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气量一般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刚下车,等在机场外头的一个女人就上前招呼:“是王书记吧?我辰州开发区主任马云霞。”这女的三十左右,看脸庞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长的倒是比较凑合,够的上是美女的称呼。不过就是眼角的鱼尾纹滋生处,似乎粉上的重了点。

    “你好,不是说米国财团的什么总监在等着我么?”王国华其实已经猜到了是严佳玉搞的花样,但是还得装傻。

    马云霞不屑的歪歪嘴道:“这个跟我没关系,我跟省政龘府那些人也没关系,我是专门来找你的。”王国华楞了一下道:“找我?”

    马云霞道:“本来我打算赶回家去堵你,电话说你已经出来了,只好在这等着你。”

    王国华听明白了,笑道:“你是马书记的女儿吧?”马云霞多少有点傲慢的点点头道:“不说这个,我的意思,这个项目你帮我留在辰州。”

    “这个我说了不算吧?”王国华笑着应答,心里却对这个马书记的女儿很不耐烦,你说话客气一点会死么?

    马云霞是马跃东的独生女儿,这个省委书记的女儿傲慢一点,倒也是情有可原的。问题是,你现在求人帮忙呢,这个语气就不合适了。

    “你骗谁呢?米国财团那个女总监只认你,这个事情你得答应我。”马云霞说的很坚决,王国华又不好得罪她,只好淡淡笑道:“再说吧,现在我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着王国华信步越过马云霞往前走,直接把她给晾在原地。 马云霞傻眼了,怎么敢这么对我?正准备追上去,前方省政龘府的人远远一直在等着呢,这会已经上前去招呼王国华了。嗯,省政龘府的人是认识马云霞的,所以故意站的远一点。

    “王书记吧?我是省政龘府招商办主任葛天杰,你叫我老葛就好了。”这一位五十多岁,说话很是客气,脸上的笑容都堆起来了。

    “葛主任好!”王国华也很客气,两人平级,别人客气,王国华自然是更客气。

    “我们进去吧,姚副省长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老葛说话的时候,故意往王国华的身后看了一眼,那意思我刚才都看见了。

    王国华装聋作哑的本事也不差,也没不要跟老葛解释什么。跟着往里走,到了地方只见一位威严的领导等在门口,看见王国华便上前一步。王国华则抢上三步,距离领导一个半身位的时候停步,恰到好处的握住领导伸出来的手道:“姚省长好,王国华奉命前来。”

    这个态度,姚副省长还是很满意的,他是常务副,在省委也是数得上的人物。王国华这么年轻就是地级市委书记了,没有来头是不可能的。今天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见了面人家还是很会做人,所以姚副省长对王国华的一点怨气也散的差不多了,本来错就不在这。

    “国华同志,事关这个大项目能不能落在东海省,我要求你一定尽力拿下这个项目。为东海人民争光!”姚副省长说场面话还是很有水平的,之前的尴尬提都不提,只要王国华把项目拿下来,政绩就跑不了省委领导一份,都是在省委省政龘府的领导下工作嘛。至于某些领导的在这个事情中丢了人,那跟姚副省长的关系不太大,他也是事先毫不知情,按照省委的会议精神出面迎接米国财团的考察组。

    “我一定尽力!”王国华没有豪言壮语,主要是搞不清楚严佳玉这个女人在玩什么东东。再说了,当着姚副省长的面拍胸脯说一定拿下,也没那个必要。好歹是省委委员,铁州市委书记,要表决心你的在正部以上的领导面前去表。

    王国华这么一个表现,落在姚副省长的眼里就是稳重。姚副省长已经认定了事情是王国华安排的,现在人家这么说,那是一种含蓄的态度。这会要是拍着胸膛说保证没问题,那真是太露骨了。

    “严大总监,你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王国华见到严佳玉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严佳玉看见王国华,眼珠子水都快滴出来了,那神采动人的模样,真是晃人的紧。

    “这个可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我家的出身,对这里头的猫腻我太了解了。我不给他们来这么一手,还能有你什么事情?我们跟上海那边都差不多欠协议了,临时我说动了总部,这才有了东海执行。”严佳玉说话之前,那可是先把王国华拽边上。这两人凑一块说话的场面,落在别人的眼球里更是坐实了事情的“真相”。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真相就是严佳玉确实想给王国华来一个惊喜!结果,还真是“惊喜”!

