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晋王旧宅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九月二十九,恰是立冬。

    冬者,天地闭藏,水冰地坼。按照节令说来,这一日宜居家藏守,然而钦天监早早就算出了这个乔迁的黄道吉日,称于午时之前完成移徙之事最佳,利家宅,利福荫,百事皆宜。于是天未曾亮起的时候,如瑾便被丫鬟叫着起身。

    “姑娘,寅正了,咱们起来收拾收拾,昨日侯爷吩咐了卯初要动身,不敢误了时辰。”碧桃将莲青色点绣梅瓣的床帐微微掀开一角,轻声朝里头呼唤如瑾。暖黄色的烛光透进帐里,照见如瑾清澈如水的眼睛。

    “姑娘您醒了?”碧桃惊讶,连她还是被小丫鬟勉强叫起来的,不想如瑾自己早已睡醒。

    如瑾望着架子床顶端承尘正在出神,听得碧桃呼唤,转眼看了看她,随口道:“这就起。”

    碧桃唤了人,几个丫鬟鱼贯而入,熟练地伺候主子起身。知道如瑾对搬家之事并不高兴,因此几人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吵了她。没想到如瑾自下床后反而有说有笑的,比平日里还要宽和几分,寒芳梳头时还被夸了手艺好发髻别致,可几人都知道今日的发髻是之前梳过好几次的,以前如瑾可没夸过。

    都觉得如瑾反常,几个丫鬟料是她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所以才强颜欢笑,然而见她要说笑却又不敢把话头往搬家上头引,也不好劝,勉强陪着答言服侍完了,要往秦氏那边去的时候,终是青苹忍不住说了一句。

    “姑娘,您要是心里难受就说出来,别这样,奴婢们看着……”青苹眼圈要红。

    如瑾停住脚步,转头看了看满脸担忧的丫鬟们,不觉失笑,“你们这半日战战兢兢的原是因为我?”

    蔻儿低着头极其小声的插嘴劝道:“其实搬过去就搬过去了,好歹还住个大房子,听说那边可好了。姑娘担心的那些奴婢听不懂,但是既然非要咱们搬过去,咱就搬呗。”

    “这话说得好。”如瑾冲她笑了笑,“蔻儿年纪小,倒是很有自己的主意,可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其余几人似是不大相信,如瑾道:“木已成舟无可挽回,咱们就要朝前看,不能心心念念于以前的失败,需得着眼日后才行。蔻儿说得对,总之我们又没损失什么,反而住了大房子大院子,为何不高高兴兴的?”

    碧桃乌溜溜的杏眼眨了两眨,“姑娘说的是真的?”

    “骗你们作甚。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谋而未达乃是常事,平常心对待便是。”

    碧桃喜道:“姑娘这样想奴婢们就放心了,真怕您是心里有苦闷着不说,还要装出高兴的样子来,那才叫人难受。”

    如瑾扶住伤势没好全的青苹朝外走:“我若是装也在外人跟前,跟你们有什么可装的。”

    几个丫鬟互相看了看,都为自己的乱担心暗自好笑。青苹反手扶住如瑾,“您别这样,奴婢怎当得起您扶。”

    说话间秦氏从那边屋里出来,恰好听见青苹言语,笑道:“你当得起,她的命可是你救下的。连日来不得空闲,等到了那边我得找机会办个席面,正式收了你这干女儿。”

    “太太千万别,奴婢不敢。”

    秦氏和如瑾都笑着说一定要办,碧桃几个就拿青苹打趣,说笑间前院来人传话让这边快一点,秦氏不甚在意,说了两句将人打发走了,看看时辰并不晚,和女儿领着丫鬟们慢慢的将早饭用完,这才会同了贺姨娘一起往前院走。

    期间蓝泽派人又来催了两次,最后自己捂着脑袋亲自过来催,未走几步秦氏等人已经进了前院,蓝泽十分不高兴地说道:“磨磨蹭蹭做什么,午时之前一定要安顿好,你们一点都不着急!”

    秦氏看也不看他,一手扶了女儿,一手扶着自己的腰,慢慢走着说道:“这不是来了么,天还黑着呢,岂会误了时辰。”

    蓝泽待要发火,看看秦氏鼓起的腹部,冷哼一声没有发作,转头去高声吩咐院中诸人启行。箱笼细软都已经收拾好了,没有粗大的物件需要搬动,新宅子那边皆买了新的用具,只要人和随身东西过去便是搬家完毕。外院和胡同里已经列好了车马,只等众人出去,听说还有兵马司和京兆府的人随行护送。

    如瑾披着淡青色的水莲纹斗篷陪在秦氏身边,西厢房窗前亦有一个披着同式斗篷的少女,安安静静站在灯影下,默默打量院中诸人。不用仔细辨认她掩在暗影中的脸孔,只看那一身紫色斗篷便能知道,她是蓝如琦。

    自从她被老太太关在屋中“修行”之后,如瑾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位庶妹了,此时看来,与之前并无什么不同,若说有,便是人更安静了。以前她那份安静有一份怯懦在里头,于是整个人看上去便是谦卑恭顺的,亦似藏在密林绿荫中静默的小动物,唯恐被人发现。

