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暗夜密议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对于蓝老太太来说,能有孙女进王府从而振兴家门是重要,但保持清清白白的家风更是重要,她历来就不允许子孙做有伤侯府清誉的事情。“来京的路上,永安王爷和璇丫头有过接触?”

    蓝泽皱眉,亦不是十分确定,“当日母亲您身子不适,我也是身上带伤的,兴许是期间我们都没察觉,却有过什么事让王爷记住了璇丫头?”

    “若是这样,璇丫头实在不配做我蓝家子孙!”

    “可……”蓝泽捂着脑袋倒在椅上,“王爷心意已决,就算璇丫头确有品行不端的事情,一切也无法挽回了,即便我们将之逐出家门都无济于事。”

    王爷若是想要谁,是不是蓝家人又有什么关碍,反而会因此得罪了王爷。蓝泽重重叹口气,烦躁不已,“璇丫头的品性不好,若是她去,还不如三丫头去。何况因为分家的事情她跟咱们又有了不满,日后怕是……恐怕会对咱们不利。”

    蓝老太太对此看法不同,“再怎样她也是蓝家的子孙,若是她对侯府不利,自己的立身之本也就没了,她不会愚蠢到这个份上。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眼下两边正要分家,这事不能再继续了,你跟泯儿那些恩怨都暂且放下,先忙璇丫头的婚事要紧。”

    “母亲……”

    “怎么,你不愿意?”蓝老太太沉脸,“我告诉你,不管以前有什么是非,如今璇丫头顶着襄国侯侄女的名义进了王府,你们自此以后就是一体的,你就是心里再别扭也得把这个弯给我转过来。这不只是为了泯儿那边,更是为了你。否则,若是永安王爷的妾室与你不合,你觉得王爷会怎么待你?”

    蓝泽满心都是憋闷,母亲说的道理他如何不明白,但他实在是不甘心。东府上下害了他这么多年,让他子嗣单薄如斯,他好不容易才将他们踢出家门,谁料转眼间天地变换,人家就要踩到他头上去了。再者,蓝老太太并不知道太子先指了蓝如璇的事情,也就不明白两个儿子已经结下了一辈子难解的怨结,蓝泽却是明白,他和蓝泯一家是不可能和好了。

    “母亲,二弟对我怨恨颇深,璇儿的婚事就算我给张罗,他恐怕也不会同意。”

    “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不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是整个蓝家的事,是要做给外头人看的,不管内里怎样,你们都得给我维持面上的体统出来,懂么?”老太太呵斥儿子。

    蓝泽头中又是一阵钻心的疼,不禁脸色惨白,摇摇欲坠,双手捂着脑袋几乎坐不住椅子。蓝老太太唬了一跳:“怎么了,刚才让你看大夫,大夫说怎样?”

    蓝泽张了张嘴,没说出一个字,顺着椅子滑了下去……

    ……

    永安王府门口,兵部侍郎宋直下了轿子匆匆而入。“王爷,适才刚刚听到的消息,襄国侯府那里蓝侯和兄弟早在好多日前就闹翻了,恐怕蓝家小姐的事不大妥当……”一进议事厅的门,宋直便朝永安王急急禀报。

    永安王正在那里阅卷品茶,听得宋直言语,放下手中书册,示意宋直坐下。侍从端了茶来,永安王方才开口道:“岳父且慢些说,秋日干燥,先润润喉咙。”

    宋直没有心思喝茶,依言坐了下来,紧接着说道:“王爷,此事千真万确,是京兆府的人暗中报与下官的,他们有人在蓝家那边巡查,下官让他们留意着蓝家的动静,这才发现了此事。”

    永安王点点头:“岳父所说不差,此事本王也略有耳闻。适才蓝侯与他兄弟曾来拜谒,在门口还曾当众闹了不合。”

    “王爷,既是如此,咱们该当早作准备才是。”

    “岳父所说的准备是指?”

