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金钱女色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面对王国华的杀气腾腾,黄娴多少有点不适应,不过还是很镇定的回答:“这个,你跟我父亲去谈,我做不了主。”看着镇定,实际上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抖。

    王国华移开目光时,黄娴有如释重负之感。

    “别跟着了,告诉你父亲,耐心的等着消息吧。”王国华说着走了,黄娴站在原地想跟上又不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国华走了。就在刚才王国华说出那番话的时候,黄娴感受到了一种被人生杀予夺的恐惧。很明显王国华说那话不是虚言,那是有相当底气的。

    国内的生意人,只要跟政府来往密切的,一个屁股干净的都没有。

    这年月国产好一点的车,不是日系就是德系。王国华个人倾向于德系车,其实刚才黄娴的建议还真是不错。王国华最终还是决定买一辆宝马来开,只是买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马女士在非诚勿扰上的豪言。觉得,现在要是电视台办这么一个节目,肯定能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出点什么艳照门一类的新闻。

    就在王国华犹豫买辆什么车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到王国华身边,笑着招呼道:“王区长好,我是黄坚!”

    王国华看了一眼黄坚,觉得这个人的气质真的很特别。怎么个特别呢?他的面相和表情组合在一起,能给人一种不虚设防的感觉。王国华的第一感,这个人太可怕了。

    两世为人的王国华也算阅人无数了,还是第一次遭遇有这样气质的人,而且这人还是一省之首富。

    黄坚同样感到了震惊,原因是头一回遭遇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眼神是如此的戒备。他眼中的王国华,就像一只遭遇了险情的刺猬,突然炸开了全身的刺。尤其是那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如同看见了高危险分子。

    黄坚很奇怪王国华为啥会有这种反应?王国华自重生一来,对亲人之外的人”都带着一种戒备的心理。这榫心理的形成”源自于上一辈子的经历。那种无依无靠独自打拼,吃了无数次的明暗亏之后形成的心理。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面前,居然会让王国华失去戒备,这个自然很可怕。

    甫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可是王国华的人生信条之一啊。

    “小女不会说话,开罪之处我代她抱歉。”,黄坚见王国华不说话,只能自己接着说。不然,就这么算了最在意的儿子怎么办?

    “谈不上开罪不开罪,我只是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让法律说话。”王国华平淡的回了一年,黄坚有种遭遇了油盐不进的感觉。

    “还是找个地方坐着谈吧,凡事好商量嘛。我是今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

    自问一向没有得罪过王区长,犬子无状冲撞了王区长,我代他受过就是。认打认罚!”,黄坚话语之间带出来的舔犊之情,微微的打动了王国华的坚定。一个人在意亲情的话,终究还是有底线的。

    “要不去店里坐吧,王区长要买车。”黄娴一直在边上观察”发现王国华表情松动,连忙上前来劝了一句。

    王国华诧异的看了一眼黄娴,这个女人的观察能力倒是挺出色的。自己些微的松动,居然被看出来了。当下王国华点点道:“也好,那就坐一坐。”,这家店装修的很不错,展厅很大,中间摆了三五辆新车。边上的有专门的接待室”黄娴在前引路,三人进去后黄坚招呼落座。

    “这里的茶叶不好,请王区长包涵。”黄娴熟练的摆弄着茶具,泡茶的过程显得颇为雅致,看着就像在表演一番。看意思”这女人在这方面造诣不浅。

    “王区长,说句您别误会的话,听说一起被抓的还有柳副秘书长,市委林〖书〗记对这个事情很关注。”黄坚说这么一番话的时候,表情看着微微有点艰涩。王国华能够感觉到他这番话背后暗藏着一点什么。

    “柳副秘书长的问题,应该是越州市委该关心的。我这里何从谈起?”王国华不动声色的回一句”也算是一种姿态。这个事情,王国华占着绝对的主动,所以没必要著急”他也有足够的耐心。等着黄坚把牌一张一张的打出来。

    “哦,王区长是来买车的么?这里的车,只要你看上的,都可以马上开走。手续的问题,我会派人办好了送过去。另外,我在越山上有一幢别墅,风景还算过得去,改天王区长过去住几天。”黄坚倒也不绕弯子,直接开价。

