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客栈血光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跟车的男仆们都背转了身子,如瑾将车帘掀开一角望出去,看见带着轻纱兜帽的佟秋水,一身素衣,亭亭而立。

    “瑾妹妹,此去京城何时归来?路上当心。”

    “入冬之前应该便能回来了,谢谢你来相送,等我回来,咱们一起去城外山上看红叶。”

    佟秋水点了点头,踌躇一瞬终究还是说道:“此次上京若能遇到我家姐姐,替我看看她是否安好,回来时说与我听,好不好?”

    如瑾自忖与佟秋雁相见机会渺茫,但见她亲自开口,还是应了下来:“若能相见,定会告知你。”

    前面佟太守朝这边招手,佟秋水退后两步:“不耽误你们了,一路保重。”

    车队重新启程,顺着大开的青州城门缓缓驶了出去,一路走上宽阔官道。如瑾看到佟秋水在后方遥遥挥手,自己这里却不能伸手到车外,只得一直注视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最终放下锦帘。

    秦氏便道:“佟家二小姐如今懂事了不少,说话不像以前那样孩子气。经了她姐姐的事,也可怜这孩子了。她家和我家素来亲厚,京里要是真能遇见她家大姑娘,咱们多照应些。”

    “她如今是王府内眷,恐怕轻易见不了外客。”如瑾轻轻叹了口气。

    车轮辘辘,半里长的队伍在官道上缓缓向前,除了跟车的男女仆役、家丁护院,因为路途遥远又有内眷,蓝泯还特意请了一家镖局跟着护送。行车途中沉闷无聊,除了闲聊和小憩无事可做,一直行到了午间时分,队伍才在一家村落外的大车客栈停驻。

    如瑾姐妹扶着秦氏下车,见这客栈房舍实在粗陋,秦氏便招呼丫鬟先去收拾房间。如瑾无意中一转头,看见前头父亲也下了车,却没立刻离开,而是回身伸手到车内,又接下了一个人来。

    玫瑰比甲黄绫裙,满头乌发挽成一个垂鬟分霄髻,一束青丝侧搭在胸前,身姿窈窕,行动妖娆,如瑾定睛一看,却是小彭氏。蓝泽拉着小彭氏的手将她扶下车来,小彭氏似乎是害羞,左右看看,抽回手低下了头。

    这场面有些过于刺眼了,如瑾转眸看向秦氏,果见母亲也注意到了那边,只看一眼就别过了头。如瑾不由暗暗责怪父亲,小彭氏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婢,父亲让她同坐一车也就罢了,怎就当着这么多人行这种事。虽是院中诸人各自忙乱,但能看见的也不在少数,一向注重形象的父亲此举实在是不妥。

    须臾房间收拾妥当,如瑾陪着秦氏用过简单饭食,带人回了自己房间,路上又看见小彭氏,正拿着一个包裹往蓝泽所住的房间里走,想是要伺候蓝泽换衣梳洗。

    暑天午间炎热,车队就停在了这家客栈一直到日头偏西,地上热气退了一些的时候才又启程赶路,然后直到天黑许久之后才到另一家大车客栈歇了。如此一连几日皆是如此,早晚赶路,午间歇息,到了这一日已经出了本府地界,行至与相邻省府的交接处。

    夜间歇在客栈的时候,如瑾觉得十分困倦,连续几天闷在车中颠簸,天气又热,实在是难受的很。躺在床上,铺的是自家带来的被褥席枕,但仍能隐隐嗅到床榻间经年的异味。

    “才走了不到十天已经把人累死了,听说还要走二十多天,吃不好睡不好的,住这么腌臜的地方,到了京城人也散架了。”碧桃和青苹歇在屋里另一张床上,唉声叹气的抱怨。

    青苹就说:“已经不错了,好歹有张床,底下丫鬟们可都在外头车上窝着呢。”

    赶路途中多有不便,房间多院子大的大车客栈毕竟是少数,许多时候住的都是这样的普通小店,马车只能停在院外,而为数不多的房间被主子们一分也就轮不到下人了,非近身伺候的仆役们只能在马车上将就一宿,嫌车里气闷的就在露天支个帐子打地铺。

