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王府聘礼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无碍,只是恍惚一阵子而已。”

    “……同在殿中,我为何无事?”如瑾奇怪于自己的清醒。

    长平王抬起手指了指如瑾的领口,如瑾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烟青色的蔓枝水纹衣领上多了点点乌黑,似是烟灰落在了上头似的,天不亮时光线昏暗,在灯火之中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如瑾立时倾身接过了长平王手中的荷包,打开一看,见到里头盛放的粉末颜色和自己衣领上相同,这便知道自己早已用了解药,是以没有如祖母和丫鬟们那般。有了崔吉那样的人,不被察觉的撒些药粉在她身上,她们一众都是耳目灵识寻常的普通人,哪里会发现呢。

    一举一动皆在别人的视线之中,所用吃食衣物都有被人沾染的可能,对方的意图又不明朗,如瑾心中感到极度的不舒服,最终言道:“家中祖母年高体弱,还请王爷下次不要对她用药了。”

    长平王淡淡含笑坐在那里,将她神情的细微变化都看在眼里,闻言点了点头:“这药不伤身,以后本王会注意些,免得惹你不快。”

    如瑾不敢深想他为何要在意她的不快,站起身来福了一福,作别踏出了殿门。东方天际的朝阳终于破云而出,将她深青色的织锦斗篷涂了一层金边,投出一道纤细的剪影在殿中光可鉴人的石砖上。

    在她就要离去的时候,长平王突然说道:“你右手握着什么,莫要伤了自己。”

    如瑾捏着簪子的手指紧了一紧,知道也许是握拳的形状隔了袖子被他察觉,脚步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迈步走开。

    长平王的目光从如瑾的背影慢慢移动到地面剪影上,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那剪影上方虚盖了一下,然后,这影子便随着如瑾的离开而消失了。他的手在半空中停驻了一会,而后慢慢收了回来,嘴角上扬的弧度又深了些。

    “见一面说说话,好像本王的心情会好些?”他喃喃自语。

    ……

    回程的路上如瑾坐在车中一直闷不做声,而蓝老太太依旧在旁边睡着。

    从寺中出来之后,这位年满六十的老人有过短暂的兴高采烈,似乎是得到了某种力量似的,高谈阔论地和孙女与丫鬟叙说积云寺的灵验,精神出奇得好了一会。然而也只是一会罢了,说着说着却突然打起了呼噜,当时身子还是端坐着的,口中还有没说完的后半句话,就这样睡着了。

    如瑾和丫鬟们面面相觑半晌,才敢确定老太太是真得睡了过去。如瑾不免开始担心祖母的身体,本就是年高体弱,又生着病,这境况看着真是越发不好了。她替祖母又盖了一层薄毯在身上,坐在旁边,倚了迎枕默默相陪。

    车中一时静下来,如瑾不由回忆起寺中的情景,以及这小半年以来与长平王相见的每个细节。越想,越觉得不太真实,恍如一梦。

    她与他的第一次相见亦是在禅寺中的,那时候大雨倾盆,正是春末夏初的好光景。而这一次,在深秋的霜寒露重之中,又是禅寺,只是两座寺庙之间远隔千里,春与秋之间又隔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每一件都波折跌宕。

    蓝家和皇家的牵扯越来越深,而长平王安了人在她身边,到底又是何种用意呢?他暧昧轻浮的话语如瑾想忘也忘不掉。

    “姑娘怎么了,似乎闷闷不乐?”碧桃并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过恍惚的祝祷,对如瑾的状况感到不解。

    “没有什么。”如瑾摇了摇头,停住脑中思绪,低声朝吉祥道,“这几日好好看顾着祖母吧,病得都糊涂了还要出来拜佛,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尽量让她老人家养着,家里的事情尽量别让她知道了,免得伤神。”

    吉祥点头,但是面有难色:“奴婢会照看好的。只是家里事情……有时候由不得奴婢。”

    “我知道,若是有什么动静就去告诉我。”

    “是。”