    王国华听着呵呵一笑,从口袋里摸出钱包,随便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黄娴道: “密码是六个六,你去杳一查上面有多少钱,然后回来告诉你父亲,我是不是一个缺钱的人。”

    黄娴捏着银行卡就像捏着烧红的烙铁,手一抖啪的银行卡丢桌子上,赶紧伸手拿起站起就走。王国华笑眯眯的看着这对父女的神态,一个慌张,一个凝重。

    黄娴去的很快,没一会就回来了,这期间黄坚也不说话,两人就是默默的喝茶。其实黄坚已经意识到,今天用钱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了。

    回来的黄娴附耳在父亲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默默的把银行卡放在王国华的面前。事实上黄娴刚才去提款机上查询的时候,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银行卡上显示出来的居然是九位数,这是一个政府官员么?黄娴在第一时间可以肯定,这个钱不是贪污来了,不然就算王国华大学刚毕业就开始当官贪污,也未必能接触到这么多钱。

    说句不好听的,三海集团的流动资金的总和,也不过就是卡上数字的一小部分。

    “我还是那句话,安心的等候结果吧,到时候自然一切都明白了。至于贵公子,让他受点小罪,也未必是坏事。”,王国华收起银行卡,笑眯眯的来了这么一句,似乎这就要结束今天的谈话。

    这时候黄娴突然道:“王区长,可以私下里谈谈么?”

    听到这个显得有点突兀的话,黄坚楞了一下,随即站起道:“那好,娴儿跟王区长聊几句。”说着居然就这么走了,倒是干脆的很。

    王国华倒是很安静的坐着,黄坚离开的时候屁股都没动一下。这对父女有意思啊,真是招数不断的啊,我倒要看看你们都有什么huā样。

    接待室的门被扣上了,回到对面的黄娴微微的挺起规模很普通的胸膛,面带微微的悲怆道:“王区长,只要能放过我弟弟,你要什么都好说。这其中,包括我。”

    哦,钱不起作用,改女色了。可见,黄娴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自信的。

    坦白讲,黄娴长的确实挺溧亮,追求者也很多。但是话说回来,不是那种顶顶漂亮的层面,之所以追求者众多,大概有她身份的缘故吧。不过女人大部分的时候,自我感觉都比较良好。所以,黄娴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身份带来的效果吧。

    王国华没有说话,低头从包里摸出一张照片,这是一张王国华和楚楚唯一的合影。还是去京城逛长城的时候,楚楚死活要拉着王国华照的像。

    “你看看这个,上面这个女人是我妻子。”,王国华的语调里充满了戏讥的意味,似乎在嘲讽黄娴不自量力。

    黄娴并没有接过照片,而是直接抬手挡住道:“我知道你夫人一定比我漂亮,但是俗话说,家huā没有野huā香。我对自己的容貌有足够清醒的认识,而且我并没责跟谁结婚的打算。

    也就是说,以后我可以给你当情妇,你需要的时候召之即来的那种。”,王国华听了忍不住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摇摇头叹息道:“没错,男人都是喜欢新鲜见异思迁之辈。不管老婆怎么漂亮,照样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我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问题是你的样貌还凑合,你的身材,啧啧,不是我盘里的菜。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吧?”

    要说这个话,就有点损了。一个女人跟你说,我可以随时听候召唤跟你上床,这个女人还是一个不错的美女。然后你告诉人家,我喜欢奶子大屁股翘的,你这种白给都不要。

    一番话说的黄娴瞬间满脸充血,从脸蛋往下到脖子末端全是红的。实际上王国华公允的判断是,黄娴的容貌跟双胞胎姐妹是一个级别的。而且身材也算相当,问题是双胞胎那个优势太明显了,单独的放一起没啥,两张难以分别的脸蛋饥渴的看着你,那是何等的感觉?

    说完话的王国华站了起来,黄娴挣扎了一番道:“等等,你究竟想干啥?不就是砸了一辆破车么?怎么就没玩没了的?”

    听了这番有点恼羞成怒的话,王国华站住回头道:“是啊,就是砸了一辆破车,确实没什么。但是我忘记告诉你一个事情了,那天跟我一道的,还有省委许〖书〗记的夫人。你这些话,去跟省委〖书〗记的夫人去说吧,看她不一个打耳光抽你!人可以无耻,但是无耻之后还得意洋洋的炫耀,那就是没底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