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嚣张女子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趾高气昂来势汹汹的推搡,却在进行到一半时被强行制止,那推人的丫鬟甚至都没有碰到如瑾的衣角。

    吴竹春曲肘挡在前头,刚刚一碰丫鬟伸过来的胳膊,那丫鬟就猛地趔趄了一下,重重撞到了她身旁的主子。

    “啊!”

    “哎呀!”

    几声惊呼,对方主仆几人都是吓得不轻。

    这可是在楼梯上,稍微不慎滚下楼去谁也吃不消。好在不知是那丫鬟命大还是托了她同伴的福,总之她慌乱之中紧紧扯住了另一个丫鬟的袖子,堪堪稳住身形。

    而另一个丫鬟被带得身子一歪,差点把她家主子撞倒,幸亏被走在后头头的稍微年长的仆妇扶住。

    这一连串事情都发生在一刹那,听到惊呼而转头看过来的一些客人们,只看到那五个主仆互相搀扶的狼狈。而如瑾一行稳稳靠墙站着,什么事都没有。

    如瑾不由看了吴竹春一眼,这丫头总和关亥学拳脚,倒越发有本事了。

    “客人请小心!”引路的伙计走在对方一行人最后,在那推人丫鬟摇晃的时候慌忙伸手扶了一把。

    推人不成反被推的丫鬟恼羞成怒,刚一站稳,回头就甩手给了那伙计一个嘴巴,啪的一声,响亮清脆,将近处几个客人吓了一跳。

    “作死!谁让你那腌臜爪子碰本姑娘的衣服!”

    小伙计看样子只有十二三岁,白白净净的一个少年,顿时右脸上就起了鲜红几条指印。他显然是被打懵了,踉跄了一下扶住楼梯扶手,又惊又怕地看着那丫鬟。

    如瑾的眉头淡淡皱了一下。

    开门做生意招待八方来客,南来北往什么人都有,京城又是豪门聚集之所,跋扈不讲理之流肯定不少。但这么气焰嚣张的女客还是真少见,这才开张没两天就遇上如此晦气,真真扫兴。

    彭进财是跟着如瑾等人一起下楼的,走在最后,眼见着出了岔子赶紧上来招呼,笑着拱了拱手:“几位客人息怒,有话好好说,楼梯狭窄不方便,几位请随我上来安坐喝茶可好?”

    “你是什么东西?没见我们姑娘被冲撞了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那推人的丫鬟毫不客气,冷着脸教训起彭进财来,说话时还横了吴竹春一眼,但因方才吃了亏,到底这次没敢动手网游之三界最强最新章节。

    她前头两个主子也都带着帷帽,看不清容貌,只看衣饰都是华贵非常的。其中一个稍微个头高一些的开口说:“琼儿莫吵闹,让人看了笑话去。”

    如瑾闻言心中不喜,这人的丫鬟如此张狂欺人,她竟然轻飘飘一句“莫吵闹”就罢了,丝毫不知管束劝导,想必是平日里欺负人欺负惯了,不知是非为何物。

    刘雯拽了拽如瑾衣袖:“我们走,这等人看了都觉厌烦。”

    如瑾也不想总站在楼梯上和跋扈之徒面对面,而且楼下逛店的客人们已经有好些闻声往这边看了。遂点点头,举步下楼。

    那名叫琼儿的丫鬟却双臂一伸,挡在了头前,因为主子的吩咐稍稍压低了声音,但跋扈之色丝毫不曾收敛:“谁让你们走了?冲撞了我家姑娘,连个礼都不陪?”

    如瑾道:“你无缘无故打了那孩子都不知道赔礼,我们未曾对你如何,为何要赔礼?”

    被打的小伙计捂着脸缩在一边,眼泪汪汪的,也不敢哭,看起来颇为可怜。

    吴竹春也说:“迎面相遇本该礼让为先,我们姑娘已经退到一旁让路了,你却还要过来推搡,言语又十分恶劣,反过来倒让我们赔礼。这是哪家的道理?我们姑娘好性儿,不和你一个丫鬟计较,赶紧让开路彼此过去,这件事就算了了。”

    琼儿听到“一个丫鬟”登时双眉倒竖,“你是什么贱蹄子也敢说我!快些让你家姑娘给我们姑娘赔礼道歉,你也得好好儿给我磕个头叫声姐姐,这才算完!”

