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有美入门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两个姿容俏丽的年轻姑娘立在旁边,穿的是绫罗,戴的是珠玉,打扮齐整,模样清丽,都是百里挑一难得的美人。自从林安侯带着她们进了屋,除了给长平王叩首问安之外,两人都是一言不发只管静立,恭谨而小心翼翼。

    长平王爷没怎么说话,最初的寒暄谈笑之后,就不主动开口了,后来更是拿了本《春秋》捧卷细读,将林安侯晾在了一边。

    林安侯和他夫人有着同样的自来熟口才,从头到尾不停地说,从近日里京城的天气,说到过年时节各处好好玩的东西,又说到某某铺子新出了什么宝贝,哪里的伶人去谁家唱了堂会,总之都是吃喝玩乐的琐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上头来,感叹人生在世不如意不便宜时甚多,唯有随性享乐,才能不枉此生。

    他这里自己说得热闹,唱独角戏似的,几乎口干舌燥了,长平王也是兴致缺缺。碗里的茶水喝光了,没人来添茶,林安侯作为客人又不好自己要求,只好在嗓子快冒烟后渐渐停了下来。

    然后,是长久的静默。

    越静,他心里越打鼓,不断觑着座上长平王的脸色,心里暗暗琢磨。这位自来不务正业的皇子不就喜好这些吗,怎么自己努力半日,他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

    琢磨着再找点什么事情来说,好将话头引到今日的主题上来,可长平王一直埋首卷,屋里静得针落可闻,他渐渐有些坐立不安。

    “咳……王爷……”清了清嗓子,抹一把冷汗,林安侯尴尬地再次开口。

    “哦?纪侯爷?你怎么还在!”长平王这次倒是回应得快,可那大吃一惊的模样和嘴里说出来的话,真是让林安侯想一头撞死。

    “王爷,呃,这个……”

    长平王丢开卷,揉揉额角,“啧,入了神,竟然忘记身边还有客人,实在是怠慢纪侯爷了!本王半日没听见动静,还以为你走了呢。”

    林安侯脸色红白交加,干笑着说“无妨”,还主动夸赞长平王用功好学。

    “那,纪侯爷,时候不早,本王就不耽误你回家吃饭了。”

    正在林安侯要重提话头时,长平王猛然扔出了这么一句。

    “呃……王爷……”

    “嗯?怎么,纪侯爷有事?”

    “这……”

    林安侯此时已经千分万分地确定长平王是故意的了。屋里明明站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他竟然一句都不多问就下了逐客令,不是故意是什么?难道,他不动心?今天来得莽撞了吗?说起来,好像挺长时间没听说过长平王又上哪家姑娘的荒唐事了啊……

    踌躇迟疑着,林安侯不知如何开口。

    若是贸然提起想送美入府的事,会不会被断然拒绝呢?

    他这里拿不定主意,长平王可没耐心等他,“纪侯爷,若没事的话,本王准备继续了。”

    “……”

    林安侯想起早已和妻子在家商量多次的话,不敢再犹豫了。好容易找到一个侧妃不在府的时候,可不能无功而返,不然下次指不定要等多久呢,自家妹妹可正在受罪。妹妹受罪事小,主要是不能得罪了皇子啊。

    “王爷,是这样……”再次清了清嗓子,他终于将话说了出来,“前番贱内过府请安,得知了舍妹做错事被禁足,回去跟下官一商量,我们都十分惶恐。舍妹不知礼数,都是下官教导不严,所以……我们这次来,是想请王爷允许下官将舍妹带回去严加管教,等她懂事知礼了再送回王府,万望王爷应允!”

    “哦,这样。”长平王不置可否,只道,“纪氏禁足的事王府没有声张,一是为了纪家的脸面着想,另则,也是照顾宫里体面,毕竟她是宫里下旨指给本王的,进门没几天就犯下大错,传扬出去,会让人议论母后的识人之明。所以纪侯爷突然要将她接回娘家,这件事,有些难办啊。”

    没说不行,就说难办,想见是要对方拿个章程出来了。

    林安侯闻言知意,赶紧赔笑:“王爷不必烦恼,一切都是舍妹的错,下官既然要带她回去管教,自不会让王爷和宫里吃亏丢脸,这件事依旧不会声张传扬,宫里那头,下官会给个交代的。”

    “怎么交代?”

