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毒舌江五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从梵华殿回去的路上,如瑾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中。

    长平王和陈嫔离去时,她破天荒第一次叫住了他,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问,“王爷今日所言是认真的么?”

    他痛快而认真的点头,并且说:“希望你的应允也是认真的。”

    雨过后的天空是青色的空明,她抬起头看他,看见融融如朝阳的笑容。

    偏偏天边挂着的已经是夕阳了。

    他陪着母妃离去,院门关闭,独剩了她一个站在梵华殿空落落的院子里发呆。草木皆是新绿,剔透的水滴从枝叶上滑过,将晕黄色的余晖映成七彩,梦幻般的光芒,她的眼也跟着变得迷离。

    慧一和殿院里的内侍都没有过来打扰她,更没有催着她去继续跪鹅卵石,任由她在院子里默立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提醒她罚跪该结束了。

    于是如瑾终于确定慧一跟长平王是有牵扯的,而没有人来监督她跪着,恐怕也有长平王在暗中用力。能将手伸在内廷里做事,这位王爷显然不是简单的人。

    而她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答应要嫁给他了。

    也嫁给了天家,宫廷,以及许多未可知却必定存在的阴谋和危险。

    于情,她难偿他的恩,无别路可走。

    于理,她背后的家门也无法和皇子的力量抗衡,即便那皇子是最不成器的一个。

    张德遣来宫女引路,将她带到武安门那边歇着去,看来这忙于选秀的大太监并没有将她遗忘。引路的宫女不是灵芝,换成了一个沉默的小女孩子,只顾闷头在前头带路,恰好方便了如瑾整理心情。

    一路踩着湿润的宫砖,在花木清香里直走到距离武安门最近的宫院门口,如瑾站在院外停了脚步。

    “小主,就是这里了,请进去少待一会,到了下批秀女出宫的时候,您就可以跟着出去。奴婢差事已了,这就回去复命。”

    小宫女交待两句,行了礼退开,恭谨得体的样子比之前的灵芝强了许多,让如瑾差点要问一问这女孩的名字。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不过萍水相逢,还是别与这宫廷有太多牵扯的好。一人一事,一砖一瓦,这里的一切她都不喜欢。

    她抬头看了看武安门高耸的城楼,厚重的朱红和金黄在青天下耀眼夺目,雨过天晴之后宫墙上有成片未干的水迹,真像是一滩滩的血泼在了上面。

    进来时她怀着深切的期待,现在如愿落选了。可,高兴不起来啊。

    但愿长平王本事不济,没能力将她弄到王府里去吧。

    “蓝小姐!”江五小姐欢快迎出了院子,将如瑾思绪打断。

    如瑾讶然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毫发未损,真心欢喜,自己的忧烦都冲淡了几分,“那位张公公果然不是胡乱行事的人,拿你们作筏子立威罢了,总算好好的放了出来。”

    “可不是,就是把我们带到一间屋子里关了半日而已,要不是那李沉香太讨厌,我还觉得挺好的,正好躲过选秀。”

    如瑾连忙让她噤声,江五小姐吐了吐舌头,回头朝宫院里努嘴,“这些个人,落选了也不消停呢,有不少人眼泪都哭了一缸。”

    如瑾携了她的手进院子里,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原来你这么不想当选?”

    “难道你愿意?”江五小姐瞪眼,“入了宫就一辈子关在里头了,憋死都没人心疼,傻子才要进宫当娘娘。我父亲也说我这性子不适合在宫里,来日说不定就会给家里捅出什么事来,要不是我没有适龄的姐姐妹妹,他才不愿意送我来参选呢。”

    这江府丞倒是个明白人,怨不得能在任上做那么久。

    “莫非……和李沉香口角,是你故意为之?”如瑾想到了一个可能。

    江五眯眼一笑:“你真聪明。”

