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的第一反应的瞬间稍稍坐直了身子,腰杆挺的更直。这个举动让许南下心里很满意,过去的事情在王国华心里是否留下阴影不提,至少这个时候的王国华没有心存芥蒂。依旧是当初那个对许南下充满敬意,态度端正的王国华。

    许南下的目光更加的温和,心里的一些遗憾有扩大的嫌疑。比如,当初要是再坚持一下,再比如,在菲菲的感情问题上多点关心和支持,等等。许南下不是缺乏远见者,但是在对待王国华的问题上,许南下心里是埋着“自责”这么一根刺的。

    “我不知道你是否之前看好郭庆浩需要什么,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一个下属拱翻上级这种事情的始作俑者,往往都是为上级所不喜的对象。更别说,你跟冷雨的关系摆在那里。假设郭庆浩不是一个大度的人,那么你的危机实际上已经埋下了。即便郭庆浩是一个大度的人,你在东海省的任途也只能是止步于铁州一地。”许南下说的很慢,似乎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出口。

    王国华丝毫没有怀疑许南下的用心,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金玉良言,听的很仔细,不敢漏过任何一个字。听的同时,王国华也没忘记思考,站在自身的角度上看待这个问题,对比一下人心,结论不难得出。

    “许叔叔,我真的只是想做点事桔啊!以前在您的手下,我没有那么多麻烦,那是因为您在给我遮风挡雨,这份恩情我永世不忘。”王国华这个也是肺脏之言,要做事情就要排除阻力,要排除阻力,就必须要排除挡在前面道路上的障碍。越是在东海待的时间长了,王国华越能感受到当初许南下给自己的支持是何等的珍贵。

    说着话,王国华微微动容,带着强烈的感情色彩。肩上轻轻的落下一只软软的小手似乎在安慰。“您应该想的到,我刚到铁州的时候是一个什么局面。很多事情我都在努力的绞……过去,即便是这样还有绕不过去的东西。有的东西我可以容忍,可是在福利院工程这个问题上我实在无法容忍,因为超越了我个人的道德底线。”

    王国华似乎没有感觉到肩膀上的手在微微的加大20度,继续慢慢的说话。

    对面的许南下似乎无意的看了一眼一脸温柔的许菲菲,然后移开目光,面色的平静的听着王国华的讲述。

    “难道你不觉得,你在铁州的位置坐着,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么?如果这一次因为这个事情你失去了位置,你会后悔么?”许南下提出的问题可以说很尖锐随着投来的目光也很尖锐似乎穿透了人心。

    许南下甚至在还在心里想一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浸淫宦海一生的许南下,心里有自己的答案,而且每一个人生的阶段的答案都不一样。如许南下所料,在这些问题面前,王国华陷入了沉思,客厅里安静了大概一分钟后,一直低头沉思的王国华终于坚定的抬头,迎着许南下审视的目光毅然决然:“不后悔,因为我必须有自己的坚持!否则,不足为人!”

    肩膀上的手似乎力量失控手指下意识的收缩,王国华这一次感受到了力量,回头看了一眼布满温存和担忧的许菲菲,心里不自觉的紧了紧。

    这个答案跟许南下预想的有差别,这其中的差别在于最后一点。许南下预想的答案是“不后悔,但是今后会更灵活一点。”虽然差别不大,但是本质差之千里。王国华给出的答案是一个本心,是一份坚持。其立足点是在一个、“人”字上,而许南下预想的答案,立足点在一个、“官”字上头。王国华的答案反过来刺激到了许南下的内心,一时间许南下甚至稍稍呆滞,手里夹着的烟灰老长差点烧到手也没想起来弹一下,还是许菲菲微微叹息一声,上前去帮着拿下来,轻轻的掐灭。

    随着青烟袅袅的消逝,许南下终于缓缓地轻舒一气,微微一笑道:“国华,你让我吃惊了。你说的没错,我们这些人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官。可现实是,很多人首先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官,然后才是一个人,还是人上人!”

    王国华没有接这个话,许南下也没有继续往下说,稍稍停顿后许南下浑身似乎没了力气,往后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低声道:“国华,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有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坚持。”王国华慢慢站起来,微微弯了弯腰道:许叔叔,再见!”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王国华下意识的回头,黑暗中一张笑脸近在咫尺。王国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对面的许菲菲笑道:“我送送哥。”

    透过树荫的灯光在地面斑驳,并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路不长,行至小区门。时,许菲菲站住笑道:“我就送到这了,哥,保重!”

