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进宫谢恩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自这天起,祝氏来辰薇院的次数就更多了。原本只是为着府里的琐事或者偶尔串门来,现下是每天至少来一趟,有时候上午来了下午还来,晚上长平王不在家吃饭的时候,她还会陪着如瑾一起用饭。

    她也不是独自来,总要带上西芙院某个姬妾,今日是这个,明日是那个,摸不准是谁。其中唯有一个叫木云娘的跟来的次数多一些,这日又是她跟来,如瑾让丫鬟上了茶,就遣退了屋里诸人,只剩主客三个坐在一起说话。

    自然聊的就不是家长里短了。

    祝氏担着要职,木云娘乃是她带出来的副手,现下如瑾开始接触此类秘事,两个人便将差事带到辰薇院里来做,让如瑾知道详细。

    木云娘执笔,祝氏负责浏览唐允那边送来的东西,将已经分门别类的消息再次细分,整理好了之后由木云娘誊写在册子上。如瑾在一旁看着,两三日下来大致了解了门道,日子再长些,祝氏就退居一旁只做提点,由如瑾接过她手中的活计。

    木云娘写字又快又清楚,蝇头小楷写得整整齐齐,可媲美书局里印出来的卷册了。且人极其老实,沉默寡言只知埋头做事,相处一阵子之后,如瑾对她印象不错。

    “你是跟谁学的认字写字?”这日做完了事,如瑾和她拉家常。

    木云娘恭谨回答说:“是跟祝姐姐学的。”

    祝氏笑道:“一群女人住在一起,每天没事可做,有愿意绣花种草的还好,没消遣的就太无聊了,所以好几年前我就带着她们认字,几年下来,顶属云娘学得最好,人又细致,比其他人强太多。听说她哥哥在护卫里头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本事,兄妹两个都是得力人儿。”

    “是姐姐教得好。”木云娘不肯居功,微微红了脸。

    祝氏提起差事:“这半个多月下来,我看蓝主子已经十分上手了,不如以后还是由我做事,您在一旁指点就是,亲自做这些琐事未免辛苦,王爷前日还嘱咐不许让您累着的。”

    如瑾想了想,觉得这摊差事已经算是了解得差不多了,再做下去不过是从新手变成熟练工而已,倒是不必事事躬亲,于是就谢过祝氏好意,答应了。

    从此这些消息先经过祝氏一道手,如瑾这里查看一遍,再送到内侍至明的手里,由他挑着紧要的跟长平王禀报,无关紧要的则暂时存着,用的时候再往出调。

    日子越久如瑾越是感受到这个事情的好处。京里发生什么事,哪家官宦贵门有了不能见光的私隐,十之七八都能传到如瑾的手里。为上位者捏着这些东西,真是要多方便有多方便,不但能因势利导促成许多事情,也能在某些人不服管教时小小警告一下。

    长平王现在尚未握住权柄,在朝中还没有什么作为,这些消息暂时只能作为他规避危险、拉拢人心的工具,作用并没有发挥到极致。可以想见一旦他能掌权,哪怕只是一点点,这庞杂的消息内幕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助力。

    当权者身怀治国之策固然重要,但这等不太能登大雅之堂的手段,偶尔用之,往往能出奇效,却是比正当渠道省力多了。

    这日三人将事情做完,闲聊一会,正说到早春将至,商量着该去哪里踏青春游,西芙院一个跑腿的小丫头气喘吁吁过来传话,说是小佟姑娘和方姑娘吵起来了。

    祝氏看看如瑾,站起身告辞:“我回去看看怎么回事,一会再来跟您禀告。”

    如瑾点头让她去了。底下姬妾吵架祝氏自能打理,倒是不用她亲自去管。至于小佟姑娘佟秋水……如瑾心中并非全无芥蒂,就照寻常姬妾一样对待了,连一个丫鬟都没派去查看。

    午前宫里来人,送了一套《女四书集注》过来,是宫制的版本,非常精良,说是才刊印出的没多久的,宫中嫔妃和皇子、皇亲府中各有一套。

    送书来的是宫中得脸的老嬷嬷,去到张六娘院子前头的花厅,将张六娘、如瑾和贵妾罗氏都传到跟前,端肃说了一遍皇后的训诫。张六娘领头称谢,朝宫廷方向叩拜谢恩。

    “嬷嬷辛苦了,请坐下喝茶。”张六娘以主母的身份招待宫中来使。

    那嬷嬷没坐,笑着接茶喝了一口,说:“多谢王妃赐茶,奴婢真是渴了。这次出宫的差事全落在奴婢一人身上,一天下来要走好几个府。这是皇后娘娘和静妃娘娘共同特意嘱咐的事,制一套书给各位娘娘、王妃,希望各位时时警醒,循规蹈矩。”

    “是,我会捧卷细读的。”张六娘问,“嬷嬷是否从永安王府而来?不知我那七妹妹……”

