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光明正大的借刀杀人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本打算去刘兆铭处照个面,想想还是算了,事先没有电话求见,这时候去结果难测。干脆一点,还是不去算了。

    出来的一路上王〖书〗记遭到不少侧目,其中不乏几位貌美女子。在省委这院子里,女人总是消息比较灵通的,漂亮女人更有消息灵通者愿意在她们的面前显摆。王国华这个年轻的市委〖书〗记,遭到一点注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也不会美女傻乎乎的上前来,表示希望认识一下。

    刚到楼下,王国华让人截住了,仔细一看是陆永浩的秘书。笑眯眯的问候:“王〖书〗记好。”王国华笑着回了一句,顺着秘书的手往前看,一辆奥迪车里头,陆永浩做了个跟上的收拾。

    王国华点点头,随手把包给了汤新华,信步上车后吩咐小赵道:“跟上陆〖书〗记的车。”

    出了大院子没几分钟,车子就停下了,前方很意外的堵车。这一带堵车的现象很少发生,甚至可以说交警绝对不会无视这一带发生的堵车现象,除非这个辰州市公安局长不想干了,才会放任这一带出现堵车现象,万一哪个领导的车队被堵了,这个局长就要倒霉了。

    “我下去看看!”探身出车窗望了一下,发现车龙有点长,汤新华下车去了。没一会汤新华就回来了,叹息一声道:“是学生在游行,到米国使馆抗议去了。”

    正说着呢,汤新华的包里手机响了,赶紧接听后汇报道:“老板,秘书长的电话,明天上午九点半省委有一个会要开。省委招待所会议室。”王国华点点头没说话,汤新华又下车去了,站在路边的安全岛上往前看,过了一会才回来道:“过去了。”车流很快动了起来,汤新华在前排回头道:“老板,这事情您觉怎么看?”车龙挣扎着往前渐渐的散去。司机小赵的车技不错开的很稳当,如果不是看路边,甚至感受不到车在动。在城市的街道穿行时,王国华没有立刻回答汤新华的问题,而是扭头看着路边消失的景物。

    汤新华识趣的闭上嘴,车内安静下来。

    嘉华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王国华下车的时候,陆永浩已经站在边上等着。对此,王国华微微低了一点头,姿态略低道:“陆〖书〗记这是要折杀我啊。”说完,王国华的手已经伸出去,陆永浩这会倒是站着没动,只是抬手相迎道:“私下里交往,就不要提级别职务了。”“二位请这边来!”边上冒出一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男子,一看就是酒店的服务人员。陆永浩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国华不敢先行,回道:“您先请。”跟着年轻人往前走,上了一架电梯前王国华看见了“专用”二字。西装青年没有跟进电梯,而是站在边上,双手委立。电梯里一个身着短裙黑丝,头戴一顶圆帽的高挑妹子,微微鞠躬道:“欢迎贵客光临。”这种打扮,王国华似乎在哪里见过,仔细一想好像是在一本凵漫里头见过名字叫什么痴汉来的。

    王国华跟着上了电梯,汤新华却被陆永浩的秘书伸手拦了一下,只有王国华和陆永浩上了电梯,其他人都没跟进来。

    “不好意思,1小汤是吧跟我走那边。”汤新华得到了这样一个解释。

    电梯里的妹纸属于很正点的那种,一看就是精心调教出来的那种,站那面带微笑,始终保持一个雅致的姿势。就像某年奥运的迎宾。按照王国华的习惯,曰光自下而上,看见两条很长的腿包裹在黑色的丝袜中。

    陆永浩似乎注意到了王国华目光的走向走出电梯的时候,笑着来了一句:“老弟看女人的习惯跟我很像啊,都是从下往上看。”尽管对陆永浩还存着戒备之心王国华已经决定要积累在东海省的人脉了,所以对于陆永浩的主动邀请王国华并不排斥。对于这种比较亲近的说话语气,也在接受范围内。

    “成熟的男人看女人,大致如此吧?”王国华回了一句还算不那么排斥的话,陆永浩听了哈哈大笑道:“没错,我是不能忍受一个女人没有好身材的。”

    王国华笑道:“我一直认为,一个女人站着的时候,是最能看出东西的时候。”

    陆永浩站住,若有所思后道:“有道理,有的女人第一次看的时候,双腿之间几乎没有缝隙,几年时间一过绳子绑都是开着的。”说起这个的时候,陆永浩的嘴角挂上了一丝会心的微笑。女人,永远是男人之间话题的重要组成部分,男人在一起几乎没有不谈女人的。当然了,断背是例外!

