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东府耳目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而那个丫头看起来年岁不小了,总有十七八的样子,长得也十分漂亮,蓝如瑾一时想不起她的来历,看她戴的松石坠子蓝汪汪如两滴流萤,成色颇好,不是低等丫鬟戴得起的。

    蓝如瑾就笑:“我这院里又没鸟雀,喂的什么鸟?这几日热饭热茶都不便宜,可是炉子坏了么?”

    那丫头便笑答:“可是姑娘忘了么?去年大姑娘送来一只画眉,怕别人喂不好它,特派了奴婢跟着过来伺候,后来姑娘嫌吵将画眉放了,奴婢就做些看炉子传话的杂事。近日还兼着给姑娘熬药,奴婢一人有些忙不过来,一时怠慢了茶炉子……要么,姑娘再派个人帮衬奴婢?”

    她恭恭敬敬的回话,说完抬眼觑着蓝如瑾。

    原来是东府送来的人,蓝如瑾暗叹,自己竟没留神,连煎药烹茶都是人家在管。

    当下并不接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只上下打量那丫头。那丫头被看得有些心虚,赔笑道:“姑娘……奴婢也是混说,既然院里人手不够,奴婢就再尽些力做好分内事吧,不敢跟姑娘要人。”

    蓝如瑾笑:“人手倒是很够,我之前失察,竟不知你一人领了两人的差事,可见东府的人都是能干的。你叫什么名字,家里人都在府中么?”

    那丫头回道:“姑娘谬赞了。奴婢品霞,爹娘都在府里当差。”

    “伺候谁的?”

    “我爹跟着大少爷行走,娘在东府园子里照看花木。”

    蓝如瑾微笑,心下了然。

    且不说大姑娘蓝如璇身边丫鬟凡是从了“品”字的,都是数得着的人,并非普通杂役妇女可比。而品霞口中“大少爷”更是东府张氏的亲生长子蓝琅,她爹跟在蓝琅身边,定是张氏信得过的人。

    原是个切切实实的东府奴才,竟送到这里来了,可叹她以前不理杂务,浑然未觉。

    蓝如瑾心思略转,便道:“你一家都是有体面的,在我这里委屈了。”

    品霞忙说:“不委屈!能伺候姑娘是奴婢的福气,姑娘言重了。”

    蓝如瑾刚要说话,忽觉口舌干燥得紧,咳了两声,就命青苹去端茶。青苹连忙出列去了,这里如意轻轻给蓝如瑾拍背,柔声劝着:“姑娘脸色着实不好,依奴婢看不如先去歇着,为这起人耽误了姑娘身子可不值得。”

    蓝如瑾对上她温柔关切的眸子,轻声道:“不妨事,早些整理清净了,我也好养病。姐姐不要跟我称奴婢,我当不起的。”

    青苹端了热茶来,如意接过,扶着蓝如瑾喂了两口,又将茶盏放到青苹手中托盘上。蓝如瑾便道:“青苹这里伺候吧。”

    于是梨雪居合院众人,只有青苹站在蓝如瑾身边。下头站着的红橘偷眼瞄了瞄,面有不豫。按位次来说她是一等丫鬟,青苹不过是二等,理应她去贴身服侍才对,哪里轮得到青苹。

    蓝如瑾将红橘脸色看在眼里,也不去理她,只管继续和品霞说话:“大姐姐身边有品露、品霜等十分得力的人,我虽未见过你,但想来你也是不错的。以前我不知道就罢了,如今既知道了,断不能留你继续在这,反而耽误了你伺候大姐姐。你这就回去吧,以后不必过来了,替我问大姐姐好。这半年劳你侍奉,领几串钱再走,算是我一份心意。”

    品霞闻言脸色大变,强笑道:“姑娘莫要这样说,奴婢在这里多得姑娘照顾,十分愿意继续服侍姑娘。姑娘这里人手本就不多,因此大姑娘才留奴婢在这里,原是她疼爱姑娘的一份心,请姑娘不要见外,尽把我当自己奴才使唤就行。”

    蓝如瑾皱眉,抬手在额间揉了半晌,弱声弱气道:“我如今没精力说太多话,总之你走吧。青苹,去屋里拿几吊钱给她,带她去收拾包裹。”

    “是。”青苹将手中茶盏交给如意,转身进屋去拿钱。

    品霞急得脸色涨红,慌慌张张跪下,一连磕了好几个头,直嚷道:“姑娘千万别赶奴婢走,否则大姑娘定会以为奴婢伺候不周,二太太也会责骂奴婢的,求姑娘留下我吧!以后不管是药罐子还是茶炉子,奴婢绝不敢有半分怠慢!”

    蓝如瑾只管摆手:“快去吧,我回头知会婶娘和大姐姐一声,不让她们骂你就得了,吵个什么。”

    那品霞跪在地上只管哀告,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十分焦虑惶恐。蓝如瑾顿时心生疑窦,暗忖就算她是张氏插进来的眼线,一时被遣回也不该如此情急,顶多以后在那边不得重用罢了,何至于如此凄惨哭求呢。

    一面想着,一面回头对如意说:“姐姐你看,这院子里从来没人听我的,吩咐什么都跟我顶嘴分辨。”

    如意便上前两步立于阶前,肃了脸道:“妹妹快止了哭站起来吧,这成什么样子了,姑娘还病着呢,哪容得你这样吵闹。”于是有两个眼色好的婆子就上前拉起品霞,拽到一旁劝她别哭。

    如意又对众人说:“今日我多嘴劝诸位一句,往日你们再怎么样,如今也得顾及姑娘的病,把往常的惫懒都改了。老太太今儿生了好大的气呢,才刚连范嬷嬷都发落了,大家都仔细点吧,姑娘吩咐什么都仔细听着、着紧办着,否则再惹了老太太,难道谁能担得起么?”

    众人连忙低头应了,再刁滑的也不敢惹老太太跟前的人,都低眉顺眼的规矩站着。

    蓝如瑾虚弱笑道:“多谢姐姐帮衬。”

    青苹拿了钱出来给品霞,品霞只抹着眼泪不肯接,却不敢大声哭了,抽抽噎噎的十分委屈。她本生有七八分颜色,如今哭得凄凉,更显得雨后娇花一般。

    蓝如瑾心中腻烦,淡淡吩咐那两个劝解的婆子:“你们替她拿着,一会散了就将她送回东府去。她若不肯要我的钱,你们只管拿去买酒喝。”

    两婆子见蓝如瑾略有动怒,连忙陪笑着接过青苹手里的钱,又低声劝慰品霞。

    蓝如瑾再不管她们,继续发落另外两个戴金钗的婆子,每人数落两句,又扣了半个月的月钱,才呵斥她们退下。两人自是不敢言语,规规矩矩回列站好。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