    碧桃又抱怨了几句,跟青苹絮絮叨叨地说着,如瑾心思却不在这上头,一直想着这几日所见的父亲和小彭氏多次过于亲昵的举止。

    未免太扎眼了些。如瑾这才省起自己近日来忽略了小彭氏,因着她常在外院书房服侍,又没名分,也不像几个姨娘那样需日日去幽玉院请安,如瑾这些日子一直没怎么见过她,又是担心父亲,又是盯着东府和姨娘们,便没在她身上留心。

    如今看来,却是要留意一下这个人了。能让父亲如此关注的侍婢,若是心善还好,若是像刘姨娘和张氏那样可不得不防。

    这样想着,躺着,越发觉得屋中实在太热,床上气味又熏得慌,于是如瑾披衣起来推门出去,青苹碧桃忙起身跟着。“姑娘去哪?”

    “随便走走。”如瑾站到院子里,抬头就看见了漫天星斗。

    这是一家孤立在官道附近的客栈,专为远途行旅而建,前后几十里都没有村镇,房舍简陋,院墙也矮得只有半人高,住着是太不舒服了些,但站在院中看景却是毫无阻碍,放眼一望,四周整片荒野尽收眼底,星幕低垂,远山横亘,无端能让人生出天高地阔的豪情。

    如瑾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致。前世今生,不是深闺就是深宫,出门远行不过是这次加上前世那次上京入宫,但那时是跟着整个省府秀女们一起的,身边有护卫官兵和宫里的内官,夜里不能随意出门,是以也未曾得见如此夜景。

    野地里看星星最为璀璨,如瑾有一种伸出手就能触到星辰的错觉,亮闪闪的星光冷辉近在咫尺,仿佛暑热也都消退了。

    “姑娘回去吧?这店家吝啬,院子里连个灯笼都不点,黑漆漆的怪吓人。”碧桃嘟囔着。

    如瑾摇摇头,兴致勃勃看那星斗和荒野。夏日草长有虫鸣,院子远近啾啾之声不绝于耳,野趣盎然。整日处在深宅之中与人谋心,此时见这样天宽地广的景致,越看越觉胸襟开阔,连日来蓄积在心中的忧虑和憋闷似乎都散了。

    这样静静站在夜色里,看着星斗一点一点偏西而去,耳边虫鸣渐渐热闹起来,且有些聒噪的由远及近。如瑾失笑:“野地里草虫这样多,夜深了反而越发起劲。”

    青苹偏头细听,有些疑惑:“野地也不应该是这样,奴婢小时经常夜里出去玩,可从没听过这么吵闹的虫子,而且听起来怪怪的。”

    碧桃道:“这里离青州远了,许是有当地的怪虫子你不知道呢。”

    主仆几人这样说着,虫鸣的聒噪却突然停了,又恢复了先前的偶尔唧啾。“好怪。”青苹道。

    这下连如瑾也觉得怪异了,忍不住凝神细听,却只有微微的风声。星野四合,黑暗无边,在这样茫茫的荒野之中,原本闲适看景的心情,也因了方才一番古怪聒噪又骤然停止的虫鸣,而变得微微不安。

    “姑娘我们回去吧……”碧桃想起小丫头们闲来无事乱说的鬼魂之事,有点害怕。

    如瑾未及作答,只听外头车队附近骤然响起一声暴喝。“什么人!”

    紧接着是几声闷响,静夜里异常清晰,像是什么连番倒地。如瑾一愣,刚要下意识问一句“怎么了”,院外锵啷几声铁器碰撞后,就是好几个人大声呼喊——

    “起来!有强盗!”

    “天哪杀人了……别睡了快跑……”

    “……抄家伙抄家伙!快点!”