    然而如今,不知是不是天光未亮的缘故,她所站立的灯影比别处更深些,似是被她这个人染上了一层乌云般沉重的墨色。

    天上星光若隐若现在薄云里,院子中央被十几盏手提灯笼照得亮堂堂,唯有四周屋檐底下灯火照不到的地方是暗沉的。如瑾站在暗处看着院中央,那里侍立的丫鬟婆子们脸上俱都喜气洋洋,没有丝毫因早起和天寒而产生的不悦,满满都是对即将搬入的新居的期待。

    她看着那些人,突然记起小时候有一次看戏的经历。那时候在青州家中的会心堂,她和长辈们坐在花厅里热热闹闹地说笑,对面戏台上灯火通明,锣鼓喧嚣,穿了花花绿绿衣服的人来回翻滚打斗着,或者依依呀呀唱着她听不懂的戏词。那场景和眼前所见重合在一起,如瑾觉得那些欢喜的仆婢们就似当日戏台上的生旦,她们的喜怒哀乐离她太过遥远,遥远得一点都不真实。

    仆婢们拱卫的是一顶靓蓝色的软轿,老太太最喜欢的颜色,而且上头定要用金色的丝线一针一针绣出流光溢彩的花纹。正房帘子掀起,两个粗壮的妇人抬着一个大圈椅出来,上面坐着围得严严实实的老太太。她现在不能下床,从屋里到软轿的几步路都要着人抬着才能完成。直到被送进轿子里安顿好,昏睡的老人家都没有醒来,一直处在睡梦中,最后是蓝泽怕她坐不住轿子掉下来,命人用软绫束了两下将她拦束在轿椅上,这才抬去外院登车。

    东院蓝如璇一家已经收拾整齐等在马车边了,蓝老太太一上车,她们不等蓝泽吩咐自己纷纷钻进了马车,将蓝泽气得不轻,忍了忍终究没发作。因了永安王府要纳蓝如璇,襄国侯乔迁总也不能将她落下。

    “姑娘,大姑娘脸色不好呢,她跟前灯笼的光是红的,都没把她脸上映出血色来。刚才上车时候还踉跄了一下,明显是体力不支在强撑。”碧桃在如瑾耳边低声说道。

    凌慎之的药加上夜里的冷风,两下夹击显然将蓝如璇折腾得不轻,如瑾朝她的马车看了一眼,恰好对上她掀开车帘望过来的目光。如瑾静默以对,蓝如璇却是抬了下巴,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作死!”碧桃低声骂道。

    “理她作甚。”如瑾扶了秦氏上车,自己跟在后头一同坐了进去。蓝泯一家在晋王旧宅里也是分一座院落单过,两不相涉,各自过活罢了。

    看看众人妥当了,蓝泽顾不得头疼,甚至不用小厮传话,自己直接高声嚷了一嗓子“启程”,显见是十分激动。于是墙根面壁站立的一众仆役这才转过身来,各自驱赶马匹拉车上路,前后左右有十几个护院跟着。

    从城西池水胡同到城东晋王旧宅近十几里路,若是快马加鞭一忽也就到了,但马车拉着女眷和细软走不快,前头又有兵马司的人步行开道,一队车马就这样慢吞吞地朝前进发,一直走到了辰时日头高起方才到地。

    因为天气寒凉,车窗关了板壁不好朝外看,如瑾亦是懒得去管路上如何,直到听得外面跟车的婆子说到了,又走了一会马车停下来,如瑾这才扶了秦氏下车。

    “姑娘您看,果然是好宅子!”碧桃早已从婢女们乘坐的小车中下来,如瑾甫一下车便看见她脸上隐有兴奋。

    将斗篷上的风帽揭开,如瑾抬头望向四周,一见之下,便是惊讶。

    只听闻晋王旧宅堪比皇宫,然而在宫里待过的如瑾又何曾不知,单只眼前看到的这些已经远比御花园上乘了。所谓雕栏玉砌,所谓琼楼玉宇,原都是画里和戏文里见过罢了,如今却是齐齐撞到了眼前。

    大燕朝的皇宫源自前朝,之前已经是两个朝代的宫廷所在,距今已经将近三百年之久。三百年前规制的堂宇庭院,放到现如今来看怎么都是狭窄小气的,无论后面的帝王下旨改建修缮了多少次,最基础的底子就是那般,再改又能如何?

    而后来许多新建的贵门宅院却是不同,有了新的造屋技法,有了新的规制,只要不触犯规矩禁忌,自都是极尽奢华。而晋王当年在京中的旧宅便是如此,仗着先太皇太后的宠爱,将一座本就十分富丽的宅子改成了天宫似的模样。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耐心,每天看到留言心里很暖,这个文带给我的改变太多了,最重要的就是收获了可爱姑娘们的可爱情意。感冒好得差不多了,准备从明天开始尝试恢复万更,大概是能实现的吧。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