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当面戳穿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章节名:270当面戳穿

    佟秋雁只穿了一件夹里的家常小袄,没披外头大衣服,在风里被吹得乱飘,似要把整个人带倒了似的。i^身边没有跟着人,只她一个站在院门口的台阶上,嘴唇冻得微微哆嗦着,单薄又可怜。

    吉祥的语气和脸色都不好,甚至也没让婆子把门开大,就那么隔着门缝问话。佟秋雁却冲着吉祥深深的福身行礼:“姐姐,劳烦替我通传一声好吗,我有急事找蓝妃。”

    吉祥被这一声“姐姐”叫得皱眉,心里起了腻,语气淡淡的说:“佟姑娘好客气。我们主子叫您姐姐,您倒和我论起姐妹来了。”

    佟秋雁微感窘迫,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同住王府,吉祥从来没跟她有过这样的态度,都是客气温和的,今晚却……

    她立刻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于是默默受了,用比方才更谦卑的姿态低头说:“蓝妃称我‘姐姐’是念着旧情,但我心里知道规矩是不能乱的。吉祥姐姐你是蓝妃的陪嫁,自是我们不能比。”

    她虽然是府里的姬妾,但没名没分,只比普通婢女稍微强那么一点而已。但侧妃的陪嫁,不管有没有被男主人收纳,身份都摆在那里,她这样说也合乎情理。

    只是吉祥听了,不过轻哼一声:“你还知道念旧情么,我只当唯有我们主子念着旧情。”

    “姐姐……”

    “佟姑娘太客气,我不敢当。时候不早了,安寝的时间王爷不让人随意走动,您赶快回吧,让巡夜的看见了,谁都不好看。”

    吉祥扬脸示意婆子关门,但却被佟秋雁急忙伸手抵住。“姐姐且慢!我有事相求,请容我见蓝妃一面可好?”

    吉祥冷眼:“你有什么事?”

    “烦劳姐姐通禀,我见了蓝妃当面细说,求你了。”

    飘飞的灯笼晃晃悠悠,照见佟秋雁殷殷期冀的脸。未施脂粉的素面被冻得青白,显得眼睛更大,姿态更纤弱可怜。只是这张脸落在吉祥眼里,除了厌弃,便是厌弃。

    久居高位的大丫鬟虽曾落魄过,但自幼练出的气度是脱不掉的,当下吉祥脸色便是一凝,声音也冷厉了几分:“佟姑娘,咱们好说好量的圆过去就是,你不挑明,我也懒得问。只不过,若是欺上门来将人当做傻子耍弄,到底谁是傻子,可也不一定呢。劝您最后一句,妥妥的转身回去,你们爱如何闹腾、如何盘算,都是你们的事,不要欺负姑娘好性儿,就越发蹬鼻子上脸的踩到头上来。莫说姑娘不是任人拿圆捏扁的性子,就是我这里,你也过不去。”

    佟秋雁心中陡然一沉,强作笑颜:“姐姐误会,你这是说哪里话,咱们一处同乡许多年的情分,难道我还能……”

    “你也知道是许多年的情分。”吉祥淡淡笑了一下,“那么就趁着我们还念着情分,不要太过分吧。请走不送,关门!”

    佟秋雁用身子死死抵住门缝,“吉祥姐姐你听我说!你们误会了,事情不是那样子的!”

    她抵得用力,将身子全都塞进了门缝里,婆子不敢使劲怕夹坏了人,于是三两下,院门就被挤开了。吉祥青着脸咬牙,“你还想怎样?”

