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视察(上)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莫名其妙的成了陆永浩的牌友,成为一个省委常委的牌友是很多人异常向往的事情。王国华对此抱着一种谨慎的乐观态度,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别的原因吧。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陆永浩都没有必要折节下交。官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潜在规矩,陆永浩看似是不守规矩的人,王国华认为这应该是假象。理由很简单,破坏规矩的人是不容于这个体制内的。

    会议之前,王国华意外的接到马跃东打来的电话,很平淡的问:“国华同志,听说你昨晚上跟陆永浩打牌了?”

    “啊,有这个事情,在餐厅里预见的,陆〖书〗记问我会不会打桥牌,我说会,他说缺脚算我一个。”王国华如实回答,一点都没有隐瞒。

    下意识的,王国华又来了一句:“马〖书〗记也喜欢打桥牌?”

    “呵呵,会一点,有机会一起打牌。先这样吧!”马跃东说完就挂了,王国华看着电话有点纳闷,这事情真是啊,传的够快的。王国华很想弄清楚其中的缘故,省委〖书〗记居然打电话来问这么一点小事,那就不可能是小事。又或者说,小事的背后隐藏着大事。

    马跃东没有解释的可能,王国华只好自己找〖答〗案。可是想来想去,都不知道找谁去请教一下。首先是想到了许南下,随即王国华就否定了这个习惯性的思维。其次是楚江秋,王国华也很快的否定掉,对于这个老丈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最后出现的还是冷雨,王国华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拿出电话拨了冷雨的号码。

    “首长好!”王国华的开场白让冷雨很是哭笑不得,笑着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宁愿你叫我老冷,都不愿意听这个称呼。说吧,怎么想起来给我打这个电话?”

    冷雨对王国华的态度变得更加的亲热,今非昔比两人之间的关系在一番变迁后成了一种最为牢固的关系。冷雨没有以师长自居,王国华倒是很合适的保持着下级的姿态。这一点,冷雨始终比较欣赏王国华的做法。

    “有个事情想不明白,向您请教一下。”说着王国华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道:“快开会了,这事情在心里闷着难受,只好找您解惑了。”

    冷雨互加思索便道:“这事情不复杂,陆永浩应该是凑巧撞见你临时起意,上个月在京城我还见过他,顺口提了一句你的事情。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我跟他是正副班长,他是正我是副。至于省委〖书〗记马跃东,那是担心你的背景搀和进一个陆永浩可能会影响东海省政坛的一些走向。你既然解释清楚了,马跃东〖书〗记应该不会心存芥蒂。”

    冷雨分析的很有道理,王国华深以为然道:“那就好,多谢首长指教。”

    挂了电话,王国华这才安心的收拾东西去开会,找位置的时候遭遇了首长郝龙光,这厮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王国华心道:你牛!迟早要你死的难看!

    开了一天的会王国华晚上回到东海饭店,陆永浩又打电话让他过去打牌。王国华本打算找个借口拒绝的,既然都让马跃东不安了。想想还是答应下来,不过在去之前,给马跃东的秘书手机上发了条短信。

    打牌的还是四个人,打牌的过程中,王国华接到一条短信“安心打你的牌。”王国华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在东海省这个地方想做出点成绩来,没有省委的支持是不可能的。王国华现在面对上层可以说处处小心事事谨慎。

    今天的牌桌上还是发生了一点变化,屋子里多了三个年轻妹子搞服务。其中一个,王国华在省电视台的节目里见过好像是某个栏目的主持人。三个妹子端茶送水的服务的很周到,且其中一个枧丽妹子,始终微笑端坐在王国华左侧,不时主动问两句话。

    王国华始终保持着一副很端正的姿态,基本上都是妹纸说一句,他笑着答一句。而且每次回答都有惜字如金的感觉过了一会该妹纸似乎自觉无娄,起身去看电视。

    还是十六副牌打完,胜利一方还是王国华和蔡部长。

    “这个小王你就不能让着一点我?”陆永浩笑着开起了玩笑,蔡部长在边上不咸不淡的说道:“牌桌上哪有这个规矩输就是输了,下次你请客。”

    陆永浩顺势笑道:“请客就请客,1小王,算你一个啊。其实这两场牌,赢就赢在小王的牌技上。

    至于老蔡,那还不如我呢。”

    陆永浩的客气,王国华表现的很淡定,点点头道:“还是我来请客吧,怎么说我都是下级。”陆永浩听了哈哈笑道:“你这个年轻人,这就没意思了,大家是牌友嘛。”

    王国华笑了笑没接这个话,这时候事先安排好的徐耀国打来电话,王国华看了看号码便笑道:“市委秘书长的电话,可能是有事情,我接一下。”

    接了电话,王国华回来笑道:“二位领导,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先告辞了。

    王国华走之后,陆永浩看看蔡部长道:“他好像有戒心。”蔡部长点点头道:“这个很正常,换成我也有戒心。”

    陆永浩伸手摸了摸脑袋道:“今年我五十五了,还有两年多就换届了。再不能进步,就没啥指望咯了。”

    蔡部长看看屋子里三个妹子在远端坐着说小话,这才道:“我也五十三了。”

    提起年轻,陆永浩不免愤愤道:“那小子才三十一啊,还是虚岁。

    太打击人了!”