    “你既然懂里头的猫腻还这么干,也不怕我遭人恨!”王国华哭笑不得的说了一句,严佳玉笑道:“没事,我是外宾呢。”

    这个,老百姓怕当官的,当官的怕洋人!

    “不说这个了,什么项目啊,搞的这么兴师动众的?”王国华先问问清楚,反正现在他勾搭外宾的罪名坐实了,也不怕别人再怎么看他。

    “聚碳酸酯!我对你不错吧,大项目哦。”严佳玉笑着低声解释道,一副邀功买好的架势。王国华听了手一摆道:“你等一下,这玩意污染可不得了。你们这些发达国家来的资本家,可没安什么好心。项目你放哪都行,不放铁州就行。”

    “污染也是可以控制的嘛。”严佳玉急眼了,没想到情人还挺懂行,这个好事往外推。

    “我记得这玩意,德国人的技术最好。米国佬行不行啊?”王国华还真凑巧的,以前听人说过这个,这玩意的市场前景很不错。中米关系,前些年有点紧张,这些年虽然缓和了一些,不过这种污染项目,王国华还是比较戒备的。

    “我们搞这个,就是来争夺市场的。你怕污染,别人可不怕。这是政绩,你懂么?”严佳玉见王国华不干脆,多少有点生气,我好心好意的给你送政绩呢。

    “这个等没人再说吧!”严佳玉岔开话题,王国华给严总监做思想工作的过程也结束了。

    有惊无险,米国人的考察团总算上车了。王国华被姚副省长叫过去道:“国华同志,你上我的车。”王国华并不喜欢跟领导坐一辆车,可是姚副省长开了口,也只好答应。这可是省委常委,王国华在牛也不敢抹他的面子。

    “国华同志,米国考察团来东海考察一事,在常委会上通报过的。省委很重视,刘省长亲自抓这个项目。”姚副省长一开口就是省委、省长,这倒不是说吓唬王国华。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常务副省长还谈不上吓唬和威胁。这主要是陈述一个事实,隐藏在事实后面的意思很明白,不管这个财团的考察团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个项目必须留在东海省。

    王国华还不能说什么不知道是这么一个项目,早知道也不会让严佳玉来这个话,说出来也没人信不是?斟酌了一番之后,王国华这才开口道:“姚省长,这个项目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污染严重。虽然是可控制的,但是这要看投资方的意思。再此之前,跟严总监谈过这个话题,我已经明确的指出,该项目要想落户铁州,前提有两个。第一,铁州市要占一定的股份,至少百分之三十,第二,污染问题必须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王国华这么说,可说是用心良苦。他可是太清楚这帮官员的本质了,为了政绩和利益,一点污染算什么? 这一针预防针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

    姚副省长果然露出惊诧的表情,微微的张着嘴好一会才道:“还有这个说法?”王国华点点头,姚副省长心里就琢磨上了,看这意思王国华本人对这个项目落户铁州不是很感兴趣啊。难不成还有别的说法不成?又“这个,辰州开发区马主任在停车场拦着你了?”姚副省长的消息果然灵通,他等于是在质疑王国华刚才的说法呢,你不会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吧?马主任是马跃东的女儿,你怕了她,只好做出牺牲。或者说,你不想让辰州的马主任截胡,干脆推掉这个项目?我没好处,你也别指望落个好?

    王国华不动声色道:“马主任倒是很明确的表示希望能落户辰州开发区,我跟她说的是,这个事情不归我说了算。爱莫能助!”