    碧桃大惊失声:“有强盗……咱们快躲进屋里去!”说着就要拽如瑾和青苹往回走,手却哆嗦着,脚也不听使唤,半天没迈开一步。青苹也是吓得说不出话来。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丫头,整日里深宅住着,哪里经过这种阵仗。

    如瑾受惊之下后退两步,眼见着外头火把渐次亮起来,呼喝声,刀兵碰撞声,惨叫声,喊杀声,人影幢幢,转瞬间乱成一团。许多底下的丫鬟婆子睡在外头,此时全都大吵大嚷起来,哭声叫声十分凄惨。

    “这里是襄国侯府的车驾,胆敢劫掠侯爵,官兵来时你们全都要死,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我武威扬!朋友们哪条道上的,威扬镖局杨三刀在此,烦请过路的朋友给个面子!”

    蓝府护院头领和镖局领队先后喊起来,亮出身份,震慑盗匪。然而两人连番喊了几次之后不但没有任何作用,护院头领还在几个贼人围攻之下被砍了两刀,要不是有人来救几乎就要被砍死。

    院中几个屋内亮了灯,襄国侯蓝泽推开窗子朝外问:“怎么会有强盗?治世之下盗匪怎会出没,这里地方官是谁来着,怎么当的官!”

    “哎唷侯爷快躲起来,等退了贼再说,这时候顾不得什么地方官了。”有个管事从外头跑进来,一身鲜血,见蓝泽临窗而望还大声呼喝,连忙跑过去关窗阻拦。他的动作倒是十分灵敏,显见身上的血不是他自己受伤所致,而是别人溅上去的,由此可见外面情况多糟糕。

    “快,让母亲将屋里灯熄了躲起来!”如瑾率先回过神,一把将碧桃推向秦氏房间那边,而自己匆匆跑去蓝泽那里叫道,“父亲快灭了烛火,这时候不能点灯以免强盗……”

    嗖!

    鸣镝尖锐,一柄利剑猝然飞来,狠狠扎在蓝泽身侧窗框之上,半只箭都没了进去。只要再往左偏一点,被洞穿的就是蓝泽的头颅!

    如瑾大惊,“父亲快躲!”

    那管事吓得一跤跌在地上,脑袋撞上檐前石阶,顿时晕了过去。如瑾正好跑到他跟前,被他一绊,猝不及防也跌在地上。

    蓝泽呆呆看着窗框上半截箭羽,竟是直楞楞站着忘记了躲开,一动不动在原地站着。此时窗户大开,屋中灯火亮堂,他站在窗前俨然成了人家最好的靶子。

    “点子在这里!”

    不知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嗖嗖嗖几只响箭急速袭来,叮叮当当钉在蓝泽身边窗框上,有的还射进了屋子。

    “看准了再射!”

    又是一阵箭雨,如飞鸟投林,全都扎向蓝泽这边。“父亲!趴下!趴下!”如瑾倒地尚未来得及起身,见此情景急得眼睛都红了,拼命大喊。

    噗!一支箭不偏不倚正中蓝泽左肩,去势之强将其一下射倒在地,却也恰好躲过另外几支利箭。

    “父亲!”如瑾跌跌撞撞站起身来,一脚踢开了蓝泽房门冲进去。

    蓝泽瞪着眼睛直挺挺躺在地上,似乎还未从中箭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父亲父亲……”如瑾惊得踉跄扑过去,看着蓝泽肩头没进去多半支的利箭手足无措。

    “……瑾、瑾儿?”蓝泽偏头瞪了如瑾一瞬,仿佛才确定眼前的人是自己女儿。

    这一偏头,恰好牵动肩头伤处,利箭扎进去的地方顿时浸出一片鲜血,瞬间染红半边衣衫。“……啊……疼!”蓝泽终于被巨大的疼痛唤醒,从震惊的麻木状态回神。

    “疼……瑾儿……快救我……救我!疼!”豆大汗滴从他额头冒出来,滴滴答答流落在地,蓝泽疼得打滚,却只滚了一下就又直挺挺躺着,因为打滚牵扯的伤口更疼。

    “救命……来人啊,救我……”

    “父亲!”

    如瑾呆呆看着蓝泽愣了片刻,猛然省起跟车的镖局武师里似乎有懂医术的,赶紧站起来,“父亲您忍一下,我马上叫人!”

