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想见好(上)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第四百一十九章想见好(上)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冷雨的话中带着强烈的遗憾和不满,这是一种作为官员群体中的一员,对很多事情看的到却又管不了的情绪。这种认识,王国华同样也有,同样也是对很多事情没有办法。

    总而言之,这是两位有点“愤”的官员,他们的身上依旧流淌着传统道德的血液。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比起这些瞎折腾的,那是啥都不做的还算是好的。”冷雨不由的感叹一声,王国华听着呵呵一笑道:“您提起这个,我倒是想起宋、明的那些科举出来的文官们,实际上他们中间大多数人政务能力很差。他们出来做官,什么都不做,每天歇妓喝酒玩乐,事情都jiā给下面的吏和乡绅去做。到了任期,这些啥都不做的官员,还能落一个万民伞。说起来很有点无为而治的意思,这话扯的有点远了。”

    王国华有点扯开话题谈别的意思,之前的话题太沉重了。

    冷雨也知道王国华的意思,也不愿意过多的去谈那些,两人很默契的撩起了一些历史方面的事情。都是喜欢读史书的人,不难找到共同话题。

    聊的差不多时,李逸风这才回来,这家伙一出去就是一个小时,倒是个很能沉的住气的家伙。刚才在外头,李逸风倒是跟驻京办的主任聊了一会,得知了郑yù冠倒霉的事情,心里不免又是一番感慨,再次进来时姿态更加的低了一些。

    三人喝着茶,又聊了一会,李逸风大感收获不小。冷雨作为省长,平时真要忙起来根本没有闲谈的时间,李逸风能有这个机会便很满足了。当然李逸风和王国华的心态不一样,他是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下级的位置上,王国华则是摆出的晚辈姿态。

    下午冷雨有事,王国华便没有多留,李逸风倒是找个由头,在省驻京办住下。王国华回了区驻京办后,想起跟冷雨谈的事情,便动手给许南下打电话。

    电话里许南下没有明确的表态,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声:“我知道了。”其实有这句话就足够了,冷雨也不可能亲自办一些事情,顶多是做个指示,下面的人自然会去办。表面上看起来,大江省组团学习南天省的先进经验,实际上是对南天省许书记的一种捧场,大江省这边组团的名义是学习政务大厅的举措。到时候电视报纸上一折腾,一些信号自然就传达出来。

    至于说到夫人外jiā,那都是私底下的事情,王国华提个建议,无非是希望在两位长辈之间的关系,能保持一种长期的稳定和谐。

    吴明之请假出去到处看看,他倒是第一次来京城。王国华没有游玩的兴致,便给他放假。留在驻京办的王国华躺床上看书休息,倒是度过了一个难得休闲的下午。

    晚饭前,王国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听之后里头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道:“我是许建设,你来一趟。”说完电话就挂了,似乎匆匆打的样子。

    王国华楞了好一阵,心说怎么突然来这么一个一个电话。不过既然是许建设亲自打的电话,这一趟必须要去。收拾收拾,王国华出上车,想了想还是给游芸芸打个电话,通报了这事情。

    游芸芸在电话里倒是没有说太多,只是笑道:“他让你去你就去吧。”

    许建设说的地址是一个老式的院子,搁前清那一会,至少是个大户人家的宅子。这种院子,应该是单位分的口有人已经等着,进了院子,听见里头一阵笑谈。正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架着火锅,许建设和冷雨对坐而饮。

    下午去办事的时候,冷雨顺便拜访了一下许建设,聊的投机,许建设直接把人带家来刷羊看见王国华进来,冷雨笑着招呼道:“国华来了。”

    许建设看了过来时,王国华也在打量他。许建设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想来是保养的较好的缘故。“坐吧,许劫上一幅碗筷。”许建设笑眯眯的,边上的里头探出许劫的脑袋,哦了一声出来,飞快的放下碗筷又回去了。

    “许主任好!”王国华总算是逮着机会问候,许建设摆摆手道:“别叫职务,听说你叫大哥是叔叔,也叫我一声叔叔便是。刚才一谈才知道我跟老冷居然是校友,同届不同系。”

    王国华坐下后,三人继续喝酒说话,许建设道:“国华,你搞的城市环保名片一事,我在报纸上看见了。你说说想法,在当前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环境下面,你不怕把投资商吓跑么?客观的来说,假如你没有了一些经济上的支持,你还会这么做么?”