    第二天的会议只开半天,会议结束后王国华离开时,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走到王国华面前笑道:“王〖书〗记,你好啊,我是公安厅的何明云。”

    “何厅长好!”王国华赶紧主动伸手,何厅长主动走过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老何都算很给王国华面子了。

    这一幕何厅长也不怕别人看见,笑道:“中午方便一起吃个饭么?”

    这时候王国华的手机响了,拿起来接听,居然是陆永浩打来道:“国华,中午我请客,一起吧。”王国华看了一眼何厅长,然后笑道:“陆〖书〗记,真不好意思,公安厅的何厅长刚刚约的我,我都答应了。”

    陆永浩没想到王固华会这么回答,电话里很楞了一下道:“那就下次吧。”

    “陆〖书〗记?滨城的陆〖书〗记?”何明云很快就有了〖答〗案,其实不难找到〖答〗案,能够让王国华这个姿态接电话的,似乎只有省委常委陆永浩了。

    “是啊,都住在东海饭店,吃饭的时候凑巧撞见了,晚上被抓了壮丁打桥牌去了。”王国华不厌其烦的解释了一遍,何厅长的来历,王国华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任何误会都不想引起的王国华,自然是谨慎第一。

    “呵呵,陆〖书〗记有这个嗜好,他提起过跟〖中〗央领导打牌的辉煌历史没?”何明云这个语气,王国华听了多少有点诧异,看意思对陆永浩不感冒啊。

    “呵呵,没跟我说过这个。走走,吃饭去。”王国华很及时的掐掉了这个话头,跟着一起出去。出门的时候给徐耀国打了电话,出来时车已经等在门口了。

    何明云的车在前面带路,王国华的车在后,在路上的时候,王国华突然问徐耀国:“何厅长跟陆永浩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徐耀国想了想道:“没听说过,不过有个事情我知道,陆〖书〗记在滨城可是一手遮天的主。

    公安厅对于市公安局长的任命这一条,在滨城是一个特例。辰州的局长都是公安厅任命的。”

    何厅长请客,余茂华也出现了,这一次算是何厅长为余茂华撑面子。由此可见,何厅长和关〖主〗席的关系匪浅。这顿饭吃完了,余茂华的事情就算彻底的定下来。之前何厅长还是有点担心王国华年轻气盛,对于东海省的惯例不接受,搞出滨城那种事情来。

    席间何厅长还试探了一句道:“国华〖书〗记,你跟陆〖书〗记以前认识?”

    王国华笑答:“不认识,那天在饭店餐厅吃饭碰巧撞见,陆〖书〗记主动打的招呼,还约我打牌,说人不够。”

    何厅长淡淡道:“省委常委想找人打桥牌,怕是报名的能从这里排队到郊区哦。”

    王国华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东海省终究是一个陌生的地方,王国华始终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何厅长还好没有继续,只是表示饭后有节目。王国华当即表示:“市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得赶回去。”

    这个态度何明云不难理解为不掺合,明哲保身一向都是很常态的事情。更别说,王国华是空降兵,没有必要看谁的脸色行事。这一点,算是一个不失不小的优势吧。

    午饭后立刻告辞,姜义军打来电话表示要聚一下,王国华想了想道:“想聚会的话,直接去铁州吧,省城这个地方我呆着不自在。”

    姜义军一听这个便道:“那行啊,我直接去铁州开个分店。”王国华听了这话便气乐道:“随便你了,只要合法经营,我没意见。”

    前脚回到铁州市,后脚于亚丽就登门拜见。王国华在沙发上屁股还没坐稳呢,秘书汤新华便来汇报说于区长来了。

    王国华一听这话便看看徐耀国,秘书长道:“这个应该是一直等在这个的,这个于亚丽做事情有一股狠劲。年轻的时候上工地劳动,她比男同胞都拼命呢。”

    “啊!”王国华点点头,表示接受秘书长的解释。

    “于区长等了很久吧?“见了于亚丽,王国华便点出这个点。于亚丽倒是很老实的回答:“不算久,一个多小时而已,我算着时间来的,没想到还是来早了。”

    王国华闻声微微一笑,心道这个女人倒是很会做样子。“于区长在此等了一个小时,有什么要紧事?”

