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治世以德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想当年得选入宫,因为出身公卿世家的缘故,蓝如瑾一开始就被封了从六品宝林,按规矩可以带两个婢女入宫,就带了素来勤勉的紫樱和另一个小丫头。不想那小丫头入宫不久便犯错被罚进苦役司丧生,只剩了紫樱一个。

    于是蓝如瑾更加珍惜紫樱的存在。深宫长夜,漫漫无声,多少寂寥而冷清的日子里,正是这个婢女陪她一起看春花秋月,夏樱冬雪,一起回忆以前在宫外的日子。宫闱那么大,人有那么多,可只有她是自幼服侍的,蓝如瑾一直将她看作亲人、姐妹,待之与别个不同。

    却哪里想到……

    她表面上又忠心又勤勉,心竟然那样大,竟然悄无声息地投靠了宁妃。

    卖主求荣,爬上龙床,原是个面甜心黑的小人。

    当生命重来一次,知道了后头的结局,蓝如瑾满心里都是对这个婢子的厌恶,再也不想看她一眼,连听到名字都觉得难受。

    “瑾儿,我正想问紫樱犯了什么错,怎么最近你对她大不一样?”秦氏不明就里,对蓝如瑾的做法感到十分诧异。

    今年过完春节后她就因身体不好到庄子上养生去了,蓝如瑾要上学不能跟着去,就派身边的贴身丫鬟跟着服侍,算是代主尽孝。秦氏还记得,当时蓝如瑾说紫樱素来做事妥贴,派了去十分放心,怎么这次一回来就变了呢?

    “母亲您就别管了,我在整肃身边的奴婢,该罚谁赏谁都有分寸。”对此蓝如瑾不想多谈,便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母亲身边是否也有不得力的人?有时间也请孙妈妈整治一下吧,否则她们一个个都惫懒得不像样子。”

    范嬷嬷的事情秦氏已经听说了,心疼女儿被奴才们欺负,秦氏对此大为支持,恨不得亲自去打范氏几个嘴巴。如今听蓝如瑾这样说,以为紫樱也犯了类似的错,便不再疑惑,反而支持蓝如瑾狠狠罚她,以儆效尤。

    倒是孙妈妈觉得有些不妥,因是秦氏的陪嫁,她身份比其他奴婢高一些,在主子面前能说上几句话,此时就劝道:“三姑娘别生气,容我说句不中听的,那个紫樱要是没犯什么大过错,姑娘罚也罚了,她这么多天窝在厨房做杂事想必也有了悔改,姑娘不如且放了她回来吧,也好让她感念姑娘的恩情,日后更上心服侍。”

    想了想又补充道,“最近梨雪居又撵又罚收拾了好些人,老太太虽然心疼姑娘不说什么,难免别人会有想法胡乱说嘴,影响姑娘的好名声。”

    “妈妈的顾虑我知道。我一个闺阁姑娘家,自然不好做太出格的事,就是惩罚奴才最好也通过家中长辈,以免人家说我不贤良。”蓝如瑾不仅听出了她字面的意思,更明白她不好言明的隐意,当下就点了出来,“更何况祖母向来不喜苛责下人,希望以德治家,我近日行事却有些跟她老人家的教诲背道而驰,她如今是心疼我,但如果我以后还是如此,恐怕她老人家不会答应。”

    “正是呢,姑娘果然聪慧。”孙妈妈笑容满面,对蓝如瑾的一点就透感到非常欣慰。

    蓝如瑾见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知道她真是在为自己着想。只可惜,她却得给她泼点冷水了。

    有些话总得说清楚,早些说出来也好。

    蓝如瑾朝一旁的大丫鬟飞云看了一眼,飞云立刻会意,领着一众丫鬟退了出去,只留了秦氏、蓝如瑾、孙妈妈三人在屋里。

    “妈妈明白祖母以德治家的恩慈,又是否明白另一句话呢?”蓝如瑾请孙妈妈坐下,率先开了口。

    孙妈妈侧身半坐在锦杌上,听蓝如瑾话里有话,便道:“姑娘请说。”

    念头转到嘴边,鬼使神差的蓝如瑾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治世以德,戡乱以兵,治国齐家,莫不如是。”

    赐死圣旨上冠冕堂皇的训导,她本以为当初未曾听得分明,却未想到……那一字一句竟都清清楚楚印在脑海里,还在此刻立时蹦了出来。

    一共不过十六个字,说到最后,蓝如瑾脸色已经透出苍白,服毒前后那些纷乱的画面走马灯一样闪过眼前,心神凌乱。

    “姑娘……”

    “瑾儿你怎么了,可是又不舒服?”秦氏和孙妈妈都觉出了蓝如瑾的异常,十分担心。

    蓝如瑾骤然惊醒。

    呵,自己这是在想什么……

    连忙收了心神,和孙妈妈继续方才的话题:“……我是说,以德服人固然是好,但若那人太不像样,却不能再用德了,需用刑罚。否则朝廷只修寺庙教化众生就好了,还要衙役刑律做什么。”

    “瑾儿你真没事么?”秦氏还不放心。蓝如瑾连忙冲母亲笑笑:“没事。”

    孙妈妈已经听出了些味道,露出思索的神色。

    蓝如瑾又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妈妈想必更明白,如果奴才存了反心,若不早日根除,只怕……”

    “反心?”孙妈妈眼露惊异。

    蓝如瑾看一眼紧合的门扇,放低声音:“妈妈觉得我这次落水是意外么?还有故意拖延我病情的范嬷嬷等人,以及——那送信的郑顺妻儿?”

    “姑娘!”孙妈妈霍然站起,眉头紧皱,满脸震惊。

    秦氏也听出了话中含义,一把握住了蓝如瑾的手:“瑾儿你是说……这府里有人要害你……”

    “不仅是姑娘,还有太太您啊……真是好狠毒!”孙妈妈却不似秦氏迟疑,握紧了拳头一叠连声的追问,“到底是谁姑娘知道了么,是不是董姨娘?难道梨雪居被罚的所有人都心存二心,要对姑娘不利?”说到最后已经声音发颤,显然十分懊恼。

    蓝如瑾摇摇头,安抚两人道:“范嬷嬷和红橘确实存了异心,我亲耳听到两人私语,但背后人是谁尚无证据,只推断大约是婶娘。梨雪居的人到底谁黑谁白,我还没来得及分清,只待日后了。你们别担心,如今有了警醒总比一无所知好,我们一步一步慢慢理清即可。”

    两人在听到“婶娘”二字时已经惊诧莫名,孙妈妈问道:“姑娘可推断准了?二太太她……”

    “只是推断而已,东府嫌疑比较大,至于家中几位姨娘我倒还没细细查访。”

    也就是说谁都脱不了嫌疑。孙妈妈点头表示明白,脸上震惊之色半晌未褪。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眉头皱得更紧:“难道此事也是有人故意为之……”

    “什么?”

    “昨天我听几个婆子乱嚼舌头,说……”孙妈妈住了口,看看蓝如瑾,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说会芝堂蒋先生的徒弟跟某家小姐……”

    蓝如瑾变色:“妈妈尽管说!”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