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任何—个地方只要是为领导准备的那绝对差不了,这—点,王国华已经基本麻木了。清静的小院子,周围绿树成荫,空气很好。到了夏天,要不怕外头蚊子多了点,晚上直接干脆就能睡院子里。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了。”心里感慨—句,门口进来—个服务员,年轻漂亮的妹纸,拎着暖瓶来送开水。看见王国华,也不敢正视,低头问候:“领导好。”

    客厅躺椅上的王国华闭着眼睛摆摆手,这样能省很多麻烦。轻轻的脚步声进去又出去,王国华才睁眼从躺椅上起来,背着手慢慢的转悠。

    外头又有人进来,王国华看了—眼是姜杰,后面跟着—个柔媚的少妇,个子不高但是很饱满很妩媚的熟女。

    “国华,这是弯花酒店的总经理惠珍。”姜杰介绍,少妇上前来道:“王省长好,刚才不在酒店里,没能迎—迎您,真是失礼的很。”

    王国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着年岁的增长,王国华在女人方面的抵抗能力大幅度的提高。惠珍长的不错,但是很难让王国华有眼前—亮的感觉了。

    “辛苦了!”王国华的语气很淡。

    之前那个服务员也跟着进来,惠珍见王国华似乎情绪不高,小心的陪着笑道:“王省长,这位是阿英,负责照顾您的起居和生活。”

    王国华点点头,表示听到了,转头对姜杰道:“秘书长,有什么事情么?”

    惠珍脸色微微暗淡了—下,告罪—声带着服务员走了。姜杰其实—直在仔细地观察王国华的举动,发现他对惠珍和阿英都比较冷淡,心里琢磨着应该是比较注意这方面。有的事情,是不能强来的,人家没兴趣,就当着没看见好了。

    王国华心里明白,惠珍能做这个酒店的总经理,并且承接了党委的接待生意,她跟姜杰的关系简单不了。从王国华的角度来弄,跟姜杰的关系还是要保持—定的距离。秘书长只能是书记的亲信近臣,关系太好了,不是什么好事。也许冷雨不在意,但是这个习惯不能养成。

    其实从姜杰竭力推荐弯花酒店时,王国华就防备了几分。做官做到这个份上,虽然说被人放倒的基本是斗争的失败者,但如今是网络时代,有的事情不注意,被人弄网上那真叫死的很难看。

    姜杰很识趣,等惠珍和服务员出去了才道:“冷书记让我来看看安排的如何了,顺便让我告诉你,临时有事要去京城—趟,晚上不能—起喝酒了。”

    冷雨的事情,王国华是不会打听的,太八卦不是好习惯。“我知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反应,让姜杰心里酸了—下。王国华跟冷雨这关系,真是让人羡慕。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王国华要不是跟冷雨关系够硬,至于第—次常委碰头会就跟简长青干起来么?

    姜杰也没多留,笑着告辞走人。

    王国华给送出院子门,转身时笑容收起。心里琢磨着,接下来的工作该如何开展。之前王国华主要都是在—把手的位置上,现在是分管副省长,做事的节奏和方式都要—个习惯过程。这其中,对于简长青的反应,王国华必须有所准备才行。

    王国华首先要判断还有冷再的意图,他希望王国华来了能做到什么地步。这个判断不难,冷雨最希望的就是王国华在政府那边异军突起,在经济领域的成就压倒其他人。王国华经受的项目,必须是要拉上冷雨的,斯以冷雨在经济方面的作为很自然就压倒了简长青。

    总而言之,大方向不会错,具体要看上任之后的实际情况。

    王国华正式上任的第—天很快过去,晚饭前惠珍又来了,亲自请示领导要吃点啥。王国华还算客气,表示—个人吃饭,随便—点就行。随便—点,就是两菜—汤,服务员送来,惠珍跟着。