    用女人作为话题,永远是男人之间拉近距离的有效手段之一。

    陆永浩有心结交,王国华也存了交好之意,谈到女人时两人似乎有很多共同的看法。这一路往前走的时候,王国华心里的戒备看上去放松了很多。陆永浩能够感觉到王国华的变化,心里不禁微微的得意了一下。是人,就会有弱点!

    “三十九层是顶层,而且这个楼层只有一个总统套间是对外营业的,其他的房间都不对外营业,有的是储藏室,有的是员工休息间。”

    陆永浩一边走着,一边笑着介绍。

    “我怎么一个服务员都没有看见?”王国华笑着问了一句,陆永浩笑道:“房间里有电话专门的按键,按一下三分钟之内服务员就会出现。”陆永浩还有一句话没说,这个顶层的总统套,实际上是他长期包下来的。至于费用嘛,还怕没人抢着买单?

    开门的妹纸王国华见过两次,一次在度假村,一次在*啡屋。有一个事情,王国华一直在想,度假村那个地方其实不适合陆永浩带妹纸去吧?毕竟是滨城治下的酒店。

    这个问题,王国华不会去问,〖答〗案却很重要,因为能够看出来陆永浩的行事风格。

    “王〖书〗记好!”女子再次面对王国华的时候,显得很恭敬。陆永浩这一次没有先进去,站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这一次老弟先请。

    王国华这一次没有推辞笑着信步往里走。

    客厅里的长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看上去显得有点紧张的赶紧站了起来。王国华这一次没有从下往上看,因为那样不礼貌,毕竟不是路人。

    这是一张看上去很清纯的脸,表情有点拘谨,应该化了点淡妆,穿着也是精心搭配过的,白色的底衫套一件蓝色的马甲,腰收的很细致,陪一条很显双腿的短裙长长的丝袜是肉色的,站在那里亭亭玉…

    立。

    王国华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不安,很快就明白了一点什么。

    “你好!王〖书〗记。”妹纸微微的点头招呼致意,实际上她的话里头露出了破绽,她是知道今天来干啥的,也知道目标是什么。

    “你好,我应该怎么称呼你?”王国华表现的很自然,没有出乎身后两位的预料。

    “夏雪纯!很高兴认识您!”小手伸出来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握手的时候,觉得手心有点潮湿,不知道是紧张呢,还是别的什么。更直观的是,1小手很软。

    落座时对面墙上的电视还是开着的,还在放着新闻,还在重复撞机事件。王国华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陆永浩落座后笑道:“国华老弟,这个事情你觉得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中米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米国是即需要我国,又不得不从国内的政治考虑来打压我国。这种打压,有出于全球战略也有出于国内政治,还有经济利益的考量。总的来说,大国之间的关系很复杂,这一次〖中〗央的反应会很强烈。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当前的国内形势下这是一个米国人送上门的一个转移国内矛盾的好机会。”王国华这番话,陆永浩居然露出认可的表情。

    “真知灼见啊!没想到国华这个年龄,居然看的如此深远。”感慨一声陆永浩不免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如果是一个有身家背景出身的年轻人,能看到这一点不足为奇王国华是一个草根出身,这个见识就难得了。

    “您请喝茶!”夏雪纯端着茶杯递过来,身子微微的前倾,视角处有一片雪白的肌肤,王国华进来的时候选择的位置是对面,夏雪纯落座的时候在王国华的身边,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过鼻尖。这个女人非要挑出一点不对王国华胃口的地方,大致就是太平了一点。

    王国华实际上已经做好了逢场作戏的准备,很多时候没有过这一关,相互之间的关系总是会差那么一点火候。至少王国华从对陆永浩的观察来看,两人之间的交情还缺的就是这个。

    从这个女人很自然的借端茶的机会落在身边的举动来看,她也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来的。需要提一下的是,之前王国华注意到了,这个妹纸站着的时候,严丝合缝,即便是很容易出现开口的大腿根部,也能贴的很紧密。王国华还注意到,夏雪纯在坐下的时候,手很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裙摆。