    如瑾心中顿时冷笑。龙椅上的那位高高在上,自以为掌御天下,坐拥万千美人,却不知有多少女孩子处心积虑在筹划落选呢,避他如蛇蝎猛兽。

    两人说着话,在抄手游廊的美人靠上寻了个地方坐下,惹来旁人侧目。

    落选的秀女们三三两两在院子里等候,还有躲在厢房里抹泪的,隔一会便要出宫,因此也没有人来约束她们,只有几个杂役的小宫女小内侍来回穿梭。所以如瑾和江五并肩进来,不少秀女便没有顾忌的议论起来。

    “她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去了,一个得罪了张公公,一个得罪了庆贵妃。”

    “常言道人以类聚嘛,她们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在一起,难道还腆着脸来和我们搭讪?”

    “换做是我,当着满京城的淑媛出了那么大丑,早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怎会贴到人前来。”

    “一身晦气,坐得这么近,让人讨厌!”

    隔了一个廊柱,另一侧的美人靠上有人颇为高声。其他人远远近近的低声嘀咕也就罢了,这几句明显有故意挑衅的嫌疑。

    江五侧头瞅了那几个秀女一眼,盯着其中一个向如瑾道:“别搭理她们,那是李沉香的表姐,憋了劲给咱们添堵呢。不过要我说,要真是为李沉香找场子,早晨那会子怎么不敢当着张公公和我理论呢,现在说这些真是好大本事。”

    早在江五和李沉香口角时如瑾就知道她不好惹了,此时见她将那秀女气得脸色青白,也不去劝阻,任由她放开了骂去,自己只好整以暇在旁边看着。

    这世上总是有些人愚蠢狭隘,还喜欢到处惹事。因了梵华殿的遭遇,如瑾现下的心情并不好,被人指着鼻子冷嘲热讽,自然愿意看见那人吃瘪。若不是懒得理人,早也开腔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被江五盯着的秀女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张茉儿,又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你姓张,不姓李,别只一个劲儿的往李沉香身上贴。她也算不得名门贵女,你把自己炼成一贴膏药也粘不下来几两便宜。”江五又嘲讽几句,回头和如瑾解释,“这位的老爹在礼部做抄司文吏,所以她跟李沉香比亲姐妹还亲。”

    江五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顿时让那叫张茉儿的秀女火冒三丈。

    礼部吏员的名头说出去好听,其实油水不多,而抄司文吏又是最没外利可赚的职位,光靠着那点子俸禄,在京里要想生活得好,那只能靠打秋风了。李沉香家里再落魄好歹也算是个伯爵,总比小文吏强些。

    这人人心知肚明的事被江五当面说破,那真是当面打脸了。

    如瑾微微一笑,暗叹江五的毒舌。看来在海家那次她还是收敛着,完全没放开。

    “姓江的你……你别欺人太甚,你爹在京兆府衙门可没少贪赃枉法,今儿你能在这里嚣张,明儿指不定在哪个官坊里拉弦子呢,还不早早积点德免得日后……”

    啪!

    张茉儿嘴里那“受苦”俩字还没说出来,嫩白的脸上顿时挨了一下,鲜红的巴掌印清晰分明。

    江五嘴快,手也快,别人都没反应过来呢,她又一巴掌煽了上去,打得张茉儿两面脸颊俱都起了红印子。

    满场人霎时全都愣了,就连挨了打的张茉儿也怔忪呆在当地,似是被打懵了。院子里其他秀女们注目过来,鸦雀无声看热闹。

    如瑾唇边的笑容没散,冷眼看着张茉儿丢脸。活该她挨打,说什么不好,偏要咒人丢官破家,再挨几巴掌也不屈。

    “哎呀你打我,你打我!”张茉儿终于回过神来,合身就朝江五扑了过去,留了长指甲的双手尽往江五的脸蛋和头发上抓挠。

    “滚一边去!”江五支应了两下,腾出脚来一脚将张茉儿踢到了墙根。

    如瑾看得眼热,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要多活动活动,将身体练的好一点,别的不说,打人踢人真管用。上次听江五说过,她从小上树爬墙玩惯了,因此比一般姑娘有劲。如今这身边没有侍婢仆役帮忙的时候,练过的腿脚立时有了优势。

    张茉儿被踢翻在地,被人扶着站起来,再不敢往江五跟前凑,一转眼看见如瑾在旁边含笑看着,将一肚子怨气全都撒了过去。

    “你笑什么笑,乡下来京打秋风的土鳖子,以后尽等着让贵妃收拾你们吧!”

