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虚弱罗氏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皇帝的神色晦暗不明,被萧绫扯着袖子撒娇,并没有立刻答应,只问张六娘:“老七最近如何?”

    张六娘忖度不出“如何”这两字指的是什么,小心答道:“王爷早出晚归,忙于听政进学,十分上进。”

    “嗯,他玩了许多年,也该勤谨一些了。”

    张六娘恭谨笑笑。

    皇帝又说:“听闻你养病日久,府里内务皆是旁人打理?”

    如瑾不信皇帝不知道这“旁人”是谁,曾经长平王说过,皇帝身边有一群心腹侍卫,专司刺探。他既知是谁,为何不直说,还要绕个弯子?

    旁边张六娘恭恭敬敬地回话:“儿臣无能,王爷整日辛劳也帮不上他,连内务都没精力打理,实在有愧。”

    却没说是谁在替她打理。

    皇帝便问:“老七是比以往辛苦,不过朕看他每日倒是精神不错,想必府中诸事舒心,是这管内务之人的功劳了。”

    张六娘得体的笑容顿了顿,才说,“父皇说的是,蓝妃她的确是做事细致。”

    皇帝满意点头,将目光再次转向如瑾,在她未施脂粉的清素容颜上停驻不动,眼神意味不明。

    “听说你未出嫁时便执掌家事,颇为干练。”

    被问到头上的如瑾极快地向上扫了一眼,一板一眼地答说:“妾身未曾执掌过侯府内务,只是跟着母亲学做事而已。”神情素冷,恭敬过头,带着拒人千里的疏远。

    这种刻意的疏冷未加掩饰,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皇帝亦不例外。

    他眸光微动,盯了如瑾一眼,问道,“你似乎不喜与朕说话?”

    如瑾当即提裙跪下,俯身磕头:“妾身惶恐!皇上龙威之下,妾身不知该如何答言,说错之处望皇上恕罪。”接着宽大衣袖的遮掩,她没忘了将香囊的封口再扯开一点。

    皇帝神色淡淡的,“是么。”

    “皇上……”萧绫眼波流转,目光哀怨地看向皇帝,似在抱怨他不肯单独陪她。

    康保微躬着身子眼珠转了又转,拿不定主意是要将皇帝劝走,还是督促如瑾多开口说话。张六娘似也在忖度权衡,一时没搭腔。

    罗氏却是跟着如瑾的丫鬟一起跪下去的,她脸色原本就苍白,这么一跪差点摔在地上,扶着侍女的手大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一缓过来就朝上恳求:“皇上息怒,容妾身斗胆说一句,蓝妃她素日做事十分谨慎小心,妾身私下还觉得她有些刻板呢。所以她一定不是有意冒犯龙威,只是心中惶恐,方才小心过头了而已。皇上明鉴,蓝妃日日打理府中家事,伺候王爷起居,殷勤又周道体贴,连我们这些人都多多蒙她庇佑,您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不要与她计较吧?”

    张六娘斜斜瞥她一眼。

    如瑾俯首恭声道:“罗姨娘会错意了,皇上胸怀四海岂会与你我计较,你这样说有损皇上圣名,快些赔罪!”

    罗氏就跟着磕头,磕了两下就有些喘不上气,抚着胸口摇摇欲坠。

    皇帝眉间闪过不耐烦,挥手道:“好了,起吧!”情绪明显比乍出现时坏了许多。

    康保察言观色,连忙说:“蓝妃和罗姨娘真是惶恐过了头,皇上最最仁慈不过,哪里跟二位计较了?还不快些起来,莫让人看着笑话你们。”

    张六娘这才跟着劝,赔笑道:“两位妹妹不常进宫,只知父皇威仪而不知您的仁慈宽厚,这才闹了笑话,回去之后儿臣再好好与她们说。”

    萧绫觑着皇帝神色,借着扶发簪而悄悄松开了拽着他衣袖的手,这次没有撒娇,静静站在一边看着。

    罗氏被丫鬟扶着站起身来,气息依旧不稳,用帕子捂着口无声喘息着,虚弱不堪,几乎将半个身子都靠在了丫鬟怀里。如瑾侧过身去扶了她另一边,伸手轻抚她的背帮她顺气,一边低声劝她不要害怕。

    场面既尴尬又有些混乱。

    皇帝主动问起萧绫:“你说的是东边哪个池子?”

    “就是春风亭旁边的那个。”萧绫立刻接话,唇边绽开柔媚笑容,“皇上,现在去么?”

