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宫廷烟火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章节名:

    萧绫谢恩退下去了,临走时留给皇帝一个意蕴悠长的微笑。_!~;

    接下来的时间里,皇帝似乎变得心情很好,别人敬酒他接受的次数多了,谁和他说话,还能得个笑脸。皇后看在眼里恼在心里,不住往底下静妃那里瞟。这场宫宴大半是静妃筹备的,殿上歌舞虽然源于宫廷舞坊,但也少不了静妃的许可安排,定是她捣鬼在先,否则萧氏怎么可能闹这么一出!

    静妃倒是一切如常,对皇后的眼风视而不见,她话最多,最热情,且带着儿子在身边。稚龄的十皇子明微偶尔说一两句童言童语,颇为可爱。今天皇后的唯一嫡出泽福公主也来了,十二岁的小姑娘,因长年病弱看起来像是未满十岁的幼童,她不常在人前露面,跟其他几个嫔妃宫人所出的姐妹也不亲近,唯有十皇子明微隔着老远总和她搭话,十分热络的样子。

    大概是明微太热情,静妃太玲珑,皇后一直没找到跟静妃挑刺的机会,陪在皇帝身边,脸上笑着,眼里却是闷闷的恼恨。

    且不说后妃们如何,几家皇子和内眷们都比较收敛,除了客套的敬酒陪酒之外,多余的话说得很少。长平王这边没什么,他本来就长年不得待见,这种场合开言极少,张六娘和如瑾又都是沉静示人,所以这一家的沉默并不明显。太子那边,太子身为长兄偶尔说一两句兄友弟恭的和气话,比平日少些,也还过得去,他妻子高傲惯了,除了奉承婆婆之外不喜和别人说话,这时候寡言少语一些也不会引起旁人注意。

    倒是永安王一家,明显与往日不同了。永安王素来温和,人缘极好,和谁都能搭得上话并让对方如沐春风,因此一直是宫宴上言语最多的皇子。这次却是沉默得太多了,再加上他瘦了许多的身子和微陷的眼眶,显见近来过得很糟。而他那位八面玲珑的侧妃穆氏,也从活跃人物变成了守礼静女,不多说一句,笑容亦是有限,看起来比宋王妃还安静,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永安王府周围一直没断了禁卫的“保护”,皇帝并没有明确下旨将他怎样,但显见是半囚半困起来了,宫里上下全都心知肚明,因此今晚的宴席也没有人主动和他们一家搭讪,都恐惹了皇帝不快。永安王一家所坐的桌子,就成了被热闹包围的冷僻之地。

    在热闹与冷清的交织中,这一年的除夕宫宴如常进行着,吃喝,敬酒,恭维,攀谈……如果不往深了想,其实与往年没什么明显的不同。到了将近三更的时候,按惯例放了烟火。帝后为首,所有人都走到殿外去看。

    茫茫雪地上是巍峨层叠的宫墙,再往上,星光满天,一个又一个寓意吉祥的烟花炸开在高天,绚丽而清冷。_!~;

    如瑾站在长平王身侧,抱着手炉仰头遥望,沉默着。长平王偶尔侧头时,看见她头上金钗细细的流苏在耳边轻轻晃动,明闪闪的光,衬得她一张素脸越发似霜雪,冷而莹洁。“在想什么?”他不由相问。

    在烟花的炸响和大家的笑语中,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几乎听不见。如瑾转目看见他的唇形,才推测出他在说什么。

    当然是在想前世了。宫里的烟花,她看过,此时再看感觉又是不同。不过,这些话却是没法说的,她只笑了笑,随口道:“想以前的除夕。”

    于是下一刻,她的手便被捉住了,隔着斗篷和宽大的袖子,旁人倒是看不见。长平王摩挲她的指腹,力道很轻,痒痒的,“包括去年那个么?”

    去年的除夕前一晚,正是他潜入她闺房守岁的时候,两个人下了棋,她输得很难看。如瑾不由笑了,又有些感慨。

    “宫宴什么时候结束呢?”

    “快了,放完烟花发了赏,就该散了。”

    那就快一点吧。如瑾暗暗期盼早点离开这个地方。近距离观看烟花当然美得很,但是她一点儿不想在宫里多呆一刻。这场宴会枯燥而无聊,表面和和美美,底下却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蝇营狗苟,就像此刻未曾化尽的雪地,看着干净,挖下去,全是泥水。

    察觉她的不耐烦,长平王凑过来低声笑道:“再忍一会,就快了。今年早先有旱情,宫里一直‘节衣缩食’到现在还没改,烟火不会放太多的,要省银子周济子民。”

    “轻声。”如瑾皱眉,左右看了看,除了张六娘站在两步之外,其他人倒是都远了些,想必听不到。但他也太不谨慎了,总归是在宫里,说这种嘲讽的话做什么。

    长平王笑笑,住了口。

    果然如他所言,烟花放了没一会就停了,最后一个龙凤呈祥炸响在天边后,除了帝后,所有人都跪下山呼万岁,结束了这场烟火盛放。皇帝点头,伸手命起,皇后笑着命人发赏。

    就在大家都准备散场的时候,一阵隐隐约约的惨叫断续传过来,让众人不由一愣。这种喜庆时候,谁在不长眼地添堵?凝神静听,那声音又响了一次,却是听清了,是在院外。

    皇后给身边的人递了一个眼风,马上有内侍匆匆跑出去查看了。须臾,带了另一个内侍回来,看服饰是个小领头。

    “给皇上、皇后、各位娘娘、王爷、公主、各位主子们请安。”这人跪下磕头将所有人都问候了一遍,回禀说,“是底下放烟花的一人不小心弄倒了炮筒,伤了腿,已经抬下去治伤了,惊扰主子们,奴才有罪!”

