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豁然开朗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且不说月钱多一半是眼前实在的好处,那优先当差的承诺可是很的。眼见着侯府里的下人越来越多,特别是一家子死契的不在少数,有的人家只有一人在府里当差,其余人都没有正当营生,生计不易。平日里哪里差事出了空缺,大体都是人人想做,肥差自然挤破头,苦差也未必没人愿意干,都是为了赚月银。

    于是如瑾口中所言自然让人心动。

    那些家里没人遭难的,此时只有羡慕的份,偶有心思不正的甚至还在想,自己家里怎么没出个蒙难的呢,比如讨厌小姑的嫂子,或者嫌弃婆婆年迈的媳妇,都恨不得婆婆或小姑立刻不在,能换来银子和差事才是好。

    而家里真的有人遇害的,此时已经开始念叨秦氏的恩德。

    “太太真是好人哪!奴婢们给太太磕头了。”

    “被强盗害了是咱们命苦,主子能这么顾念咱们,咱们只有好好干活才对得起主子。”

    “孩儿他爹你听得见吗,你在那边放心吧,太太给恩典了,我们饿不死。”

    人群里响起嘈杂的碎语,有高声有低声,有故意说给如瑾听讨好的,也有真的激动的。好些人这次上京并非为了差事,只想在亲人遇难的地方看一看。那晚被害丧生的人都已经被就地掩埋了,她们上京路过,特意在那地方停了半日,上坟烧纸,祭奠亲人。秦氏的恩典对她们来说是意外收获,虽则是家人拿命换来的,但遇强盗是无奈的事情,主家肯给抚恤就是恩,若不给,大家不也得在府里老实当差。

    特别是家里真的生计艰难的,自然非常感恩戴德。

    几个人情不自禁跪下去磕头,连带着其他人也都跪下了。如瑾赶紧让丫鬟们将众人扶起,说实话她以母亲的名义行此事,虽则是因那些人可怜,更多也是为了给母亲的日后做打算,以恩德笼络人心。她没想到会引起别人痛哭流涕。

    好生将众人安抚了一番,看着她们一一领走了银锭子,千恩万谢的行礼离去,如瑾心中十分有感触。

    她不过是举手之劳做件小事,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莫大的恩惠。主人和仆人,富人和穷人,这之间是有很大的鸿沟的。她没有能力改变别处的人和事,唯有对自己身边的人好一点。

    遣走了众人,院子里还留下了一个丫鬟和一个媳妇,一起上前来给如瑾磕头。

    “起来吧。”如瑾含笑看着她们。

    丫鬟是离开青州不久前才收的冬雪,南山居郑妈妈的女儿。年轻媳妇是品霞,以前是蓝如璇安排在梨雪居的人,后来反水,如瑾帮着她如愿嫁给了家中表哥,回事处的兴旺。

    “兴旺媳妇也来京了,兴旺来了么?”如瑾问她。

    品霞已经没有了最初被人叫“兴旺媳妇”的羞涩,大大方方的笑着回答:“来了,托主子们的福,他依旧在回事处当差。”

    如瑾笑笑:“不是托我们的福,是他自己本事,才能在回事处办差。”

    品霞婚后不能做丫鬟了,在针线房谋了一个差事,如瑾人不在青州,但这些事都知道。一来是蓝泽每月都和那边通信,二来也是因为崔吉的安排。自从上次蓝如琳突然来京做外室,如瑾恐怕是家里出了什么变故,请崔吉派人快马回去探了一番。虽则最后证明不过是虚惊一场,家中没事,只是蓝如琳自己跑了,但如瑾从此就养成了每半月派人回一次青州的习惯,因此家中的大事小情比蓝泽知道的更详细。

    她问品霞:“之前我们在京里人手不多,没置办针线房,你这次过来打算在什么地方当差?”

    “奴婢听太太和姑娘的安排,去哪里都可以。”

    如瑾想了想,道:“去伺候三少爷愿意么?”

    品霞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答应了:“奴婢愿意。”

    董姨娘所出的三少爷蓝琨这次也被蓝泽弄来了京城。在青州时,蓝琨的乳母孙妈妈口不择言露了想要蓝琨袭爵的意思,董姨娘怕自己被牵连,不让她再服侍蓝琨了,所以蓝琨身边一直没有正经的教导妈妈,都是一群丫鬟和婆子。这次来了京城,如瑾想找个人好好看顾着他,别让他随了生母长一副歪心。品霞年轻,但说话行事还算体统,又有贴身伺候主子的经验,且是自己人,比较放心。

    见她答应,如瑾笑道:“那么以后三少爷就托付你了。”

    碧桃在旁边提醒:“姑娘,不能再叫三少爷了,是大少爷。”

    “哦,一时顺嘴。”