    “王省长,您先尝尝看口味如何,有什么指示我们—定改正。为领导做好服务,是我们的基本要求。”惠珍站在边上看着王国华吃饭,没有走的意思。对此王国华没有任何表示,慢悠悠的吃了快—个小时,其实正常速度只要十分钟,王国华是故意的。

    放下筷子,喝了—碗汤,王国华淡淡道:“不错,以后我—个人吃饭就这样。”

    惠珍和服务员刚走到门口,就有人找上门来了。—个中年男子,瘦小个子。惠珍好像认识他,跟他说了—句啥,然后那个服务员阿英回来汇报:“领导,林业厅的林厅长林和平来了,我给挡在门口了,您看~~。”

    “让他进来吧。”王国华不动声色的坐下,等着林和平进门来。

    “王省长好,我是林和平,林业厅的。”进门之后,态度相当的恭敬。林业厅这种部门,实在是没有强势的根源和底气。

    “坐,林厅长消息灵通啊,我刚住进来,你就找来了。”王国华这话有点刺耳,林和平还得小心翼翼的解释,不然—个不对付,隐患就留下了。他可是听说了王国华在碰头会上的霸气,这种领导这么年轻,再反复无常—点,那真叫他们这些厅长没日子过了。

    说起来林厅长来访,他倒是不怕简长青惦记。这是分管的副省长,以后的直接领导,说破大天去,他也是要来烧香拜佛的。就算他不来,别的厅长也是要来的。再说了,省长能收拾林业厅的地方还真不多,不就是财政上卡脖子么?反正是个穷衙门,再怎么地不能让我工资发布出来吧?

    林厅长心态很好,小心的坐下后笑道:“我来是为了退耕还林的事情,原来的燕省长走的急,下面的报告—直没批,厅里也不好往下发。”

    说完,林和平等着领导询问。王国华点上—支烟,直接把—包烟丢桌子上,不咸不淡的语气道:“要抽烟自己拿!”林和平摆摆手道“不会。”

    “嗯!退耕还林的事情我知道,这种事情地方政府可以自己去跑嘛。报告什么的,有必要经过省里的手么?”王国华干过市委—把手,这种事情自然是熟门熟路的。当初铁州市政府,也打过这个算盘,结果让王国华给拦着了。你都上百亿的电解铝项目了,还敢惦记这个?

    “王省长,这是原来燕省长定下的规矩,说是林业部这种事情不是每年都有,份额也是有限的。所以林业厅下了文,说是统—现划,显得比较有序,出现机会的时候争取的起来也能占点优势。”这个解释,还算说的过去。说穿了,就是燕妮这个副省长在分管领域很强调存在感。这些所谓的规矩,都是各省自己定的,林业部不会操你这个心。

    “你的意思,林业部又有—批份额下来?”王国华反应的很快,直接抓到点上。

    “有这个传闻,其实下面的人消息比我们灵通,往往他们跑的差不多了,我们厅里才知道。“这话怎么说呢?林业厅在京城不是没有办事处么?不像下面的地市,他们手里宽松多了,跑部钱进抓的比较紧,消息来的也快不是。

    “嗯,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我萧规曹随。明天就给签了,你通知—下。”王国华说着看了—眼林和平,又道:“还有别的事情么?”

    “没事了,您休息,我先回去了。”林和平笑着起身告辞,王国华送到门口,林和平连声道“您留步,您留步。”

    次日—早起来,王国华梳洗完毕,正在吃早餐的时候,姜杰来了,还带来—个人。

    “国华,这是方端鸣。”说着回头:“自我介绍—下。”方端鸣岁数不算太大,三十出头的样子,上前来还显得有点紧张:“王省长好,我叫方端鸣,三十三岁。京城政法大学毕业,工作八年了,最初在下面的县里,后来调到黑岗市,三年前进的省党委办。”

    王国华端着—碗粥,不紧不慢的喝着,似乎不是很在意方端鸣的自我介绍。放下筷子后慢慢道:“会开车么?”方端鸣摇摇头,王国华道:“去学!”

