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闲散时光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登高的地方在佛光寺后山,僻静少人行。山前从正路上去不远是香火鼎盛的佛光寺,天还没亮路上就已经满是行人,大家全都赶着起早上香。然而在上山之前从岔路拐过去,沿着山根走上半个时辰左右,便是后山的路,这地方人少得很,除了山下附近村落里的零星乡民,京城里的人轻易不会到这边来。

    因为这边山路崎岖,而且多有虫蛇,并不是很安全。然而这点难处对于长平王府的侍卫来说就不算难处,众人带着驱虫蛇的药粉,老远撒出去,若有带毒的小虫或过路的山蛇也都会很快逃向远处。

    马车沿着山路往上行了一段便走不动了,大家下车,如瑾去扶母亲秦氏。天色刚蒙蒙亮,东方天际有灰白色的云朵静止不动。秦氏抬头看了看,颇为感慨,“好些年没在端午登山了。”

    她在青州时常年卧病,经常不参加合家出游,却没想到来了京城反而沾了女儿的光,和天家皇子一起登山。如瑾笑道:“您随意走走就成,可别累着,这次只是出来带您散心,并不是让您爬山的。”

    蓝泽在那边和长平王赔笑说话,“……茶叶如何,我觉得是不错的,不知道王爷合不合口。”

    如瑾听在耳里,只能暗自叹息。长平王倒是谈笑如常,并没将那股子不悦带下车,和蓝泽说话和颜悦色的,“劳烦蓝侯爷想着本王,的确是好茶,味道甘醇清香。”

    祝氏领着几个姬妾下车,先和秦氏见了礼,秦氏头一次见她们,命丫鬟打赏了银裸子,祝氏等人笑盈盈道谢,然后和如瑾说笑起来。

    秦氏旁边看着,见她们对如瑾十分恭敬,没有任何骄纵之色,不免放了心,对女儿在王府的生活又多知道几分。那边至明指挥着几个强壮的内侍,从马车底下掏出两顶简易的竹制步辇。

    长平王说:“蓝夫人坐上去让人抬着吧,这样大家就能一起登山。”又和如瑾说,“若是走累了你也上去。”

    他想得真周到,竟还准备了这东西,如瑾高兴地点点头。秦氏见女儿和王爷相处融洽,心中宽慰,身体也好了许多,并没有立刻坐上去,扶着丫鬟往山上走了好远之后,在如瑾强烈要求之下才坐了竹辇。

    如瑾也劝蓝泽坐,但蓝泽执意要和长平王走在一起说话,也不像平日那样喊头疼了,精力无限似的。长平王也不嫌他聒噪,他说什么就偶尔应上一两句,让蓝泽谈性一直保持高涨,听得秦氏都直皱眉头。

    如瑾朝母亲笑笑,止住她想当众阻止蓝泽的念头。

    蓝泽是好面子的,正说得高兴,被妻子阻止肯定要挂不住,当下不好说什么,回头回了家肯定要寻晦气,如瑾索性就让他说个痛快。这段时间被那两个小厮明里暗里通风报信地管着,蓝泽和京里官宦贵门结交的机会大大减少,估计是憋坏了,好容易有个机会就让他尽兴吧。只是看这个兴头,以后要让人更加留意管着他才是,不然他这巴结贵人的热乎劲真得是很可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捅娄子。

    往上行了一二里路,到达半山腰的时候,如瑾发现正好有一处很宽敞的平台,便提议坐下来歇歇。那平台都是大青石,平平整整几块叠在一起,成了左右都有两三丈的好大一片地方,正好歇脚。

    长平王对如瑾的话自是应允,祝氏几个就忙着指挥下人铺垫子、摆茶水吃食,很快收拾停当,请众人落座。

    太阳升上来,正好穿过松林照进这块平台,早晨的阳光带着清亮气息,如瑾扶着母亲坐到软垫上,将腿脚平伸沐浴在阳光里,十分惬意。秦氏也很舒心,蓝泽的聒噪并没太影响她的心情,看着女儿高兴她就高兴。

    母女俩低声说悄悄话,秦氏劝女儿调理身子,“……大半年的时间了,你一点动静都没有,大抵就是从小身子弱的缘故了。前阵子我见着你刘家伯母说起,她推荐了一位京里颇为有名的老郎中,说是调理妇人身子最拿手的,不如改天请了来给你把把脉,看怎么才能把身子养好,早点怀上。”

    如瑾脸颊绯红,低头道:“您别操心了,宫里御医多得是,我若想调理身子自然先去找御医,否则巴巴地从民间请人,让御医们知道了会不高兴。”

    本来是搪塞的话,秦氏当了真,低声斥道:“傻孩子!是他们不高兴重要,还是你早日怀胎重要?那起子御医要真有用,宫里那么多娘娘,怎么当今皇上的儿女却有限呢?高手都在乡野,你若觉得王府不方便请民间郎中,改日回家来,我给你请。”

    不远处正听蓝泽聒噪的长平王侧过头来,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如瑾看在眼里,脸色更红。这家伙常年习武,耳力比常人好许多,说不定是听到了母亲的话呢!