    彭进财又要说话,被她瞪眼骂“闭嘴”。

    如瑾暗道,这是谁家不懂事的刁奴?大庭广众的也不嫌丢人。

    为着不影响店中正常做生意,如瑾也不与之计较,只侧头和她主子说话,“这位小姐,擦身而过的小事而已,我看小姐不似一般人家的千金,何必要在街上纵容婢女?被人看了倒要议论纷纷。不如你上楼看货,我下楼归家,大家就此别过。”

    那姑娘却道:“这地方的确不方便说话,那就上楼来吧,咱们找地方仔细说道说道这件事,省的被人围观看热闹。”说着举步上楼,彭进财赶紧让开。

    她的丫鬟琼儿冷哼着朝如瑾扬脸:“还不跟上?我们姑娘让你上楼去。”

    对方另一个戴帷帽的女子低声劝:“姐姐,要么……算了吧?”

    那姑娘说:“算什么算,冲撞了我们还要牙尖嘴利地狡辩,我倒要看看她们能狡辩到什么时候。去,珍儿,把外头的人叫进来!”

    另一个丫鬟立刻应声下楼。

    这是要干什么?

    彭进财上前欲待劝解,如瑾微微抬手让他退下。对方明显不肯讲理,已经打了一个小伙计,可别再打了彭进财才是,他是掌柜,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了,以后怎么做生意。

    刘雯生怒:“你们是谁家的女眷?趁早让开路,否则可别后悔。京城这地方可不是谁来都能撒野的!”

    那个丫鬟琼儿有些微的津地口音,行事又这么不管不顾一味嚣张,刘雯就忖度着对方可能是京外哪里的高门,在当地横行惯了,却不知京城藏龙卧虎不能随便得罪人的道理。

    琼儿却不肯让路,叉腰挡在楼梯中间,将欲待硬闯的刘雯拦得无路可走。刘雯也是大家子出来的,自矜身份总不能和人动手,登时气得不轻。

    如瑾轻轻拽过她,“既然她们要上楼说道,咱就上去神魔系统。”

    “瑾妹妹……”刘雯不放心,对方已经出去喊人了,万一进来的是家丁护卫之类的,这边岂不是要吃亏?且不说身边只有几个丫鬟跟着,就是把店里伙计都算上也不能保证万全呀。

    如瑾笑笑,说一声“无妨”,拉着她重返楼上。

    店里是要做生意的,总不能因为几个跋扈浑人耽误了赚钱,与其彼此在楼梯上争执,倒不如去楼上清清静静的说话。

    至于吃亏,肯定不会是自己这边。两人虽然是轻车简从出来的,只有车夫、跟车的婆子和随身丫鬟,但自从遇到过刺杀一事,长平王豢养的暗卫从来不会让如瑾单独出行,对方就算叫来再多的护卫打手,也不可能和王府的人一较高下。

    于是两边人都上了楼,彭进财引路到了最里头的一个隔间。

    对方那个姐姐一进屋就坐到了主位上,伸手指如瑾和刘雯,“把帽子摘了,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敢冲撞于我。”

    “你说什么!”刘雯气极。

    如瑾笑着拉她坐下:“雯姐姐何必生气。”吩咐吴竹春,“去让人查查这位千金的来头。”吴竹春应声出了隔间门,一眨眼又回来,点头示意已经办了。如瑾就打算坐等,暗卫们做事十分迅捷,相信过不了一会就能知道答案。

    于是又朝彭进财道:“你下去招呼吧,她们要喊人进来的话,别让客人们受了冲撞。那个挨打的孩子你好好安慰,带去上药,今天让他歇工吧,再给些吃食银钱。”

    彭进财迟疑,显然不放心如瑾和轻易就要动手的人独处,如瑾笑着加重了语气,命他下去了。

    对方十分不满如瑾气定神闲地指挥,将茶盏重重在桌面上一磕,丫鬟琼儿就呵斥:“你们是什么人家,报上名来!”

    如瑾低头看了看身上衣衫。

    今日出来为了微服逛店,她和刘雯二人都刻意穿得朴素,和寻常富贵人家的女子没有什么区别,想必是对方看衣论人,这才颐指气使。

    “你看我们像什么人家?”如瑾笑着问。

    她浑不在意的态度,顿时让对方主仆感觉受到了侮辱。

    那丫鬟琼儿的手就要指到如瑾鼻子底下来:“谁让你坐着和我们姑娘说话的?我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许反问!”

    吴竹春立在如瑾身边,冷飕飕盯了琼儿一眼:“你最好把手拿开。”

    “琼儿,别和她们废话,去催催珍儿带人上来!”