    姚副省长的牙根疼了一下,这家伙很干脆啊!就这么给硬硬的回绝了,不怕马书记记仇?排除了王国华畏惧马云霞的可能性,姚副省长的念头又转回到了省政龘府这边来。看来,问题还是出在铁州自身里头,郝龙光这是可笑到了极点,居然敢不跟市委书记汇报这个事情。自己就跑机场去了,哪知道人家有两手准备,把个脸丢的是一干二净。

    “啊,是这样啊。回头在省长面前,你来汇报,仔细的说说清楚。”姚副省长下达了任务,王国华也只好无奈的接受。要说这个事情,王国华还真的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

    姚副省长摆明了要撂挑子,你们铁州市的内部矛盾,我才不掺合。郝龙光是省长扶持的,你去跟省长说吧,我啥都没看见,啥都不知道。

    也就是说,在项目的去留没有确定之前,姚副省长决定打酱油了。成了,不少他的成绩,不成,那是铁州内部没有协调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郝龙光很过分啊,眼睛里还有没有市委书记?仗着省长的支持,胆子大的不是一般。

    止增笑耳!在心里默默的拽了一句文,姚副省长不说话了,抱着手闭目养神。

    一边的王国华挺不自在的扭头看着窗外,一直在发呆。眼看着快下高速了,姚副省长很突然道:“国华同志,你跟严总监是怎么认识的?听她提到你的语气,你们之间很熟啊。”

    王国华怔了一下,心道你不要这样说话嘛,一惊一乍的。严佳玉么?是很熟啊,还不是一般的熟,亲密无间的关系。当然话不能这么说,王国华得换一个说法吧。

    “严总监跟我是老乡,一个县里出来的。以前在县委上班的时候,她是我的领导。后来严总监去了米国留学,回来就成了总监了。”王国华尽量说的简单一点,姚副省长明显不是很满意的哦了一声,倒也没有再追问的意思。不过王国华提到严佳玉曾经是领导的时候,姚副省长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难怪这个女人这么难弄,原来是混过体制内的,知道政龘府这帮家伙的本质。

    问题很快又出现了,严总监曾经是王国华的领导?唔,“国华,你跟严总监是老乡?”

    “啊,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分在老家的县委办,严总监当时县委办的后勤科副科长,我是普通的办事员。可不就是我的领导么。”王国华这个解释有点文不对题,不过正好是姚副省长要的答案。这小子居然是从县里头干起来的,而不是现在省里熬个两年混个科级,然后下去挂职再熬两年提副处的路子。算算也是啊,这家伙才多大?两年一道红线对他不合适啊!这爬的太猛了,可是听这话的意思他没有什么好出身啊?

    姚副省长对王国华缺乏了解,经过这么一下,心里留了根子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打探一下这小子的来路,当初还是有点疏忽了。按年龄来看,王国华在级别比较低的时候,肯定是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不然怎么能爬的这么快?

    姚副省长再次沉默了,王国华接着发呆。对着窗口看着大门口,刘兆铭心里窝火的厉害。也就是郝龙光那混蛋不在眼前,不然真的能一脚踹过去,让刘省长出了这么大的洋相。

    还有那个王国华,为什么事先不汇报?呃,他是市委书记,有事情似乎也该先给马跃东汇报,没准当时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正在汇报呢?刘兆铭心里跟吃了一支苍蝇似的难受,似乎都能看见马跃东那张嘲讽的脸。省委常委会上,刘省长可是一再强调,这是今年省政龘府招商引资的头等大事。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变成了这个德行。当时刘省长是咬死了省政龘府,现在似乎是省委的事情了。这洋相出的,真是……

    ……

    “爸,这个项目我要了。”马云霞冲进办公室,进门就说这个话。马跃东一愣道:“啥项目?”马云霞道:“王国华拉来的那个聚碳酸酯项目啊,我在机场拦着他,结果他不买账。不给我面子,真是气死我了。”

    马云霞平时放肆惯了,没想到今天似乎出门没看黄历,马跃东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语气不善道:“你胡闹!王国华是谁?堂堂铁州市委书记,你一个辰州开发区副主任才不过正处级,居然敢拦着人家要项目?谁给你的权利?啊?”

    马云霞没想到老头子反应这么强烈,当时就怂了,耷拉着脑袋低声道:“这个,我不是想出点成绩么?再说了,有您一句话,还不是一桩小事?”

