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王妃梅氏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西厅那边响起小孩子娇嫩的啊啊叫。

    青苹抱了囡囡走出来,给如瑾行礼,“刚才怕扰了您的大礼,哄着四小姐在那边睡了,她刚醒,听见外头有动静就要出来。”

    囡囡不肯老实待在青苹怀里,尽力扭着身子朝如瑾张手,嘴里依依呀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一双黑亮亮的眼睛莹光剔透,充满热切。

    如瑾笑着将她接过来。并且将头向后微仰,让囡囡想要伸手捞簪钗的企图落了空。小孩子就急了,呜啊呜啊直往上窜,白白的小手乱挥,奋力往姐姐头上够,可怎么都够不着。

    “小坏蛋,就知道你找我抱是为了什么。”如瑾看着妹妹好笑,伸出指头戳了戳她的小鼻子。戳完了,才醒悟自己的鼻子刚被捏过,怎么立时就学起来了,忙又将手放下。

    囡囡就不干了,鼻头一皱,小嘴一瘪,眼看着要掉金豆子。

    秦氏赶紧上前将小女儿接过去抱了,青苹拿了平日的玩物举到她跟前,囡囡也不理,只管伏在母亲怀里,回头委屈地看着如瑾。

    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水光潋滟,连如瑾的心都要看化了,顺手就摘了一朵珠花递过去。秦氏拦了,说:“不能这么惯着她,虽然小,也得让她知道什么能要什么不能要,不然长大了越发没规矩。”抱了孩子到一边去哄。

    囡囡眼看着将要到手的玩物被母亲拦没了,这下真得哭了起来,又高又亮的声音,震得人耳朵发疼。

    “嗳哟,这孩子好大脾气。”大伯母李氏笑叹。

    “和她姐姐小时候一个样儿。不过她姐姐是一生气就闷头不理人,她非要哭一阵子才成。”秦氏一边哄孩子一边念叨。

    “说别人又带我。”如瑾笑着嗔怪。

    秦氏抱着孩子转两圈已经累出了汗,青苹忙把孩子接过去,在厅里各处走着,给她指看稀奇的陈设,哄了好一会才让囡囡渐渐平复。乳娘走上来说到了喂奶的时辰,便带着囡囡下去了。

    如瑾请众人去前厅入席,亲自扶了母亲,“您今天累着了吧?一会吃了饭就在这边好好歇个午觉。”

    “不了,饭后我们就回去。王爷虽然对你很好,可上头毕竟还有王妃,你平日也要谨慎些,不要逾矩。”这是顾着自己是侧室母亲的身份,不好在王府长留。

    如瑾道:“没关系,是王爷特意嘱咐留您用晚饭的,您要是不留,反而见外。现在这些人谁也别走,大家一起热闹半天,到晚上我一一派车送你们。”

    秦氏听了,便默默感叹长平王细心。李氏走在旁边也是颇为喟叹,回头看看和江五走在一起的女儿,便说:“来日若是我们雯儿的夫婿能有王爷一半体贴就好了,也不用我这么为她犯愁。”

    如瑾道:“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您这里犯愁,说不定哪天突然就碰见适合的人了,皆大欢喜。”

    “那就承你吉言啦。”李氏笑呵呵的,拉了秦氏悄声说,“前阵子我倒是托人给雯儿算了一卦,先生说,这孩子要待明后年才能红鸾星动,让我不要急。”

    秦氏笑道:“那可不就好了,这两年你便紧趁些找人,说不定到下一次,一下子就找对了。”

    “正是这个理。”

    如瑾看两人聊得高兴,便退后几步和刘雯江五走在一起。江五正拉着刘雯询问那个锦盒小房子该怎么做,一样一样问个不停,如瑾见着刘雯眼底有些浅青,便说:“姐姐这几日怕是没睡好吧?那个小房子定是花了不少工夫。”

    “没什么,我也不会做别的东西,方才婶娘说你绣工不好,其实我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才不敢拿绣活出来现眼,只好做些拿手的。到底是不值什么的东西,你可别嫌弃寒酸。”

    “姐姐这可是在骂我了。”如瑾挽了她的胳膊,“那么用心精致的礼物我要是嫌弃,那还算是人么?”