    宋直擦擦一路赶来的汗,言道:“蓝家大小姐的生父已经被蓝侯赶出家门,只是还赖着不走,但下官想着,既然有了这么一出,就算他日后能赖得住,也已经是遭弃之人,一辈子名声都不好听。生父如此,蓝家小姐亦是跟着受人指摘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若是蓝小姐进了王府,恐与王爷清誉有损。”

    永安王笑而不语,宋直一通话说完,终于有时间端了茶喝一口,路上赶来得急,他的确是有些渴。这里喝了一口,放下盖碗朝上瞅了一眼,见着永安王意味不明的笑容,宋直立时想起什么,忙补充道:“王爷切莫误会,下官的确是为王爷着想才有此一言。按理说,这样的话实在不适宜下官说出来,只是……”

    “岳父不必解释,本王明白。”永安王拿了书案上一个玲珑翠玉的小摆件,放在手心把玩,“这几年相处下来,本王自然知道岳父是没有私心的人,一切都为大局。”

    宋直闻言放了心,按说他身为永安王妃的父亲,对于女婿收纳什么女人进府的确不便置喙,见永安王不疑心,他才敢说下面的话,“王爷,依照下官拙见,王爷不如早作打算,借着那个蓝泯被逐出家门的事情,直接弃了蓝家大小姐便是。虽有太子殿下的意思在里头,但这次本是蓝小姐自己身份有亏,与王爷是无干的,王爷您正好由此脱身,免得再与襄国侯牵扯什么。眼见着皇上和首辅那里不对盘,咱们不要卷进去。”

    永安王静静听完,沉吟片刻,最终仍是笑了笑:“岳父所虑不错,但此事仍是无法,本王还是得收了三哥这份大礼。”

    “为何?”宋直愕然。

    “岳父不知道,蓝侯那边对兄弟阋墙的事情讳莫如深,他明明是不想让侄女进来,却始终不肯说出真正的缘故,让本王亦是颇为无奈。”永安王笑着叹了一口气,对着窗外透进的日光仔细端详翠玉摆件的水头。

    “这……蓝泽此人下官无有接触过,他是真的不想让侄女进来还是在做戏,恐怕不好判断。从晋王一事来看,此人实在是投机之辈,巴结皇家正是他所愿。”

    永安王道:“他倒不是做戏,是真的不想侄女进来,亲口说要用亲女替换。”

    宋直明显愣了一下,“他真敢如此?真是……这算是厚脸皮还是愣头青。”

    他身为兵部侍郎,整日打交道的都是六部九卿高官大员,大家能爬到这些位置上也都是宦海历练的老油条了,讲究的是心照不宣,一点即透,修的就是那点子涵养。谁遇见事不是说半分留半分,哪有大喇喇往出倾倒心中所想的,岂不是给人授把柄?蓝泽连自荐亲女做妾的话都说出来了,在宋直看来,这就是大大的不懂规矩,既不给自己留余地,也不给人家留余地。

    永安王却笑道:“也是本王逼得太紧,不理会他的暗示,他能说出这话也是万般无奈了。”

    “万般无奈?”宋直凝神想了想,继而诧异,“王爷是谁,他宁肯亲口荐女,也不肯透露兄弟不合?”

    “正是如此。是以本王才是没法。”永安王摇头道,“他在本王跟前如此,在父皇和三哥那里想必也会死撑,这种事又没有逼他说实情的必要,父皇自然任他撑去,到头来蓝家大小姐身份还是无恙,本王自是不能弃她。否则三哥那里煽个风点个火,本王岂不是给父皇没脸了。”

    宋直皱眉:“蓝侯真是愚蠢。不过,王爷,既然他要送亲女进来,王爷何不顺势而为,总好过收一个身份有亏的旁支,连累王爷声誉。”

    “本王的声誉自不会受小小女子所累,岳父多虑了。至于此女生父被逐之事,不但无害,反而有利。她与蓝侯牵扯越浅,本王与蓝侯关系也就越浅了。”

    永安王悉心查看翠玉光泽,与宋直谈话只是闲聊,似乎并不放在心上。宋直闻言之后顿是恍然,不由对这女婿又是由衷感佩,“王爷高见,下官惭愧。”

    ……

    入夜,长平王府,锦绣阁。

    银月朦胧,隔着垂了烟纱的长窗透进屋子里,月影淡淡,照着屋中人影也是淡淡的。阁中没有点灯,因为长平王宿疾复发,这几日都是睡得早,连惯常彻夜奏鸣的丝竹声都没有响起,内院里一片静悄悄。

