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充满的建议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一章充满的建议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人都有屈从敬畏强者的本能,在这方面黄娴更为显著。或者在她的格中,这种对强者的mí恋是一种绝对主流。王国华有不少nv人,但黄娴绝对是一个特例。对于自身的yù望,不论是生理还是物质,黄娴在单独面对王国华的时候从不加掩饰。但这个nv人又很聪明,总能够很好的掌握一个分寸和自身的定位。

    综合起来看,黄娴无疑是一个情人的最佳人选,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

    消耗了一番jīng力后,王主任发现上班已经迟到了,反而也不着急了。反正现在工作安排有点虚,办公厅副主任居然就管一个督查室也就算了,还是秘书长亲自分管。其他的工作,从质上来看就是务虚的活。即便是督查室,这个时候王国华虽然还能掌控在手里,日后也不知道秘书长会出什么招数来。总之这一次从京城回来后,王主任算是见识到上官天福的厉害手段了。日后就算秘书长玩点小手段,往督查室里掺沙子分权利,王国华也不会太意外。

    在话怎么说呢,只要上官天福不太过分,王国华就必须忍着。上下级的关系摆在那里的,王主任就算在不喜欢别人在自家的后院里ā足,也是无可奈何点事情。

    ōu着烟,有点走神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一抹霜雪般的白。从整体来看,黄娴并不是那种特别白皙的肌肤,但却有一对出奇白的屁股,也许可能是其他部分的肌肤衬托的效果,视觉冲击的效果绝佳就是了。

    黄娴喜欢在王国华的面前光着下身时男人目光中那种毫不掩饰的yù望成分,这让她感到了心理上的满足,甚至黄娴还故意放慢了脚步。悉悉索索的声响后,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黄娴手上多了一条热巾。就像过去大户人家里的丫鬟一样,黄娴很仔细的伺候王主任擦拭。

    黄娴很清楚,王国华注定不会留在自己身边太久,也不会提那样的要求。对于黄娴而言,王主任作为一颗可以依靠大树,想一个人霸占树荫必定会被抛弃。

    “那个事情,我真的没想到你能解决。”黄娴背对着王国华,往uǐ上套一条黑è丝袜的时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王主任正躺着ōu烟走神,脑子里想的是办公厅里的事情。

    “嗯?你说什么?”

    “我说,感谢你帮了我爸爸。虽然,我在家里没什么地位,但终究是黄家的nv儿。”黄娴多少有点苦涩和感jī的说。尤其是提到地位的时候,黄娴加重了语气。

    “感谢什么?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王主任果断的给出一个判断来,这是综合了此刻黄娴的面部表情以及目光成分得出的结论。

    黄娴转过身来,抛来一个讨好成分居多的媚笑道:“我爸爸ī下里说,要是你把事情办成了,商贸城那边给你半成的干股。”说着话,黄娴挨着躺下,抬uǐ压住毯子下面的小王。

    “他倒是大方,这么大的项目,半成不少了。”王国华说着lù出冷笑来,黄娴心里多少有点紧张,这个男人的心思总是难以琢磨的清楚。似乎他每做一件事都是算好的,跟了他这么久,只要他吩咐做的事情就没有亏本的。就拿那个港澳农产品贸易的事情来说,林旺县产的jī蛋,在港澳市场比一般的jī蛋价格能高一倍多,就这样还供不应求。现在的量还不大,日后量大了,每个月几十万的进项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王国华语气中提到黄坚的时候带出的不屑,黄娴清晰的感觉到了。其实王国华不介意黄坚给不给自己好处,而是介意黄坚没有考虑黄娴的利益。或许黄坚觉得,王国华帮忙是看在利益的份上,殊不知王国华纯粹就是因为黄娴才伸手。

    “怎么,嫌少?”黄娴加大了uǐ上的压力,半个身子贴上来,尺寸一般的iōng前轻轻的蹭就像羽掠过的效果。

    “扯淡,我要钱干什么?不是因为你,我才懒得管他的事情。那个半成干股,你留着吧,不要白不要,我能给你的也就是这些了。”王国华就是很随意的说,黄娴听着心里的滋味完全不同。想到这一次事件之后在家里地位的提高,心里一阵滚烫,忍不住抱着男人的脖子凑上嘴。伸手扯了毯子,转过身跪着。