    敲门声这个时候响了,采青赶紧站起来去开门,陆永浩站起道:“应该是老蔡他们来了。”他们?除了蔡部长还有谁?王国华心里多了一个问号。门口进来的是两个中年男子,一瘦一胖,瘦的是白净斯文的蔡部长,胖的不认识。

    “呵呵,我的牌搭子已经到了。国华,介绍你认识一下,省委办的林秘书长。”蔡部长很热情的介绍,王国华及时的迎上伸手。

    “呵呵,国华〖书〗记太客气了。”林秘书长无疑是知道王国华的,不过两人没有什么来往就是了。怎么说呢,尽管都是正厅,林秘书长跟王国华比起来,无非就多了一层省委办的皮,别的还真比不了王国华。所以,架子这个东西,他是不会去端的。

    两位的身后跟进来两个年轻女子,对面没有介绍的意思,王国华也没有主动去问。

    “时间还早,先打十六副?”陆永浩似乎兴致很高,提出开战。陆〖书〗记是这里头级别最高的领导,他的提议自然全体通过。

    似乎早有准备,边上的一张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一张麻将桌子上面拍套和叫牌卡托盘全都备好了。

    四人各自落座王国华笑道:“需要重新发牌么?”

    “牌我已经先发好的。”采青笑着解释了一句,陆永浩道:“你们去里边打麻将吧,别打太大。”说着掏出钱包丢过去,其他两位也都跟着学,王国华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钱包递给夏雪纯,没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国华,你是不是得罪了姓孙的?”摆上一张一梅huā,蔡部长突然问了一句。

    王国华很明显的愣神道:“姓孙的?没有啊,你说的是哪位?”陆永浩接过话道:“还能有谁?孙部长呗!”王国华一听就明白了省委宣传部的那一位。

    “孙部长不是紧跟马〖书〗记的?”王国华下意识的问了这么一句,这也算是一个常识吧。马跃东这样的省委〖书〗记,怎么会放任宣传部这个要命的口子不在控制之下?

    “国华老弟,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姓孙的是什么人,你会不知道?”陆永浩表示出调侃的意味,王国华皱眉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电解锅那个项目正在争取的时候,我见过一个叫孙洁的女人。”“那是孙部长的妹妹,说句不敬的话孙部长能上来,靠的就是这个妹妹。”插嘴的是蔡部长,多少有点酸溜溜的意思。王国华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随即又皱眉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说吧,我不是很明白针对我有什么意思?”“这个我也不是很明白,总觉得应该跟你提醒的那个事情有关。”

    陆永浩说的很含蓄王国华很自然的想到了郭庆浩身上,难道说是冲着郭〖书〗记去的?

    事情有点复杂了,王国华陷入了沉思中,其他三位也不催,很有耐心的等着王国华。思考了一会王国华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难道说这是一招借刀杀人?

    想到这个,王国华心中一惊。越发的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大了。

    怎么说呢?马跃东要退二线,心里肯定有一些疙瘩,那边应该有上面的消息,也知道王国华跟郭庆浩有接触。加之王国华在电解锅事件中是最大的受益者,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看,一个清晰的脉络出来了。

    有人要借马跃东的手,在郭庆浩上任之前,打击一下王国华这个潜在的羽翼,虽然不能把王国华怎么地,但是很大的可能性会引发连锁效应,动摇王国华在铁州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根基。此其一也!其二,一旦马跃东有了动作,很自然的会引发马〖书〗记跟郭〖书〗记之间的裂痕,这对郭〖书〗记即将上任带来了难以估量的阻力。

    好一招借刀杀人!王国华心里的脉络清晰后,狠狠的吃了一惊,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东海上任至今,遭遇的最大的危机,莫过于此吧?好在马跃东不是小心眼的人啊!王国华暗自庆幸,可以说这一招不仅毒辣,还很高明,让人一点茬都挑不出来。怎么说呢,东海商报只是一家民办报纸,即便是王国华去兴师问罪,关了这家报纸又如何?