    然而这王府的主人到底有没有安歇,连平日近身伺候的人都是不知道的。长平王幼时曾于睡梦中受过惊吓,因此留下了规矩,凡他安寝时不得有人近前。锦绣阁上下三层,跟前伺候的内侍和婢女们都候在一层值夜,而三层的寝房之中,便只有长平王一个人了。

    不过,一个人只是内侍婢女们的错觉,其实此时的三层寝房内,重重幔帐遮挡之下,四联玉堂富贵描金绘彩紫檀屏风之后,除了端坐玉床的长平王,还有三人垂手而立。

    贺兰,关亭,唐允,一个是王府里跑前跑后的长随,另外两个,这府里的人就没有见过他们了。更鼓和梆子的声音从远方隐隐传来,越发显得四周静谧无声,而唐允几不可闻的低语也是清晰得很。

    “……那人背后是京兆府的府丞江汶,江汶最近新纳了一个小妾,那人就是小妾的哥哥,因着门第低微不懂规矩,自认是发达了,最近很是做了一些横行跋扈的事情,江汶那里也正不高兴,但是新人新宠正在兴头上,还没舍得处置这个伪舅兄。”

    “嗯,那么你就替他处置了,连带给他也提个醒。”长平王淡淡吩咐。

    “是。”唐允应了,停了一下,又禀报道,“底下口没遮拦的那个已经打了一顿遣出去了,是下头跟班的,不知道上面的事,念在无知,不伤他性命。但是带出去的人毕竟说了不妥当的话,小的约束不力,自去领罚。”

    长平王点头:“这也罢了,以后注意着就是,原不是你的错。那处买卖鱼龙混杂,很有些没分寸的糊涂东西,也正是如此才得隐蔽。”

    唐允低头道:“谢王爷不罚之恩。”

    他事情禀报完毕,无声退后两步,贺兰那里接着上前,行了一礼回道:“王爷,您所料不差,都察院御史张寒果然与礼部段尚书有关联,只是十分隐蔽,底细还未曾查出,蛛丝马迹是指过去了。”

    “嗯,说来听听。”

    “张寒是五年前进的都察院,一直中规中矩倒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奴才仔细梳理了他近年来参与过的主要事情,发现所有事都是以一年前他弹劾段尚书衣冠不整为节点的。在那之前他喜欢跟风随大流,许多陈情参劾的折子都是在风声已经形成之后才跟着上奏,朝野风向是什么他就跟什么,没有派系指向。但是自去年弹劾段尚书之后,虽然他的折子还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没有重点,似乎谁都参劾,什么事都掺和,但他参劾的人中却十有七八都是次辅贝成泰贝大人一派,以及其余阁老都有涉及,但惟独没有王首辅这一系的人。剩余的十之一二便是无关痛痒的人物。”

    长平王微微点头:“你这法子算是不错,知道由表推里。段骞当年是个右侍郎,前尚书走了,接位也轮不到他,还有左侍郎在前,可首辅王韦录一手提拔了他,他们两个自是一派。”

    贺兰又道:“都察院中张寒人缘不好,暗地里不少人都称之为傻子,说他既然被段尚书压着考绩,就该投奔其他阁老,总得有个依附,可他却偏偏自成一派,谁都要得罪,冥顽不灵,自讨苦吃。”

    “呵,你的意思呢?”长平王笑问。

    贺兰道:“奴才认为,张御史没有吃苦,该是甘之如饴。段尚书明里影响着他的考绩,暗地里该是赏了不少好处与他。”

    “这就是段骞的狡猾之处,这等公认的与他为敌的人,若是参劾起他的敌对派系来,自然没人说是他的指使。”

    “是。”贺兰道,“去年前礼部尚书致仕还乡,段尚书顺势接位,其中张寒也出力不少,就是他与其他几人一起参劾的前尚书纵奴横行,惹得士林纷纷抗议,最后逼走了前尚书。”

    长平王低低冷笑了一声,“所以他这次又要故伎重演,使着张寒这把暗刀子,瞄上了户部杜晖。”

    贺兰躬身道:“虽然事情是这样,但奴才却有一事未曾想通。”

    “什么?”

    “您惯常说户部杜尚书与王首辅各自掣肘,既是两人相争,也有皇上制衡臣下的意思在里头。王首辅他自己是明白此事的,因此不管明里如何针锋相对,他跟杜尚书的分歧也只停留在朝政表面上,私下轻易不会动杜尚书的人,为的就是怕皇上猜忌,明哲保身。然而这一回,利用段尚书指使张寒牵扯杜尚书,这事做得未免毒了些,王首辅为何突然转变了呢?”