    院子外头喊杀声一片,惊恐的惨叫和绝望的哭喊不绝于耳,在狂乱摇动的火把照耀下,这些声音越发毛骨悚然。院子里已经有人冲进来,黑衣黑裤,黑巾蒙面,正跟拦阻的护院和武师们凶狠厮杀。

    “快去屋里解决点子!弓箭射不到了,冲进去!冲进去!快!”

    强盗的呼喊伴随着更为凶猛的冲击,院子里顿时也成了血流成河的凶地,周围房间中都传出嘤嘤的哭声和惊吓的叫嚷。

    一个镖局武师何人缠斗正酣,冷不防后面一支利箭穿胸而过,将他直接钉在了地上,与他缠斗的强盗二话不说,上去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染血的头颅骨碌碌滚到蓝泽门前,被刚要出门叫人的如瑾撞个正着。

    “……啊”半声惊呼,如瑾踉跄两步扶住了门框才勉强站住,定睛之时跟那头颅尚未合上的眼睛对住,如瑾愣了一瞬,浑身血液都冰了。

    她不是没见过死人,连自己也曾经死过,可,可这样血淋淋的场景,尽管她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见到。眼见着那头颅犹自如生的神态,狰狞而恐怖的瞪着眼睛,头发染着鲜血糊在脸上……

    如瑾“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再不敢看那边一眼,听着屋内父亲痛苦的呻吟,再看看院子里鲜血四溅的惨烈,如瑾咬一咬牙,跌跌撞撞冲出门去,尽量避开缠斗的双方,贴着墙角朝外走,一边走一边瞪大眼睛,用力在混乱的人群中寻找印象中那名懂得医术的镖师。

    然而本就只是见过一两眼而已,身为护送人女眷的她又没有必要亦没有理由与镖师接触,本就对那人相貌记得不是很牢固,若在平时还可以勉强辨认一下,此等混乱场面人影纷乱,到处都是鲜血和刀兵,镖局人穿的衣服又皆是一样,哪容得她细细找人,一时间根本找不到。

    院子里冲进来的强盗越来越多,眼见着护院和镖师们都要顶不住了,已经有两个蒙面人逼近了蓝泽房门。

    “姑娘!姑娘快过来……”一个没有灯火的房间闪开了半边门扇,碧桃的声音在门口焦急呼唤,还有青苹的言语隐隐传来。“太太您别出去,外头太乱了,您……”

    如瑾猛然想起母亲。定是她不放心自己要出来寻找。

    “母亲快回去,别担心我,我这就过来。”如瑾猫着腰穿过几对缠斗的人,勉强跑到秦氏房门口叮嘱。秦氏一见她过来哪里肯再让她走,挤开门抓着如瑾袖子就往里拽。“瑾儿,这样大乱的你乱跑什么,快进来!”

    “……母亲,父亲受伤了,要赶紧给他找大夫。”如瑾一边往回扯袖子,一边努力借着火把的光亮在混乱的人群中寻那镖师。

    猛然就有人喊起来:“这里似乎是女眷,冲不过去的兄弟都过来这边!”

    如瑾一惊,立时反身进屋关死了门。杂沓的脚步声冲过来,夹着强盗怪声呼喊,转眼间房门就被砸得砰砰作响。

    “快,母亲躲到床下去,孙妈妈、碧桃你们几个堵门!用桌子柜子顶上,一定不能让人冲进来!”如瑾拽起秦氏,借着窗外火光的照亮将母亲往床边拽。

    “瑾儿你躲,母亲去顶门,你是女孩家,绝对不能让强盗看见啊。”秦氏反手抓住女儿的胳膊,将她往床底下塞。这个屋子里面家具少得可怜,一床一桌一柜另有几把椅子,连个面盆架都没有,哪里都藏不住人。

    那边青苹几个丫鬟刚把桌子搬到门口顶上,外面一股大力踹开了门,连带着门扇和桌子全都踹飞了起来。

    两个火把被人扔进来,滚在地上熊熊烧着,一刹那将屋子照得亮堂堂,如瑾等人顿时全都暴露在强盗跟前。

    “果然是女眷!”四五个蒙面汉子冲进来,手中刀剑染血,一个个瞪眼打量如瑾诸人。碧桃离强盗最近,吓得腿一软摔在地上。孙妈妈哆嗦着拽过几个丫鬟挡在秦氏和如瑾跟前。

    “这里是……是襄国侯府的人,你们、你们是哪里的强盗,竟敢……”

    “废话少说!”其中一个强盗抬刀指上秦氏如瑾,“这是你们太太和小姐?”

