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审问刁奴

作者:元长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深宫嫡女最新章节!

    过了许久,蓝老太太才开口。

    “三丫头,你说范氏苛待于你,可有证据?”

    苍老沉稳的声音隔着厚厚的毡帘响起,蓝如瑾眼波微动,从青苹怀中抬起头来。

    重新跪直身子,她回答的一丝不苟。

    “祖母,往日暂且不说,现今证据有三。”她不紧不慢一一道来,“其一,孙女病中她教唆婢女上冷饭,事后还说是孙女高烧才觉得饭菜凉,任谁都知道真正的冷饭和发热中感觉到的凉根本不同,孙女再糊涂也不会分辨不出来。此事往浅了说是婢女疏忽,往深了说,难免有故意拖延病情的嫌疑。”

    眼见一旁张氏要开口,蓝如瑾不给她机会,紧接着又道:“其二,孙女日常所用碧梗米时常被其换为白米,比如今晨孙女就用的白米粥,而份例中的碧梗米想是被她吃了。以下人粗陋之物调换充数给主子使用,常发生在孙女院中。”

    碧梗米粥是红橘吃了,但蓝如瑾故意将之推到范嬷嬷身上,端看之后范嬷嬷是否会替红橘顶罪了。若是能让两人对质互咬,那才是好。

    “还有第三,孙女今晨早饭份例的四菜一汤变成三菜一汤,有一份蜜汁火腿尚未进到孙女眼前,就被范氏拿回去给家人用了。孙女不计较这一饭一菜,平日里也多有赏赐她们的时候,但背着主子行偷窃之事,却是为仆役者大忌。孙女素日的钗环首饰也多不全,许多都被丫鬟们或借或拿弄得不见了踪影,概因从乳母嬷嬷起就做了榜样,下面人便一个个效仿起来。”

    “祖母,如瑾在此诚心请求您老人家体恤,准我辞了范氏,日后也好管教其他奴婢,否则上行下效,愈发猖狂,无人尽心服侍,孙女的病不知要何日才能好。”

    一个头磕下去,蓝如瑾伏在地上,静等屋中发话。

    哐啷!

    茶盏落地碎裂,蓝老太太冷笑道:“竟有这样的事,真是要反天了。我襄国侯府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奴才,我竟一点不知道。”

    “老太太息怒。”屋中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齐声恳求。

    蓝如瑾伏跪的姿势使她能看到一些身后情形,余光之中只见一群仆妇后排有条深青色长裙动了动,朝后门方向走去。

    她记得刚进院子时,看到那方向立着的几个人是张氏带来的仆妇。当下便微微抬头去瞄张氏,果见她正对那个方向用目示意。

    蓝如瑾立刻直起身子,冲那妇人背影喊道:“你且站住。”

    声音不高,却充满冷意,在此时静悄悄的院子里显得尤为清晰。那妇人本就做贼心虚,被这样一喊立时站住了脚,回头愕然看着蓝如瑾。

    蓝如瑾道:“虽然不大认得你,但我记得你和范氏很有交情,此时溜走莫不是要去通风报信,嘱咐她想好理由、找好证人过来搪塞推诿?”

    那妇人立刻露出笑容:“三姑娘误会了,老奴这是要去解手呢。”

    “为了避嫌,暂且忍忍可好?”蓝如瑾转向张氏,恳求道,“婶娘,她是你的人么?求您略略管束一下,侄女感激不尽。”

    张氏脸色阴沉,立时喝骂那妇人:“什么时候不好去,偏在这个时候,还不赶紧回来站好!”说罢又安慰蓝如瑾,“三丫头莫多心,她跟范嬷嬷没什么交往,想是你记错了吧。”

    “兴许是吧。不过侄女放心不下,只好拘一拘她,还请婶娘成全。”蓝如瑾态度诚恳。那人是否和范嬷嬷有来往蓝如瑾并不知道,此时只不过是找借口留下她罢了。

    “那是自然。”张氏一脸宠溺地答应了,又道,“璇儿照顾你三妹妹,我去伺候老太太。”说着转身进屋,柔声安慰发怒的婆婆去了。

    蓝如瑾重新伏跪在地,目光所及之处再无一人开溜。

    这一段小插曲自然都传进了屋中蓝老太太耳朵里,只听她冷声吩咐道:“都给我好好在这院子呆着,谁也不许去报信!如意,扶三丫头起来,给她端把椅子坐着。吉祥,去梨雪居找范氏来。”

    “是。”大丫头吉祥应声而出,带着两个婆子绕出后门。这边如意扶起蓝如瑾,自有手脚利落的小丫鬟端了锦缎软椅来,请蓝如瑾坐下,还体贴的奉上靠背。

    蓝如瑾跪了半天腿脚发麻,让人扶着坐了,方觉得舒服一些。听蓝老太太的语气事已成了一半,于是安心坐在椅上等着梨雪居来人。

    梨雪居即是她居住的院子,因墙外几株梨树自然天成,开花时香白如雪而得名。可吉祥却还未走到那里,只在南山居后门不远处就看到了范氏。将之唤住带回,范氏便颤巍巍跪在了青石板铺成的院子里。

    “老太太,老奴并没有苛待三姑娘啊!真没有,请老太太明察,三姑娘想是病糊涂了……”一跪下她就大声哀嚎,捶胸顿足。

    蓝如瑾便知她定是在院外偷听了好久,是以来得这样快,且还没人问她就这样哀告起来。说什么病糊涂了,呵。

    只听蓝老太太道:“吉祥,问她。”

    虽是放权多年,但蓝老太太积威甚重,听着她语气不悦,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人敢出声,都屏气敛息地恭顺候着。

    吉祥走到范嬷嬷面前,开口道:“嬷嬷莫要哭喊,仔细回答几句话,是非自然清楚,若是嬷嬷只管一味哭闹,恐怕谁也帮不了你。”

    “哎,哎,姑娘,我真是冤枉啊,求姑娘做主啊。”范嬷嬷抹着眼泪。

    吉祥微笑:“我做不得主,您老好好回答着,自有老太太做主。嬷嬷,我且问你,你可有将冷饭冷菜给病中的三姑娘吃?”

    “没有!那饭菜都是热腾腾的,老奴岂敢用冷饭伺候姑娘。”

    “可三姑娘说那饭菜很凉,你还用病中高热之由搪塞?”

    “姑娘身子热,自然会觉得饭菜凉些……”范嬷嬷自知理由十分站不住脚,急中生智又说道,“且并不是我餐餐服侍,许是哪次其他丫头端来冷饭,姑娘记错安在我头上了……”

    蓝老太太便在屋中发话:“即便不是你亲手送冷饭,身为乳母嬷嬷却不能辖制底下丫头,任由她们轻慢主子,也是失职。”

    “是是是!老奴该打……”范嬷嬷连忙附和。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