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谒见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很敏锐的意识到,这群女人中间,白洁鸥是大姐头。不免多看了她几眼,这个女人看上去跟梅弄影年龄相当,不过脸上化了一点淡妆,不好做出准确的判断。王国华是知道化妆的厉害,也知道很多女人离开化妆就没法出门。当然了,眼前这一位白洁鸥,应该不属于这个范畴。

    面对一群女人目光,王国华面上还算坦然,心里却不是很舒服。

    这些女人的眼神,总是会带着一点居高临下的意思。或者说她们习惯了这样看待别人吧。

    王国华决定给自己找一个位置,并且很快就不请自坐,顺手还给自己拿了一罐啤酒,也不看几个女人,悠然自得的望着外头的景致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一群女人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梅弄影身上,在边上围着梅弄影开始审问。

    “这家伙什么来头?”赵越亭问了一句,梅弄影没有正面应答,挪揄道:“不会自己去问么?你这个小浪蹄子,不是号称没有你摆不平的男人么?”

    “要死了,这不是怕你吃醋么?”赵越亭在一群女人的哄笑中倒也不在意,梅弄影看看远端的王国华,微微一笑道:“男人嘛,凭本事去勾搭好了。”

    “去就去,看我的。”赵越亭说着轻轻的动了一下肩膀上的吊带,露出一小半个白白嫩嫩的圆,冲梅弄影狡黠的一笑,踩着缓慢的猫步走过去。

    “1小梅,你这位行不行啊?这妞浪起来很凶残的!”边上一个姐妹担心的问了一句,这一位平时跟梅弄影关系最好。梅弄影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边上的白洁鸥淡淡道:“别猜了,1小亭没戏。这年月,一个有钱又有趣的男人,身边不会缺少美女。”

    “鸥姐何出此言?”白洁鸥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国华悠闲的样子,淡淡道:“他手上那块表全世界只有99块,上个月在瑞士,这一款手表拍出了50万瑞士法郎的高价。”

    如果说之前几个女的还有一点傲气,随着白洁鸥这句话的出现,所有人再看王国华的时候,眼神都有点不对了。这个世界上,权或者劝,男人只要掌握了足够的数量,几乎没有女人可以在这种男人面前保持矜持。当然了,同样身家不菲的女性除外。

    “小梅,他真的很有钱?”

    “这个我真不知道,没问过。”梅弄影淡淡的回了一句后,稍作停顿便道:“听说他在京城一些贵少爷的圈子里有个雅号,叫财神爷。”说这个话的时候,梅弄影不免得意的扬了扬嘴角。

    “我怎么看着他有点眼熟啊?”白洁鸥摸着下巴,露出思索状,边上的几个女人一起取笑道:“哎哟喂,鸥姐发春了,换个新鲜点的借口成不?”

    白洁鸥笑着打了一下说话的一个女人,很认真的样子道:“我说真的,我一定是在哪里看过这个人的材料。再有,从气质上来看,他应该是体制内的。”

    梅弄影道:“鸥姐说的没错,他倒是上过你们的报纸。”

    白洁鸥皱眉道:“不行,我得过去,免得小亭出丑。”

    赵越亭走到王国华面前,并没有着急坐下,而是微微的弯了一下腰笑问:“王先生,我能坐你边上么?”王国华抬眼看了看,点点头没说话。赵越亭注意到王国华的目光在她引以为傲的部位浏览了一下,微微的挺了挺胸,坐在边上的椅子上时,伸手悄悄的把裙摆拽了拽。

    “我今年二十五,王先生应该比我大,叫一声王哥行不?”这个女人的声音挺好听的,带着一种柔弱的感染力,很容易让男人生出怜惜的感觉。

    “称呼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你想怎么叫都行。”王国华微微的往上移了一点视线,刚才那个角度,可以看见的东西很多,包括一抹隐约的粉色在裙深处。

    “王哥真是好说话的人,你在哪高就?”赵越亭闪过一道自以为得计的眼神,脸上的笑容更是妖媚,身子微微往前倾斜了一点,方便高出半个头的王国华能看的更清楚一点。

    白洁鸥走到一半的时候愣住了,因为看见王国华伸手往赵越亭的上身去,心道难道我看错人了?接下来,只见王国华伸手帮着赵越亭把吊带扶正,听见王国华淡淡道:“我这个人控制里不行,你穿成这样,我不好跟你说话。”

    白洁鸥忍不住笑出声来,慢慢的上前看了一眼有点呆的赵越亭,伸手捏了一把脸蛋道:“好了,1小浪蹄子,栽跟头了吧?”

    “鸥姐。”赵越亭扭了扭身子,站起来狠狠的瞪了王国华一眼,恢复了之前的淑女状态,蹬蹬蹬的走了。王国华却盯着背影看了一会,回过头时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

    白洁鸥看了一点都不在意,反而笑道:“王先生真是好演技,刚才我差点走眼了。”

    “白女士这话我听不太懂。”王国华恢复了一本正经的姿态,微微坐正了身子。

    “你上过我们的报纸,稿子还是我审核的。”白洁鸥露出微笑,神态端庄。

    “那个,能随意一点么?我不想让自己有在接待记者采访的感觉。”

    白洁鸥道:“1小梅为什么带你来?”王国华道:“这个,你得去问她。”

    白洁鸥转身招手道:“1小梅过来。“梅弄影慢慢的走过来,挨着王国华坐下,看着白洁鸥道:“怎么样?成色如何?”

    “不错,可以给三个九。”白洁鸥很认真的样子道:“不过我有点担心,他这种成色的男人,不应该是单身吧?”