    哧!马跃东一声冷笑道:“小事?你知道这个小事牵扯到多少人?牵扯到多少事?因为这个项目,我……,算了,跟你说不清楚,回头去给王国华道个歉,没准还能落点好处。”有的事情,马跃东跟女儿也说不上,估计她的阅历也理解不了。所以,一些话收了回去,比如什么“常委会上某领导提起这个项目时的神采飞扬,似乎他才是省委书记。”

    总而言之,这个事情的变化,一下子让王国华在马跃东的心目中价值直线上升,这小子来了这么一出,一家伙就让刘兆铭下不来台,对于马跃东来说,这可是意外之喜,还是大大的惊喜。想起这个,再对比一下常委会上刘兆铭当时的慷慨激昂,马跃东忍不住就乐了。

    马云霞灰溜溜的走了,老头子还没发过这么大的火。嗯,看来这个事情指望不上了,想想心里还是不甘心,马云霞觉得还是要下点功夫再试一试。

    马云霞出门的时候,差点跟人撞上了。一抬眼看清楚来的是谁,立刻下巴一扬道:“原来是厉虎啊,跑东海省来做啥呢?”

    两家关系不错,非要追溯一下呢,厉家去世的老爷子,那是马跃东的老上级。嗯,这个人在跟不在,差别还是很大的。别看厉家现在还算是混的风生水起的,实际上已经大不如前了。至少像马跃东这样的封疆大吏,已经是自成一家的意思了。当然了,厉虎来了,马跃东也是要照顾一二的。

    不过厉虎跟马云霞的关系不佳是有历史渊源的,当年两家有姻亲的意思,就是这两位了。问题是,私下里厉虎说马云霞长的太丑,这个话居然就传马云霞的耳朵里来了。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再后来就是别的话题了。

    “我来看看马叔叔。”厉虎笑眯眯的,心里却很是不屑,暗道这女人还是那么没品位,这妆画的太没水平了。

    哼!马云霞一甩脸,蹬蹬蹬的走了。厉虎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起来,心道当初还好没跟这女的结婚,不然真是头得头疼的。

    车队在半道上分道扬镳,一路直接去酒店,一路去了省政龘府。据说,这是刘省长来电话安排的。姚副省长和王国华直接回省政龘府,米国人送去酒店休息,晚上刘省长再去看望。

    这个安排,应该说还是很体现政治智慧的,刘兆铭不打无准备之仗。当然了,之前的洋相已经出了,前车之鉴不远,不能再出洋相了。

    上一次遭遇王国华的时候,刘兆铭脑子里浮现出当时的场面,似乎当初不太给这个年轻的市委书记面子啊。想起来这个,刘兆铭就头疼了,万一这小子不合作呢?

    这个大局,是省政龘府的大局,人家可以不买帐啊。关键还是郝龙光那小子坏事!这个王国华,倒是很能耐!米国都有关系,看来要好好摸摸他的来头了,之前倒是疏忽了。

    刘兆铭不愿意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打心里看不起王国华这个小年轻市委书记,觉得他能爬的快,靠的是家里的帮衬。实际上王国华的来头,刘兆铭还是有所知晓的,知道他是楚江秋的女婿。但是他不知道,王国华跟楚江秋不是一路人啊。

    当然了,楚江秋跟刘兆铭之间也没什么过往的恩怨。

    车队总算是出现了,刘兆铭默默的看着车队进来,回头进了休息间,照了照镜子之后,整理了一下衣着,这才看着从容不迫的出来落座。

    王国华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刘兆铭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王书记问候了一句“省长好”,刘兆铭没有搭理这个,而是对姚副省长道:“老姚,辛苦了。”

    姚副省长淡淡道:“应该的!”刘兆铭道:“嗯,先去休息吧,晚上一起去见一见米国客人。”姚副省长嘴巴张开又闭上,接下来的话也没说了,只是点点头退了出去。坦白讲,刚才刘兆铭的举动,姚副省长很不欣赏。你是领导不假,我也是省委常委啊。坐着不动,知道的是你给王国华脸色看,不知道的呢?

    王国华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一直表现的很平静。刘兆铭等姚副省长出去了,拿起手里的文件看了起来,也不说话,也不看王国华。

    坦白讲,王国华没觉得这一招有多高明,尤其是对上了王国华,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时机。要是换成王国华处在刘兆铭的位置上,一定能做到很虚伪的热情招呼,然后嘘寒问暖一番,也不谈公事,先关心的让人觉得肉麻了,然后再说别的。或者直接都不提这个事情了,就当没这么一个事情发生过。

    由此可见,刘省长的气量之一般!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