    “吉祥,让她进来。”后面突然出现如瑾的说话声。

    吉祥惊而回头,看见一丈外站着如瑾和冬雪吴竹春,也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静静地站在暗影里。未曾睡下的冬雪竹春倒还穿得齐整,可如瑾只在寝衣外披了一件长袄,下摆被风吹得飘来飘去,看着就让人觉得冷。

    “主子怎么不穿大衣服!”吉祥迎上,赶紧将身上披的衣服厚拽下来要给主子裹,却被如瑾却挥手挡住。

    “秋水姐在锦绣阁那边也是单衣单裙吧,这许久了,我想试试到底有多冷。”如瑾的声音十分平静,却静得让人害怕。

    “主子……”吉祥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她看着都觉不地道的事,作为和佟家姐妹交往这么些年的如瑾,心里肯定更加难受。她方才和佟秋雁说话尽量压着声音,风声又大,以为主子在屋里不会听见什么,却没想到最终如瑾还是出来了。

    大风席卷着深秋里未曾落光的叶子,夹着尘土,劈头盖脸地往人身上打。花木枝桠刷拉拉的声响,还有高处风过的呜咽,将寂静的夜晚变成一种诡异的热闹。

    佟秋雁一见如瑾出来,乍惊乍喜,匆匆几步冲进了院子,扑通跪在如瑾脚下,哽咽苦求:“蓝妃帮帮秋水吧,她太不懂事,惹恼了王爷,这么冷的天跪在那里会跪出病来的……您和她自小就要好,求您开开恩,到王爷跟前说和几句,把秋水领回来。求您了,我在这府里地位低微,实在是没有办法,唯有来打扰您休息……我违反了府里的规矩明日就去自领惩罚,不让您担一点儿责,只求您看在秋水和您相交这些年的份上,别让她跪在那凉地上了!”

    如瑾心中一颤,像是陷进了沼泽里,眼睁睁看着泥水逼到胸口来,又似被长藤绊住了脚,任由那藤蔓弯弯曲曲卷住身体四肢,越勒越紧。

    而佟秋雁,就是那沼泽的泥,长藤的根。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以这样奇怪的姿态面对佟家姐妹。如果说应允佟秋水跟进王府时,她只是在心头种了一棵小小的种子,想看这种子到底会长成什么样,到得此时,眼看着这颗种子变成了大片大片的荒原毒草,她觉得舌头都木了。

    “你想说的重点,是让我救人,还是说自己地位低微?”说出的话,也没有受控制,心里想着什么,就脱口而出了。

    然后她便看到佟秋雁抬起的面上,惊愕的,又带着隐隐不甘和期冀的眼神。

    “蓝妃!您……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佟秋雁抓住了她的裙摆,卑微的,怯生生的,委屈的。

    如瑾的头发只松松用绸带扎了两圈,在风里早就散了,随着外袍一起飘飞。她低头看了佟秋雁许久,伸手将被抓住的裙摆拽了回来。

    “佟秋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亏心吗?”她第一次直呼了旧友的名。

    开门婆子手里的提灯突然噗的一下灭了,院中光线便暗了许多,天上乌云暗沉沉的压下来,那么大的风也没有将之吹开,反而越来越沉重,似乎直可以压到人头顶上。

    佟秋雁瑟缩了一下,被如瑾在黑暗里依然亮闪闪的眼睛逼退,一瞬间差点委顿坐倒。一路穿着单衣从西芙院走了,她的身子早就冻透了,可只有此时,才突然感觉到真正的寒冷。一股不可捉摸的恐惧从脚底蔓延,瞬间遍布全身。

    “蓝妃……”

    “想好了要说什么,再跟我开口。”如瑾静静看着她,慢慢的告诉,“不要说秋水姐是自愿跟进府的,不要说去锦绣阁也是她自作主张,更不要说她下跪是受罚所致——这些我尽都不想听。”继而话锋一转,“如果,你愿意说说当初从青州离家是怎么一回事,我倒是可以请你进屋,抱着手炉,喝着热茶,坐下来慢慢儿相谈。”

    佟秋雁倒吸一口凉气。

    如瑾说完,就再也没看她,仰头只盯着天上乌墨一样的云,和四边的黑暗紧紧连在一起。整个辰薇院的人都出来了,嬷嬷,婆子,大小丫鬟,甚至后夹院的厨娘和后值房的几个内侍。死气风灯点亮了好几盏,在乌沉的夜里照出一小片光亮。佟秋雁处在光亮的中心,感觉每一个人都在紧紧盯着她,一道道目光像是绳索,将她捆得死紧。