    “这……”林安侯想了想,“可以称病,就说怕染了王府的人,带她回去养病。病好了,再送她回来。”

    长平王微微一笑,“那就有劳纪侯爷费心了。具体生什么病,怎么应付可能上门的御医,你多担待。”

    林安侯暗自擦汗,自然是满口应允,踌躇一下,指了指带来的两个姑娘,“王爷,呵呵,这是我们本家的两位族妹,一个十七,一个十八,待字闺中多时了。舍妹犯下大错暂时不能伺候王爷,这段时间就由她们代劳可好?当然,名分是不需要的,王爷如果还得上眼,留她们在府里做个婢女都使得。”

    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长平王笑道:“纪侯爷的妹妹进府做妾已是委屈,本王怎好再收她们做使女。传出去,让人说皇家薄待贵戚。”

    “无妨,无妨!虽然是本家,她们其实是几代的旁支,能进府伺候王爷是她们的荣幸。”

    真是不要脸。

    长平王暗暗骂了一句。林安侯府好歹也是当年一代煊赫外戚,就算如今再没落,也不至于这样糟践自己。至贱则无敌,说的就是这等人了。他也不怕走出去被别的贵门人家戳脊梁骨?

    面上却依然笑着,言道:“纪侯爷有心了。”

    林安侯拱手:“万请王爷笑纳。”说着就让那两个族妹上前重新见礼。

    两个姑娘双双走到案前,盈盈拜倒,这个说“妾名吟霜”,那个说“妾是素娥”,就要认主。长平王拦道:“且慢。纪侯爷,令妹的事本王并不追究,若想道歉,不如去罗姨娘跟前赔礼,受损的是她不是旁人。这两位您领回去,府里姬妾太多,本王正在考虑如何削减,往后不打算添人了。”

    “王爷,这可使不得啊。您风华鼎盛之时,膝下又无子嗣,怎可不要人伺候呢?您放心,这两个妹妹都是知达理的,不比婉兰从小娇生惯养不懂规矩,她们肯定不会给王爷闯祸。今儿带她们来,家里人其实都知道了,要是您不收下,回了家她们也不好再嫁人了,反而要让人指点一辈子。事情传了出去,我们侯府的脸面也都没了,就当是您可怜她们,也可怜可怜下官一片赤诚,就允了吧?”

    林安侯点头哈腰,还掉了两滴眼泪,完全丢开了一代侯爵的体面,俨然市井无赖。

    长平王眼睛眯了眯,沉吟一瞬,突然问:“听说纪侯爷最近常往都水司走动?”

    “啊……这个……”林安侯愣了一愣,心中飞快盘算。

    长平王说:“之前似乎传出风声,今年朝廷要疏通南北河道,并督造客船沟通水道交通,侯爷跟清吏司衙门走得近,是去谈买卖了?”

    被一语道破,林安侯紧张了一下,忖度一会,不得不坦言相告:“其实……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买卖,去年多地大旱,今年还不知道江河水量如何呢,搞不好也不能成事,下官不过是……”

    “司天监那边有个能吏似乎预测,今年将会雨量充沛,河道大涨啊。”

    林安侯擦汗,“这……倒也说不准……”

    “好了,直说吧,纪侯爷的生意如果谈得好,本王这边也想掺一脚,还请侯爷提携。”

    “啊,岂敢岂敢,一定一定。”

    长平王一抬手,让那两个姑娘起身:“纪侯爷的好意本王收下了,都水司那边,还请侯爷多多费心。”

    林安侯脸色白了一白,有种被敲了竹杠的感觉,不明白跟都水司那边十分隐秘的交往怎么就被长平王发觉了。一切还在模糊阶段,可以预测自己本来分得的利就不会太多,再被长平王掺和进来,那还有的赚么?