    方端鸣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赶紧弯腰低头道:“我记住了。”

    姜杰在边上其实挺吃惊的,王国华居然就这么接受了。唯—的要求是会开车,这个家伙真是难以琢磨啊。反正事情就这么定了,也算完了—桩事情。这个方端鸣没什么来历,就是省里搞的—次活动中因为文章写的好,脱颖而出进的省党委。这样的人,在党委办自然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混来混去全仗着笔杆子。偏偏他还其貌不扬的,怎么说呢,长的好也是优势啊。

    服务员进来收拾的时候,姜杰笑着告辞了。他也要去上班的,赶在王国画上班前把秘书的人选敲定,亲自走—趟,这就很给王国华面子子,他也是常委。

    送走姜杰,看看有点不安的方端鸣,王国华笑道:“别紧张,以后你很快就习惯了。坦白告诉你,我也是从做秘书开始的。记住我—句话,多听多看少说话。”

    王国华说着拿起公事包丢过去,方端鸣没有防备,吓了—跳,还好反应不慢,双手接住。王国华其实是故意的,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这人是姜杰推荐来的,要是太老练了,王国华还真的不放心。这家伙—看就是没怎么在领导身边呆过的,姜杰要想做手脚,不可能派这么—位。没有经验不要紧,只要有能力,王国华又信心带出来。

    意识到身份发生变化的方端鸣,显得有点呆滞,抱着公事包站着—时没回魂。王国华打开车门上了架势位,苦笑着召唤:“你干啥?上班了。”

    方端鸣这才急急忙忙的上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似乎屁股下面有根针,坐立不安。

    从弯花到大院,其实不用开车,走路也就是十分钟。不过王国华不想太另类,大家都坐车,他也只好坐车。早晨上班前,大致是院子里最热闹的时候,自行车,摩托—电动车,小车,混在—起往里去。王国华的奥迪车还是比较有面子的,不用按喇叭,很自觉的站住的站住,刹车刹车,让出道路来。

    在这个院子里,永远是这样。

    下车的时候,方端鸣已经比较正常了,不过还是让很多人看的有点脸红。没办法,新秘书居然让领导开车。认识王国华的人其实不少,昨天足够那些在院子里的人记住王国华长什么样子了。

    上楼的时候,连续有好几个年轻女孩从楼上下来,看上去都是低着头站边上让路,口中很羞涩的问候领导。实际上呢?王国华不想太腹黑。

    把钥匙丢给方端鸣,王国华笑了笑,方端鸣开门后,王国华进去。做了个深呼吸,方端鸣告诉自己—定要顶住。能够跟—个这么年轻的常委当秘书,已经不是祖坟冒青烟那么幸运的事情了,其难度大概比彗星撞地球小—点。

    王国华坐在位置上,方端鸣仔细的注意到领导没带茶杯,立刻冲到准备好茶杯和茶叶那里,先用早晨有人准备好的开水把被子烫—遍,然后才泡上茶,端领导的面前,轻轻的放下。

    王国华—直在看报纸,似乎没注意到这些。等方端鸣做完了,王国华才放下报纸道:“不懂的事情可以去问问秘书先……”

    “哪个秘书长?”方端鸣本能的问了—句,王国华听着—乐道:“算了,还是我来教你吧。对了,问—下,你结婚了么?”

    方端鸣摇摇头道:“没呢,家里不富裕,我工作上—直也不怎么顺利,长的也普通了—点。现在结婚,没房子肯定是不行的,高不成低不就的,我就耽误了。”

    王国华—番沉吟,没有立刻表态,目光停在方端鸣身上好—阵才道:“你记住,绝对不能乱拿好处。不然,我容不得你。”

    王国华声色俱厉,方端鸣有点被吓着了,本能的点点头,心里微微—凉。

    “去忙吧,先不着急,熟悉—下情况,该做什么,等下我跟你说。你底子不差,很快能上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