    可是反过来说,一旦计谋得逞呢?可以说光明正大!能够想出这个招数的人,真是太厉害了,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从蔡部长的语气来看,他用的是得罪这个字眼,说明他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王国华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陆永浩,这一会回了一个稍后再说的眼神道:“打牌啊,国华,该你叫牌了。”真的把事情想明白了,王国华不禁有点后怕,心道自己还是在一些方面存在掉以轻心的毛病啊,居然想着借马跃东的手来实现一些想法,真是不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在走钢丝,差点就掉进一个坑里,这坑里还埋了尖锐的竹签,会要人命的那种。

    牌局继续,王国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从结果上来看,自己没有遭到损失。

    接下来四个人可以说专心打牌了,实际上王国华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的,其他三位似乎也不太在状态,十六副打下来,结局意外的是平局。

    这真是很少见!

    看看时间,陆永浩淡淡道:“叫吃的吧!晚上大家喝几杯。”似乎是商量好的,里头的门也开了,四个妹纸鱼贯而出,采青在前笑道:“今天这麻将没法打了,雪纯的手太旺了,连着自摸。”夏雪纯走到王国华身边,先微微一笑,轻轻的放下钱包。王国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时,夏雪纯拿起茶杯去兑水,王国华看了一眼钱包,发下厚度增加了。

    “你赢的怎么不收起来?”王国华对端着茶杯回来的夏雪纯低声来了一句,这妹纸微笑低声道:“先放你那。”这个动作,看上去两人很亲昵。

    “娄去准备酒菜,各位领导先聊。”采青笑着去打电话,其他两位妹纸很自觉的跟着站起走人,夏雪纯稍稍犹豫,也站起来走过去道:“我来帮忙!”

    几个女人走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林副秘书长笑道:“国华〖书〗记,那个事情打算怎么应付?说句交心的话,不好拖的太久啊,迟则生变。

    王国华点点头道:“这个倒是有了一些想法,不过还不成熟。”陆永浩笑道:“说出来听听,大家帮着参谋一下。”王国华笑着看看几位,都是一副期待的样子,便把在马跃东跟前说的大致复述了一下,三位听众同时露出吃惊的表情,林副秘书长比较强烈的哧了一声,有点吸口凉气的意思。蔡部长则是微微的张嘴,想说啥又咽回去。陆永浩则是微微皱眉,稍停后淡淡道:“这是上面的意思?”

    这句话出来有点吓人,其他两位立刻睁大眼睛看过来,表情一看耳朵全竖起来了。

    王国华摇摇头道:“怎么可能?就是一点个人的想法,我跟谁都没说。”陆永浩听了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不然也太吓人了!”说完之后,居然伸手摸了摸胸口,似乎在顺气。王国华淡淡的一笑,给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自己点上一支后,顺手丢桌子上道:“其实也就是一点设想,别说省委不能过,就是铁州率委常委会都未必能过去。”

    “第二点就不要提了,以后也别提。倒是第一点,你能说说具体的实施细节么?”陆永浩突然露出比较感兴趣的样子,王国华一愣,看看他笑道:“怎么?陆〖书〗记有想法?”

    “国华老弟,不瞒你说,我要不在做出点事情来吸引一下上面的眼珠子,两年多之后的换届就没我啥事情了。”这话算是很直白了,陆永浩似乎没有避着其他两位的意思。看来,这是一个很结实的小圈子。

    “细节谈不上,无非就是预算公开,审核公开。这个一点都不新鲜,西方国家比这个狠多了,就拿米国来说吧。政府的财政预算,不但要公开,还要让参政两院从鸡蛋里挑骨头。我说的公开,不过是各部门自行在网上公开。”

    陆永浩听着眼珠子一阵乱转,低头点烟后陷入沉思,倒是蔡部长拿起王国华的烟来了一支后,下意识的看看烟盒,又看看王国华。

    “我看这个事情有搞头,不如滨城和铁州一起来搞。”陆永浩沉思之后,居然来了这么一句,王国华一时有点想不通,但是没有露在脸上。

    “这个,会不会有点冒险啊?”蔡部长淡淡的来了一句,陆永浩笑着摇摇头道:“老蔡,我算是服了国华老弟了,居然能想出这么高明的手段来化被动为主动,你听我跟你仔细说说吧。所谓的预算公开,还是各部门自行在网上公开的,你觉得这里头有必要公开的那么细致么?

    一些不太好明说的,直接来个其他支出就好了。问题是,你想过没有,这样做的好处是有多少?”王国华听罢真是一阵凉气只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