    “别胡说。”刘雯笑嗔。

    江五拽了拽如瑾的袖子,“刘姐姐的礼一拿出来,我的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说着从丫鬟手里接过一个锦盒递过来。

    如瑾接了,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支梅花攒心的金簪子,并一副同式样耳环,一看便知是上等足金。

    “呀,这可不行,太贵重了。”如瑾推回去。

    “哪里贵重。”江五往她头上瞄,“你戴的哪个都比这个好。论精致比不上你的,论心思又不比上刘姐姐的……”

    “礼物都是心意,怎么能互相比呢,谁的心意都是不可替代的。”如瑾打断她的妄自菲薄,轻声道,“你别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说句话你别恼,我知道你私房钱不多,怎好要你的金簪子。要是真想送,不如像雯姐姐一样送套竹子打磨的给我,你亲手做的岂不比这个更好?”

    “竹子还能打磨簪子?”江五立刻被吸引,朝刘雯望去。刘雯笑着点头。“那你教我!”江五立刻过去抱了她胳膊。金簪子却也坚持没收回去,说不是私房钱买的,是敲诈父亲的银子。

    “我就跟他说,我要去王府做客,蓝妃及笄我不能送掉价的礼物,让他给我银子去首饰楼里买东西,他立刻就答应了。结果后来被梅姨娘知道,还跟他哭了一鼻子,说自己好久都没置办新首饰什么的,父亲正好手头紧,还没松口给她买呢。我就特别解气。所以蓝姐姐你就安心收着这礼,什么也别想,要是没有你这档子,我还没办法从父亲手里抠银子呢,都被他给小妾花了。我拿一点,她们就少得一点,不拿白不拿。以后我且得借着你的名头跟他要银子,这簪子就当是借用你名号的谢礼了,等我跟雯姐姐学好了手艺,再做套竹子的补给你。”

    如瑾和刘雯听得失笑。这个江怀秀,说她有心眼吧,她常常做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说她少根筋吧,她又有些小机灵。如瑾只好把簪子交给丫鬟收了,和她道谢。江五却放下了这档子事,一门心思跟刘雯讨教手工。

    进了前厅,大家入席落座,王府侍女们鱼贯将热汤热菜端上摆好,这便开席。因都是熟识亲近的人,谁也不拘束,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这边热闹,相隔不远的舜华院却是冷冷清清。

    张六娘一身单薄的家常衣服,什么都没披,孤零零站在院子里很久了。到了饭时,藤萝上来小心翼翼地询问她要不要吃午饭,她仿佛没听见似的,只是瞅着前头会客厅的方向问:“那边在做什么,方才还有礼乐之声,怎么这半日又没动静了?”

    藤萝悄悄走开几步,和主子拉开一个安全距离才低声回禀:“奴婢问过厨房来送饭的婆子了,说是蓝侧妃在行及笄礼。”

    “及笄?”张六娘想了想,轻声笑笑,“我倒忘了,她的确是腊月初九的生日。时间过得真快啊,已经到腊月了。及笄礼,王爷肯给她做及笄礼,想来,是很宠她了。最开始,我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呢。你躲那么远做什么?”

    最后一句是转过身来和藤萝说的。

    藤萝忙道:“没有,奴婢本来就站在这里。”

    张六娘看着贴身丫鬟笑:“当我背着身子,就什么都不知道么?你怕我一生气将你当成香缕作筏子?”

    “不敢!香缕和王妃不是一条心,您惩处她是应该的。”

    “呵,算了,你们现在这些人,又有谁跟我是一条心的?每日生怕到我跟前来当差,怕被我打死。”

    “不,奴婢没有。别人不知道,起码奴婢是心向主子的。”

    “有没有的,什么要紧。你们是不是向着我都没所谓,我身边原本也用不到那么多服侍的人。这些丫头从你开始,都是皇后和国公府给王爷预备的通房,我幽居于此,你们跟着我受苦,心生外向是难免的。”张六娘的叹息像洁净石板路上的微尘,风一吹就没了。

    藤萝却吓得跪了下去:“王妃,奴婢绝对没有生外心啊,王妃明鉴!”