    王国华看到的许菲菲并不平静,甚至还是在努力的克制情绪。心里很明白结局的王国华没有犹豫,挥挥手看似潇洒的转身走了。王国华知道,自己走的越轻松,许菲菲内心的挣扎就越痛,但是这份痛的时间会很短,许菲菲是个聪明的女孩,所以这样对双方更好一些。

    没有转身的王国华拦下一辆出租车消失,转身的许菲菲最终没能控制自己的眼泪,为自己单纯的初恋留下的眼泪,不管滋味如何,这一份没有得到回应得到初恋都是那么的美好!

    有些情感,即便穷其一生也无法忘却,即便是老的不能动只剩下回忆时,因为这些美好的记忆,也会微微的一笑。能够留下类似的记忆,本身就是一份财富。

    王国华并不轻松,甚至有点压抑。已经过了见一个想一个的时期,王国华知道自己必须学会取舍。

    别墅的院子里灯亮了起来,这个时候出租车只不过刚刚挺稳。王国华下车付钱的时,大门已经缓缓自动打开,台阶上刘玲抱着手,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男人进门,然后大门缓缓的关上。刘玲,同样有自己的坚持。

    “阿姨呢?”王国华上前问了一句,刘玲不着急回答,先挽着王国华的手往里走,微微低头时脸上闪过一道淡淡的红晕,低声道:“去打麻将了,说晚上不回来。对了,她今天很高兴,走的时候居然哼着小曲。”

    王国华笑了笑,抽出手,搂住女人的肩膀,“你瘦了。”后脚跟轻轻的把门关上,脑袋往肩膀上一靠,刘玲笑道:“一直有去健身,女人过了三十不保养的话,胖起来很快。”

    王国华微微紧了紧肩膀,没有说什么,实际上也不需要说什么。“我去放水。”

    卧室的书桌上有电脑开着,王国华按了一下百叶窗,看见对面的马路。刚才的刘玲,一定在不断的重复这个举动吧。笑了笑,王国华放手坐好,滑了滑鼠标。右下角的时间显示提醒王国华,再有十天,元旦就到了。又是一年要过去了!

    “水放好了!”刘玲的声音有点不对,王国华并没有注意到。答应一声,王国华起身进了洗手间,站在门口的时候王国华愣住了,眼珠子似乎不会动了。

    轻轻的咬着嘴唇,刘玲很满意对面的反应。浴袍是苦心挑选的粉色,长度刚刚能到半个大腿,要带轻轻的扎起,只需轻轻一拽。领口微微的开了一些,里头没有任何的遮掩,镜子里能看见依旧挺拔的沟壑。腰还是那么细,皮肤还是那么的细腻紧凑。

    最关键的,他没有厌倦,依旧很轻易的被点燃。柏拉图那一套在刘玲看来基本是扯淡,上学的时候似乎迷恋了一阵子,从社会经验来看,那是理想主义。没有灵与肉的彻底结合,感情是会淡的。

    对面就是镜子,刘玲很快就意识到男人的目光停留的所在,浴袍的遮蔽效果确实差了点,开叉的下摆处能看见一抹藏在白雪一般肌肤中的黑。有心想遮一下的刘玲放弃了,甚至在内心里希望对面的王国华狂野一些。

    刘玲如愿以偿的被按在了盥洗台上,微微痛感的结合有点刺激,下意识的往后稍稍的迎了迎,遭到一阵疾风暴雨。空间不大,回声很响,关键是不需要抑制自己的情绪,可以放声的叫唤。依旧敏感的刘玲,很快就感受到那种欲死欲仙的愉悦,浑身脱力似的放弃了迎合。

    两天的假期后,王国华回到越山度假村,表面上似乎一切都没变。王国华走到大堂时,汤新华迎上前来,随后居然还有一个黄升,大堂的茶座里还有全体组员。

    “王书记好,总算回来了,大家都在等着你。”黄升显得有点迫不及待,似乎像表现什么。王国华对此笑了笑点点头,走进茶座时集体整齐的起立。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