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高潮迭起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章高潮迭起

    第四百四十章

    早晨的太阳刚到半头上,王家沟便开始闹腾。鞭炮跟不要钱似的炸响。新娘是外地人,所以迎亲这个说法便取消了。王老实夫妇觉得亏欠了新娘子,原本应该迎亲路上烧的炮仗,一早就开始放。

    村里的晒谷场边上搭起了棚子,架上炉灶,十几个厨子都是古巡和高近江找来的,拉开架势就开始做菜。晒谷场上摆的四十桌,那是接待四乡八邻以及村里的客人。王家的一楼二楼还摆了五桌,院子里还摆了五桌,这十桌酒用的大厨又是另外叫来的,专门为接待一些档次比较高的客人。

    第一波鞭炮响起时,古巡和高近江这两位上门来,这两位这些天帮着忙前忙后的,今天还是最早到,这里头显出两人跟王国华的关系,多少有刻意的意思。

    访客的第一个高潮,属于区委石三和区长林伟,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王国华下来迎接时,对于林伟的来到有点意外。热情的请领导们上楼去坐着喝茶,酒席那是还有一会。

    楚楚一身喜装出现,显得格外的耀眼。石三看见的时候有点晃眼,心道这女孩真的是楚省长的女儿么?这话,石三还真不好意思问,事前问过高近江,这家伙说他也不清楚究竟。

    林伟其实是给石三拉来的,寻思着呆一会就走,随便找个借口就是。毕竟他跟石三不太对路,能来那是看在王国华这个红杉区长的面子上,日后还得指望人家帮衬着招商。

    一行人还在楼上喝茶呢,楼下又是一阵热闹,鞭炮放的山响。出来一看,原来是市委党群副组织部长曾泽光到了,曾泽光不是一个人来的,后头还跟着李逸风。

    又是一番寒暄请到楼上坐下喝茶,曾泽光笑眯眯的递过来一个红包道:“国华,一点小意思,别嫌少啊。”

    王国华笑着接过道:“这一辈子,也就这一次机会收您的钱了,不能少了。”曾泽光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王国华对他这个态度,还是那么亲热。

    如果说曾泽光的出现是第二次高潮,那么第三次高潮就有点意外了,白沟市委严友光居然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从白沟赶来的人,吴言也在其中。

    王国华说不感动是假的,上前一一握手致谢。两位厅级领导的出现,整个格局一下就变了。顶楼的新房里特意开了一张桌子,严友光、曾泽光、李逸风、石三、林伟这几位才有资格在里头坐着喝茶聊天,其他人就不好意思了。王国华亲自作陪,这个待遇有点升格的意思。

    眼看着快开席的时候,古巡敲门进来,打断了各位领导的谈话道:“各位领导,楚省长和冷省长的车都到了。”

    啊……,林伟的舌头被热茶烫了一下,心里狠狠地一阵哆嗦。这会就算有人拿刀子架脖子上,也别想让他走人了。现在担心的是,等一下跟领导一起的位置问题了,能不能坐的下都是两说。

    也许是楚江秋和冷雨的气场太强大了,楼下的人得知来的是两位省长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王国华他们下楼来看见这一幕,多少有点觉得滑稽。

    倒是楚江秋看见大家都傻乎乎的样子,手一挥道:“不欢迎么?怎么还不放炮仗?”

    王国华和楚楚上前来招呼二位,其他人按照职务高低的循序,前后自觉的列队。对此父亲的出现,楚楚显得很淡然,王国华非常厚道的一一介绍其他来客。一干人等上前握手时显得都有点紧张,其中区委石三心里想,这一趟来的太值得了。

    到了楼上落座,楚江秋看着女儿叹息道:“王国华,以后不许欺负楚楚,不然我饶不了你。”王国华当着一干人等被这么说,多少有点尴尬的苦笑。倒是楚楚笑着接过话道:“爸,国华对我好着呢。”

    “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楚江秋又是一声感慨,然后反客为主,招呼大家坐下。一群先来的干部中,严友光和曾泽光还算镇定,其他人都有点慌乱的应答。这其中就有被破格请来作陪的高近江和古巡。

    楚江秋的出现,可以说是今天的高潮,坐实了传闻。两个小时后,楼上的一桌酒都撤掉了,两水市委雷鸣、市长高风,领着大大小小的一群干部赶到。楚江秋见状当众不满的说道:“你们这些同志啊,我来嫁女儿,你们来干啥?”