    张六娘摆摆手:“下去吧。去和她们说,谁愿意另谋出路,我不拦着,由她去就是。能熬出头是她本事,我只替她高兴。若熬不出来,那也别来怨怪我。我受出身所累,这辈子大概便是如此了,她们愿意做什么就去做,年纪轻轻的,犯不着和我在一起受苦。”

    藤萝不敢胡乱接话,正思量该说什么,张六娘已经朝屋里去了。林五几个面无表情站在廊下,似乎除了站着就不会做别的。藤萝看着主子朝几人越走越近,然后进了屋子,几人还在廊下立着,仿佛监牢的狱卒。

    而她们这些安国公府出来的人,连带着张六娘一起,仿佛全是林五几个看管的犯人。

    藤萝跪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将主子的话想了许久。

    ……

    凤音宫里,皇后用了膳正要歇午,有宫女匆匆进来低语几句,秋葵就往主子那边瞄。

    皇后还没睡着,半眯着眼睛倚在迎枕上打盹,见此情景,张眼问道:“怎么了?”

    秋葵只得遣退了宫女,上前来禀:“适才去熙和长公主府上送贡炭的人回来了,说长公主今天去了长平王府刚回来,是去给蓝侧妃成及笄礼。”

    皇后立时清醒,慢慢坐了起来。“怎么之前没听到动静?”

    “长公主和谁都没说,大约只有近身的几个人知道吧,今日一早备车出府,大家这才知道她要去哪。”

    皇后便想起那日听说的长平王派人给长公主府送腊八节礼的消息,“怪道呢,腊八算个什么节,他平白去送节礼,原来是为这事。”

    “娘娘,长公主肯给蓝侧妃面子,咱们要不要赏东西贺她及笄?”

    皇后默默垂眸想了半日,然后问:“皇上那边知道此事了么?”

    “想来很快就能知道吧。”

    “那就先别管,看皇上那边的动静再说,暂时当做不知道。萧宝林这两天在做什么?”

    秋葵微愣之后才禀:“没做什么,在自己房里窝着,偶尔去西北角那边转转。”

    “又去冷宫?”皇后沉吟,继而微笑,“那就送她去冷宫真正住上几日。”

    “娘娘?这时节……”

    皇后眸中闪过厉色:“正是要趁早动手。熙和长公主给蓝氏贺及笄礼,比指婚的圣旨还要保险,以后,恐怕无论如何那蓝氏都不会成为封曲娘了。从此萧宝林要么平步青云,要么跌落尘埃,都在皇上一念之间。若是后者还好,否则,终究是个祸患。”

    秋葵醒悟,“奴婢明白,这就去办。”

    皇后提到的封曲娘,乃是陈朝咸德年间一位藩王的继室,偶被咸德皇帝窥见美貌,皇帝便想方设法给藩王弟弟治了罪,将封曲娘接入宫廷,一路晋封至贵妃,还诞下了下一任皇帝。这段故事在陈朝时讳莫如深,到了燕朝,为宣扬前朝皇室昏聩荒淫的做派,便将之翻出来大肆宣扬了一番,现在是人人皆知的一段艳史,坊间还有话本评书流传。皇后以此作比,秋葵如何不明白事情轻重,当下便行动了起来。

    ……

    秦氏等人在王府歇了午觉,起来后又盘桓了一会便走了,到底没有留下来用完饭。秦氏告诉女儿:“王爷肯待你好,你也别把好处都用尽了,凡事总要留一线,方是长久之道。”

    如瑾低头应了,没法跟母亲解释自己和长平王之间的关系,只能由着母亲谆谆教导了一番夫妻相处之道。最后秦氏还说:“你别看我和你父亲处得糟糕,原是我没心思和他相处,但道理都是明白的。王爷待你这般非常难得,你要惜福,也好好对待他,知道吗?”