    老太太的鼾声一阵紧似一阵,一直打了一路,马车进了池水胡同的时候她才停下来。“到了么?”她睁开眼睛询问丫鬟,突然的醒来就似之前突然的入睡。

    “到了,您老人家别睡了,小心下车时受风。”吉祥服侍着帮她紧了外衣和帷冒,待得马车驶进院中,又在车上坐了一会才敢扶她下车。

    秦氏在内宅门口接了,陪着婆婆回到房里安顿。如瑾打量着秦氏的神色,趁人不注意时悄声问道:“您怎么了,脸色不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秦氏轻轻摇了摇头,待得蓝老太太换好衣服到床上歇下了,这才拉着女儿回了后院自己房里。“东院蓝如璇来过了,显摆永安王府给她送来的首饰衣料。”周围没有外人,秦氏这才道出自己脸色不好的原因。

    如瑾诧异,“什么时候的事?永安王府送东西给她做什么。”

    孙妈妈解释道:“她自己说是聘礼,也不嫌丢人,一套头面几匹料子就敢说是聘礼。听说是今儿早晨王府那边送来的,送东西的人前脚刚走,后脚她就过来‘探望姐妹’。”

    碧桃听了轻轻呸了一声:“哪里有她的姐妹,四姑娘屋里修行着不许跟人来往,我们姑娘陪老太太上香去了,眼见了是来摆谱。”

    如瑾扶了秦氏坐下,笑道:“也不知道是怎样名贵的首饰衣料,竟值得她亲自过来夸耀了。”

    “哪里名贵了,不过是一套珍珠头面,谁没见过似的。料子是杭绸不假,但杭绸也分个三六九等,她得的那些看着不像是顶级的。”孙妈妈语带不屑。

    “怎么,她还带着东西过来让大家看?”

    秦氏冷笑道:“正是呢,拿到我跟前让我帮着参详,说她母亲不在跟前,嫁妆上要听我的指点。东西不是顶级的,她却口口声声说是王爷特赐,从荣耀和心意上就将价值提了许多成上去,不能单以市价论高低。一个大姑娘家,将聘礼嫁妆挂在嘴边倒是顺溜得很。”

    这蓝如璇真是脸皮够厚了,如瑾与她交锋日久,也没料到她会如此厚颜无耻。两边关系已经不可挽回,老太太那边因了永安王府逼着西院和东院和好,但从蓝泽往下大家都是敷衍而已,蓝如璇父女却从这一点点的敷衍中体会出高人一等的滋味来,这些日子言行颇为张扬。到今日,竟还亲自跑过来夸聘礼。

    碧桃气愤的说道:“一副头面几匹料子也能叫做聘礼么,值得她这么嚣张。做个小妾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正统王妃。”

    “正统王妃的聘礼还不排出几里地去,哪会这么寒酸。”孙妈妈道。

    娶妾而已,没有给聘礼的规矩,一切都凭男方高兴罢了,若是欢喜就给,若是一顶轿子抬了人走那也正常。如瑾听着碧桃和孙妈妈的议论,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永安王要是对蓝如璇真的在意,在意到了要送聘礼的份上,那不该只送这么一丁点东西才对。堂堂王爷送出这样的所谓聘礼,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不嫌丢人。

    “母亲且慢为她生气,不值得不说,这事也许还有古怪呢。”如瑾思忖着说道。

    ……

    前院正房里,大丫鬟如意并没有跟着去上香,而是留下来照看屋舍人事。老太太回来歇下了之后,她和吉祥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床边的锦杌上,一边陪着老太太一边闲聊。

    蓝老太太闭了眼睛睡着,轻微又有鼾声,两个丫鬟嘁嘁喳喳的低声细语吵不到她。“刚才三姑娘吩咐了,这几日好生照看着老太太,别让琐事搅扰了她。”吉祥轻声道。

    如意看她一眼:“你最近……似乎和三姑娘走得很近?对她言听计从的。”

    吉祥皱眉:“什么对她言听计从,是她说得对我才听的。这阵子老太太身体撑不住,咱们就得替她老人家把鸡毛蒜皮料理了。要知道只有老太太好,咱们才能好。”

    “嗯,那么就只挑些高兴的事让老太太知道吧。”如意点点头,言道,“比如你们方才不在家的时候,永安王府给三姑娘送了聘礼过来,老太太知道了一定高兴。”