    秦氏往前一步将女儿挡在身后,“你们是什么贼人,难道不懂王法么?抢劫侯爵是什么罪名你们也敢做,等官兵来了你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不但你们,就连你们的家人……”

    “去去去!谁听这些啰嗦!”那强盗不耐烦打断秦氏的话,晃了晃脑袋,“什么王法官兵的,这荒郊野外等官兵来了什么都晚了,杀光了人,抢光了金银,爷爷拍马就走,谁有本事让爷死无葬身之地?”

    带血钢刀狠狠一挥,“兄弟们上!杀了这劳什子侯爵太太侯小姐,这屋里钱财都是你们的!”

    “哈!”几个蒙面人高呼,挥刀而上。

    刀劈剑砍对向一屋子女人,先前进来躲避的几个院外丫鬟未待逃开,顿时被砍翻在地,鲜血飞溅。她们本以为从院外躲进院里已经安全,谁曾想这么快就遭了秧。

    “啊——”其余人大半晕了过去。

    只有孙妈妈青苹还抖着身子挡在秦氏跟前,秦氏挡住了如瑾,而那边碧桃瘫软在地动弹不得,吓得面无血色已经不能言语。

    “瑾儿、瑾儿你快从后窗跑,床头那边有个小窗子通向后院,你快走!快走!”秦氏一把将如瑾推开,自己上前和孙妈妈青苹一块拦阻强盗。

    须臾之间,几柄大刀已经劈到了三人头上,几个手无寸铁的内宅女人怎么挡得住凶狠强盗,眼看着就要命丧当场。

    “住手!你们这群反贼!”

    电光火石间,一声厉喝乍然响起。

    明晃晃钢刀停在秦氏头上三寸处,为首的强盗眉头一立,凶恶盯住并未逃去后窗的如瑾。在他眼中,衣衫鬓发都已凌乱的少女孤身站在那里,像是暴风雨中的一株再柔弱不过的小花,明明那样单薄纤细,仿佛再几个雨点就能将其压垮,却突然有了一种神奇的、让人意想不到的坚韧生出来。

    少女眸底映着火把熊熊光焰,却透着比数九寒天三尺冰还要厉害的冷气,被她那样紧紧盯着,为首强盗手里的刀就再也披不下去。

    他这里一停,其余几人也停了手。

    院子内外还在激烈的呼喊着,惨叫着,这屋里一方小小的天地却突然呈现一种诡异的宁静。

    “你说什么?”为首强盗语气阴森森的,瞪着如瑾森然发问。

    这突然的变故让如瑾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她方才不过是绝望之中突然福至心灵,拼着命试探一下罢了,没想到真的有了奇效。

    如瑾稳住心神,看看仍在强盗刀下的母亲三人,知道自己必须镇定,必须要坚持着不乱才行。

    她慢慢转过眼睛,对上强盗凶神恶煞一般的目光,却仍是毫不退缩,不惊不惧,坦然与之对视。

    “你方才说的是什么?”强盗又问了一遍,持刀的手从秦氏头顶收回,却换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出招之势。他盯着如瑾,刀锋却指向秦氏胸膛,只要一息就能给秦氏开膛破肚,并以迅雷之势冲向秦氏身后的如瑾。

    而决定他行动的,似乎就是如瑾的回答。

    如瑾看见了他的动作,她不懂刀剑之术,却也凭着直觉隐约感觉到了强盗姿势里的危险气息。屋中所有强盗都狠狠瞪着她,青苹孙妈妈也看过来,秦氏叫道:“快走!瑾儿你快走!”

