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糊涂官司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第五百零一章糊涂官司

    第五百零一章

    大致了解情况后,王主任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你要说娱乐圈混蛋吧,那个女生尼玛就是个白痴。追星追到床上,还指望人家负责?当然,从一个重生者的角度来看问题,曾经的历史上发生过更离谱的追星者,能逼着老爹去买器官的女儿。就这种事情,还被一些无良的记者大肆炒作,各执一端你来我往的吵的不亦乐乎。按照王国华的逻辑,那种逼着老爹去卖器官的女儿,直接人间蒸发最省事啊,想死就去死好了。谁也别拦着她!

    王主任脸色不豫,何马便紧张起来。这王主任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心里暗暗后悔,这不该狗急跳墙之下请王主任帮忙。不过这人都来了,也只能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先进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王国华也没着急进去,先给龙厅长打电话,最近一段时间,厅的一把手去党校学习了,龙厅长实际上是主持工作,大权在握。

    接到王主任的电话,正在去某个饭局的路上的龙厅长心情很好。哈哈大笑两声,龙厅长问候王主任:“王主任,有什么指示?”

    龙厅长一贯在部下的面前都是相当的严肃,这会正前呼后拥的出来,接电话居然开起了玩笑,这个有点惊人啊。

    “我哪敢指示龙厅长,有点事情打听一下,你跟市局的胡杨关系如何?我这有点事情卡住了,跟他没照过面。”王国华说的客气,龙厅长可不敢当真。眼下正经的还是常务副,没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呢。王主任这种许的贴身亲信,哪里敢怠慢丝毫?

    “胡杨啊,这家伙比较倔头,厅的帐都不怎么买的,他就听林一个人的。早先是三海市的局长,林一手带上来的铁杆。这家伙,不是很好说话,算了,我马上过来,你稍微等一下。”龙厅长很快做出了决断,这个忙估计帮起来也不太难,关键是一个态度。既然要帮忙,就彻底一点。

    二话不说,挂了电话打发一群部下,龙厅长带着秘书上车,直接奔着市局过来。在路上,龙厅长给胡杨打电话,接通之后表达了一下有点事情要过来,这个事情是省委督查室王主任的事情。

    胡杨这边正准备下班回家,接到电话只好给家里打电话表示有应酬,省厅的领导来了。挂了家里的电话,胡杨觉得这事情不对劲,省督查室的主任怎么会找自己有事?想想觉得不对劲,赶紧的给林打电话请示一下。

    林拱接听电话后也很纳闷,王主任跟市委这边关系不错啊,陈秘书长几次出面接待,王主任都很给面子。这不,林还惦记着找个机会,让黄坚出面请王国华一起吃饭,联络一下感情,以后省委高层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也好第一时间有准备。

    因此,林很快给出了重要指示,一定要认真对待王主任交代的事情。嗯,不得有半点的马虎。这话要从别的领导口来,胡杨直接当没听到,但是从林的口来,那就意味着是绝对要执行的。

    赶紧的,放下电话胡杨直接往大门口就过来。

    王国华没等多久,龙南生的车就到了,主要这两地方挨的不远,附近还有条不算堵车的街道可以过来。两人招呼了一下,王国华准备直接进去,龙南生拉住他:“让老胡来迎接,省委领导的架子还是要摆的。”

    “拉倒,我算什么省委领导。”王国华开起了玩笑,龙南生嘿嘿的笑了笑道:“这家伙比我低一级,难得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一下。”

    王国华哭笑不得的时候,胡杨居然真的小跑下来,老远的就伸手:“龙厅来了,这一位一定是王主任了,失敬失敬!”

    这个胡杨长相相当的彪悍,一米九的大个,魁梧的很。跟他面对面的站着,王主任觉得气势上很难占到便宜。胡局长似乎没有摆主场优势的意思,姿态放的比较低,双方寒暄之时,王主任没察觉到不妥,龙厅长倒是暗暗称奇。这个胡杨,那是出名的刺头啊,在市局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从来都是不太给别人面前的。厅都拿他没脾气,龙南生以前跟他打交道,那都是占不到上风的。没想到王主任的名号这么好使啊!