    吉祥张大眼睛:“做妾还要送聘礼?送的什么?”待得如意说了详细,吉祥仔细想了一会,阻拦道,“还是别让老太太知道这事了,那么寒酸的聘礼,说出来丢人。”

    “怎是寒酸呢,出自王府的东西沾了皇家的贵气,再怎样也是体面。”

    “算了还是别说了,万一老太太不这样想呢,惹了气可不好,她现在经不得再动怒了。”

    如意待要反驳,床上老太太动了动身子,她便停了口。屋外有小丫鬟抱了新买的鲜花走进来,去窗台上的花瓶里换掉昨日的旧花,吉祥看了那小丫鬟一眼,待她走了,低声道:“这个铃铛最近不安分,老太太病着我没得空处置她,听说她最近老爱往你那里跑,有机会你替我教她一些规矩,若是教不听,直接寻个错处打发外头干粗活去。”

    如意瞅瞅睡梦中的老太太,“嗯,我记下了。老太太一时半会似乎醒不来,你且在这里伺候着,我回屋去接着缝老人家的小衣。”

    出去时她顺手掩上了房门,屋里十分寂静,吉祥将博山炉里香锥取了几块出来,让屋中味道淡一些,回身靠在床头栏杆上闭目打盹。她近日伺候病重的主子也是累得可以,得空需得补上一觉。

    半梦半醒之间睡得不踏实,吉祥忽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似乎正被谁紧紧的盯着。她惊得立刻睁开了眼睛,回头一看,蓝老太太不知何时醒了,躺在床上正一动不动看着她,那股令她梦中悚然的感觉原来是真的。

    “老太太您醒了?要喝水么……”吉祥慌忙站起来。

    蓝老太太盯着她不说话,看得吉祥头皮发毛,“老太太您……”

    “跪下。”蓝老太太自己撑了身子坐起来,目光阴森的呵斥。吉祥唬了一跳,连忙上前妥贴放了迎枕靠背服侍着主子坐好了,然后按照吩咐跪在了床前。

    “老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这话合该我问你吧!”老太太哼了一声,“我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了新主子,是不是看着我行将就木,所以赶紧要巴上以后的当家人?”

    吉祥惊得不轻,连忙道:“您这话从何而起,奴婢一直忠心耿耿啊。”

    “你真打量着我睡着了么?天可怜见,幸亏我睡得不沉,梦中总能听见外头的声音,这才让我发现了你跟三丫头竟是亲厚无比。”

    吉祥悚然一惊,顿时白了脸。她曾和如瑾讨论荷包药粉的事情,当时老太太明明在打鼾,谁能想到会被老人家听了去。还有后来商议着跟她老人家隐瞒琐事,以及阻拦如意禀报蓝如璇的聘礼,虽然出自好心,但吉祥太了解主子了,知道这些都是犯主子忌讳的举动。

    “老太太,奴婢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才……”

    “滚!去院子里跪着,没我的吩咐不许起来。”老太太顺手扔了床头安枕的香檀如意,“不管你出自何心,都不许替我乱作决定!”

    吉祥不敢多做辩解,连忙磕头退了出去,换了如意进来服侍。

    “姑娘,老太太罚吉祥跪呢,半日不让起来。”碧桃这边传了消息给如瑾,低声道,“偷偷跟前院婢子打听了,老太太骂吉祥的时候有人听见三言两语,似乎是为了她背弃主子,好像还提了姑娘您。”

    如瑾便知道是药粉事发了,没想到老太太这么快就有了察觉,且是在病痛之中。到得此时,她才真正确定了吉祥并不是联合老太太来试探她,而是真的想要让她帮忙。

    心中对吉祥略有愧意,如瑾连忙带了人赶到前院,迎头却看见蓝如璇从院门进来,身后带了好几个丫鬟婆子,手上各自捧着长长短短的锦盒。

    “你来做什么?”如瑾拦住了想进正房的蓝如璇。

    蓝如璇一身光鲜衣衫,笑意盈盈:“方才祖母未在家中,还没看见我的东西,所以特意带过来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三妹不如也来一起看看?”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