    黄娴知道这个男人喜欢什么,也知道自己下半身的优点才是最吸引这个男人的地方。刚才仔细清洗过的秘处还带着淡淡的沐浴lù的芬芳,完整的暴lù还未完全合上的缝隙。

    王主任的新任务有点蛋疼,上午报到后先得去省政fǔ走一趟,拜见一下段省长。然后还得去财政厅,了解一下第一期款项的下拨情况。这个流程总是要走一趟的,回头还得给办公厅ōu调的三十个厅级处级干部上课。

    求见段风很顺利,段省长从来都是一副随和的样子。即便在省政fǔ的大院里,段省长走到哪都是一脸的微笑,似乎这个表情就没怎么变过。

    谈了五分钟的样子,王主任离开了省长办公室。正准备去财政厅,接到石浩天的电话。

    “国华,哈哈哈。市委秘书长陈木根跟下面的人谈过了,今年的安置计划加三成,其中一半可以进政法委系统。还有,普通战士的安置,黄坚表示可以每年接受一百人。据说这个是你的意思?是的话,我得好好感谢你。”石浩天的心情看来很不错,坦白讲,那块地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事先并没有预料到。

    实际上林拱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把王国华搀和进去看做一个单纯的事情。拥军工作作为政治资本的事情先放一边,王主任搀和进去难道就没有许书记的意思么?越是这么想,林拱就越发的谨慎。现阶段省委的格局看着似乎相互制衡,呈现出一种平衡的大局。实际上作为局中之人,林拱很清楚这是许书记一贯的内敛作风的产物,甚至在很多时候,许书记都有刻意放纵政fǔ方面作为的迹象。

    可以想见,许南下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明明可以占据绝对的上风,却主动的退避。难道说,许书记跟军区方面有默契,所以来了个传声筒王主任?不然你怎么解释的清楚?这两个省委常委之间的事情,一个办公厅副主任往里扎。

    王国华当然不知道林拱心里所想,很自然的谦虚道:“您太客气了,这主要还是市委领导重视拥军工作的结果,更主要还是您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再说了,我也不白忙活。”

    王国华不居功而且很坦诚,石浩天很高兴。这样一来,石浩天就不觉欠王主任什么了。其实王国华完全可以邀功,但没这么做。这点才是石浩天最欣赏的地方,嘴上不说,心里却是记下了王国华的好处。王主任说没白忙活,那是别人的补偿。石浩天头疼的事情得到了解决,石浩天的向来不愿意欠人情,日后再说就是。

    挂了电话上车,司机老伍问明去处便驱车去财政厅。说起财政厅事情,王主任也ǐng不解的。按说这个财政大权,谁不看重?偏偏许南下就没在这个要点上争夺,人事任命都是段风的提议,很顺利的就通过了调整。

    按说这些事情不该王国华去关心,可实际上许南下的很多行事做派,王国华都不自觉去揣摩,学习甚至模仿。这种揣摩,越深越能感受到许南下那深入大海一般的政治智慧。王国华在实际的作过程中,很大程度都受到了许南下影响。类似的例子还有冷雨,这一位也是王国华学习的对象。反之段风和楚江秋这两位的做派,王国华真是不太学的来,顶多学一点他们两位的表面作风。

    停车的时候,王国华这才回过神来,没有秘书,开车的是老伍。关于秘书的问题,王主任一直虚悬着。本来认定是的张国胜,没想到这小子跟高娟娟搞一起去了,这一下让王国华生出的了警惕的心思。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家伙搞了高娟娟,不管是谁主动,身边的手下跟nv下属搞的不清不楚的,怎么敢让人放心大胆的用。时间一长,这个观念在王主任的心里就更深刻更清晰了。

    当年在白沟市,吴言那种极品unv,王主任都没动爪子。高娟娟这种中下的品级,张国胜都忍不住上了,日后别人来点美人计什么的,王主任还有点秘密可言么?