    “嗯,女儿明白。”

    秦氏又凑近女儿耳根:“早日怀上才是要紧。府里姬妾太多,多好的感情都有被人钻空子的时候,有了子嗣才是保障。”又用目示意身后那些丫鬟,声音更低,“小日子的时候就安排她们,吉祥定了人就不提了,竹春样貌太出挑人又太机灵,暂且也先放放,倒是冬雪,父母根基都在咱们府里,又老实,相貌也过得去,用她最好。”

    这都是什么呀。

    如瑾被念叨得微微红了脸,知道母亲是一片教导苦心,却没法和她解释府里姬妾的事情,只得低声搪塞:“都知道的,您别说了。”

    秦氏却错会了意,不顾李氏等人站在旁边等,拉着女儿又劝:“你别不愿意。才嫁过来没多久,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我知道你不情愿给夫君安排人。可你得想想,府里姬妾那么多,你不安排自还有别人,难道放着自己人不用却让外人钻空子吗,到时候看你跟谁哭去。冬雪就不错的,还有你跟前那两个小丫头,也都是周正相貌,过几年长成了皆可用。要是不成,你不是还说空着几个人头没添么?我在家里再给你找。”

    如瑾尴尬地回头看看几个丫鬟,没想到母亲连荷露菱脂都惦记上了,一气安排到了几年后。

    女人出嫁,带的陪嫁丫鬟本就备着做通房之用,秦氏说得倒也是正理,又是维护女儿的一片苦心,可如瑾听了,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您别说了,别让伯母她们等急了。”

    秦氏回头朝李氏等歉意笑笑,倒也明白一次两次劝不顶用,遂暂且放下,又叮嘱几句,便道别回府。

    如瑾在二门里瞅着母亲一众人走远,到外头坐车去了,这才带了丫鬟回返。

    却不想一转头,发现吉祥和冬雪脸色都有些古怪。吉祥还好,冬雪垂着脑袋,脸颊微红。看来是方才母亲的眼神让她们意识到了什么。

    都是成年的大丫鬟了,有些事不用明说,一点就透。倒是荷露菱脂不明所以,一切如常。如瑾觉得微微尴尬,这种事又不能挑明了解释,只好若无其事地往回走着。

    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

    热闹了一日,虽然高兴,也是很累的。尤其是仪式的时候,来来回回换了好多次衣服,当着熙和长公主的面又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此时送走了宾客一松劲,如瑾便觉得身上很乏。回到自己房里就换下了那身云霞锦的襦裙,除了钗环,穿了家常的杭绸袄裙,散发靠在榻上歇着。

    吉祥端了茶近前:“主子累坏了吧?奴婢给你揉揉腿脚?”

    如瑾被长平王推拿了许多日,知道按揉之法若是得宜,能够让身心放松许多,便应了,端茶靠在迎枕上慢慢喝着,吉祥就坐在榻边的脚踏上给她揉腿。

    手法和长平王不一样,不过也能解乏,如瑾渐渐放松下来。

    “你的手艺不错,是以前跟着祖母练出来的吧?”

    吉祥微笑:“是。”继而有些伤感,转瞬即逝。

    如瑾感觉到了,想起一直没有太清醒的祖母,未免也是怅然,“她老人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若是一直这样下去,糊涂到最后一天……她那样刚强了一辈子的人,若知道自己最后一段时光是浑浑噩噩过去的,该多懊恼。”

    吉祥没接话,沉默地按揉着,过了一会,将在屋里轻手轻脚擦桌柜的菱脂遣退出去了。

    如瑾诧异地看她。

    吉祥又是沉默半日,才迟迟疑疑地开口:“主子,有件事闷在奴婢心里,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既然你开了口,想必还是打心底觉得说出来更好吧?”如瑾笑着将茶盏放下,略略坐直了身子,柔声道,“说吧,在我跟前,还顾忌什么呢?”

