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火上浇油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日影随着照进屋内,投到一人多高的富贵群芳落地大屏风上,照亮上面绘制的朵朵怒放牡丹。有风吹进去,卷起屏风两侧低垂的樱粉色绡纱幔帐,飘摇扬起,又缓缓落下。

    屋内很静,任何响动都显得十分清晰。有什么轻轻碰撞,发出一声闷响。随后,是谁在低低呼痛。

    “……大姐姐?”蓝如琳突然觉得这屋子有些瘆人,问话的声音带着些颤抖,刚要迈过门槛的脚在半空停滞片刻,又慢慢缩了回去。

    “啊!这……”

    尖利的女人叫喊猛然响起,将门口一众人全都吓得不轻。

    “姑娘!”婢女香蕊紧紧抓住蓝如琳手臂,也不知道是给主子壮胆,还是自己害怕的要命。

    “谁……谁在里头?!”蓝如琳颤声发问。

    “五姑娘怎么了?”南山居大丫鬟如意已经跟着蓝如瑾走上来,见到众人堵在门口,诧异发问。

    “如意姑娘,这屋里……”一个婆子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人影猛然从屋中屏风后窜出来,几步就窜到了正站在门口的蓝如琳跟前。

    “啊!”蓝如琳受惊不小,连人家面目都没看清,只知道有人猛然冲过来了,吓得转身一头钻进丫鬟群中。香蕊被她带得脚步踉跄,一屁股坐到地上。

    “什么人!”

    眼尖的人已经看见来者何人,受到的惊吓比蓝如琳只重不轻,因为那人竟是个衣衫不整,上身几乎完全**的年轻男人!

    两个见机快的婆子连忙站到门口堵住,叉腰怒骂:“哪里来的泼皮,还不赶紧穿上衣服!惊了姑娘们拿板子打死你!”

    佟家两位小姐此时也走上山来了,见这边呼呼喝喝的吵嚷,不免隔着人群朝前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两个闺阁姑娘全都吓得双颊通红,连忙背转身子不敢再看。

    如瑾也转了半边身子,脸向别处,低声道:“……怎会有男子在内宅!大姐姐呢?”

    大丫鬟如意在她身边听得分明,立时变了脸色。上前两步指挥那两个堵门的婆子:“快将这人拿下,捆了送到吕管事那里拷问!”

    “是!”如意在内宅身份颇高,底下婆子哪有不听的,立时上前就去按那男子,又有几个婆子上前帮忙,七手八脚将那人按在地上。因手边没有绳子,却又不能耽搁,就有人瞄上了屏风两侧的纱帐,走过去要拽下捆人用。

    “姑娘们请先下山,此处多有不便。”如意顾忌小姐们在场,忙转身告罪。

    五姑娘蓝如琳已经回过神来,站在丫鬟背后探头看着屋内,眉头一皱开了口:“方才听见屋内有女人声音……”

    闻听此言,佟家二位小姐脸色更红,佟秋雁就要携了妹妹下山去。

    却听屋里一声惊呼,是那去拽纱帐的婆子。

    “啊这……姑娘您……”

    “什么!”蓝如琳闻言胆怯尽消,推开身前丫鬟就冲进了屋内,只探头向屏风里看了一眼,立刻跌跌撞撞的后退,踉跄间差点摔在地上。

    “大姐姐……你……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穿衣服……”饶是最后的声音越来越低,还是清清楚楚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

    如瑾侧目,恰好看到蓝如琳脸上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之色,只是转瞬又被惊疑与痛惜代替了,变脸如翻书。

    不由暗叹,这个丫头一来,倒是省了她许多事情。

    恍惚回想起前世的时候,在这小小的四方亭内,受辱的人是她,蓝如琳也在场,也说了许多类似这样的话,虽然不是主谋,却屡屡见缝插针,火上浇油,捣乱的本事十分不小,丝毫不像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女。

    大概对于蓝如琳来说,哪一个姐妹受辱对她都是一样的,都可以狠狠踩了别人,让她更得祖母看重——

    却不知一家姐妹,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联,哪有什么此消彼长。若不是蓝如璇逼迫太紧,如瑾自己也不会用此下策,污了亲人,难道自己就能得好么?