    想着这个,王主任心里怀念起吴明之来。这家伙虽然能力有限,但是胜在一个嘴巴严实够死忠。看来这个秘书的人选,能力不是最主要的,死忠才是首要素质。

    刚刚下车,边上便有人冲过来道:“喂,喂,哪个单位的?怎么把车停这里?眼睛瞎了么?”来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声音刺耳,看上去很jī动的样子。

    王国华看看两边的车位上都有车,心里虽然不悦,但脸上还是很淡定的对老伍道:“换个车位吧。”

    王国华的话,落在那个男子的耳朵里似乎变了味道,当下又过来,瞪着王主任怒道:“这是我们厅长的专用车位你都敢停?你的车还是停到外面口去吧。”

    老伍已经把车子倒出来了,听到这话脸上显出怒è来,不过他懂规矩,拿眼神看看王主任先。王国华抬手往前一挥,老伍明了,又把车子开了回去。

    “我的车就停这里了。”王国华不温不火的来了一句,刚才车子倒出来时,王国华看见车位上确实写了一个车牌号码。还有“专用”两个字。

    “你、你、你”来人气急败坏的伸手指着王主任,差点都点到鼻子上。这时候老伍停好车过来,一看王主任面不改è的站那里没动,那货的手指差点都碰到王主任的脸了,老伍自然怒不可遏。冲上去一伸手,抓住这家伙的手指往下一掰。

    啊哦哟一连串怪叫后,来人弯成了一支煮熟的虾子。这也就是老伍手上留了分寸,不然能给他手指掰断了。

    “你什么你,怎么跟我们领导说话的?”老伍平时话不多,但是军队出身服从一流。更是见不得别人拿手指着领导,这也就是在地方,在部队上有人这么对领导,当兵的早上去先打了再说话。

    老伍见王国华递眼这才松开手。来人愤愤不已,但是又见老伍壮实,眼神yīn森令人生畏。只能是嘴巴硬道:“你们等着,我们厅长来了要你好看。丢你老母”来人骂骂咧咧的走开,最后四个字却让王主任眉头一皱。虽然说这是顺口骂,两世为人的王主任最在意家人了,更别说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的母亲了。

    想都没多想,王主任几个大步冲上去,那货还没回过神来,沙堡一样大的拳头砸在鼻梁上。bō的一声有点沉闷,那货当即蹲在地上。

    打过人的王主任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冷笑的看着面前的家伙道:“你应该庆幸你只骂了一句,不然就不止一拳了。滚”

    动手这种事情王主任很久没干了,今天算是特例。当然王主任没有后悔的意思,这家伙再骂,王主任还会给他几拳。

    正在这当口,一辆奥迪车开过来,就停在王国华的车后面,使劲的按喇叭。副驾驶的位置上还下来一个人,扯着尖锐的嗓子叫:“这谁的车?马上开走?不知道这是厅长的专用车位么?不知道你也该识字吧?没看见写着专用么?”

    这秘书mō样的家伙看着ǐngjī动的样子,眼镜片后面的眼珠子恨不能弹出来。

    这个时候的王国华是真的恼火了,不就是一个车位么?至于这么搞么?这个财政厅的厅长谢晋是个什么人啊?取了个大导演的名字,这作风可真是够讨厌的。

    这时候挨了一拳头的那位也跳了起来,大声叫道:“赵秘书,就是这个人,刚才我让他们开走车子,他还动手打我。”说着还拿手指自己的鼻子。

    赵秘书的脸è更难看了,下巴昂的更高道:“你哪个单位的?敢来我们厅撒野,拨款还想不想要了?”