    于亚丽笑道:“对于区里的同志来说,当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请您下去走走看看。”

    这话从一个面目端庄的女性同志口中出来,换成是年长一点的领导,怕不是有飘飘然之感吧?王国华都觉得听着很舒服,尤其是一个新来的市委〖书〗记。

    “行啊,明天吧。秘书长安排一下,不要伤了下面同志的热情。”王国华转头吩咐一句,徐耀国立刻道:“具体安排您有什么指示?”这个秘书长的位置,摆的不是一般的端正。王国华稍作沉吟便道:“简单一点,不要搞那么复杂,三五个人,一辆商务车就够了。我们是下去走走看看,不是官老爷巡视。”

    对面的于亚丽听了这话,不免装着胆子道:“〖书〗记,接待任务,您有什么指示?”

    王国华颇具玩味的目光看了一眼于亚丽,淡淡道:“我的习惯是简单,不要搞那么复杂的迎来送往。”

    于亚丽听了笑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准备。感谢〖书〗记对我工作上的支持!”王固华不动声色的淡淡道:“应该的!”于亚丽相当满意的走了,新任市委〖书〗记第一站就是东合区,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非要在〖书〗记面前放肆以显示关系的密切,那是傻子的行为。跟领导之间,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好。

    徐耀国等于亚丽走了,慢悠悠的来了一句:“〖书〗记,于亚丽这个人可用,但是野心不小。”

    这句话,很有意思。王国华抬头看了一眼徐耀国,秘书长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闪。这一刻,王国华停顿了有那么几秒后淡淡道:“人是你推荐的,我不怕她有野心,只要她有能力。”

    徐耀国的目光中闪过一道喜悦,似乎克制了一下情绪,然后才慢慢道:“时候不早,您也该休息了。”王国华点点头,徐耀国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刚才那一瞬间,徐耀国知道自己彻底的赢得了王国华的信任。

    东合区距离铁州市约六十公里,总体来说,郝龙光在位置上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基础建设就抓的不错,从铁州市到东合区的路修的就很好,至少是标准的二级公路的水平。

    王国华的随行人员中有市委组织部长越风,秘书长徐耀国,市委副秘书长凌河。越风是昨晚上接到徐耀国的通知,当时的反应就是意外。按说跟下去的第一顺位应该是副〖书〗记阅自雄,怎么会叫上自己呢?

    越风还没办法拒绝,理由很简单,王国华作为〖书〗记需要了解下面的干部能力,这个找组织部长正合适。一辆商务车,加上司机和两个秘书,一行人说起来还真的够简单的。

    以前越风也不是没见过市委〖书〗记下去,王国华这种作风看着就是比较务实的。对此越风不做任何评价,市委〖书〗记王国华和组织部长之前的关系,目前看来只是很正常。

    车到东合区的地界时,远远的就看见前来迎接的区领导班子。王国华面露不悦,看了一眼徐耀国。秘书长立刻回答:“这个我真不知道。”王国华淡淡的嗯了一声,对徐耀国道:“等下我就不下去了,你去请向景华和于亚丽上来,其他的同志请他们自便。”

    徐耀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好滴,我记下了。”

    关于如何迎接市委〖书〗记的问题,东合区的领导班子发生了一点小小

    的争执。区委〖书〗记向景华主张大张旗鼓的迎接,于亚丽则强调了一点,市委秘书长有打过招呼,不要大动干戈。对此向景华在会上没有接受这个建议,拍板决定区委常委全体出动,人大和政协的负责人也都跟上。

    向景华这个决定,于亚丽没有反抗的能力。原本在东合区,于亚丽就属于弱势的对抗。向景华比起于亚丽,不论资历还是职务都远远的在上面。

    当然了,向景华这个区委〖书〗记的口碑还是不错的,不是一个特别霸道的人。对于政府的工作,向来也都是有限的干预。换做一般的区长,这日子过的也算凑合了,于亚丽则颇为不满。正应了徐耀国的那句话,这个人野心不小。

    徐耀国下去说话,没一会两位区领导就显得惴惴不安的上了车。

    向景华在前,问候的王〖书〗记之后,1小心的站着,双手垂立。王国华面无表情道:“先坐下吧,司机开车,直接去区委大院。”

    于亚丽一直没吭声,安静的跟着,王国华却正眼都没看一下。

    车子动之后,王国华才淡淡道:“于区长,我的意思你没有对景华同志汇报?”

    于亚丽立刻道:“我是按照秘书长的意思汇报的向〖书〗记。”

    王国华嘴角抽了抽,冷冷的瞄了于亚丽一眼后才道:“向景华同志,以后我下来,不用搞这种场面。记住,没有下一次,下一次我就不是在车上说了,而是在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上说。”

    向景华白白净净的脸上烧起一小朵红,表情还是很正常的点头道:“我记住了。”

    商务车远去,原地等候的一帮人手忙脚乱的跟着追,这场面好不混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