    吉祥一脸敌意,吴竹春脸色冷淡,冬雪唇角透着讥讽,就连平日里根本不管事,见谁都是笑眯眯的胡嬷嬷,此时也皱着眉头。大家全都站着,唯有她自己跪着,佟秋雁顿时感到自己像是街头卖艺人筐里的小猴小狗。

    她张张嘴,又张了张嘴,每次一看到如瑾神色淡淡的脸,早已想了千百遍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堵在嗓子眼儿里,憋得她难受。

    如果,你愿意说说当初从青州离家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你愿意说说当初从青州离家是怎么一回事……

    这话简直就像一柄巨大无比的锤子,冷不防从天而降,砸在了她的天灵盖上。

    蓝妃是怎么知道的,蓝妃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些什么?她不断在心里问自己,越问不明白就越是怕。为什么连父母亲人都不晓得的内情,蓝妃会知道!那么王爷知道吗?他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不,不可能……

    有时候,自己都被自己骗过了,真以为自己是替妹受苦才进来王府,王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当晚并不在场的蓝妃又如何知道?!

    对了,一定是揣测,乱猜,故意诈她!

    转瞬间的心念电转,她的茫然恐惧,或被动或主动的,尽都渐渐消散,心里只相信自己的推断。于是她膝行几步再次抓住了如瑾,紧紧抱着她的双腿,眼泪汹涌地掉出来。

    “蓝妃,蓝主子,三小姐,瑾妹妹!您将我想成了什么样的人,您到底受了谁的蛊惑,以为我是在跟您争宠?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意外,我不知道秋水不满意郎助教啊,更没想到她会因为同院祝氏的几句话就去找王爷说理,我这次……”

    “够了,够了。”如瑾紧紧皱了眉,声音透着疲惫。

    “瑾妹妹您听我说!”

    “将她拉走,赶了出去吧。”如瑾吩咐仆婢。

    吉祥早就按捺不住,得了令立时上去拽人,却没想到,佟秋雁花了死力气抱住如瑾小腿,一时根本拽不开,反而来拉扯间被她更加用力,差点把如瑾带倒。吉祥赶紧将如瑾扶住,吴竹春上前弯腰,双手抓住佟秋雁的肩膀不知怎么一使力,只听咔吧两声,佟秋雁惨叫,两只膀子顿时再也圈不住,俱都软软垂下来。

    吉祥扶着如瑾退开几步脱困,惊疑地瞅着吴竹春。吴竹春将佟秋雁扔在地上,随口道:“前阵子刚和关亥学的把式,谁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佟秋雁叫得渗人,倒在地上抽搐,如瑾愕道:“她胳膊断了?”

    “没,脱臼而已。”吴竹春说着,又上前动作两下,使得佟秋雁发出更凄厉的叫声。不过,胳膊倒是能动了。

    “啊——蓝妃饶命!您放过我,放过我啊!”手臂已经接上的佟秋雁惊悸未褪,瘫软在地上一时起不来,只惊恐地瞪着吴竹春,喊个不停。

    如瑾被一声接一声的惨叫震得耳鼓疼,见她没事,便让人送她回自家院子去。两个粗使婆子应命架起佟秋雁往外走,佟秋雁却一直叫,也不知是疼得还是吓得,霎时间巡夜的内侍和婆子们全都赶到了辰薇院,在门外观望。领头的朝内行礼问安,客气的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如瑾转身回屋了,留下胡嬷嬷和那些人周旋。

    关了屋门没一会工夫,佟秋雁的叫声就消失了,然后整个院子也恢复了平静,荷露进来禀报说:“将佟姑娘堵了嘴送回去了,主子安寝吧。”

    “让医婆给她看看去,胳膊别落下毛病。”府里有专门给姬妾丫鬟们看病的婆子,如瑾便吩咐,然后倒在床上闭了眼睛。

    吉祥灌了几个汤婆子往被褥里塞,又将暖炉重新点了火,往床边移几分,将一床细绒毯盖在被子上给如瑾暖腿:“冻了这么久可别着凉才是,真真晦气,好好的平白让她跑来闹一场。”冬雪煮了茶奉上,吉祥连忙端给如瑾喝。

