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奴婢本分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佟姑娘……

    花盏头脑里转了一转,吩咐了小内侍:“你且等着。”说着转身进里屋去了,这是要去讨主子示下的意思。

    这个花盏从宫里熬出来的,虽然没有什么过人的经历资本,但能得皇后指来长平王府,必定不能是个笨的。他日常伺候主子起居,见主子饮宴听曲惯了,自然也知道主子有喜欢一个人清静吃饭的时候,并不是时时要美人陪着。今日眼瞅着长平王起床时心情那么好,吃饭却没有叫丝竹歌舞上来,他就知道主子此时该是不喜欢被打扰。

    然而西芙院的佟姑娘被收进府里还不到一年,又是时时陪在主子跟前的,正是新宠未褪,他也不能一下就驳了人家面子,通禀一声还是必要的。于是轻轻回到长平王饭桌前,花盏放低了嗓子轻声笑问:“王爷,佟姑娘要给您添菜,今儿是年三十,您看……”

    长平王刚刚饮下一杯满满的酒,眼角有极浅极满足的笑意,听了这话虽然没动声色,可那层浅淡笑意倏然就不见了。花盏看得分明,立刻跪地叩首:“是奴才讨嫌,奴才这就去告诉佟姑娘回去,然后再来跟王爷领罚。”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动不动就跪,成什么样子,你是母后宫里出来的,别让人看了笑话。”长平王语气很温和,花盏听了连忙爬起来,连称恕罪,长平王打断他,淡淡道,“让她进来吧。”

    花盏应诺,亲自出去传人了,出门先举袖擦擦额头,然后满脸笑容去了外头将佟秋雁接进来。

    佟秋雁发髻梳得齐整,穿着一身浅玫瑰色的素面褙子,一阵轻风似的盈盈进了屋子,依旧是没有擦粉涂胭脂,素面朝天的,但还是容光照人。她身后跟着小丫鬟,为她提着外罩和食盒。

    花盏见面就笑着低声搭话:“两日不见,姑娘气色又好了许多,春天还没来,您就跟那报春花似的。”

    佟秋雁朝他欠身,含笑道:“怎好劳烦公公亲来相迎,奴家不敢当。”她是府里没有名分的,花盏却是有品的内侍,对方好言好语,她也不能失了礼数。

    花盏似是对她的态度很是满意,一边走一边用更低的声音说道:“王爷今日起来心情不错。”

    “多谢公公。”佟秋雁点头道谢,给了花盏一个感激的笑容,走到长平王用膳的房门外,从丫鬟手里接了食盒亲手捧着,低声禀道:“王爷,奴婢给您添菜。”

    里面没有人应她,佟秋雁静静跪在门口,过了一会才有内侍挑起了帘子点头示意。佟秋雁起身进门,低头缓步行至在膳桌边跪了下去,双手高捧食盒于顶。自有内侍接了盒子打开,端出里头的菜,立时就有专门试毒的内侍持针检查,并分别在雪桂蒸鱼的全身各处挑了几星肉质,吃到嘴里去。

    这是皇家用饭的规矩,皇帝皇子乃至宫中高位嫔妃日常吃食都走这道程序,佟秋雁进府多日已经习惯了,并不抵触,趁着那内侍验毒的时候,便垂首轻声的说道:“今日是大年三十,晚间王爷要去宫里用膳,在家只有这一餐,奴婢私下忖度着宫宴上王爷要在皇上皇后跟前尽孝,未必能顾得上自己吃东西。奴婢就自作主张给您做了一道菜,若能让您多吃一点,不至于晚上腹中空欠伤了身子,奴婢便放心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屋里虽然静,倒也不显得突兀。长平王在她进来之前已经放了筷子,坐在那里静静听她说完,说道,“起来说话,难为你费心,知道本王喜好吃鱼。”

    “只是奴婢做鱼的手艺还不精纯,王爷莫要嫌弃。”佟秋雁谦恭地站了起来。

    说话间内侍已经试完了毒,花盏夹了一块鱼肉,细心拨好大小鱼刺,放到长平王面前的碟子里。鱼肉清香,肉质雪白,色香已经有了,可长平王并没有动筷子尝它的味道,只是说:“宫宴是合家团聚,在家怎会吃不饱饭,你多虑了。”

    他虽然没有责备之意,脸上也没带笑,只是寻常说话那样平静的说完,佟秋雁膝盖一弯立刻又要跪,惶然告罪:“奴婢不懂分寸,胡乱说话,请……”

    “罢了,不知者不罪,以后改了便是。”

