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诬陷杀人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蓝府跟车来的护院已经尽数伤亡,此时如瑾身边剩下的都是被安排在府外的人,跟着崔吉杨三刀的那些,身手勇猛,忠心机警。他们一半守在石屋外头,一半随在如瑾身边。听见外头动静,屋中几人不动声色护着如瑾和蓝老太太朝屋门口移动几分,以便随时应变,免得若有变故,一时陷在屋里出不去。

    此时情势危急,也顾不得男女大防,家丁护院们全都和太太小姐挤在一起。刘衡海带伤守在门口,紧张盯着越来越近的官兵。他肋下所中箭矢牵动伤口,不住有血冒出来,脸色越发苍白,握剑的手臂微微颤抖,情况不妙。若非常年习武炼体打熬出了好身板,恐怕早已倒下了。

    凌慎之跟在一起,见状利落地撕开衣襟下摆,借了刘景榆带在身上的匕首上前,要给刘衡海包扎伤口。如瑾身边一个护院从怀里摸出止血金疮药扔过去,凌慎之接了,持着匕首几下挑开伤口附近衣衫,拔出箭头,飞快撒了药粉包上伤口。

    刘衡海痛得闷哼一声,紧咬牙关,冷汗滴滴落在地上,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拄剑勉强撑住。凌慎之又去给别的伤者处置,而石屋门口一丈远的地方,大队骑兵已经轰然而至。

    平整的练武场正好成了骑兵列队之地,轻甲长刀,铁蹄森森,几十骑停在石屋之外,为首一位军官扬起长刀,立刻有几十名步卒从骑兵队列后头钻出,手持火把围住小石屋,将刘府众人团团圈住。

    “天帝教徒叛乱造反,左彪营奉旨剿贼,一应阻拦者视为反贼同党,杀无赦!”

    军官话音一落,兵卒们齐齐大喝一声“杀无赦”,声势骇人,将左近乱跑乱吼的教徒吓得噤声,练武场内外出现了片刻的宁静。于是,府中其他各处的喊杀和马蹄声便清晰传过来,显然是官兵们在各院剿杀教众。

    刘衡海拄着剑走出屋子,站在护院们身后朝那军官喊道:“请问是哪位军将?本将乃四品虎牙将军刘衡海,一应家眷在此躲避乱民,请贵营兄弟们护佑!还请诸位不要误伤我刘府家人。”

    “刘衡海?虎牙将军?”马上军官长刀一落,刀尖直指刘衡海,“食君禄受君恩竟然敢勾结乱民与平乱官军作对,天帝教徒作乱京都定然有你参与其中,来啊,将这一众逆贼都绑了!”

    “领命!”

    立时有几个兵卒持枪上前,拿着绳子来捆人。刘府护院们有些发愣,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下意识地持刀斧拦在前头,几个兵卒长枪一抖,毫不留情,将尚未反应过来的护院戳翻了三四个。

    “住手!”刘衡海面色大变,“我府中被乱民冲击成这样,我怎会是勾结乱民的叛党,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要诬我,来日本将上本参奏你们,左彪营上上下下都要给本将一个解释,给皇上一个解释!”

    马上军官狞笑一声,盯着被长枪戳翻的刘府护院,高声道:“这些人胆敢阻拦左彪营平乱,刘家勾结天帝教徒证据确凿,小的们听着,诛叛党,杀无赦!”

    “喝!”

    所有兵卒大喝一声,钢刀长枪寒光闪闪,骑兵掠阵,步卒前冲,立时砍向刘衡海等人。这变故来得太过突然,直让石屋内外众人吃了一惊,谁也没料到官兵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诬陷杀人。官兵可不像是乌合之众的乱民,这样冷不防攻过来,转眼间就砍翻了好几个人。

    “住手!住手!你们竟敢……”刘衡海吆喝两声,头顶已有长枪劈下,刘景榆连忙拽着他拖进石屋里头。

    刘衡海两个弟弟带人在门口勉强抵御,蓝家几个护院帮着抵挡,即便他们身手好,也架不住官兵人多。如瑾身边几人握紧兵器,领头的沉声道:“一会若是危险,咱们护着姑娘杀出去!”

    “先看形势。”如瑾拦了他。屋中女眷们乱成一团,已经有人哭出来,连最为镇定的刘老太太都说不出话来,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惹得官兵朝刘家刀斧相向。

    如瑾匆匆几步冲到刘衡海身边,“伯父,刘家最近招惹谁了?这分明是借机报复,能使动左彪营的人必是高位,您赶紧仔细想想,想出了源头才好寻思对策。否则这样杀下去,咱们这点人根本抵挡不住。”

    刘衡海失血加惊怒,面如白纸,勉强靠墙站着正头脑混乱,不知该如何应对,听了如瑾的话连忙下意识回想,然而想来想去也不知自己惹了什么高位。刘景榆拔剑刚冲出两步要去御敌,闻言回头说道:“大伯父方才不是叫人去抓什么郑家家奴,是他们吗?”