    如瑾说不要,将丫鬟们都遣出去了,依旧一个人闭目安睡。

    却是怎么样睡不着了。

    佟家两姐妹的身影不断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一会是温柔沉默的秋雁,一会是刚直烈性的秋水,从小时候开始,渐渐长大,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巧笑,轻颦,落泪,冷眼……

    许是毯子太热了,如瑾出了一头汗,觉得闷得慌。

    她一动不动的躺着,懒得动,只在脑海里反复琢磨入府以来和佟秋雁的每一次见面。渐渐的,她开始暗叹自己的疏忽。

    怎么就一直没往这上头想?

    若不是今日佟秋水突然反常,让她在骤然而至的惊疑中开始动脑子,她还要被佟秋雁蒙蔽到什么时候!

    只因怜悯佟秋雁的献身,并且因为最初的内疚而让这怜悯更甚,她就将之当成了好人,从来不曾认真思考过,让感情影响了判断。对于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这样的疏忽真是太不应该了。

    佟秋雁,佟秋雁,如瑾的前世今生,一直未曾关注过这沉默守礼的女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窗外又是一阵大风刮过,啪的一声响,似乎有东西撞到了窗子上,将如瑾从思绪中惊醒过来。外头有丫鬟轻手轻脚的开门声,一会又关上了。如瑾就扬声问:“怎么了?”

    值夜的冬雪答话:“主子还没睡么?大风刮段了树枝,撞到窗棂上了,没什么的,您别怕。”

    如瑾翻身坐了起来,将盖了一身汗的绒毯从被子上掀开,叫冬雪进来,说,“把这毯子给关亥,让他派人去锦绣阁看看,要是佟二小姐还在那里跪着不肯走,给她披上。”冬雪接了毯子要走,如瑾又叫住她,想了想,道:“还是不用送毯子了,让关亥带人去,佟二小姐若还在,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将她带到我这里来。”

    冬雪向来不多说多问,即便觉得不该怜悯那佟秋水,还是按着吩咐答应了,披衣出去到后头找内侍。

    如瑾就坐在床上等,一面琢磨着一会若是见了佟秋水,该和她说些什么。

    问她为何要来王府,为何要去求见王爷?

    问她到底听了姐姐什么话?

    问她有了麻烦为什么不来和自己说,还拿不拿自己当朋友?

    还是什么都不问,直接向她说起自己对佟秋雁的推断?

    她会信吗,还是……原本就知道……这一切只是瞒着自己?

    不,不会的,佟秋水不是那样的人!

    转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如瑾心里头乱糟糟的。

    外间的门有了轻微响动,然后便是冬雪裹一身寒气挑帘走了进来,因怕冷气冲了主子,只站在门边回话。“佟二小姐不在那里跪着了。”

    如瑾松了一口气。天气骤变,眼看进了冬日,这深夜里头跪在冷风里,是个人都要跪出病来。“她回西芙院了?让那边小厨房的人别为难她们,要热水热汤的都紧趁着点,另外把我这毯子也送去吧,再去柜里找两床厚被子给……”

    “主子。”冬雪欲言又止。

    如瑾心中一沉,看着冬雪的神色,口中停了嘱咐。“怎么了?”

    吉祥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主子,佟二小姐被王爷叫进楼里去了。”

    如瑾瞳孔猛地一缩。

    “你说什么?”

    “主子……”吉祥轻轻走上来,低声安慰,“您别伤心,为那样的人不值得。她们做出这种事,以后咱们也不用再念旧情了,早干净了反而是好。”

    如瑾只觉得心里一阵钝痛,全然没听清吉祥说的是什么。她捂住了胸口,弯了身子。

    “主子您怎么了?!”

    “主子!”

    佟二小姐被王爷叫进楼里去了……如瑾的耳边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话。<ance,珍珠鱼,猪长老,d,lxy小尧112,rourou,上海七月,540509,枕梁一梦,青柠1,didodo,sadi9911,严鹏云,smile1220,何家欢,cyy990226,感谢各位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