    比方才更清淡的语气,佟秋雁脸上的羞愧和忐忑却更加严重,依命站直了身子没跪,却低着头不敢乱说话了。

    她心里不由懊恼。从春天时离开了青州到现在,也快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她还没有掌握和长平王说话的技巧,时时会遇到这样不冷不热的回复。她也是官宦人家出来的小姐,自幼并不是放养的,规矩礼仪都学得妥贴,待人接物也专门有人教导,在家时跟着母亲出去做客常常被人夸奖稳重知礼,可这一年来因为连番的受挫,她几乎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离家时母亲抱着她哭,伤心之余还要忍了痛告诫她,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就得朝前看,好好的伺候王爷,只有靠住了王爷才能平安。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她并没有得到王爷的怜惜。虽然府里人人都道王爷宠她,虽然她屋子里的赏赐比谁都多,可……佟秋雁暗暗咬了唇。

    “若是没什么事,你下去吧。”胡思乱想的当口,座上长平王突然说话。

    佟秋雁赶紧抬头,将长平王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遥望窗棂不知在想什么,她犹豫了一下,来之前想好的话就都吞回了肚子里。

    “奴婢告退。”行礼转身,她低着头往出走。

    不想长平王却突然说,“听说佟太太来京探亲,住在甜水胡同,你可以陪她过年去。”

    佟秋雁身子一震,一只脚刚刚要抬起迈门槛,险些绊在上头。母亲来京王爷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她贿赂的传信小厮走漏了风声?她这样尴尬的身份,跟王府外头随便传信通气,不知王爷会怎么处置……

    “多谢王爷体恤顾念,可奴婢进了王府,主子在上,理应在府中过年。”她慌忙转身跪了下来,没提传信的事,万一王爷不是从小厮那里得的信,她岂不是自己招供。

    长平王看着窗棂的目光终于落到她的身上,幽幽的,像是冬夜里的星子,“你又没有投靠在王府。”

    言下之意是没走投靠的章程,没有卖身契,她不必像奴仆一样谨守规矩。她口口声声自称奴婢,以婢女自居,可到底还是太守家的姑娘。

    佟秋雁俯身在地,“王爷恩典怜惜,奴婢却不能不守本分,以免堕了王爷名声。”

    长平王嘴角突然泛起一丝笑来,唇部坚直的线条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下去吧。”

    佟秋雁站起来,躬身倒退着走出了房间,一路回西芙院的时候都在暗暗揣测,王爷让她出府陪母亲守岁,到底是真心的恩典,还是在试探她?

    想了想,她最终觉得,就算是真心的恩典,她这番回答也是规矩本分,要是试探,那么她的对答就更没有错了。“还是要催着母亲快点。”她暗暗叹了一口气。那样她就不会在这么战战兢兢了,在王府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吧。

    饭后去园子里溜达的长平王又传见了贺兰,贺兰问起佟姑娘今天是否出府,他好去早点安排车马和跟随的人,长平王简略道:“她不去。”

    贺兰暗自哂笑了一声,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只提起了佟秋雁的母亲:“佟太太带着女儿在袁小旗家里住着,没去别人家走动过,只和袁家女眷上街逛过两次。袁小旗弟弟家送来的年礼昨晚才到,说是路上遇到风雪耽搁了行程。”

    长平王只是淡淡点点头:“盯着就好。”

    贺兰谨遵,知道此事轻重。佟家太太的表姐嫁到军户出身的袁家,袁家三老爷在浙江军中,职位不高,却因祖上关系有许多旧识在各地任武官,何况还有长平王赏识的人出自袁家,而佟秋雁又机缘巧合进了王府,这层关系日后如何发展,还要看佟家的态度和袁家内里的情况了。或者用,或者舍,都是要在了解了对方以后。他为主子办事这么多年,自然了解该怎么做。

    两人又说起别的事情,在园子里耽搁了半个下午,看看时辰不早,贺兰提醒长平王该是准备进攻敷衍的时辰了。“是该早些去,今年的家宴很特别呀。”长平王笑笑,遣了贺兰,自己又在园子里转悠了一会,慢慢踱回去让人服侍换衣。

    ……

    这一年的宫宴的确很是特别,年关之际京里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是该早些去,今年的家宴很特别呀。”长平王笑笑,遣了贺兰,自己又在园子里转悠了一会,慢慢踱回去让人服侍换衣。

    ……

    这一年的宫宴的确很是特别,年关之际京里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是该早些去,今年的家宴很特别呀。”长平王笑笑,遣了贺兰,自己又在园子里转悠了一会,慢慢踱回去让人服侍换衣。

    ……

    这一年的宫宴的确很是特别,年关之际京里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