    吉祥停了手,略动身形,跪在了榻前。

    “主子,今天是您的好日子,奴婢原本不该讲这件事,可是,毕竟是发生过……之前顾着王爷的嘱咐,因为牵着他请刘江两位小姐的事,怕您察觉他私下给您筹备及笄礼,所以奴婢才忍着没说。现在礼成了,奴婢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能瞒着您。”

    如瑾微讶。怎么扯到及笄礼上去了,刚刚明明在说老太太,还以为吉祥要说和老太太相关的事呢。

    吉祥停了一会,又解释说:“王爷待您很好,这件事也是小事,您听了别往心里去,悄悄地处理掉就是了,不值得费神。”

    到底是什么事?

    如瑾越听越疑惑。

    吉祥迟迟疑疑地提起上次刘雯江五来王府做客的事,“……您在屋里睡着,王爷来了,特意请江刘两位小姐出去说了两句话,邀请她们今天过府。”

    如瑾这才知道长平王是当面下的邀请,颇为感喟他的周到。

    不过吉祥接下来的话就不好听了,“……两位小姐没出屋之前,那个梅姑娘不知怎地跑到了王爷跟前,妖妖俏俏地行礼说话,临走时还扔了一幅绣帕在地上。王爷……王爷跟前的随侍将帕子收起来了。”

    说着,抬眼觑如瑾的脸色。

    如瑾脸色自然如常,仍和方才一样带着些许的微笑。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奴婢就领着两位小姐出屋了,那个梅姑娘回了厢房。”说完了整件事,吉祥又忙补充,“后来王爷不是没露过面么,梅姑娘更没机会接触他,主子不用当回事,私下里随便打发了她就是,这样没脸的东西也不用给她留什么颜面。王爷心里您才是第一位的,其他花草又算得了什么,您可别往心里去,不然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奴婢可不敢和您通气了。”

    如瑾点点头,笑说:“这个自然。你做得很好。”

    “那……咱们怎么处理那个梅姑娘?敢在咱们院子里撒野,一定不能轻饶了她。”

    “你先下去,让我一个人想想。”

    “主子。”吉祥略急,“您别吃心,王爷对您多好啊,这种小事犯不着……”

    “我没介意。”如瑾打断了她,笑道,“我是在想,怎么才能既不落了江五小姐的面子,又能收拾那梅氏。虽然不必跟她客气,总要顾忌江五小姐是不是?”

    “那……那奴婢暂且告退。”吉祥觑着如瑾神情,看着还好,这才踌躇退下。

    她一走,屋里没了旁人,如瑾脸上的笑就渐渐淡了。

    梅琼竟然敢做当面遗绣帕这种事,真是看戏太多看坏了脑袋!那么一个卑怯畏缩眼珠子又太过灵活的人,没将她当回事,谁料她恐怕从一进府就憋着坏呢,要么怎么不在院子里老实吃饭,自个儿跑去逛园子,是不是也想着亲自演一出《游园》?

    如瑾心里头的火气腾腾往起冒,勉力压着,自己也惊讶哪里来的无名邪火。

    总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梅琼要是在眼前,她现在就想发落。

    最可气的是,长平王竟然收了那帕子。他就看不出来那梅琼是个什么成色么?接她的帕子,还不如宠爱佟秋雁呢,佟秋雁好歹比她大方些,好看些。

    如瑾完全坐直了身子,盘了膝,盯着榻桌上供着的两枝腊梅生闷气。

    一会想长平王把那帕子放哪了,一会想着事隔好几日,怎么一点后续都没有,难道他又玩夜里翻墙的把戏去翻江府后院了?

    一会想着,莫不是他又故布疑阵,借着梅琼演风流之名?可现在不是情况不同了么,他也好久没做过这种事了,一心当个上进的皇子。

    又想,他的确对自己非常好,不然哪里来的今日之礼,这样细心周到的人,会在辰薇院里收别的女人的帕子吗?

    莫不是另有缘故?