    王国华看看奥迪车后座没动静,车上的那位厅长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当下冷起脸来,对秘书mō样的男子淡淡道:“我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督查室主任王国华,我想问一句,这财政厅是你们厅长ī人的领地么?如果是的话,我立刻就让出车位。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王主任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在吼。

    这时候奥迪车后面的很快就打开了,下来一个看着四十来岁男子。身材还算适中,就是肚子有点微微的ǐng起,面相也还算不错,表情ǐng客气的笑道:“是省委半的王主任啊,真是失礼了。”

    谢晋上前来伸手时,王国华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脸è依旧有点yīn沉。稍作犹豫,还是握手道:“谢厅长,你的人很牛啊。”说着手一指刚才那位又道:“刚才就是他,我的司机都把车位让出来了,他还出口不逊,辱及家母。还有谢厅长的秘书,更是不得了。问我拨款还要不要,我想请问谢厅长,事关三个地级市的贫困落后地区的拨款,财政厅是不是打算扣下来?是的话,我这就回去报告许书记和段省长。”

    王国华一番话,说是又yīn又损,连讥讽带挖苦。谢晋的反应居然是保持微笑,甚至还点点头,似乎在赞同王国华的意见似的笑道:“王主任批评的对,下面一些同志的作风确实很成问题。这不我上任的时间也不长,还没来得及整治一下。要说这个财政厅的作风,王主任也该有所耳闻了,冰冻三尺啊”

    说完话,谢晋收起脸上的笑容,轻轻的斜了一眼赵秘书道:“小赵,还不快点给王主任赔礼道歉?平时都怎么教育你么的?什么作风嘛”

    王国华心里本能的一惊,这个谢厅长厉害啊。不是一般的厉害,是太厉害了。王国华的责问回避不答,直接给转到下面的人作风没来得及整治上头去。

    赵秘书的脸è立刻有点难看了,不过这货倒也听话,很快就挤出笑容道:“厅长批评的对。”说着来到王国华面前,陪着笑道:“王主任,我的态度不好,请你多多批评。”

    财政厅确实很牛,但要看面对什么部一般的单位自然另说,省委办的经费借财政厅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扣一钱。更别说,王主任还是带着督查任务来的,是带着省委领导意图来的。真要是惹恼了王主任,本来走马观uā的转一圈就回去的事情,说不得给你认真督导一下就算了。找不到病,编你两句是非还不容易?更别说财政厅这帮家伙,平时都是被下面的单位惯坏的胃口,嘴巴有多刁,谢晋的心里清楚的很。这个时候,谢晋断断不会跟王国华硬来,这个跟级别无关。换平时,谢晋可以不鸟王国华,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稍有怠慢都可能在王主任汇报的时候演变成轻视省委领导的指示。

    “老伍。”王国华就两个字,老伍便上车倒车。把车位腾出来后对那个满脸苍白的家伙,鼻子还是红的男子道:“请问,我的车子是不是要停外面去?”

    “王主任,给我个面子。”谢晋笑着上前来,笑呵呵的。其实他对王国华还算有点好印象,主要王主任还是把车位让出来了,这年轻人就不像是霸蛮的格。问题肯定是出在自己的下属嘴巴臭上头。年纪轻轻的王主任就是副厅级了,被人恶言相向要是还装孙子,那就太可怕了。

    “谢厅长,今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这个我清楚。算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说着王主任打开车上车,老伍不给谢厅长解释的机会,蹭的一下车子倒出去,一个麻利的转身掉头,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奥迪车一下就冲了出去。

    等王主任的奥迪车开走了,谢晋这才收起笑容来,yīn沉着脸看着赵秘书道:“你怎么回事?不看看清楚车牌就算了,难道车窗上贴的特别通行证你也没注意看?”说着话锋一转,瞪着之前那位道:“还有你,怎么办事的?人家都把车位让出来了,你还要赶人家出去?这就算你是运气好了,碰上一个不愿意生事的。真是的,要给你们气死了。”

    训了两句,谢晋又对赵秘书道:“明天上午,等王主任气消的差不多了。你带上那个蛋,去省委办给王主任当面道歉,让大家都看的到才行。”

    说完谢晋背着手走了,趁着脸,路上谁见了他都不免小心翼翼的问候。

    就这么一点小事,按说王国华不会心生芥蒂,但是落一叶而知秋。王国华由此可见,这个财政厅的整体风格。这些家伙当大爷当惯了,王主任心里也很清楚。心里总是很不舒服,也很无奈。无奈的原因很简单,从权责上来说,王主任真的不能拿人家怎么地。

    脸è难看的王主任回到了省委办,上楼的时候走路带风。一边走心里一边想,看来这一次的督查任务,不能仅仅的走过场了。财政厅的作风如此,下面的单位呢?省政fǔ总计三年拨款十个亿,谁知道这上上下下那么多环节,究竟能做多少手脚?

