立刻喘不过气,憋得脸颊通红,双眼直瞪。

    “退后!退后!”皇后急了,早已没了母仪之态。

    与之对峙的内侍纹丝不动,如瑾不发话,他们只管看住那宫女。

    宫女的手又紧了紧,泽福开始翻白眼。

    “退后啊!你们这些奴才!听不到本宫的话吗?”皇后跳下软榻急得手足无措,突然把张六娘拽住,“快让你的人退开!”

    张六娘下意识目视如瑾。

    她完全被内侍们的暴起惊住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府里还有身手这么好的人,理所当然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使唤不动他们。

    于是皇后敏锐察觉到一切都在如瑾身上,顿时厉声吩咐:“快让他们退后!”

    粉裙宫女的手越来越紧了,连声催促着,将泽福掐得手脚乱舞。

    静妃抱着儿子退到墙边,冷冷看着这一切,看向皇后的眼神里带着不加掩饰的解恨之意。

    如瑾不言声,直到外殿的内侍们全都进来。

    领头的回禀:“里外查了,凤音宫的宫人都在偏殿捆着,没有其他歹人了。”

    如瑾这才点了点头,朝那粉裙宫女道:“你下手最好轻一点,在我考虑要不要放你的时候,可别把公主掐死了。那你可是死路一条,再无转圜余地。”

    粉裙宫女面露狰狞,一只手扼着泽福,另一只手撕下衣带捆住腿上的伤口止血,“别废话,让他们马上退开!”

    如瑾不理她,转向了皇后:“我们王爷现在何处?皇上到底怎么了?请娘娘尽快告诉我。”

    “先把公主救下来!”皇后怒喝。

    “您最好声音小一点,别惊动了宫门外的看守。”如瑾冷声提醒她,“您尽快告诉我王爷的下落,泽福公主我一定帮您救下。”

    皇后脸色铁青,“你威胁本宫!”

    那粉裙宫女冷笑,“想救人,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我数到三,再不退后放我出去,这劳什子公主的命我就收下了!临死拉一个公主陪葬,我值!”

    如瑾道:“何必数到三?想杀就杀,公主的死活我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我家王爷在哪。如果你能说出来,兴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皇后在一旁几乎要跳脚。

    ------题外话------

    guoshuang770612,胭脂绝代1971,何家欢乐,午梦千山雪,nanxiaoshu,谢谢几位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