    这时候,一个女的匆匆走过来,附耳跟白洁鸥说了几句话,白洁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再看王国华时已经是一种遗憾的眼神道:“没想到,王先生还挂着南天省省委委员的称号。”

    王国华坦然道:“这个,好像没有取消,可能是省委觉得这顶帽子我没带几天,照顾我吧,让我多开心开心。”

    白洁鸥站起身来,冲梅弄影递过去一个眼色,梅弄影跟着站起,王国华继续一个人坐那喝酒。一群女人又一次凑一块说话时,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放肆了。小梅。你昏头了?

    白洁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呵斥,梅弄影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淡淡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白洁鸥摆了摆手,其他几个女人一起走开,留下这两位女的说话。

    “断了吧,不然你家里那关就过不去。”白洁鸥叹息一声,梅弄影倒是无所谓的笑道:“家里不用管,他们也管不了我。怎么说呢,我觉得我上辈子欠他似的,心里老放不下。”

    “要死了,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

    白洁鸥皱眉道:“他来京城做啥?”梅弄影道:“说是来党校学习。”

    “你既然陷的那么深,我也不劝你了。不过还是建议你旁观一段。”白洁鸥说的挺郑重,梅弄影却淡淡道:“我觉得正好相反,这个时候他需要女人在身边安慰他。即便日后他不能东山再起,当一个富家翁也是绰绰有余的。”

    白洁鸥叹息一声道:“你既然决定了,那就这样吧。不过有个事情,你在别人面前,不能承认跟他的关系,即便是在这里,也只能说是一般的朋友。”

    梅弄影看看那些女人,点点头道:“这个我懂。”

    华灯初上,梅弄影和王国华却踏上了归途,这一次开车的是王国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王国华突然道:“白洁鸥跟你什么关系?”

    “我表姐!”梅弄影回答的很干脆,王国华没有再问,梅弄影却接着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决心而已。”

    “你这又是何苦?我现在前途未卜。”王国华叹息一声,梅弄影笑道:“要不去你上海吧,我求一求鸥姐,她有路子能帮的上忙。”

    王国华不说话,安静的开车,梅弄影沉默了一会道:“对不起。”

    王国华摇摇头道:“没事,是我这个人的问题,跟你没关系。”

    梅弄影高兴起来了,拍拍手道:“说的也是,你要是凡夫俗子之流,我还看不上眼呢。”

    王国华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上一辈子那个总是给人一种离经叛道之感的梅弄影,似乎被一只蝴蝶的小翅膀被扇的完全走样了。或者说,这才是原来的面目?眼前的梅弄影和上一辈子那个女人交错在一起的时候,王国华有点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党校的宿舍都是两人间,有点宾馆里标准间的意思。进驻党校已经有两天了,开学的第一天来了个中组部的副部长,讲了一些提高党员干部素质的话。还有两个副校长,也讲了一些类似的话,按照排名,前面那个开口就是“我补充两点。”后面那个则是“领导们的讲话,我总结出几点精神……。”

    下午下课的时候,一帮同学没有凑一块聚会的意思,而是各自打着招呼匆匆离开。王国华在这群学员中年龄最小,排第二的是一个叫冷枫的女学员,即便是排名第二,她也有三十八岁了。

    众人各自散去的时候,王国华决定随大流,这地方不是搞特立独行的所在。回到宿舍里收拾收拾,王国华准备开溜的时候,同宿舍的赵岩进来道:“国华,晚上有什么安排?没安排就跟我一阵,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赵岩是东海省来的干部,四十岁的副厅。对于王国华,赵岩是比较好奇的。不过这些人都不是大嘴巴,关系不到地步是不会轻易问这个那个。

    王国华正打算说没安排,电话却响了,拿起来接听之后里头传来冷雨的笑声道:“国华,抱歉抱歉,赶上汛期,忙了好一段才有时间来京城。”

    “冷省长太客气了!”王国华这么一说,冷雨就知道他身边有人了,上一次两人在省城再见时,冷雨逼着王国华喊了一声冷大哥。

    “在党校呢?我派车去接你。”冷雨说的很快,说完就挂了。

    王国华看看电话,又看看赵岩道:“抱歉了,老赵。”

    “这话怎么说的,领导召唤当然是最要紧的。你赶紧去吧,有机会再说。

    一辆红旗停在党校门口,王国华出来便听见冷雨的招呼声:“国华!”

    王国华急忙跑过来,冷雨往里头让了让,王国华上车道:“冷大哥,有什么事情?”

    冷雨笑道:“带你去见一个人。”

    王国华多少有点意外,但还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安排道:“好!”

    车子在渐渐暗淡下去的城市里行驶,这是一个很容易堵车的时间,问题是这一路过去,王国华惊愕的发现道路异常的畅通,甚至都没有多少车在这一段路上。下意识的,王国华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冷雨在边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别看了。”

    连着遭遇了几个停车检查之后,王国华明白了。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车子终于停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绿树丛中的一个院子门口,一个年龄在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上前来。

    “老冷来了,首长刚才还提到你。”

    “辛苦李兄来迎,回头我请客喝酒。”冷雨笑着上前握手,李姓男子看了看王国华,笑道:“这就是那个倔小子吧?”冷雨点点头,男子上前伸手道:“王国华对吧?我是李兴国。”

    王国华上前握手后,李兴国领着两人进了院子里,台阶前停下道:“稍等一下。”

    两人等在台阶上,也就是一分钟的样子,李兴国出来了,笑道:“进来吧。”

    王国华停顿了一下,冷雨动步了才跟上。进了客厅,王国华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还以为自己看错的王国华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确定无误后,王国华忍不住的浑身微微的抖了起来。

    “冷雨来了,先坐一下,我这里马上好。”沙发上的男子扭头笑了笑,继续看电视新闻。

    冷雨没有坐,保持一个恭敬的姿态站着,王国华自然更不会坐,就是站着的时候,觉得小腿有点不听话,一直在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