    寒暄之后,胡杨招呼进去,王国华回头看看何马道:“何先生在楼下等一会吧。”

    胡杨的脸上闪过一道诧异很快就消失,依旧是笑脸热情的引上楼进了办公室。落座之后王国华倒是开门见山的道:“胡局,今天来是打听点事情,听说有个什么明星因为令妹的事情被拿下了。京城里一些关系拜托我过来了解一些情况,这个明星的死活我不关心,关键还是一些业务上的事情,那边希望不要受到影响。”

    王主任这个语气相当的委婉,就是说这个事情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胡杨听了心里暗暗盘算,脸上却是笑道:“毛的妹妹,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妹妹,直接丢东江里淹死算完。”

    龙南生在边上笑道:“怎么个意思?让我也知道知道。”

    胡杨这才笑道:“我老婆单位新分来的大专生,家里有点关系,经济实力也还算不错。据说那女生的老豆是市政协委员。我老婆这个人,老龙应该知道的,比我小不少,平时喜欢跟一些年轻女孩搞在一起。这不,认了这个干妹子。这些刚走出学校的女生,…………。”

    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复杂,很快就说清楚了。就是胡杨老婆单位的一个女声,追星追的有点不正常了。天天做梦跟吴楚结婚,跟着一起在公众面前风光。家里也有点产业,所以花钱让吴楚做代言,顺便把自己也给搭进去。没想到吴楚这家伙,吃干抹净不打算认账,这女生要死要活的。胡杨老婆一听这个事情,回来就跟胡杨说,非要让胡杨插手管一下。

    胡杨一个市局长,哪有闲工夫管这个,开始没答应下来,敷衍说过问一下。这种事情,女不举官不管的,两人说破天就是通奸,你让暴力机关去管这个事情,那不是儿戏么?

    没曾想事情过了两天,这女的想不开去上吊,家里发现的及时给救了。胡夫人那叫一个热心的上门去看姐妹,回来之后同情心泛滥成灾,跟胡杨闹腾。说什么市局不敢,她就回娘家,当天晚上还做出了不让胡局长的决定。

    老胡这叫一个愿望啊,绝对是无妄之灾啊。问题是,老胡的情况比较特殊,早年间不是很得意,事业心比较强的老胡三十岁了还没结婚。等到林提拔重用,这才算是有点成就感,惦记起婚姻大事来了。这不,经林的夫人介绍,老胡认识了当时刚分配三海市委办的胡夫人,见了几次面,胡夫人年轻貌美,老胡哪里遭得住?三下五除二,就借个机会开车带去兜风,趁着夜色的掩护,老胡同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胡夫人家在三海市是多年的望族,祖上出过进士,老家至今还有进士牌坊在的。家教严格的胡夫人事后不说要死要活,反正对老胡同志的仇恨值比较高就是了。为了挽回错误,老胡同志就差负荆请罪了,总之周折很多,才算是取得了夫人的谅解,并且闪电般的结婚。

    精确的数据是,胡局长比夫了九岁。这个老夫少妻的,夫人又美艳又端庄又善于持家。这个胡局长对夫人的敬畏指数相当的高,在家里胡夫人就是最高领导,加之老胡是有“历史污点”的人。结论很简单,夫人折腾,老胡只好做个样子,把人拿下,找点什么偷税漏税的罪名,关两天表示惩戒,就打算放人的。至于那个女孩子提的要求,胡局长那是直接但不知道的。

    真相这个东西,往往都是让人相当无语的。王主任眼下就相当的无语,事情完全不是之前预想的那样。正经是胡局长这个家伙恶名在外,才闹的何马的一些关系不想伸手。

    “既然事情是这样,那胡局长就准备放人吧,王主任出面担保,这面子不小了。”龙厅长也是这个心态,男女之间办事,你情我愿的凭啥抓人家?国家暴力机关,闲的无聊么?

    龙厅长卖好,胡局长也不傻,正准备拿电话让放人,王主任一抬手道:“这事情,就夫人的意思办吧。先关着,什么时候去民政局领证,什么时候放人。没借口的话,我让人去找。”

    胡局长一听这话都傻掉了,哦,感情王主任对这个事情深恶痛绝啊。那有啥好说的,王主任的意思和夫人的意思取得了一致,这事情对于胡局长是一点难得都没有啊

    “既然王主任做了重要指示,这个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好了。”胡局长拍了胸膛,在越州市这地面上,收拾这么一个小小的艺人,那真不算什么事情。

    王国华又补了一句:“领证的时候,要给女方一笔彩礼钱。”三人又是一番密谋,对好了口径,咬死说吴楚这个大前提。

    正经事情谈完了,胡局长表示要设宴款待,王主任自然没啥可说的。不过之前还是下楼一趟,叫来何马道:“何先生,事情我都了解清楚了。这个受害人要告吴楚,局也拿到了充分的证据。现在事情很不好办,看我的面子,局同意暂时不送拘留所。你也可以去看看那个吴楚。”

    何马一听这话就傻眼了,王主任都搞不定?赶紧的哀求道:“王主任,您是不是再想点办法?这个,有不少活等着吴楚呢。再说,这个事情一旦闹起来,吴楚就完了。”言下之意,一棵摇钱树要倒下了,这对于何马而言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王国华眼珠一翻,怒道:“他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能来就算给足你面子了,你找别人去吧,我没办法。”说着作势要走。