    思量间,如意已经进屋看过了屏风之后的情形,匆匆退出来,一贯温和的脸上也有了冷凝:“五姑娘看花眼了,那不是大姑娘,是一个长相酷似大姑娘的婢子罢了。”

    又吩咐几个婆子:“将门关了,在这里看好他们,这等事府里自有规矩惩罚。”说罢扫了一圈在场众多丫鬟婆子,“今日之事都闭严了嘴巴,谁也不许出去乱说。”

    吩咐完了,这才走到如瑾等人跟前福身行礼:“山顶风大,咱们下山去吧。佟家小姐也受惊了,请随奴婢回花厅饮茶歇息可好?”

    一番布置虽然遮掩之意太浓,但佟家两位小姐作为客人当然不会细问,闺阁小姐遇到这种事自然是早点脱身为好,于是虽有羞怒,但也都点头答应了就要下山。

    猛然间却听门内那年轻男子高声大呼:“如瑾妹妹救我啊!如瑾妹妹,难道你忘了刚才与我的山盟海誓,看人来了就不管我了吗?我们有了肌肤之……”

    话没说完就被人堵了嘴,乃是旁边按他的婆子见他胡言乱语,唬得魂飞魄散,慌忙掏帕子让他住口。

    蓝如瑾冷然挑眉。已到这个地步,怎地还要栽赃于她!

    这昏天黑地的一番话喊出来,在场众人都是惊愕非常。心里没成算的丫鬟婆子当时就瞪大眼睛张大嘴,百般错愕之态瞪视蓝如瑾。这等毫无遮掩的直视在平日来说那是非常失礼,但此时大家都忘记了规矩。

    精明的人倒是也有,但也只不过是稍微收敛些罢了,虽不曾冒犯瞪视,眼角乱瞟总是忍不住,一边去透过未曾合严的门扇去看那年轻男子,一边偷眼打量蓝如瑾。

    “这个陌生小厮为何说这种话,难道……?”

    众人错愕之际场面一片安静,突然有人出声就显得特别突兀。蓝如瑾看过去,发现开口的是品露。

    这婢子跟着众人上来半日没出声,此时却恰逢其会的说话,只可惜,如今这场面,这种挑拨还真是不用蓝如瑾放在心上。

    蓝如瑾淡淡道:“大姐姐不在这里,你怎么不去她身边伺候呢,却来这里凑热闹。”

    一句话说得品露变了脸色,别人许是听不出来,但她怎会不知这是警告。瞅瞅屋内屏风,她终究是没敢再用言语挑拨。若惹得蓝如瑾揪出屏风后的人来,万一真是她家姑娘,那可就是天大的祸事了。

    丫鬟如意脸色飞红,只装作不曾听清的样子,笑着请两位姑娘和两位客人下山休息。

    佟家两位小姐原本已经下了台阶,这样一闹腾,佟秋水却停步转身朝蓝如瑾看过来,颇有担心之意。她姐姐佟秋雁恨不得立刻离开这是非场,只拼命扯她袖子。

    如瑾无意间扫到五妹蓝如琳乱转的眼珠,又看到佟秋水关切的神色,心中不免就冒出“亲”与“疏”两个字来。只是当下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她只向佟秋水微微点头安慰,便转过身来直接看住了屋内被按倒的年轻男子。

    此时这人已经被绡纱拧成的绳子牢牢捆住,**的上身也被另一段较宽的绡纱覆盖,勉强算得上蔽体。他的发髻本就散乱,嘴里又堵了帕子,脸上许是被哪个婆子的指甲划伤了,两三道浅浅的血痕挂着,十分狼狈。被人死死按在地上,却还不知道服软,只一味的挣扎呜咽,强梗着脖子朝屏风方向伸脑袋。

    如瑾心中一动,挑起的眉头渐渐放缓。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