    话是这么说,大家都看的出来,楚省长的心情很不错。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今天市委和市长不来,楚省长肯定会很不高兴。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王家沟这场婚礼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其中楚省长悄悄地出现,离开的时候,前头警车开道,后头警车护驾,大大小小的车辆跟着往市里走,足足有四五十辆之多。王家沟的人只要提起这个事情,都能激动的满脸红光。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夜晚来临的时候,王家沟依旧热闹的紧,花鼓戏团在晒谷场唱起了台子戏,王家这边倒是安静了许多。闹新房的人是一个都没有,倒不是人们不想闹,都知道王家的小子现在是大领导了,村里人心存畏惧很正常。百姓怕官!

    累了一天的王国华像条死狗一样的躺在大床上,看着正在对着镜子梳头的楚楚,觉得有点恍惚。仿佛,两辈子也就是一枕黄粱似的一般迅捷。

    一头长发散开的楚楚,给王国华一种如同初见的感觉。当初那个白衣少女,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王国华专注的眼神引起了楚楚的注意,回眸一笑问:“看什么?”

    王国华坐起来, 抱着手做出一个打量的姿态道:“你现在看上去,跟第一次见的时候没什么变化。”楚楚一听这话便笑着反驳道:“不可能,我以前哪会正眼看你这种孩子?”

    嗷!王国华发出一声狼嚎,跳起来抱起楚楚往床上一丢,恶狠狠的说道:“看我怎么收拾你。”楚楚很配合的做出惊悚状,双手乱舞道:“不要,救命!”

    “喊吧,喊破嗓子的都没人理你。”

    这一夜,王国华格外的温柔,事先王国华对楚楚道:“今天我来伺候你。”

    然后,楚楚永远铭记舌尖带来的战栗!

    两天后,王国华和楚楚踏上了去省城的道路,机票已经订好,直接去机场上飞机,直飞京城。京城的婚宴,意外的简单。楚老居住的小院子里摆了三桌子酒,来的都是一些亲人,还有一桌子的客人都是扛着闪闪发光的将星。

    这一天楚老看上去心情很好,办派了一个主任过来送了一份礼,带来了首长的祝福。

    夫妻俩站在楚老的面前时,楚老抬手招了招,立刻一个中将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啪的敬礼道:“首长好!有什么指示!”

    楚老笑着说道:“别搞的这么严肃,我孙女婿在南天省工作,婚后楚楚也要过去,你帮着照看一点。”

    该中将立刻笑的眼睛都睁不开道:“这个请您放心,一切有我。”

    感情,这一位是南天省委常委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石浩天。

    事后王国华才知道,老迈的楚老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客人了。即便是一些老部下,楚老也都是闭门不见。今天,算是为王国华和楚楚的婚事破例。

    引见了石浩天之后,楚老受了两人敬的一杯茶水便打发其他人出去,后院就剩下王国华和楚楚陪着散步,其他人都没能跟进来,楚江秋和水中菱都留在外面陪客。

    难得见到老爷子一次的楚衍低声跟楚江秋抱怨了一句:“老爷子对楚楚真是好。”

    楚江秋听了这话,不顾人前的面子,当即板着脸道:“你先回去吧。”

    发生这段小插曲的时候,王国华和楚楚正一左一右搀扶的楚老在后院散步。走了几分钟,楚老站住对王国华道:“老秋说他看不清你的面相,我是唯物主义者,但是他在这方面确实很神,很多人的事情都能说的不离十。当年他第一次见着我的时候,就说我一生有三次劫难。第一次劫难已经过去,第二次劫难是在朝鲜差点被米国人的燃烧弹烤熟了,第三次劫难则是,差点没被人整死。”

    王国华多少有点吃惊楚老说起这个,犹豫了一下道:“爷爷,您什么意思?”

    楚老摆摆手笑道:“不要想歪了,老秋的意思,你的面相叫异象。要我说,他就是糊弄人。说一些你日后前程不可限量的鬼话,要我说,你小子的本事确实很不错,但也就是这样了。说起来你应该是运气好的老天爷都嫉妒的人吧,我应该也是这种人,几次都没死掉。”

    这话说的王国华多少有点无言以对,楚老笑呵呵的又道:“国华,你怎么看待现在的社会现状?你觉得,我们国家这些年的改革存在什么问题?”

    王国华怎么也没想到,楚老能问这种高度的问题。这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么?R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