    如瑾想起蓝泽昨日已经知会了府中上下,蓝泯被扫地出门,不再是蓝家人,他一众儿女就不能和这边序齿分大小,从此称呼都要改了的。

    从此襄国侯府只有大小姐蓝如瑾,二小姐蓝如琦,三小姐蓝如琳,以及大少爷蓝琨,还有秦氏刚生的没有大名的四小姐。四女一男,这是蓝家直系子孙。

    一年不见,冬雪长高了不少,成了香雪楼身量最高挑的丫鬟,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即便相貌中等,但凭着身段也十分吸引别人目光。

    规规矩矩给如瑾磕头行了问安大礼,她说:“奴婢来时家中娘亲千叮万嘱,让奴婢好好帮姑娘筹备嫁妆,酬谢姑娘调奴婢进梨雪居的恩情。服侍了姑娘这一场之后,以后恐怕不能常常见面了,奴婢很舍不得姑娘……若不是已经定了陪嫁的人选,奴婢很愿意跟在姑娘身边。”

    如瑾让青苹扶了她起来:“这次我只能带两个丫鬟,不然是很想将你们都带走的。等我离了家,会给你们安排好去处。”

    寒芳带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妈妈过来,跪在地上就给如瑾叩头:“姑娘,这就是教奴婢绣工的谷妈妈,这次为了探望奴婢来了京城,特意来给姑娘磕头。”

    谷妈妈跪在地上,眯着因为长年做针线而坏掉的眼睛,很诚恳的说:“上次得了姑娘的恩典将我调进库房做闲差,还没机会当面谢过姑娘,现在看寒芳被姑娘照顾得很好,我一定要磕头谢恩。”

    如瑾亲手上前扶了她:“妈妈快免礼,当不得谢。”

    “当得,当得。”谷妈妈连声说。

    寒芳在一旁说:“姑娘,谷妈妈这次是搭车来探望奴婢的,没指望在京里长留,过后还要回去青州。现在府里缺人,各处都没有闲差,您不必为难如何安排她。”

    “对的,我就是想寒芳了过来看看她,不给姑娘添麻烦。”

    如瑾没想到她们师徒两个会如此,当下便说:“谷妈妈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旅途奔波,先在京里住下养好了身子再说别的,不用忙着走,就算没有差事给她,难道府里养不起一个老妈妈么?”

    寒芳立刻有跪下道谢:“姑娘真是好人。”

    如瑾轻笑,看来这丫头也担心谷妈妈的身体,只是怕惹主子为难才那么说。

    “起来吧,就让谷妈妈在府里住着,你们师徒一年不见好好叙旧吧,最近可以多陪陪她,让冬雪接了你原来的差事便是。”

    “多谢姑娘!”寒芳很高兴。

    如瑾道:“不用谢,谷妈妈绣工好,你跟她多学些本事,以后给我好好的绣东西就是了。”

    “嗯!奴婢才跟着妈妈学了一点皮毛,等学成了一定能绣出好东西给姑娘。以前谷妈妈在外头可是有名绣房里挑大梁的,若是不进侯府,自己靠卖绣品也能过不错的日子。”

    寒芳一高兴,话也多了些,如瑾却听得心念一闪。

    她转头看了看装银锭的箱子,抚恤银都发下去了,箱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家里银钱本就不多了,这些抚恤银还是她悄悄变卖了一些花梨家具换来的,以前当街卖家产是玩笑,现在却真的做了。

    长平王给的万两银子还锁在妆台里,她不想动。所以她手里没钱。原本想借着置办嫁妆的机会跟蓝泽要钱的,但蓝泽大约也是受够了囊中羞涩的苦,这回让人从青州带了银钱之后,将所有金银都看得紧,连给女儿办嫁妆这种事都违例交给了吕管事去做。他自己头疼不能事事经办,就定了每天查账的规矩,使得吕管事也不能私下运作多少,是以如瑾插不进手。

    该花的钱一分不能少,如瑾却没有银钱的进项,很是苦恼。

    等她离开了家之后,光靠着蓝泽每月给内宅的定例银子,母亲和妹妹怎么能过得好?母亲调理身子要用好药,吃好东西,妹妹也不能亏着,京里开销大,蓝家的田庄和铺子本就不够用,蓝泽又不愿意往母女俩身上花钱,母亲的陪嫁产业不多,获利微薄,日后可怎么办呢。

    寒芳的话让如瑾豁然开朗。

    ……若是不进侯府,自己靠卖绣品也能过不错的日子。

    若是不靠家里定例的田庄铺子,自己额外经营产业呢?

    京城是最繁华的地方,在这里置办经营一些东西,若是做好了,可比在青州效果好得多,说不定比家里那些产业还要赚钱呢。

    这么好的路子,她怎么就没想到!

    ------题外话------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