    皇帝扫了忙着劝抚罗氏的如瑾一眼,抬脚当先往东边去了,“走吧。”

    “嗯。”萧绫笑吟吟地跟上,临走时眼风扫过如瑾,又在张六娘面上打个转,这才摆动腰肢碎步离开。

    罗氏软软靠在丫鬟身上,待得皇帝萧绫和康保走远了,这才长长吐口气,“皇上不悦真是可怕,吓煞我了。”

    如瑾道:“正是,我也有些吃不消,以后没事还是不要进宫了。”

    “嗯,是。”罗氏用力点头。

    张六娘眼中闪过轻蔑之色,上前关切:“早知罗姨娘身体这样不好,这次不该带你出来。”

    罗氏只管握着如瑾的胳膊,虚弱一笑:“王妃自幼常常进出宫廷,又是皇上内侄女,实在比我们强太多,以后妾身着实再不敢随您进宫了。”

    张六娘还知道掩饰不屑,凤音宫那个领路的宫女看向罗氏就是满脸轻蔑,走过来说:“几位主子,陈嫔娘娘的宫院就在前方不远了,咱们是在这里歇一会,还是过去再歇?”

    她脸上满是“这一点小事也吓成这样”的意思,如瑾淡淡道:“姑娘若是忙着回去当差就走吧,我们王妃认识路,不必姑娘送了。”

    “那可不行,我是奉命来带路的,务必要将主子们送过去才能回去交差。”

    “既然你的差事是带路,那就少说话。”

    如瑾一点也没客气,扔下一句就专心安抚罗氏,看都不看那宫女一眼,直将人家弄得满脸涨红。待要发作,自家实在是地位卑微,又碍着张六娘在场,只好忍了下去,但却是将如瑾狠狠瞪了好几眼的。

    如瑾才不理会一个下等宫女,更怨其方才出声惊动了皇帝,甚至在想这事是不是和皇后有关,故意引她们从这边走。

    等罗氏气息稳定了,如瑾扶着她往陈嫔宫里去,连张六娘都没好好搭理。方才张六娘在皇帝跟前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失望。

    陈嫔却不在自己宫中,正在弘度殿和法师说话,驻守的宫女要去请她回来,如瑾笑道:“不必了,我们自己去,正好见一见弘度殿的师太。”

    于是一行人又去弘度殿,见了陈嫔,那凤音宫的宫女没立刻走,罗氏虚弱地说:“姑娘请回吧,因为我这身子让你耽误了许多工夫,实在抱歉。”

    那宫女似乎还有留下的意思,听闻此言才不得不行礼告辞。如瑾便静静看了罗氏一眼。

    陈嫔正听法师讲经,见了几人,并没有特别的高兴,随便问了两句日常起居就遣众人离开,“我还要听法师再讲一会,你们不必陪着了,回去歇着吧。罗氏看起来不太好,去太医院请位御医过府瞧瞧。”

    张六娘柔声应着:“娘娘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弘度殿的女尼前来引路请众人出去,张六娘只好带了如瑾罗氏离开,不便停留太久。及至出了院门,如瑾偶一转头,瞥见方才领路的宫女在宫墙那边闪了闪,转眼不见了,想必是回去报信。

    皇后又主动遣她们来见陈嫔,又派人跟着不放心,这是做什么?既然要大方何不大方到底,如此藏掖的做派只让人轻视。如瑾默默思忖,皇后此举是为了什么呢?因为长平王上进而主动示好,要缓和她和陈嫔母子的关系吗?还是……

    想起方才突然撞见御驾,如瑾心里就不踏实。

    三人去凤音宫辞别皇后,然后登车回府。张六娘客气地要给罗氏请御医,罗氏坚持不用,只说自己不想惊动太多人,歇歇就好了,张六娘于是作罢。

    进了府门,张六娘自己回了院子,如瑾和罗氏的住处都在后头,便同路而行。罗氏依旧靠丫鬟扶着走路,但比在宫里时好多了,只是脸色略白而已。如瑾道:“我那里还有一些人参燕窝,一会让人找出来给你送去。年纪轻轻别因此落下病根,早些调理好了才是。”

    罗氏感激地笑说:“多谢蓝妃体贴关切,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您这样照顾,我只要早点养好了才算报答您。我这便和您同去取了吧,省的还要麻烦您院子里的姑娘们再跑腿送一趟。”

    如瑾回眸,罗氏谦恭而笑。

    “也好,竹春,扶住罗姨娘。”