    如瑾蹙了眉。

    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再不开腔,真让人当好捏的软柿子呢。“这位千金,我们蓝家奉旨进京,你偏说我们是来打秋风的,这是故意和皇上过不去么?方才你还说江大人贪赃枉法,要将江家女眷卖到官坊去拉弦子,我就很奇怪,令尊到底是有多大的权柄在手,才敢让你这么处置朝廷命官,这么藐视圣旨?对了,你还能知识贵妃娘娘收拾我,你家是什么来头,说出来听听?”

    张茉儿身边几个秀女连忙拉扯她衣袖。

    如瑾这话说得重了,方才还能看成是姑娘家撒泼吵架,她这么一说,整个将张家绕在了里头。句句所指,都是重罪啊!

    院子里的动静终于将正主李沉香从屋子里惊动出来,她眼圈红红的走到跟前,一看就是方才躲在屋里哭。

    “这位是襄国侯小姐吧?我表姐她脾气急躁,被姨母惯坏了,说话不顾前后,但是她没坏心,请你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这里代她向你赔礼道歉。”

    李沉香冲着如瑾行了个礼,拽着张茉儿将之拖进了屋子里头。如瑾倒不曾想她竟能这么低头服软,和早晨与江五口角的时候完全换了个人。

    江五冲着她们进去的屋子冷哼一声,不屑道:“拜高踩低的玩意儿,见了你,服帖的跟猫儿似的。”

    原来是看重襄国侯比她家爵位高了一等?如瑾暗自摇头,这也太势利了。

    经了这么一闹,其余秀女们倒是不敢再对如瑾两人指点议论了,毕竟谁也不想挨巴掌,更不想被扣上重罪大帽子。到了这批秀女出宫的时候,武安门前江五和如瑾笑着道别。

    “我乳名怀秀,六月就要满十四了,咱们以后姐妹称呼吧?”

    如瑾点头,她也喜欢这个爽利的江五,“我名如瑾,已经过了十四生辰,你该叫我姐姐。”

    “那好,我就认下你这姐姐啦。姐,后会有期。”江五脆生生叫了一声,转身飞步走向自家车马。

    早有青苹碧桃迎上来,见主子称心如愿拿着落选的宫花,都是眉开眼笑,拥着如瑾上车去了。

    ……

    几百个秀女总共遴选了三日,到了三月二十五这日下午才得结束,前后总共挑出了五十位品貌上佳的女孩子居留宫廷暂住,等待下一轮的帝后面选。届时落选的依旧出宫归还本家,入选的也要出宫,不过却只能在家中停留三日了,三日之后,她们将会和家人彻底告别,永久的住到深宫中去。

    这日掌灯后,用过了晚膳的皇帝仍是在勤政殿里批折子。治疗咳疾的燕窝药粥依例在酉初奉上,皇帝停笔喝了粥,转目看向一边含笑垂手的近身内侍康保。

    “今儿怎么没有送牌子的?”