    秦氏仍旧絮叨女人家怀胎的重要,说着说着就提起冬雪,“当初是我考虑欠妥,想着身边有个人帮衬你才好,现在看来,王爷对你这样好,一时半会你是不用担心来日,所以,还是自己努力怀上才要紧,你年纪小不懂轻重,听母亲的定是没错。今年你什么心都不要操,专心致志生子要紧。”

    如瑾哭笑不得,长平王不时瞥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她非常窘迫。

    其实她自己心里对生儿育女也有一丝憧憬,和长平王感情日笃,原本对儿女并没什么感觉的她偶尔也会想,若是有个宝宝应该会很有趣吧?

    然而这种事急不来,她还年轻,有的是时间等待。她觉得子女和父母之间一定是有注定的缘分在的,缘分不到的时候,小宝宝就不会来。

    在母亲叙叙地念叨中,祝氏将带来的食盒打开,捧出仍带热气的饭菜,一行人就在山中吃了早饭。饭后如瑾扶着母亲在平台周围走动,采几株长势正好的艾草香蒿,扎成束,准备带回家去挂在门头。

    蓝泽还想上山,长平王目视如瑾。如瑾道:“我陪母亲在这里歇脚了,你们去吧,回头下来咱们再一起下山。”

    长平王便说,“一起来的,做什么要分开?索性都在这里歇着吧,我也有些累了。”

    蓝泽自然是听长平王的,便也不提继续上山了,又陪着长平王说起话来。如瑾看着好笑,长平王偶然转过头来,她就促狭地眨眨眼睛。本来他只要板着脸不冷不热说一句,蓝泽就能知趣住口,可他偏要做出平易近人的样子,那就自己受罪吧。

    如瑾自陪着母亲散步说话,觉得非常舒心。人一高兴,时间就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秦氏提起佛光寺,“这里离得近,不如我们绕路过去看看?早就闻听那里许愿最灵,我去帮你许个早生贵子的愿。”

    如瑾揉揉额角。母亲真是对此事太上心了!佛光寺许愿灵不灵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里的和尚挺会挣钱的,早先因为彭进财和他们谈买卖,最后他们索性在寺外开出了一块专门的地方供人开铺子,不但要收租金,还要从铺子的每日进项中抽成,而且抽的是毛利。

    若是这铺子一天赚十两,他们就要抽出五两去,剩下五两才是铺子的真正进项,还要刨去货物、人工、租金等本钱,最后剩下的净利就被挤压到很少了。抽成这样狠,要是铺子隐瞒收入怎么办?和尚们有办法,每个铺子跟前都派了一个小沙弥坐镇,打着佛门之前不许黑心买卖的监管旗号,每个客人买了东西之后他们都要上前问一声,问客人是否满意,若是有问题,他们就会“主持公道”。

    不知情的香客对佛光寺此举非常支持,说不但寺前允许开铺子解决了他们喝茶歇脚、买东西带给家人的难题,还能有人管束店家不让他们欺客,真真是善心之举,不愧是名山大刹的做派。

    彭进财在这里开了一家绣品分店,赚的是不少,但被抽走的银子也多,每次交账的时候都和如瑾这个东家抱怨几句,念叨和尚们有多黑,香客们有多愚昧,把如瑾逗得不行。

    幸好当初和佛光寺谈买卖的时候就是轻松的心态,否则被和尚们黑了一把,再心胸狭窄一点想不开,该多郁闷。中间牵线搭桥的江府丞跟贺兰都有些不满,尤其是贺兰,打算动用关系侧面警告一下佛光寺的和尚不要过分钻钱眼,如瑾拦了他,只把自己当做普通店家,和其他店家一样交租金交抽成,反正赚得不少,她并不想跟和尚们纠缠争利。

    因为这件事,如瑾对佛光寺的灵验持严重怀疑。听见母亲想过去上香,就搪塞着劝她不要去。正说着,山路上匆匆跑上来一个人影,远看是王府仆役的打扮。贺兰眼尖,认出是手底下的人,率先迎了过去,交谈几句之后飞快返回来,给长平王递了一个眼色。

    长平王和蓝泽敷衍两句,找借口打发他去喝茶,将贺兰叫了过去。

    如瑾听不到两人低低的说话,只看到长平王眉头突然一低,整个人气势就变了。贺兰退下去,长平王起身:“时候不早,回吧。”

    蓝泽虽然恋恋不舍,但非常听话,立刻吩咐蓝府的下人收拾杯盏之类的杂物。祝氏和贺兰也飞快指挥王府的人做事,转瞬间收拾停当,长平王已经当先下山了。

    如瑾知道有事,扶母亲上了竹辇让人抬着,这样可以走快一点。她自己也登了辇,蓝泽则由两个小厮半扶半拽着,一溜烟下了山。一行人很快到了山下停车的地方,临登车时秦氏拽了女儿低声问,“看起来像是出了事?”她比蓝泽细心,早看出面色如常的长平王其实要赶着回去。

    如瑾道:“能有什么事?他向来就是这么个性子,想起一出是一出,要出来也是风风火火,要回去也急匆匆的,您只别理他。”

    这边安慰了母亲,登车之后跟长平王坐在车里,如瑾忍不住了,“府里出事了吗?”她首先想到的是尚未恢复的佟秋雁。然而佟秋雁的事肯定不会让长平王赶着回去,莫非是张六娘?

    忐忑间,只听长平王低低说:“不是府里,是宫里。皇上病了。”

    ------题外话------

    &nbswu,雨打芭蕉anita,wp47530999,rourou,骆静怡,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