    可又是什么缘故呢?

    总归还是他在她的院子里跟梅琼有瓜葛了啊……

    反反复复地,一个又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冒个不停,一个这个占上风,一会那个占上风,弄得她非常憋闷。

    于是扬声叫了丫鬟进来:“什么时辰了?”

    “快要摆晚膳了。”

    “王爷在哪?”

    “一直在锦绣阁那边。”

    如瑾就吩咐:“叫褚姑添菜,去请王爷晚饭来这里吃,说我答谢他办礼。”

    小丫鬟们忙忙去传话做事,如瑾起来重新洗脸挽发。

    吉祥问:“主子要换身衣服吗?”

    如瑾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裙裳,浅松香色的通袖短袄,湖色绫裙,太家常了,不是很庄重,想来吉祥听说是答谢宴,才建议她换衣吧。可如瑾不是很有心情拾掇穿戴,答谢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想了想,就只用两只簪子简单挽住头发,衣服也没换。

    长平王从外头进来,一张眼看见了,便笑说:“你这身打扮很不错,看起来暖暖的,倒显得比往日柔顺。”

    暖暖的?是说上衣的颜色吧。

    比往日柔顺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往日很是不驯?

    的确,倒是不敢和梅琼那等人比“柔顺”。

    腹诽几句,如瑾含笑迎上去,“王爷且等一会,褚姑那里加菜呢,晚饭还要稍待。”

    长平王诧异地看她一眼。怎么言语也变柔和了许多?

    难道是感动太过,改性子了?

    不由就想起及笄礼上她动容的样子,心情便非常好,舒舒服服倒在了榻上倚着,笑道:“不急吃饭,我还不饿呢。”说着朝如瑾招手,“来。”

    吉祥等人就退了出去。

    如瑾笑盈盈的,“王爷不饿,来得却这么快。”也没走过去,转身到床边衣箱子那里翻找去了。

    “听说是答谢宴,所以不敢不早来。”随口答了一句,长平王目光落在如瑾飘旋的裙摆上,以及裙摆下微微露出的烟青色绣鞋。

    脑海中不由自主就想起之前听过的轶事,说民间有些人家嫁女儿,为了让其婚后和谐美满,嫁妆里会准备一些春情物件。图册就不用说了,几乎是必备,还有一些家常用具,凳子、盒子、托盘、碗盏,乃至椅子藤床等大件,上头或雕或绘一些春宫图,聊以赏玩。

    而最有趣的是绣鞋,有的鞋面上会绣满这种图画,长平王觉得这个倒还好,鞋面没有、绣在鞋里的才是有意思。想想,一双看起来普通的小巧鞋子,往里看,却能赫然发现里头的玄机,若是妻子脱了鞋摆在床边,隐约露出里面的图案,该是多么旖旎的场景。

    心思越飘越远了,如瑾弯身在衣箱子里不知翻找什么,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她的鞋。

    待得如瑾拿了东西转过身来,发现长平王垂眼看地,脸色还微微泛红,就觉得非常奇怪。她也低头看看地,地上是光亮的石砖和软软的绣毯,有什么好看的?

    “王爷做什么呢?”

    长平王回神,顺口说:“你鞋面上的花是自己绣的吗?”

    如瑾这才知道他不是看地,而是看鞋,下意识就将脚往裙里缩了缩。“王爷说笑呢,我什么时候有这手艺了,是以前在家时寒芳和青苹绣的。”

    长平王淡淡“嗯”了一声,对丫鬟什么的不太感兴趣。

    如瑾却似笑非笑地补了一句:“王爷最近对绣活很上心哪。”

    “嗯?”

    如瑾走到榻边,将怀里抱的东西一溜摆在他眼前,“看,这些怎么样?”

    长平王这才将视线从她裙下移开,看看榻上几幅颜色各异的帕子,醒悟她方才原来在翻找这些东西。

    她莹白的手指一一点过绣帕,笑着说:“都是我铺子里卖的花样,寒芳的手艺,我改的图,您还瞧得上眼吗?”

