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机锋暗藏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自从三月三之后,好像一直在下雨,晴也只晴朗一会,不过片刻的工夫日头又被乌云遮住,然后就是淅淅沥沥的水滴从遥远天幕落下来,总也落不尽似的。只说秋雨凄苦缠绵,却未曾想这春末夏初的雨也能这样令人发闷,心也跟着天阴。

    蓝府里上上下下这些日子都不好过,蓝老太太心情不好,因为小事先后发落了好几个奴婢,弄得大家都战战兢兢的。有些不知情的人察觉府中气氛不对,找那些似乎知情的人打听,但基本都碰了钉子,什么都问不出来。越是问不出来,大家越是忐忑,仿佛天上的乌云降落地面包围了府第似的,总觉着有暗潮涌动。

    这一日早起醒来,窗外天色仍然是黑沉沉的,之前大半夜的雨疏风骤,想来今日也不会有什么好天气。如瑾起身披了衣服,用冷水静了面,才觉得头脑稍微清醒一点。

    寒芳梳头的手依然又柔又巧,几下就将满头长发挽成漂亮的发髻,而且是如瑾喜欢的简单样式,看上去只觉清爽。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的本事,也不知是跟谁学的,看来这月又要领赏钱了。”碧桃笑着打趣她几句,待她行礼出去,走近前来帮如瑾换衣服,“姑娘,寅初了。”

    如瑾点点头,对镜看了看衣衫钗环,都觉得妥当了便走到外间用了几块点心,随后带着丫鬟去秦氏那里请安。今日是蓝老太太去上香的日子,如瑾必须早起,其余不去的人也得早些去送行。

    如瑾到幽玉院的时候秦氏也收拾妥当了,两人便一起去南山居。时辰太早,天色暗沉,灯笼在风里飘摇着,南山居院里已经站满了丫鬟仆妇。

    “嫂嫂真是早。”张氏先到,特地从屋中出来迎接秦氏母女,眼神锐利地笑着。

    “弟妹早。”秦氏未曾理会她言语中的嘲讽,正常与她点头招呼,扶了如瑾的手进得门去。张氏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脸上阴了一下。

    蓝老太太刚用完早饭,桌上碗碟未曾撤下去,秦氏母女行礼问安,才说了几句家常,蓝如琦蓝如琳先后到了。两人问安毕,如琦本就瑟缩话少,如琳近日也不敢在祖母跟前造次,场面不免有些冷清。

    此时绣帘外却走进蓝如璇来,手里端着添漆茶盘,盈盈走过去将茶放在蓝老太太手边,转过身来给秦氏行礼。

    “伯母早,适才在后头给祖母沏茶,未曾去迎接伯母,还请勿怪。”言语温柔,举止得体。

    如瑾眉头微动。这么快恢复往日模样,好宽的心胸。

    三月三后蓝如璇一直称病,整日闷在闺房中不出来见人,这是近半月来如瑾第一次见到她。

    虽然短短不过十数天,却仿佛隔了一世。

    这十数天里春红凋落,夏木生发,连绵阴雨也阻不住天地万物蓬勃繁茂之势。然而自那日以后,却有什么东西似寒风过境的荒原,枯萎衰败,归于死寂。

    “大姐姐好。”如瑾与之平礼问安,抬起头来,目光相对。

    因血缘而相似的眉眼,一个云淡风轻,一个温柔可亲,两人对视一瞬,唇边皆有了笑意。

    “三妹好。多日不见,三妹容光越发夺目了。”

    “大姐姐却是清减了不少,想来是病中心力交瘁,情绪烦躁之故?”

    “三妹错了,我每日安心养病,没什么可让我交瘁烦躁的。”

    “能安心最好。”

    一番交谈,蓝老太太看了两人一眼,起身转去堂屋。“东西都好了没有?时辰不早,早些出门。”

    吉祥笑着回禀:“一切妥当,只等老太太登车。”

    “如此便走吧,路上快些行着,莫要误了第一柱香。”蓝老太太披了斗篷,回头又吩咐张氏,“府里你看顾着,忙不过来的让你嫂子帮帮,这些日子大丫头的病也累坏了你,看起来面色不是很好,能休息就休息去。”

    几句话嘱咐的十分随意,张氏却顿时白了脸,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低头福身:“谢婆婆体贴,媳妇没什么的,可能是昨夜未曾睡好的缘故,午间歇一会就好了。”