    可若不答应,这两个姑娘长平王是不是就不收了?若不收,还怎么缓和关系?而且越发得罪了他……

    “王爷……下官、下官一定努力。”最终只得应承着。

    长平王笑着命人送客。

    林安侯叫了夫人一起告辞离开,回去的路上,纪夫人很兴奋:“我就说这主意好吧?婉兰她根本就不是能伺候人的性子,从圣旨一下我就替她担着心呢,果然闯了大祸。以后,可得指望素娥和吟霜在长平王跟前奉承了,这俩都是好的,怎么样,王爷一就喜欢了吧?”

    “哼!”林安侯将都水司的事说了出来,忿然,“都是你这妇人乱出主意,给了长平王谈交易敲竹杠的机会!”

    纪夫人怔住,“这……这事他是怎么知道的!”又道,“侯爷嘴上答应着就行了,到时办不成,把责任推给都水司呗。只要素娥吟霜服侍得好,王爷不会迁怒您的。”

    “妇人之见!他连这种隐秘都知道,我要光答应不办事,肯定会被察觉。两个女人而已,他那样子,未必放在心上。总之都是你乱出主意坏事!”

    “怎么是我?你当时不也说此计甚妙!”纪夫人不干了,“谁让你那妹妹闯祸的,好好的下什么毒!若不换两个机灵的给长平王赔礼,从此咱们家就被他厌弃了!你不是说,永安王一倒皇后就会扶持长平王么?得罪了他,你以后怎么收场。当日要用妹妹投机的人是你,巴结了安国公府许久,最后也只跟长平王结了亲而已,一直想的永安王却没搭上。好在长平王起来了,还不算失策,可你那好妹妹又捅出这么个大窟窿,最后还不得我想法弥补?怪我的法子不好,你倒是想一个啊,你又想不出来!”

    林安侯向来惧内,近年来又靠着纪夫人的陪嫁支撑侯府开销,见妻子恼了,只得连声赔罪,最后,长叹一声:“暂且先这样吧,且那两个丫头的本事了。另则,安国公府那边你也别松劲。现下张王妃势败,你走动得勤一些,说不定皇后娘娘能指望咱们呢。”

    纪夫人顺过气来,指了指后头——车后跟着另一辆小车,坐着被兄嫂接出王府的贵妾纪氏。“侯爷,婉兰她回家之后,怎么安顿呢?”

    林安侯对这个庶妹一直没什么感情,适才接她出来,见着她蓬头垢面瘦骨嶙峋的样子,只是觉得厌烦,见妻子问,便说:“拘了她在房里,你好好管着吧,要是管不过来……就先指望吟霜她们。”

    ……

    午后送走了客人,如瑾陪母亲妹妹待了一会,丫鬟禀说素莲求见。

    如瑾传见之前先问碧桃:“她最近如何?”

    “没什么,很是安分,整日就在钱嬷嬷跟前伺候着,奴婢观察了许久,也没见她行动说话说异常之处。”

    如瑾点了点头,在偏厅见了素莲。

    素莲穿戴得很干净,比丫鬟们体面些,又不是太出挑,很符合她的身份。

    如瑾开门见山,“你想好了?”

    素莲提裙跪下:“想好了,奴婢求太太和姑***恩典。”磕了一个头。

    如瑾道:“不是不能放你,侯府不缺你一个侍女,只不过我想听听你的理由。要真话,若还是什么地狱油锅的就不必提了。”

    素莲俯首在地,静默了一会,大概是在踌躇。

    如瑾说:“我时间不多。”

    “姑奶奶……”素莲赶紧抬头,脸上闪过挣扎之色,“奴婢其实是想……报答太太提携的恩典,所以愿意去二老爷跟前着他们,免得他们给侯府惹祸……”

    “碧桃,带她下去。”如瑾沉了脸。

    “姑奶奶息怒!蓝妃!蓝妃息怒!”素莲拖着不肯走。

    如瑾注视她:“自从买你进府,这些年来你一步步走到二等丫头的位置,是你殷勤小心肯做事的缘故,谈不上提携。太太没那么大的恩值得你舍身相报,所以,不必拿这些场面话搪塞我。东府那头和侯府什么关系你也清楚,突然冒出一个想去那边的奴才,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着实放心不下。”