    长平王不解,只觉得她凑近了,发间清香袭人,闻起来很舒爽。

    如瑾就问:“王爷不说话,是觉得这些都不好?那您喜欢什么样的,说出来也让我开开眼界。若真是好,让人比着做了,放到铺子里去卖,说不定就能立刻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挣了银子,到时候我再开一桌酒宴好好答谢您。”

    长平王这才听出一点门道来。

    想了想,目光便从她笑盈盈的脸上移到帕子上,再移回去,见她眼睛亮得逼人,他也笑了。

    “你是什么意思?”

    “诚心向王爷讨教的意思。”

    “嗯,想怎么讨教?”

    如瑾盯着他越来越翘的嘴角,和分明有洞悉之色的眼神,心里的火气又渐渐涌了上来。

    他这是听明白了吧!

    还要问怎么讨教?

    她含笑站起身,退开两步,扬声叫了吉祥进来,指了指榻上摆着的绣帕。

    “王爷觉得咱们这些都不上档次,你说说,那天王爷珍重收起来的帕子是什么样的?何种颜色配何种纹路,用的什么线,绣的什么花,尺幅多大,有没有熏香,到底珍贵在什么地方?”

    “主子……”吉祥错愕加惊怕,顿觉自己是大石板上平白冒出的一朵蘑菇,怎么都是扎眼。

    如瑾道:“怕什么,直说。”

    吉祥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主子们打擂台,怎么就抓了她来……再说梅琼的事,主子嚷出来干什么,私下里悄悄解决了不好么,当面锣对面鼓地闹开了,对谁都没好处啊。她顿时无比懊悔,今天多好的日子,自己干嘛憋不住把事情说出来,隔几天说不好么,或者私下里解决完了再跟主子交待不好么?

    主子平日里挺有分寸的人,怎地如此行事呢。

    “不敢说吗?那你下去。”如瑾转向了长平王,客气地问,“王爷,要么您说?”

    吉祥更不敢走了。主子这是要大闹吗,没个人在跟前可怎么好。

    长平王被问到鼻子底下,却一直保持着笑眯眯的神色,一点恼意都没有。朝吉祥挥了挥手,“让你下去就下去。”

    吉祥觑着如瑾。

    如瑾不理她。她再看看长平王,长平王也没看她,只看如瑾。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在吉祥看来,却透着诡异。

    在原地磨磨蹭蹭了半日,直到长平王斜了一个眼风过来,她不敢再久候了,忙行礼退了出去。却不敢走远,在外间假装做事,支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

    屋内,是长平王先开的口:“你想让我说什么,光说帕子吗,要不要说说人?”

    如瑾很恭顺,“王爷随意。妾身洗耳恭听。”

    “那到跟前来听。”长平王示意她过去。

    如瑾就过去。

    长平王便将她拽到了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问:“是先说帕子,还是先说人?”

    “但凭王爷高兴。”

    长平王一只手搂着她,“那先说人吧。”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她没有你好看。”

    如瑾的笑容淡了。

    什么人都拿来跟她比?

    长平王凑到她肩窝里闻,“也没有你香。”

    “更没有你腰细。”大手摸上了腰肢。

    如瑾挣了两下没挣脱,笑容一丝都没了:“还有吗?”

    “有。”停在腰间的手轻轻上移,覆在了胸前,“嗯……这个……好像比你的是大一些?没仔细看。”

    还要仔细看!

    如瑾终是恼羞成怒,啪的一下打开了那只不老实的手。

    “王爷要不要现在就去看看呢?您翻墙入室纯熟得很,正好天也快黑了,这时候过去,正好趁暮色潜入,到人家闺房里好好看一看,量一量,免得心里惦记。”

    一恼,口不择言,连“量一量”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长平王忍不住闷笑出声,肩膀一耸一耸的,翻身将如瑾按倒,把她圈在怀里,紧挨着躺下。

    “原来你吃醋是这个样子,总算让我见识到了。”

    如瑾奋力几次都没能起来,只好由他抱了,说道;“还不止呢。”

    “哦?还有什么?”