    举行宫宴的殿外套着一个院落,院外是长而直的宽敞甬道,为了怕意外伤到帝后,烟花都是在甬道上头点火。看来,如此安排很有必要。

    皇后眉头微微一皱,很不高兴听到这样的事,沉声道:“起来吧,节庆日子,不忍心罚你们,给那受伤的好好治去。你是领头的,没能约束好下人,扣一个月的月银。”

    宫宴上闹出这个差错,只扣月钱已经是非常非常宽容的处罚了,那内侍赶紧磕头不已,连连称颂皇后娘娘仁慈。皇后让人将他带了下去,转头对皇帝说:“扰了皇上的雅兴,原本该重罚的,但正是过年时分,不如轻轻放下。”

    皇帝对此种小事不感兴趣,只嗯了一声。

    庆贵妃撇了撇嘴,本想说一句“假模假式”,忍一忍,忍住了。

    皇后道:“虽是小事,但这些年放烟花还没出过差错,都是臣妾不慎,这阵子精神短了些,许多事都交给了静妃,她一个人忙不过来,真是难为她了。”

    静妃被点到名字,笑吟吟接口说:“是呢,乍接手的确是有些手忙脚乱的,不过娘娘教得好,底下各处也是娘娘以往用惯的,都知道要按着娘娘的章法做事,所以臣妾省心了许多。譬如刚才放烟花的这队人,领头那个是凤音宫里秋葵姑娘的同乡,最是办事老道,秋葵姑娘还跟我夸奖过他。唉,谁承想他手底下人倒不稳重了,闹了个差错出来,真真是让人不放心。”

    皇后眸中闪过雪光,温慈一笑:“静妃还年轻,慢慢历练,总有放心的一天。”

    “承皇后吉言了,还请您多多指导才是。”静妃欠身一福。

    如瑾和长平王对视,俱都微微一笑。皇后和静妃两个人,恐怕以后且得打擂台呢。如瑾很庆幸自己再也不用卷入到这些事情里去了,宫廷里的女人们,再也不是她生活的同行者。

    她转目去看陈嫔,整个宫宴上陈嫔都没说什么话,安静得像花木,也未曾和儿子媳妇示好过。是怕和儿子太亲近引起正宫猜忌吗?就像寻常人家的妾室要顾忌嫡母。想到自己的身份,如瑾想,以后若是有了子女,也要顾忌张六娘吗?

    她瞥一眼身旁的正妃。张六娘那端肃中带着温柔的神态,和皇后相差无几,比以前更像了。以前只是形貌有些肖似,现在那气度足比以往多了四五分,如瑾暗暗起了警醒。张六娘真会心如止水不问世事吗?她抱着怀疑态度。如果……如果日后真有了孩子,一定也要带在身边好好教养,才不能顾着正室委屈了孩子。

    皇帝是不会给陈嫔撑腰的,长平王定会给自己撑腰的吧?她悄悄看他。

    不由脸色一红。真是的,竟胡思乱想到这些事上去了……

    “你怎么了?”长平王似有所觉,侧过脸来。

    “没什么……”如瑾低了头。

    看完烟花再回到大殿上去,宴席已经撤了,换了暖身的热汤并几碟点心瓜果。再随便凑合一会就要散场了吧?如瑾乍从外头回来,被殿里热气一冲,原本就有些累了,这下眼皮更是打架,勉强支撑着。

    长平王低声说:“再过片刻便可以回去了,且忍忍。”

    “嗯。”如瑾朝他一笑。

    张六娘脸色微黯。

    坐在斜对面不远处的庆贵妃将这场景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翘,朝主位的皇后白了一眼,悠然朝着长平王开口:“老七,听说熙和长公主前些日子去你家,给蓝氏赐了字,是吗?”

    长平王转头往庆贵妃看去,眼角余光却瞄着主位,笑道:“家常琐事,让庆母妃见笑。”

    庆贵妃就问:“是什么字?这是雅趣,本宫从小到大,这把年纪了还没字呢。”

    如瑾应声答了,庆贵妃非常惊讶地挑眉,张眼往泽福公主那边看,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什么也没说,结束了话题。

    可是她这番作态,却实际让人产生了相应联想。昭华和泽福,相比起来哪个更有分量一些,显而易见。如瑾暗暗生恼。

    太子妃跟着婆婆起哄,往张六娘那里看,笑道:“七弟妹有字吗?”<ernal,qqiong213,smile1220,猫小q,zx19740207,whx3900939,rourou,李悠嫣,540509,谢谢各位。又没能多写,惭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