    素莲顿时白了脸。

    碧桃接着道:“素莲姐姐,你不知道咱们姑娘是什么样的人么?想在她跟前蒙混过关,你别打错了主意。念着你曾服侍太太一场,姑娘暂且和你好商好量的,你可要抓紧机会。过了这村没这店,走出这个屋子,钱嬷嬷那里索性你也别回去了。要么回青州,要么,你不愿在侯府里待着,京城里有的是牙人,咱们府上也不会强留你。”

    素莲哆嗦了一下,去如瑾,如瑾只默不作声。

    碧桃话说得直白,吉祥便温言劝道:“素莲,事到如今,不管你去不去得二老爷跟前,这府里都留不得你了。不如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出来,姑娘不是不体恤下情的人,你直说,还能有个好结果。快说吧,我们还得回王府呢,没空和你耽搁时间。”

    素莲有些慌了,咬唇半晌,终于说了实话。

    “奴婢……是想博个好前程。奴婢这等身份……只能配个仆役小厮,奴婢不想代代做奴才!二老爷被撵出去,可他还有一些家私,也能做个富家翁,如今二太太又瘫在床上,奴婢……奴婢想试一试。也想踩下段姨娘,报她那几个月苛待我的仇。姑奶奶,您成全了奴婢的妄想吧,奴婢一定把二老爷一家紧了,绝对不给您惹麻烦!”

    这还差不多。

    如瑾慢慢靠在椅背上,松缓了神色,“好,我就成全了你。”

    “啊?”素莲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愣住,未料到事情这样顺利。

    如瑾笑道:“不过,有条件。”

    “……您说!”

    “放你去那边可以,你的身契暂时在太太手上压着,能理解我的意思么?”

    素莲脸色苍白,“您……您是说,要奴婢帮您对付东府一家?”不拿走身契,和还在侯府当奴才有什么区别?而且将二老爷一家对付完了,她又去哪里容身?

    如瑾摇头:“蓝泯那边还值得我派个奸细去对付?你便是愿意,我还嫌脏了手呢。”

    碧桃道:“姑娘是说留个保证而已。你贸然就要去那边,嘴上虽这么说,谁知你心里怎么想的,万一要对侯府不利呢?留着你的卖身契,太太和姑娘心里也有底。等以后你若是真的循规蹈矩,再发还你的身契不迟,明白了吗?”

    “另外,也的确需要你把蓝泯管住,别给侯府找麻烦。你有本事让他安分当个富家翁吗?”如瑾问。

    素莲沉默了半天。

    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打错主意了。原本不该一进京就提出要去东府,换谁听了也会疑心的。可事到如今,真是骑虎难下了。如瑾的精明超乎她的预料。

    “奴婢……”迟疑半日,眼瞅着如瑾耐心告罄,有抬脚走人的意思了,她终于撑不住,一口答应了下来,“奴婢全听姑奶奶安排!”

    如瑾颔首:“那你就自己去池水胡同吧,如何让蓝泯不起疑心收留你,就你有没有本事。”

    这大概是第一次考验?素莲不敢怠慢,俯首应允。又试探着问,“……奴婢什么时候能拿到身契?”

    “蓝泯若老实,我很快就让你脱奴籍。”如瑾道,“其实我很欣赏你的心思和胆量,肯给自己找出路,肯和命争。好好过日子吧,我不会为难你。”

    打发了素莲,家里没什么事了,如瑾陪了母亲吃过晚饭,带上人返回王府。临行前秦氏还嘱咐她:“别总往娘家跑,尤其是正月,小心人家说闲话。那边正室王妃还闭门呢,你别太张扬。这要是搁在别家,婆家人早说你这媳妇不懂事了。”

    “好啦,女儿明白。”如瑾安抚了母亲一番,没理想要凑上来讨好的冬雪,自带了人高高兴兴登车回府。

    谁知刚一进二门,就有姨娘罗氏的丫鬟迎上来悄悄回禀:“……两个都是极好的模样,正在纪姨娘的院子里收拾住处呢。”

    snakechl,有脚的风,晴空zll2238,juliaj,松爱晗,郭海燕008,桐叶长,blfhui,午梦千山雪,catherine333,老黑妮子,xudan70420,感谢姑娘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