    如瑾没有走,反而向前两步,离着母亲和强盗的钢刀更近了些。

    “我说,你们这群反贼,真以为藏头露尾的装成强盗,别人就认不出你们了么?”她一字一字说得清晰,尽量放慢语速。看起来是镇定自若,其实是在拖延时间,等待院中能有护院或镖师冲进来解围。她对接下来的事情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样喝破对方身份,似乎还运气极好地猜对了,可是对方是会知难而退,还是会更加丧心病狂地杀人灭口?她不知道。

    “哈哈哈!”为首的强盗猛然大笑起来,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他转过脸去跟同伴笑道,“看这个侯府小姐被咱们爷们吓疯了,竟然说咱是反贼,哈哈哈!喂,小丫头,”他又叫如瑾,“你总之是死到临头,难道以为给爷几个扣上反叛的罪名,爷就能罪上加罪?只可惜爷说了,官兵根本抓不到咱们,再大的罪名也没用!”

    “既然不怕被人说是反贼,你又为何停手不杀了?”如瑾紧盯着他反问。

    她勾起了嘴角,尽管知道自己笑不出来,但最起码让人误以为她在笑就行了。尽量让语气显得轻松,她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这位自称爷的,你虚张声势这一番话又能顶什么用?这样别人就不会拿你当反贼了么?好啊,官兵抓不到你,你本事,那么你就将我们几个一个一个的砍了,然后随便那点金银装成抢劫,带着弟兄们扬长而去就好了。是好汉你立刻动手,我蓝如瑾脖子伸在这里,要是皱一个眉头我就对不起祖宗!只是若你哪天稳坐家中,突然有朝廷钦差从天而降拿了你的性命,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别以为人家不知道你是晋王府的余孽!”

    “晋王”二字一出口,为首蒙面强盗的眉头立刻拧成一条线,眼神顿时凶恶千百倍。如瑾立刻明白自己赌对了!

    “这位爷动手啊,杀我,杀这屋里所有的人,院里院外您可别漏了一个。”趁热打铁,如瑾又向前走了两步,“您可要记得不能留一个活口,若有一人气息尚存,或者现在已经有逃出去报信的,那您可就糟糕了——我一个内宅闺阁之人都能识破您身份,侯府上下其余人等就是傻子?到时报上朝廷,被赐死的恐怕就不是晋王一个了,您这条命,您家人的命,还能保住几条?”

    为首强盗的额头隐隐反射了火光,如瑾看得分明,那是他额上渗出了汗。如瑾心如擂鼓,在胸膛中砰砰地急速跳着。她顶着一条路将人逼到死角,面上那样镇定自若,连对方都被唬住,却只有她自己知道,此番却是一场凶险至极的豪赌,若是对方心念稍偏,恐怕这一屋子女眷就要立刻血溅三尺!

    几个持刀强盗也是紧紧盯着她,眼神飘忽,眉头紧锁,尤以为首那个最甚。

    秦氏,孙妈妈,青苹,连带着瘫软在墙角里的碧桃,全都被如瑾的话震惊在当场,谁也没想到这伙凶狠的强盗竟然是这样背景。

    一时间,屋子又恢复了方才那样的诡异,所有人都在盘算,犹豫,惊讶,谁都没有听见,院子里的喊杀声正在以迅猛的速度减弱着,减弱着,直至消失……

    “哈哈哈哈!”为首强盗又是一阵大笑,但这次的笑声底气虚弱,连秦氏几人都听得出来了,更何况如瑾。只听强盗狂笑过后大声道:“小丫头年纪不大鬼心思挺多,只可惜爷爷告诉你,你猜错了!爷就先杀了你,然后将你头上珠宝身上罗裙都拿出去换钱,卷了你家所有金银,下辈子吃香喝辣享受大富贵去!”