    长平王道:“这事是段骞自己行事,还是王韦录暗示他行事,如今不好定论。”

    “段尚书与杜尚书并无私怨,若无王首辅指使,段尚书为何要害人……”

    “你小瞧段骞了,他不是能安于现状的人。”长平王笑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段骞年过半百,然而进取之心却是未曾削减哪。”

    一旁唐允低低插了一句:“王爷,小的虽对朝堂事了解不多,但礼部是清贵之极的地方小的却也知道。段尚书已是礼部,又跟着王首辅做事,好处不少,名声与实惠都有,为何还要图谋那个户部的位置?虽然户部油水多些,但名声太不好,段尚书若图谋这个就是自降身段,他又不缺钱花,为何私下行此事?依小的愚见,恐怕此事还是王首辅指使。”

    “月色这样好,本王就与你解释一番。”长平王又拽了一个迎枕靠住,抬眼看了看屏风上方透进来的微白月光。

    隔了紧合的窗子和低垂的幔帐,再被屏风一档,这里实在看不到什么好月色,何况今夜又是个朦胧的薄云天气。底下几个人听了都是唇角微扬,知道王爷又在随口乱说。平日心情好的时候,长平王是很乐意教他们一些事情,他们更乐意听。

    长平王斜倚在金丝迎枕之上,未曾挽起的长发随意垂着,顺着床沿一直垂落于地面厚密的贡毯,他疏淡的语气似是屏风后的月光一样漫不经心,“天底下读书为官的人,他们最终追求的是什么?一是位极人臣,二是金银满屋。怀有为国为民大志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是段骞这个老货。”

    “如今首辅位置上王韦录坐得扎实,护得严实,旁人插不进手去,何况王韦录的年纪又比段骞小,身体硬朗得不行,是以若要比谁老死得快,段骞在这上头大约是没指望的。因此,‘位极人臣’这一点,段骞这辈子是做不到了。即便老天有眼让王韦录死在他前头,现还有次辅贝成泰排在后头呢,也是轮不到他做候补。”

    “官阶指望不上,他还求什么,就是求财了。礼部尚书虽是清贵至极,赚了声望能有机会扶摇直上升成首辅次辅,但王韦录堵了他的路,他不盯着户部的油水,又该盯着哪里?若是他染指了户部,以他如今的年纪,赚够银子也就该到告老还乡的年纪,岂不是正好。”

    话音一落,下头三人都是恍然,才知段骞真的很有可能是行此事的人。贺兰不由说道:“奴才明白了,如今皇上和王首辅两人之间暗潮涌动,朝野上下正是异常敏感的时候,襄国侯作为造成这局面的始作俑者,他若是出了什么事,那么很可能皇上和首辅之间勉强维持的平衡便会被打破。而打破这个平衡的人,首当其冲就会遭殃,率先承受某一方的怒火。”

    唐允道:“不管哪一方的火气杜尚书都承受不住,在户部做了这么多年他怎么会干净呢?只需稍微揭出一点什么事情,他官位必定不保而落入旁人手里头,再挖深点的话,满门获罪都是有可能。”

    一直没说话的关亭开言道:“如此说来,此事必是段骞做得无疑。王爷,咱们怎样惩治他?您吩咐下来,属下立刻去安排。”

    “却也不用这样笃定,本王只是说一个可能罢了。兴许是段骞自己,兴许是王韦录指使,现无定论。”长平王沉吟道,“不过,不管主使是谁,行事的便是段骞和张寒无疑了。张寒那里,关亭你自己处置了就罢,你手段多,本王就不管了。至于段骞,唐允你拿个法子出来,上次本王说过要他致仕的。礼部的人最怕什么你可知道?”

    唐允便低声回禀:“礼部清贵之地,得士林儒生之向往,是以他们从上而下的人自然最怕名声有损。”

    “有损名声的事么,”长平王修长的手指在床沿镶嵌的珊瑚珠上轻轻点扣,“本王记得似是他那儿子十分泼皮?”