    王主任没觉得自己的面子有多重要,关键是要想出一个办法来,对这笔资金进行有效的监督。讨厌的是,王主任虽然有监督的权利,但并不是内行。

    不自觉的,王国华都快走到办公室口了,路上不少人吓的躲一边让路都没注意。眼瞅着就要到了口,王主任停下脚步转身,差点把走过来的孟洁给撞了。

    鼻子里钻进来一股香水味道,不像是那种特别高档的货看清楚是孟洁时,王主任多少有点意外,孟洁以前没这个病啊。

    “王主任,我……。”孟洁有点脸红,手里也没有往日捧着的文件,穿一条浅粉è的连衣裙,一副jīng心打扮过的样子。

    “嗯?你怎么了?”王国华随口问。孟洁低声道:“我要请假,有人给介绍了一个男的,本来不想去的,可是家里人bī的紧,只好临时请假。”

    王国华四下看看没别人,便淡淡道:“去吧,回头跟老郭说,我派你出了公差,车票我签字报销。”

    孟洁一听这个便掩嘴偷偷的笑了笑,低声道:“主任,您也搞这一套啊?”

    王国华呵呵一笑道:“去吧,看中了就要下手快一点,现在好男人不多啊。”王国华开起了玩笑,主要是心中有了主意了,心情也好了。

    “讨厌”孟洁说完就有点后悔了,伸手掩着嘴,发现王主任一点都没生气,甚至还ǐng开心的样子道:“那个,就这么定了,我得出去一趟,你去吧。”

    说着王主任急匆匆的走了,奔着上官天福的办公室就去了。

    王主任的到来,让上官天福多少有点意外。最近一段,上官秘书长还真不太愿意看见王主任,怎么个意思呢?王国华好歹是办公厅的副主任,但这是分管一个督查室,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问题是,这个现象不仅仅是前任导致的,上官天福也延续了下来。

    怎么讲呢?上官秘书长有自己的政治需要

    “国华,有事?”秘书长还是很亲和样子,端坐在大大的办公桌后面。

    “啊,有事。”王主任保持着恭敬的举止,领导没让坐下就站着道:“是这样的,……。”王国华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督查室的力量还不足以监督这一次偌大的拨款以及其他的执行过程,本着从工作负责的角度出发,希望秘书长考虑一个建议,是不是由省委办牵头,搞一个联合监督的工作组。这个组长嘛,当然是秘书长了。

    “这一次的拨款数额太大,我担心自身能力有限,不能完成组织上jiā给我的任务。”王主任的结束语还算正常,不过这个提议算是充满了

    权利,权利上者重权,下者重利。这么大的一笔拨款,如果真的能以监督之名,拿捏一下相关部这对日后上官秘书长的威信太有帮助了。

    但是上官天福动心归动心,让他急于表态是不可能的。这块固然很香,但是没有先例啊。作为一个特例的话,不是不行,问题开了这个头,这个分寸一旦把握不好,日后能把人得罪海了。

    “这个,让我好好想想。”上官天福琢磨了一番,还是没有下决心,一抬头看见王国华还站着,随口道:“还有事情么?”

    王国华很恭敬的样子道:“没了,就这个事情。”上官天福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没让王国华走呢。这家伙,倒也还真的懂规矩啊。这里发生的事情和秘书长的念头要是被谢晋知道了,肯定要跳脚骂:“王国华,你这小心眼的家伙,一点规矩都不讲,生儿子没**。”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