    于是罗氏带着随身的丫鬟跟随进了辰薇院。如瑾让她在厅中坐下歇息,命人上了茶果,然后自去内室里换了家常的衣服出来。一身暖青色的软绸褙子,简简单单的对襟式样,亦无什么装饰,像是天边青云。

    罗氏便赞道:“自从认识了您,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气度高华,就算一件最普通不过的衣服您也能穿出脱俗的韵味,真不是寻常女子可比。”

    “比王妃呢?”如瑾笑着落座,随口开句玩笑。

    罗氏露出笑容,极快接口:“王妃端庄,而您有出尘之质。”

    如瑾笑着请她喝茶,“罗姨娘此时比方才好太多了,适才在宫里那样子很是吓人。”

    “抱歉让您担心,其实,我倒是觉得皇上更吓人一些。”

    两人都笑起来,如瑾道:“今日多谢罗姨娘帮衬,我会记在心里的。以后姨娘若有什么为难处,只管找我就是。”

    罗氏站了起来:“原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话间已经没了之前的虚弱状态。

    如瑾摆手请她落座,温言道:“罗编修在翰林院才名响亮,姨娘家学渊源,书读得多果然心明眼亮,说话做事都比别人清醒几分。你和纪姨娘一同入府,如今境况相差甚远,这大概就是你懂得为人的缘故。”

    和聪明人说话不用绕弯,今天罗氏在宫里的表现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立场,投桃报李,如瑾让她安心就是。只要她好好过日子,如瑾也不会与她为难。

    “当不起蓝妃夸赞。”罗氏扫一眼屋中侍立的丫鬟,突然说,“听闻您屋里摆着一套汝窑花觚,不知能不能……有幸一观?”

    “姨娘请随我来。”

    如瑾当下领了她进内室,丫鬟们自然是留在外头的。

    “蓝妃……”一进屋罗氏便开门见山,“今日见了皇上身边的那位萧氏宫嫔,我心中惊惧不已,之前只是听闻一些风声,却不料您和她如此相像……”

    如瑾不开口,等着她把话说完。

    罗氏也不遮掩,和平日沉默寡言深居简出的样子完全不同,“蓝妃,和您说句实话,进府这么久了,王爷待您如何,待我们如何,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其实我对嫁给谁原本就不甚在意,进了王府,也只求个安稳度日罢了。但我一身和罗家都与王府息息相关,王府若有事,我也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自然盼着王爷和王府安然无恙。但是……”

    “但是我和萧才人的酷似,让你心惊了?”

    “……是。蓝妃,前有陈惠帝……我难免胡乱联想。”

    如瑾对她能坦言到这种程度感到有些吃惊。

    这等事只能意会,拿出来说的不是傻子就是疯子,颇多忌讳之处,何况她不过是一个小妾,当面锣对面鼓地和正主说这些,是嫌活得太久了么?

    可如瑾也有点欣赏她的直言。

    但凡心怀鬼胎的人,不大有勇气拿这种事博取信任,那代价未免太大。

    “陈朝惠帝夺叔父之妻,又寻莫须有之罪流放叔父一家,这种败坏伦常的蛇蝎事,你怕落在咱们头上么?那你觉得该当如何做,才能避免祸患?”

    罗氏只是摇头:“我只是提醒蓝妃不要掉以轻心,至于如何做,我也没有头绪……”

    “若如你所说,当今真的效了那陈惠帝,我也不会有什么损伤,你与其提醒我不如提醒王爷。”如瑾半开玩笑,“未免后患,世上没了我,王府上下才能安枕无忧。你怎么不想法劝王爷除掉我?”

    “蓝妃!”罗氏正色,“王爷不是那样的人,您更不是。”

    “你这么肯定?”

    “我与王爷蓝妃接触不多,但自信还能认人。蓝妃眼睛干净,我愿意信您,跟着您。”

    送走了罗氏,如瑾在房中沉思。皇帝今日的态度暧昧不明,越发让人放心不下。等长平王回来一定要把事情和他说一说,让他警醒一些。皇帝应该是极重脸面的人,尽管如瑾心底里厌恶他,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并不是荒淫无度的昏君,偶尔在嫔妃身上沉浸一些也没有天怒人怨的出格事,所以……陈惠帝之事大抵不会发生吧?

    此时的关键在旁人。

    连只见了一次的罗氏都看出了这些,那么其他人呢?

    若是被人借此钻了空子,做出什么对长平王不利的事情,那才叫让人担心。

    ------题外话------

    柳影春风,xing010,279746148,whx3900939,rourou,540509,nanxiaoshu,xiaying1970,maytong,谢谢诸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