    如瑾看着他,也发出一阵笑声:“这位爷,您强盗当得太不像话了,恐怕是第一次手生?劫匪强梁我也听说过一些,还真不知道有您这样对着内宅女眷喊打喊杀的。谁不是杀了男丁劫走女眷,带不走的也不会轻易放过,您要我的珠宝罗裙却只为换钱?外面镖师还在,行走天下见得多,您去问问他们,您是不是坏了强盗的规矩?”

    一番嘲笑让那强盗眉头拧了几拧,目光闪几闪,最终眼睛一眯挥刀而上。“管你什么强盗反贼,先杀了你再说!”

    雪亮刀光映着火光兜头而下,眼看就要砍上秦氏头顶。

    如瑾大惊,暗道一声完了,这蒙面人被逼得恼羞成怒,她逼迫太紧了!这样的逼迫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知难而退顺势遁走,留不下证据日后也不能拿他们如何,行事稳妥的人都会做这种选择。而另一种,就是不管不顾将人全都杀了灭口,再伪装成强盗打劫,至于会不会走漏风声被朝廷察觉,都等杀完了以后再说。

    这其中的分寸全在双方心思角力间的尺度把握,以及对方心性。如瑾赌得太凶,而对方的心志明显不能承受这样的压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再说。这是如瑾最骇怕的结果。

    “母亲!”她揉身扑上想为秦氏挡住刀锋,然而刀势太快,眨眼间已经来不及了!

    母亲……如瑾面如死灰。难道这一家的命,真的就要全都丧生在这荒野小店,难道她重生这一世只是一个笑话?

    火光摇曳,地上两个火把跳动的火焰被如瑾扑来的疾风带起,呼的一下卷燃了垂地的床帐。熊熊火光之中,如瑾看见那柄雪亮的刀锋贴上母亲发髻……

    嗖!

    鸣镝尖锐破空声!

    眨眼之间,奇迹般的,强盗手中的钢刀竟然直飞出去,哐啷一声撞在墙上,又乒乒乓乓的落地。而那挥刀的强盗却捂着手惨叫一声,鲜血噗的一下溅了秦氏满脸。

    “瑾儿……”一直坚强挺立着为女儿遮挡强人的秦氏,终于在大惊与巨变之下受不住这连番的变幻,身子一软,缓缓倒了下去。

    “太太!”孙妈妈伸手去扶,却也是惊惧之下处于脱力的边缘,抱着秦氏一起坐到了沾满血污的地上。

    如瑾此时几乎顾不得去看母亲,只怔怔的看着挥刀强盗鲜血淋漓的右手。那里一支通体乌黑的利箭穿掌而过,正正插在他的手心,就是这支箭,在最最危机的关头打飞了钢刀,救下了命在须臾的秦氏。

    如瑾猛然转过头,朝着利箭飞来的方向看去。

    屋门之外,满院子混乱的人群不知去到何处,杂乱舞动的火把也不见了,喊杀声和惨叫声早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持枪肃立的几排铁甲军士,整整齐齐排列的火把队伍,以及人群之中,火光之下,那骑在乌驹背上持弓而立的银甲男子。

    是他……

    院子里的血迹一直从阶下漫延到门槛,与屋中几滩紫红色的鲜血相接,仿佛连成一片,成了一地熊熊燃烧的火海,灼烧着人的眼睛。如瑾终于闻到了空气里浓重的血腥气,是她在紧张的对峙中未曾留意到的。

    而今一旦嗅到,瞬间就被那气息冲进了鼻端,脑海,一直到胸腹之中,那样的腥味,夹杂着钢刀铁刃的气息,冲得她几欲作呕。然而那个持弓的男子,却静静端坐在血腥气最重的庭院当中,玄色披风像是黑鹰收起的羽翼,座下乌驹与他一样静立泰然,似乎还有一些惬意在里头,仿佛飘荡在身周的不是血气,而是再芬芳不过的花香。

    如瑾想,一定是她恍惚中的错觉,不然,处在这样惨烈厮杀过后的地方,脚下残肢断臂,怎会有惬意。

    然而,向上,对上那个男子熠熠闪光的眸子,在火光中依然比天空星辰还要明亮的眸子,如瑾却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那人……也许就是会在血腥场里惬意的异类罢……

    “商……”她还是想不起他的名字。

    她已经刻意将他忘了,却未曾想到,还能在这样的境况之下再次相遇。

    这真是匪夷所思。

    为什么,这样的荒郊野外,这样的夜半更深,他会出现在这里,带着盔甲鲜明的军士,如神一样从天而降消灭了所有作孽的鬼怪?