    “嗯,不舒服就不要强撑。”蓝老太太并未多做纠缠,仿佛就是临时起意关切了几句似的,说罢就转身出门。如瑾连忙拜别秦氏张氏,跟上去扶住老太太胳膊。

    十几个丫鬟婆子跟在后头,伺候着两人上了清油小车,众人送至垂花门,清油车行至外门又换了外间行走的马车。丫鬟们两两挤在后头的小车上,蓝老太太独坐前方一辆青顶四**车,又叫如瑾:“上来和我坐。”

    如瑾应命登车,后面丫鬟如意跟上车来,跪坐在门口的位置伺候。车帘落下,马蹄笃笃前行。车壁嵌着的琉璃小灯发出柔和的光芒,阻隔外面暗沉如墨的天色。

    老太太靠在迎枕上闭目养神,从启程就未曾开口,如意沉默地伺候温茶的煲子,偶尔轻手轻脚的给琉璃灯挑芯,若与如瑾目光对上,就默默地笑一笑。

    如瑾看着她灯光下柔和的侧脸,忽然想起她似乎好些日子没怎么说话了。以往她虽不像吉祥那样机敏爽利,可见人也是有说有笑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变成了如此刻这般沉默的模样……

    车窗外渐渐有了早起小贩悠长的叫卖,远远近近,此起彼伏,语调却都颇为怪异,如瑾很少接触市井生活,也不知他们叫的是什么,只是听着那吆喝伴着清脆的马蹄声,心底油然生出喜悦。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不知那早起的走街串巷之人中,有没有一个提着插满花枝的竹篮的呢?可惜已不是杏花的时节,那么篮中该盛什么花朵呢?

    这样想着,嘴角就不由含了一丝笑意,心也跟着渐渐远去的吆喝走远了似的。

    “你笑什么。”

    蓝老太太低沉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

    如瑾一惊转头,对上祖母微微张开的眼睛。那样锐利的目光,一瞬间如瑾仿佛看到了婶娘张氏。情不自禁地朝身后车壁靠了靠,如瑾听见自己发涩的声音。

    “……祖母,您醒了。”

    “我未曾睡着。”蓝老太太脸色淡淡,又问了一次,“你方才笑什么。”

    如瑾回过神来,言语也变得流利了些:“孙女听外头小贩叫卖颇为有趣,想来寻常百姓人家生活劳碌,却也有他们的乐趣在。”

    蓝老太太笑了:“是为这个。”

    这话说得颇有弦外之音,加上方才的眼神,如瑾不敢随意接话,只低头笑笑。

    蓝老太太停了一会,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说道:“那混账贼子前日在府衙牢里死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如瑾却知道说的是谁,这消息她先前也知道,此时听祖母骤然提起,不知所为何事,只得默默听着。

    “他死前叫嚷了一些话,牢头听了就着人报进府来。”蓝老太太一面说,一面看着如瑾玉般美好的脸孔,“人之将死,大多所言非虚,有些事再不说也就来不及说了,你可知她说了什么?”

    语气渐渐严厉起来,如瑾愕然抬头看了祖母一眼,又恭谨地低下头去:“贼人妄语,非闺中女子可问可听,祖母若不说,孙女绝不多问一句。祖母若说,许是牵连到那日四方亭中诬陷之事,祖母怕孙女委屈自伤所以加以劝解的缘故。不过此事本就是子虚乌有,孙女行正做直,自不怕小人构陷,孙女无事,请祖母放心。只是此事涉及家族声名,如今贼人毙命,想是天道昭彰,不肯损我蓝家。”

    蓝老太太沉默地听完,眼中锐光一点一点隐退在眸底深处,嘴角笑意也渐渐消失,恢复了日常神色,半晌后吩咐如意:“倒茶来润润嗓子。”

    一旁小心翼翼听着的如意连忙从温笼中提了茶壶出来,在小巧的青瓷万寿盅里倒了热腾腾的茶水,给蓝老太太和如瑾各上了一盅。

    马车已经出城,坚硬的铁掌踏在泥泞土路上,没有了方才的清脆声响。不知何时又下起雨来,滴滴答答打在车顶车壁,本就氤氲的空气又湿了几分。

    如瑾静静的呼吸,将一呼一吸都尽量拉的绵长,平复急跳的心。仔细回想蓝老太太近日言行,那夜对蓝如琳的不留情面,今早启程前对张氏若有若无的试探,以及,方才那机锋暗藏的问话。

    这位侯府里最尊贵的老封君,到底知道了什么,又想做什么?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