    “还能好好伺候王爷吃饭,伺候您更衣,让您酒足饭饱、仪表堂堂走出去会佳人。等新人进了府,还会帮您妥贴照顾她,给她抬姨娘,腾侧妃的位子给她,要是您有需要,也能帮您料理了正妃,扶梅王妃上位。您说好不好?”

    “好,非常好。”长平王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够了就凑在她耳边说,“那你先伺候本王更衣。”

    说着,抓过她的手,开始给自己解衣带。

    外头吉祥听着屋里先是嘀嘀咕咕说话,后来长平王就突然大笑,再之后,没动静了。她不免担心,这是闹起来没闹起来呢?王爷好像有生气时也笑的习惯,笑这么大声,是生很大的气吗?

    提心吊胆的,她放轻了脚步,凑到门口去听。

    却意外听到主子的低呼和悉悉索索的声音,夹着王爷的闷笑。

    顿时脸红如血,慌忙退开。一转身却看见冬雪从外头走进来,张口正要说话。吉祥赶紧摇头摆手示意她噤声,拽着她去了西间。

    “你在这里候着,等那边传唤再进去,否则就在这里等。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匆匆交待两句,吉祥轻轻退出屋子,还将外间门顺手带了。

    冬雪先是纳罕吉祥在内室门外偷听,后来见她脸红慌张的样子,也就明白了,朝东边看看,只能看见低垂的绣帘。不免也是微微红了脸,静静候在这边。

    内室里,这半晌随着天色渐暗,屋中的光线也渐渐暗了下来,柜格幔帐都镀上了一层清浅的灰。寒冬腊月,屋子却一点都不冷,如瑾被按在榻上还捂出了一身汗。

    榻桌早被挤到一边,窄小的方寸地,两个人紧紧挨着,长平王一动手,没三两下就将两个人外衣全都扯得凌乱。

    “王爷要怎样?去梅王妃那里之前,还要迫着我厮混一场才罢休?”如瑾动弹不得,眼看着身上衣服越来越少,羞恼至极。

    “这叫什么话,郎情妾意,怎说厮混。”

    “您有情意,妾身可不想伺候。”

    “为什么不想?”

    如瑾别开脸:“不敢跟王妃梅氏分宠。”

    “哎,真恼了?”长平王瞅着她气恼的脸色怔了怔,“和你开玩笑呢。”

    如瑾不做声。

    长平王扳过她的脸,让她冲着自己,“我跟你说,那天我是看见吉祥出屋才让人捡了帕子的,本想逗着你玩,谁知道她好几天了才跟你说,我都快把这事忘了。”

    “别把事情往我的丫鬟身上推,帕子是您捡的,想怎么说还不是由了您高兴。”

    “真的!不信把至明叫来你问,他捡了东西扔到哪里去了我都不知道。”

    “是么?”

    “当然。”

    如瑾已经信了九成九。

    早就觉得他不大可能惦记梅琼那样的人,只不过刚在及笄礼上感动得一塌糊涂,猛然得了这信,再理智也觉得心里发苦,不知怎么就火冒三丈起来,又加上他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更是火上浇油。

    此时说开了,也就不再计较什么梅琼。

    只不过,人还被他按着,再想想他这档子故意逗她的坏,尤其自己还真被他逗着了,又觉得难堪。

    他看自己生气,心里不定怎么乐呢!

    越想越恼,嘴上就依然是不高兴的语气,“至明是王爷的人,自然向着王爷说话,叫他来问,又顶什么?”

    ------题外话------

    zf654321,清心静,madmejin,珍珠鱼,15108328386,catherine333,世界尽头的风景,有脚的风,sqweng,liujing1111,xiaomi1123,彼岸花亚未,cy7788,cyy990226,yihan25,winnie宁,hy9025,mfkle,ronhua888,73212,感谢各位姑娘!

    ps:请和王爷一起,再忍一天o(>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