    嬷嬷道:“在永安王府只见了宋王妃、穆侧妃和几位姨娘,听王妃说张侧妃卧病不能听训,是以奴婢并没见到。不过御医常去看诊,应该很快就能痊愈了吧?王妃不必忧心。”

    这说了等于没说。

    张六娘叹口气。嬷嬷便告辞:“奴婢还要去几位长公主府,还有几家公府、侯府,改日再来与王妃请安。”张六娘带人相送,嬷嬷劝大家留步,又提醒说:“眼看着到晌午了,王妃若是进宫谢恩,不如等过了午歇时间在去。”

    宫里发了赏赐来,视东西轻重决定需不需要特意进宫谢恩。这回的女四书虽然不是贵重东西,但却有后妃训导后辈的意思在,又是规劝女德的,算是比较重要的事,因此接了赏赐之后进宫一趟亦是必须了。

    如瑾前世在宫里也曾接过这类赏,皇后重视女子品德教养,每年都要来这么一回,有时是《女训》,有时是《女则》,这次更是索性来了全套。如瑾看着那放书的锦盒就暗自好笑。

    真正的女德又不只在表面功夫,将女四书倒背如流又能怎样,私下里阴谋诡计害人不断,照样是失德之人。

    不由就想起那夜长平王所说的话。

    她当时问他,既然柴记典坊探知了她那么多私事,包括许多难以启齿的、见不得光的,他为何还要娶她?

    他说:“……正是因为知道了你做的事,才觉得有意思。豪门大户的后院哪家没点伤天和的事?宅门里生长的女儿,要么被保护得纯善过头,要么浸淫其中练得一身好手段,或者是两边都不挨的半吊子。我要娶妻,难道会选那些半吊子和良善人么?自然是越厉害越好。”

    “可我一定不是最厉害的。京里京外那么多手段高明的女子,我自知不及。”

    她的所谓手段和本事,更多都是被逼出来的,不是天性里与生俱来,并不纯熟,也不出众。

    “你已经不错了。且我也不是必须要顶顶厉害的女子,还要看人的。”

    长平王当时搂过她,说:“当日在青州见你,我就很好奇。你看起来是个很干净的人,眼睛,气度,看起来一定不擅长做腌臜事,该是清高孤傲的那种。可偏偏典坊的记录那么详细,明明白白写着你怎么跟人斗法。我便想,这姑娘大约就是我要找的人了。”

    “你要找什么人?”

    “生于淤泥而不沾污秽的,本事要够,性子要干净。”

    “天底下这样的人岂非很多。”

    “不,不多。一旦浸淫于勾心斗角,许多人便移了性情。”

    她就开玩笑:“移了性情怕什么,自有女四书规范言行,每日早晚读上一个时辰,保管都是贤良淑德的贤妻。”

    长平王道:“这等表面工夫最是惹人厌弃。口吐莲花念四书,转身黑心下杀手,自小到大这等女人我见得多了,满宫里都是。”

    他所说的女人可不就是皇后为首的那些。还一本正经地到处赏赐女四书规劝妇德,都是些粉饰太平的表面工夫。

    然而这工夫一做出来,不但发赏的人冠冕堂皇,领赏的也要感激万分,将工夫做足做透。

    张六娘回头和如瑾商量:“宫中赏四书,合该我等一同去谢恩,午休之后我们进宫?”

    “好。”如瑾自然是应。这种事去了无所谓,若不去就显得不敬了。

    张六娘扯扯嘴角:“我和皇后娘娘许久未曾好好说话了,也不知这次去了她会否给我脸色看。有你们陪着,兴许我还能好过一点。”

    如瑾不想接这个话,也不关心她和皇后之间如何,跟罗氏一起告辞各自回了院子。午休后登车去宫里,也是三人各乘一辆小车,并没有同车说话。

    太子妃也领着东宫的侧妃良娣等在凤音宫偏殿,如瑾跟着张六娘进去,两边打了照面,只互相略略点头。一来皇后午休未起不能高声,二来偏殿里还有几位外头的命妇,也是接了赏赐进来谢恩的,当着外人,太子妃就算脸上挂着想找茬的神色,到底也没付诸行动。

    等到皇后起床宣召众人进去,各自行礼落座之后,如瑾陪坐在侧不主动说话,尽量保持低调。将身上带的香囊拽开一道口子,继续弄出一些不轻不重的气味来。

    皇后和命妇们说笑了一会,似乎无意间想起来似的,念叨说:“老六那边今天来不了,说起来许久未曾见着琼灵那孩子了。听说老六跟前有个姬妾怀了身子,本宫还没来得及打发人去瞧。”

    秋葵在侧笑着纠正:“娘娘记错了,不是姬妾,是王妃跟前的一个侍女。今日听说已经抬了姨娘,是宋王妃做的主。”

    ------题外话------

    &xia,晴空zll2238,362109547,whx3900939,午梦千山雪,rourou,谢谢各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