    那小姐含怒吩咐,话音未落,外头蹬蹬脚步声响,统共六个人一阵风似的涌进了隔间,将本就不大的地方挤得满满,三个是粗大婆子,两个是小厮模样的,另一个是方才下去的珍儿。

    “怎么才这几个人,还都是咱们自己的!”小姐不满。

    珍儿忙解释:“扈嫂子说要在外头等林姑娘,还要留人照看车马……”

    “她就是不想给我用人!等我……看她还敢不敢眼睛长在天上。”那小姐冷哼一声,继而转向如瑾刘雯,“摘了帷帽认真赔礼道歉,今儿就放过你们,不然……”

    “不然如何?是要动手?”

    如瑾坐在椅上纹丝不动,语气冷淡。刘雯有些紧张,对方人多且来者不善,恐怕是要吃亏,当下便交待了身份:“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我家是正四品虎牙将军,你若乱来,后果可要担得起!”

    丫鬟琼儿明显一惊,狐疑地打量刘雯极品桃花运。她主子却冷笑:“唬谁呢?将军家的人穿成你这样?下次麻烦借件好一点的衣服出来诓骗。不过,就算你家真是什么虎牙虎爪将军,那又如何?将军再大大得过天?好生生与我道歉便罢,否则可别怪咱们不客气。”

    旁边矮一点的女孩子仍旧劝阻,没说半句就被拦住了。

    如瑾微微纳闷。什么叫“将军再大大得过天”?这位到底什么来头?在京城地界上连皇亲国戚都不敢称“天”,她是真不懂还是故意找死?

    吴竹春站到了如瑾和刘雯身前,挡住对方那两个小厮瞟过来的目光。刘雯气得不轻,她的丫鬟和对方好一阵理论,然而越说,对方气焰越盛,眼看这就要命人动手。

    “我改主意了!”那位小姐再次将茶盏一顿,“你们不识相,必须磕头赔礼才成。”

    如瑾隔着帷帽面纱盯着她,“若不呢?”

    那小姐手一招,顿时就要来硬的。如瑾面色微沉,也打算发信号命暗卫进来动手了。

    就在这时,外头又是脚步声杂乱,一道带着怒意却不失柔和的声音传进来。

    “馥妹妹,芬妹妹,你们在做什么?”

    隔间门扇打开,又一个女子来到跟前,身后跟着好些丫鬟婆子,彭进财也陪在一旁。

    一听见声音如瑾便是诧异,不由朝刘雯看过去,发现刘雯也看了过来。两人齐齐转头看向新到的女子。

    已经临近初春,她身上还穿着冬日厚重的斗篷,双手掩在袖子里,帷帽遮挡了面部,只能看见料子华丽的绯色衣裙和首饰。她身边的丫鬟却是露着脸的,如瑾和刘雯一见,俱都没有说话。

    绯衣女子迈进屋来,之前的两个小姐早早站起,曾屡次劝阻的矮个子女孩有些瑟缩,叫了一声“林姐姐”。命人动手的那个却是笑着迎了上去,“姐姐快进来坐!您逛完笔墨铺子了?我和芬儿本打算进来转转就去找您的,结果碰上两个不长眼的家伙,一时绊住了,倒让您反过来找我们。”

    “什么不长眼的?”绯衣女子扶着丫鬟的手缓缓坐在椅子上,抱着手炉在怀里,转头看向如瑾等人。

    这一看,她立刻从椅上又站了起来。

    如瑾和刘雯没有摘下帷帽,两人的丫鬟却都是没有遮掩的。

    之前的女子还没发现异常,嘴里喋喋不休说着:“姐姐您坐下。还不是她们找茬子。明知道咱们是谁,还要故意挡路和咱们找茬,我好说好量让她们赔礼就算了,她们却全然不听。我心想,我们受了难堪不要紧,但我们和姐姐一起出来,她们找我们茬不就是轻视姐姐?这才耽搁时间与她们分说。偏那个还说什么自家是四品将军,完全不把咱们放在眼里。”

    好一番颠倒黑白的本事。

    刘雯登时大怒,坐在椅上深吸几口气,连声冷笑。如瑾微微朝她摇头,示意她冷静,听那后来的女子怎么说。

    绯衣女子已经三两步走到了跟前:“这……”

    刘雯冷冷道:“海小姐先别忙着说话,将你家奴才遣出去才是。这屋里站不下太多人,若是动起手来,伤了你可不好。”

    ------题外话------

    拿老公换肉吃,1623833580,smile1220,hanlussp,weiyuluohua,7644586,540509,wf701010,午梦千山雪,多谢各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