    唐允道:“王爷记得不错,段尚书家中小儿子年未及弱冠,已在家中蓄养了许多美姬服侍,偶尔趁父亲不备还去外头眠花宿柳。”

    长平王挥手一笑:“那便用此做文章好了,所谓天理昭昭自有报应,他怎么让前任尚书致的仕,你便让他重蹈覆辙,一切无需本王多说了罢?”

    “小的明白。”

    “关亭,你那边怎么样?”此事已了,长平王开始询问下一件事。他底下三个做暗事的属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呈报流水事项上来请他过目,重要的事情则由几人面谈商讨。

    关亭躬身上前,刚刚开口说了两个字,眼神猛然一变,整个人便如一道黑影消失不见。光线幽暗的屏风之后,长平王与荷兰唐允都屏息静听,凭着过于常人的耳力,知道关亭是顺着楼梯轻声快步跑了下去。

    凝神再听,关亭的脚步声也不见了,屋里屋外一瞬间静得死寂。

    静静的听了许久,亦是有些功夫在身的荷兰确定周围没有异常响动了,用比方才更细更低的声音禀报道:“方才有人掠过,怕是想偷听,或者来暗中观察王爷。”

    锦绣阁内外都藏有暗卫,是除了长平王和有数几人之外,别人完全不知道的事情。能够躲过暗卫设置的障碍而进入三楼内寝,那么这个人不是功夫极好,就是刚好潜伏在今夜在一楼值夜的丫鬟内侍中。

    等待关亭的时候,长平王微微合了双目养神,反而安慰两个手下不要慌。“父皇对儿子们不放心,安插一些人进王府,隔三差五让他们探听一些消息亦是寻常。”

    贺兰道:“关亭身手好,定能打发了盯梢的。”

    “嗯,”长平王闭着眼睛似是困了,抬手朝两人道:“若是累了,先在地上歇一会,罗刹国新贡的雪驼锦毯,抵御寒气的。”

    贺兰唐允两人低头看了看在微光中依然熠熠的金丝贡毯,谁都没有坐下或躺下休息,在长平王跟前,他们觉得自己除了站和跪,其他任何姿势都是不妥当的。

    约摸小半刻之后,关亭悄然返回,无声无息就似他掠出去时一样。“是内侍。”他略略说了形貌,贺兰立刻道:“正是半月前宫里皇后娘娘新赏进府来的人。”

    长平王依旧合着眼睛:“你把他怎么样了?”

    关亭道:“没有王爷吩咐,属下不敢轻举妄动,坠在后头看清了是谁就悄悄回来了,期间没有让他发现。”

    “那就不用管他了,留着这个明桩子,总好过人家再送暗桩进来。”长平王打了个呵欠,朝关亭道,“接着说你那边的事。”

    ……

    池水胡同蓝家的院子里,明与暗是泾渭分明的。

    东院,蓝泯父女三人的住处,前前后后都是灯火通明,大红灯笼挂满了各处,将先前的一些非红色的羊角琉璃等风灯都换了下来,红红火火似是在过年。而西院,因着蓝泽的病痛和老太太的不悦,整个院子都是死气沉沉的。

    蓝泽白日因为急怒和憋闷晕倒在母亲房中后,一直没有离开,轮番的大夫请进来,除了什么都诊不出来只说是风寒的,便是笃定他得了头风的。蓝老太太见没个定论,便要着人去宫里递牌子请御医,被中途醒来的蓝泽赶忙拦住,好说歹说的劝着母亲打消了念头。现如今蓝泯那边跟永安王搭上了关系,蓝泽对皇家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慌,跟他才进京未曾参加大朝会时一样,总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因而不敢沾惹宫里。

    最后还是隔了大半个京城去请了一位口碑甚好名望极高的老大夫过来,这才确诊了蓝泽的确得了头风。

    “侯爷远途来京未免水土不服,路上辛苦又受伤,正是体弱的时候,加之如今是换季时分,是以感了头风之症。从脉象上看,侯爷肝气郁滞,气血逆乱,阴虚阳亢,该是近日思虑过甚至,动怒太多的缘故。须知七情伤人,唯怒为甚,水不涵木,内风时起,这头风之病,便是内外交加引出来的。”

    老先生侃侃而谈,一时将蓝老太太说得连连点头,“总算找到一个明白人,先生说的这些的确是如此。不知该怎样诊治才能痊愈?”

    ------题外话------

    感谢zhuwenrourou的花和沙漠清兰的票:)

    后续7000补上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