    “不可能。郑运一个小小的副司直,大理寺和军队互无牵扯,他顶多趁乱鼓动匪徒罢了,哪有本事使唤左彪营……”

    “那又是谁,做这样歹毒的事情!”刘景榆一挺利剑出了屋子,“不管了,先杀了这些该死的官兵再说!”

    如瑾在旁听得分明,脑中似乎划过什么念头,然而一时却没抓住,蹙眉苦思。“大理寺……郑运……京营……”

    她总觉得这里应该是有什么牵扯来着,可是情急之下怎么都想不起来,不断念着几个词,念了几遍,突然问道:“伯父,左彪营是不是和哪位宫妃有关系?”

    她记得以前在宫里听说过只言片语,似乎是有谁的娘家管着京营,然而她当时根本不关心这些事情,偶尔听过几句,也没有放在心上,如今隔了这么多时候哪里想的起来。刘衡海闻言却是一愣,愕然道:“不是宫妃,左彪营的统领副参将是太子妃亲娘舅。”

    太子妃?如瑾心头骤然划过亮光。

    “伯父,庆贵妃有个远亲在大理寺任职,似乎是掌管审断疑狱的,就叫郑运。”

    “这……是真的?郑运还有这样的靠山?”刘衡海心中惊疑万分,他世代居住京都,对京城地头人头也算十分熟悉了,谁背后站着什么人大多都能知道,可从未听说郑运和庆贵妃沾亲的。若如瑾所言是实情,那么今夜之事……

    庆贵妃是太子妃的婆婆,刘衡海得罪了庆贵妃的远亲,太子妃让娘家人挟私报复也很有可能,但……

    “她们怎敢如此,怎敢?”刘衡海不敢相信。为了一点点私怨明目张胆诛杀勋贵,庆贵妃等人就不怕事情败露吗?再说刘衡海又没有真的将郑运怎样,她们何至于下此毒手。恩怨太小,事败后的罪责太大,这事怎么想都不合常理。

    刘衡海觉得也许是如瑾弄错人了。即便眼前之事再想不出别的解释,他也不敢认为是庆贵妃一系所为。而且郑运年末考绩是劣等,如果他真跟庆贵妃沾亲,怎么也不可能得这个考绩。“侄女,你大概记错了。”

    如瑾想了想,亦觉此事不合情理。但郑运和庆贵妃的事她是不会记错的,就在她死后的那段日子,侍女紫樱被宁妃扶成了宫嫔,盛宠高升,就是庆贵妃暗中安排郑运鼓动言官指责紫樱狐媚惑主,阻了此婢进一步晋升的道路。当时如瑾的虚魂飘在潋华宫之上,曾听宁妃和紫樱私下议论过多次,商量着怎么扳倒庆贵妃,怎么报复郑运。是以,这个名字如瑾记得清楚。

    眼前的血光,真的是庆贵妃一系所为么?石屋门外刀剑鸣响,不断有惨叫痛呼,刘家护院只剩了五六个人勉励支撑,蓝府护院也伤了好几个,情势十分凶险。

    “姑娘,我们护着你出去!”领头的人带着兄弟围过来。

    蓝如琳跟着跑过来,如瑾没理她,看向祖母和碧桃金鹦几人,这些人,她不能丢下。

    “你们若能出去,赶紧冲出去寻找其他京营官兵。平乱的肯定不只左彪营一个,找别的营官过来,此围立时可解。”

    只要有别人在场,左彪营的人就不敢再胡乱杀人,反过来,若是此地一直是左彪营控场,那么石屋中人全被灭口定是必然。

    几个护院闻言互相对视一眼,领头的抬起了手。

    “慢着!”如瑾神色一凛,“你们要打晕我背出去?实话告诉你们,若是我出去她们却死了,我也立刻寻死去。若想救我你们立刻冲出去找人,快!再迟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屋外混战,情势不等人,护院们也没废话啰嗦,领头的指了三人吩咐:“你们出去找救兵,半炷香不回来我就带姑娘走。”

    那三人应命冲出,极其敏捷躲过官兵刀枪追杀,转瞬消失在冲天火光烟尘里。凌慎之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救治伤员,包扎间隙一直看着如瑾这边动静,见她身边护卫走了几个,他便挪过来挡在前头,将剑放在手边立时能摸到的地方,利落的照顾门外重伤被拖进来的人。

    “护着姑娘!”门口突然响起蓝府护院的喊声,几枚带火利箭射过来,钻进石屋之中,原是他们没拦住。

    石屋地方狭小,女眷们挤满了屋子,如瑾站在门口附近退无可退,眼见着就迎上了两支箭。“小心!”

    离如瑾最近的护卫挥剑拨开一支,另一支却因为狭窄的空间施展不开手段被漏过了,旁边凌慎之身手没有护卫利落,来不及举剑拨挡,一扭身,他竟反身扑了过来,在如瑾就要被火箭集中时用身子挡住了箭头。

    “啊!”碧桃看得分明,那枚流箭直直撞上凌慎之的后背,包了油布的箭头扎不进身体,却瞬间点燃了衣服。

    ------题外话------

    <ile1220,louiswei几位。

    情人节,大家节日快乐:)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