    “别啊,王主任,我这不是没招了么?”何马哪里肯让王主任就这么走了。赶紧双手拽着衣袖,哀求道:“王主任,我培养一个艺人不容易啊,您就行行好,拉我一把。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

    王主任叹息一声道:“哎,我这个人就是心软,没办法。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消息,我找找路子,看看能不能私了。”

    何马也没办法,之后先走人。王主任回去喝酒,最后定下一套解决方案。由胡夫人出面,狠狠的对吴楚同学进行一次深挖思想深处肮脏的批评和教育,然后拿出解决方案,第一是上法庭,按起诉。第二是秘密结婚,对外不公布。

    达成共识,这个是事情就没王主任什么事情了。回头,王主任让何马直接找胡夫人联系,这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

    这事情办的,王主任丝毫没有成人之美的快感,反而叹息一声世风日下。

    第二天,王主任带着张国胜出发,奔着北山市而来。要说这地盘,王主任是不太愿意来的,原因无他,市委杨国民跟王主任那是积怨深重。别看当面笑眯眯的,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咒骂呢。

    王主任也没通知下面,就是给雪莲同志打了个电话,表示已经动身。雪莲同志这笔钱的来历,王主任通过别的渠道了解了一下,这才知道这钱是雪莲私人关系弄来的。具体来源不好说,反正这个钱跟政府啊红十字之类的部门关系不大。

    一共是两百多万的款项,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雪莲还是有相当社会能量的。不过这女孩,看着就不像是那种有一定阅历的,完全是凭着一股热情在做事。

    ……………………

    林旺县是北山市下属的一个贫困县,坐落南天省北部山区。顾名思义,这地方林木旺盛。但这都是历史了,历史上的无数次人为的祸害山林,还是要数大跃进最为惨烈。数百个山头被砍成秃子大炼钢铁,超英赶美的口号热血沸腾,勒紧裤腰带热火朝天人们,如今面对的是光秃秃的山顶还有经常爆发的泥石流。

    长桥镇,得名于一座石桥,据说是明朝时期的建筑。经历了数百年,桥依然还在,当初为了纪念桥梁落成的碑文,因为破四旧那会被红卫兵小将们的革命热情,变成了堆碎石,永远的散落在桥下的山谷间。要不是石碑下面的石墩没有明确的罪证,谁还能记得这里曾经有一块石碑。

    天已经黑了,石桥对岸还有一群人聚集在那里没有散去,这些人中间有不少是孩子。都是镇上中小学的孩子们。长桥镇中学的规模不大,属于建国后的统一设置的产物,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都有。

    下午放学前,校长接到县里打来的电话,从省城来支教的雪莲老师回来了。雪莲老师是一年前来长桥中学支教的大学生,她的到来,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很多欢乐。雪莲老师待人随和热情,对于孩子们而言,雪莲老师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山外面的精彩世界。同时雪莲老师还是孩子们的玩伴,是可以依赖值得尊敬的姐姐。

    过去的一年里,雪莲老师除了认真的教学,还不断的从县邮局带回来很多好东西,有书、文具、体育用具、还有很多衣服。总之每一次雪莲老师离开一段时间,总能带回无数的欢乐。

    学校里的孩子很热爱雪莲老师,是的,是热爱。得知雪莲老师回来了,孩子们自发的等在桥头,等着那熟悉的身影。

    王主任从省城动身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一天雪莲老师的行程。上午从北山市出发,行程三个小时到达林旺县城,短暂休息午饭后,市里派来的一辆货车卸货后就回去了。

    县教育局那边,雪莲希望能得到帮助的希望在上午就成为了泡影。没有人愿意表示一下关心,哪怕是口头上的。局领导关心的是,雪莲老师口中的那笔捐款什么时候能到账。在这个问题上,雪莲老师违背良心的撒来了慌,说没有筹集到钱,还再等等。

    “没有什么能难的住我!”离开县教育局的时候,雪莲老师紧紧的握拳,给自己鼓劲之后继续上路。从林旺县城出发去长桥镇,只能雇佣一辆农用三轮车载着雪莲和她带来的一车各种物品,经过又是三个小时的颠簸,才能赶到长桥镇。

    雪莲老师今天的运气不好,半道上三轮车坏了,开车的师傅得步行十几里地回去县城里买来零件,一番修理后才能继续上路。

    天已经完全黑了,远远的桥头处,看见车灯的孩子们发出了欢呼声,雀跃着往前奔跑迎接。这一刻的雪莲老师泪流满面,信心十足。

    同样这这一刻,马不停蹄的王主任赶到了林旺县城,天已经黑了,只好找一家看上去还凑合的旅馆住下。夜幕中,县城的四周都是艨艟的山梁,王主任拨打雪莲的电话,得到的是没有信号的答复。R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