    “啊!啊啊啊!”

    屋中剩余的几个强盗突然炸开,似是明白了自己已处绝境,血红了眼睛挥刀冲向屋外甲兵,带着与敌人对归于尽的绝望和疯狂。

    如瑾一惊,方才的震撼来得太过突然,她几乎忘记了屋内还有强盗存在。几人突然爆发的疯狂冲击吓了她一大跳。他们去势异常凶猛,又是抱着必死的疯狂,钢刀利刃反射寒光,而院中那个男子马前不过才有两排军士而已,能挡出如此疯癫的冲袭么……

    电光火石间,两排军士竟然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未曾察觉面前有利刃袭来似的,如瑾更是大惊,几乎就要喊出声来。

    却见,马上男子反手身后,不见怎么动作就抽出了四支乌箭,缓缓抬臂平举,缓缓弯弓搭箭,动作慢得让人捏一把冷汗。强盗们已经冲到第一排军士跟前,不过一息之间,手上利刃就要朝军士头颅砍下,而那些军士真的从始至终一动不动。

    “……快躲……”如瑾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嗖!

    未待她话音落下,一声锐响骤然划破空气,四个强盗就那样保持着挥刀的姿势,全都僵在了原地。

    从如瑾的方向看去,四个人的背后都透出了一柄锋利的箭头,乌黑黝亮,在火把照耀下闪着乌沉沉的光。而马上男子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利箭,只余弓弦微微晃动着,发出嗡嗡的轻响。

    眨眼之间,四箭齐发,分中四人!

    如瑾愕然看着那银甲乌袍的年轻男子,仿佛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他……曾那样轻浮无礼,荒唐至极的家伙,怎会有这样的本事……

    就在如瑾愣怔的时候,那男子又是一回手,从背上箭囊飞速取出利箭,毫不犹豫张弓射出,一道乌沉的光芒就对着如瑾急急袭来。

    噗!轻响。

    如瑾直到顺着声音回头,看到伤了手腕的为首强盗喉咙中箭翻到地上,不发半声就绝气死去,才惊觉刚才那箭并不是射向自己。那样的速度,那样的猝不及防,她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

    马上男子微微抬了抬下巴,嘴角似乎是牵了起来,如瑾以为他要说什么,却见他又一偏头,转向一边的随从去了。

    “襄国侯伤势已经处理完毕,现下正在昏迷中,已无生命危险。”随从用清晰的声音禀报,如瑾在屋中也听得分明。

    父亲!她回头看了看母亲,见母亲被孙妈妈搂在怀里,毫发无伤,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也就放了心,道一声“我去看父亲”,就匆匆出门朝蓝泽的房间而去。

    “喂,三小姐,本王帮了你这么大忙,一声谢谢都不说?”

    马上男子懒懒开口。如瑾脚步一顿,站在火光通明的屋檐下,转头看向他。

    “多谢七王爷。”她郑重福身一礼,然后起身继续匆匆向前。

    “这么没诚意。”长平王低声嘟囔一句,如瑾只做未听见,径直进了父亲房门。

    他救了她,救了母亲,救了父亲,救了蓝府上下许许多多的人,她心中感激不尽,可对上他那双眼睛,听到他不甚庄重的声音,他那样孟浪轻浮的模样就顿时让她不知如何应对。

    如果说方才射箭救人的他是神,此时开口和她说话的他就是……就是最浪荡最无赖的纨绔。一息之间的转变让她猝不及防,有些不知所措。

    唯有恭谨一礼,表达心中感激。却不敢失了闺阁小姐的身份,似是心底有什么人在不断的告诉她,只要稍微松懈一些,恐怕那个人会说出更无赖的话来。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