    他说的是敬事房里每日送绿头牌的规矩,康保立刻笑纹满面,行个礼回道:“奴才正要和皇上禀报,今日这届秀女的初选全都结束了,入选名册已经制成,专等您过目。”

    康保一招手,殿角侍立的内侍立刻双手捧上一个大红缎面金镶边的折子,奉于御前。

    皇帝恍然:“噢,倒是把这事忘了。”说着随手翻开了秀女名册。

    洁白的上造宣纸,五十个名字整整齐齐列着,下头附带注释着该秀女的年纪、出身、亲族、才艺等项。皇帝一目十行扫过去,康保在一旁赔笑,净等下文。

    近身服侍了这么多年,康保知道皇帝有一个不大上台面的习惯,喜欢将刚刚入选的秀女招来侍寝。按着皇帝的话说,这个时候的秀女有些别样趣味,比过了二轮、严谨学过宫规的时候强得多。

    因着这个,康保也多了一项赚钱的门路,就是给秀女们美言引荐。这是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有心上位的秀女若能在二轮挑选前就上了龙床,那之后的路自然畅通无阻,对过选后的册封和日后在宫里的攀爬都有益处。而康保若能引荐成功,不但有银子赚,也和该秀女有了深厚牵连,以后那秀女得了宠,自然有助巩固他的地位。

    因此皇帝看着名册的时候,康保就在那里盘算,琢磨着怎么见缝插针,引着皇帝对他收过钱的秀女产生兴趣。

    正琢磨着,不料那边皇帝看完一遍,却“咦”了一声,将册子放到了案上。

    “皇上?”康保躬身向前,这又是哪里不对了?册子出了错?若真是,那也是张德办事不利。他开始盘算怎么趁机踩张德一脚。

    皇帝问:“怎么不见蓝泽那个女儿。”

    康保闻言暗喜。

    果然啊果然,不枉他费尽心机结交上了掌管刺探的御前侍卫马犀。这马犀透露的消息果然没错,皇上对襄国侯蓝家的嫡小姐真的有心。

    只可惜,啧,上次那位小姐福薄,白瞎了他的安排。

    不过么……看来蓝小姐对他也不是完全无用,起码这次,张德主持的选秀刷掉了蓝小姐,不正好给了他踩张德的机会。

    心念电转,康保做茫然状:“蓝侯爷的女儿?奴才不知。容奴才去问问张德?选秀之事都是他在操办,极为尽责严谨的,想是将蓝家小姐选下去了?”

    恰在此时有内侍送来了庆贵妃亲手做的夜宵点心,皇帝准备将奏折先放一放,吃些东西,便吩咐说:“叫张德来吧。”

    康保心里一乐,很快叫了张德过来回话。

    皇帝捏着点心饱腹,一面将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张德恭恭敬敬跪弯身禀道:“回禀皇上知道,那襄国侯家的嫡小姐确实品貌俱佳,是以她虽然在涵玉宫外冲撞了庆贵妃娘娘,遴选的嬷嬷要剔除她,奴才还为她说了几句话,想着她虽然脾气倔强一点,到底可以通过教导规矩改过来,不可为此小瑕舍了整个白玉。只不过……”

    张德停了一停,皇帝问:“不过什么?”

    张德转目看了看两边。

    皇帝挥挥手,见机极快的康保马上带了殿中所有内侍退到外面,一边走一边琢磨张德是不是要编排他。

    见人都走了,张德这才近前两步,低声道:“只不过蓝小姐身有隐疾,不宜服侍皇上。”

    “什么隐疾?”

    “体有异味。听鉴体的嬷嬷说,那味道实在……有衣物阻隔和香囊遮掩时尚不明显,所以旁人不知道。”

    皇帝听了,摇头大笑:“可惜啊可惜,竟是这样。”

    康保在外头听这笑声,百爪挠心,直想知道张德到底说了什么。待到张德又禀报了一些选秀的事走掉之后,他连忙进去伺候,看皇帝心情似乎不错,便试探着询问方才的事。

    “可见造化弄人,生出这么一个模样脾气都上佳的女子,却让她身有瑕疵。”皇帝感叹一番,瞄见庆贵妃拿来送点心的食盒子,摇头道:“不过,就算她是无暇之玉,被贵妃闹到了明面上,朕也不好随意收了。”说罢又有些奇怪,“皇后是怎么认识这丫头的,还有意栽培到孩子们身边去?”

    ------题外话------

    谢谢rourou,糖糖1017,杨杨snsn。愚人节,大家happy木有?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