    突然抛出这么一个话题,看上去有点突兀,冷雨在边上饶有兴趣的等着王国华的回答。许建设所指的经济上的支持,大家心里有数。

    “应该说,作为一个区长,做出这样的决定很难。不瞒二位领导,今年我区的财政收入下降了三成。”说着王国华顿了一下,接着很坚定的说道:“即便是这样,那又能如何呢?不就是政fǔ过几天苦日子么?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眼看着数万群众的身体健康受到威胁,我都没有办法作出别的选择。”

    王国华没有讲什么大道理,那些都是对外面说的。许建设听了微微一笑,手捏着酒杯,沉一番道:“好一个别无选择,为了这个也值得干一杯。”

    说着举起杯子,三人走了一个,放下杯子后冷雨笑道:“我的感觉是国华认为这种经济模式的成本太大,大到他领衔的区政fǔ无法承受。”

    王国华也不矫情,笑道:“南天省的经济情况比内地要好很多,群众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有现实的存在。我不说别人怎么样,我只是做一些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说出来不怕二位笑话,我有一个规划,三年之内,全区的小学生免学费,五年之内,中学免学费。这些都由政fǔ来补贴,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明年的财政收入能比去年翻一番。”

    许南下听了奇怪道:“我倒是挺好奇,你哪来的信心做到这些。”

    王国华道:“不是我有信心,而是我对群众改善生活水平的愿望有信心。就拿中小企业来说了,今年一年的增长速度是百分之一百五,估计明年还会有一个高速发展的势头。政fǔ给优惠政fǔ大力扶持民营中小企业,这就是我的信心所在。”

    冷雨和许建设听罢这些话,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两人找了个别的话题聊了起来。一下子王国华便被无视了,来的时候没方便,王国华上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口挨着一个人,把王国华下一跳。

    “我你怎么像鬼魂一样。”王国华对上许劫压根没好气,在她家里都不愿意给面子。

    似乎许劫也没生气,无jīng打采的说道:“那个事情,谢谢你啊。不然我还在欧洲不敢回来,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你帮帮忙。”

    “打住,凭啥我要帮你。”王国华见不得这家伙的感觉良好,这是你家不假,想使唤我?你看错人了。许劫道:“我在欧洲流的时候,找了个男朋友。这不还有一月过年了么?我把人给带回来了。”

    感情这妞找了个洋人,难怪不敢带回来。不过这个事情跟我有啥关系?王国华想都没想,迈步走人。许劫急了,上前一步抓住王国华的手道:“你帮着给飞扬哥说个话,我爸爸说了,飞扬只要原谅了我,这事情就算过了。”

    王国华回过味道来了,转身看着许劫冷笑道:“我说你这个人,跟头蠢猪有什么区别?你不是先去的米国么?怎么不给飞扬认真道个歉?你敢做怎么不敢当?你知道你给你大伯带来多大的困扰么?要我说,你就应该死国外别回来。”

    挨了骂的许劫也不生气,反而露出一副思索的状态,等王国华走远了,许劫才在后面说道:“谢谢啊!”王国华心中一阵感慨,这丫头的智商果然很高,只要一点就明白。可惜了,这丫头的脑子里缺弦。别人的家事王国华自然不会去说三道四,一通臭骂里头等于告诉许劫一个道理,你们是一家人,只要态度端正的去面对,什么事情不能说开?

    回到酒桌上,三人继续喝着,差不多的时候,许建设道:“国华,我那个号码你存了吧?以后到京城里来办事,先知会一声。科技部那边,我给安部长打过招呼了,他的意思,红杉区的经验很有借鉴意义,部里会派一个调研组下去看看。明天上午,你直接去找安部长就是。”

    许建设一番轻描淡写的话,算是让王国华见识到什么叫有人好办事。自己面对一个处长,对面还摆着架子。许建设不过是几句话,事情就算办成了。

    道了一声谢谢,王国华自觉的起身告辞。许建设笑道:“谢什么?说起来我要谢谢你才对,许劫这丫头凡事喜欢钻牛角尖,仗着智商高谁都不服气。”

    王国华心中暗想,这家伙,不亏是生了许劫这么一个高智商nv儿的家伙。王国华很奇怪的是,怎么没看见许夫人。许建设留下了冷雨接着聊,王国华独自出的时候,许劫追了出来道:“刚才我打了电话,飞扬哥那边表示原谅我了。”

    王国华站住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对了,怎么没见你妈妈。”

    许劫道:“我妈比我爸忙多了,华新社的,跟着代表团出国采访去了。别说你了,我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她几回。”这话里的语气,听着王国华心中一酸,许劫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心里的一点不满淡了下去,摆摆手示意再见上了车。

    刚回到驻京办,楚楚的电话打来了,声音带着一点沙哑道:“喂,在干嘛?”

    王国华没来由的心中一疼道:“你怎么了?受凉了么?”

    楚楚咳了两声才道:“没大事,晚上睡觉的时候暖气开小了,东北这边不太适应。”

    王国华这才知道楚楚去了东北,当先jiā代了几句注意身体的话,楚楚听着甜甜的回应道:“你好啰嗦,不过我喜欢。”王国华一阵无语,楚楚又笑道:“我明天的飞机回去,上午十点落地。不早了,挂了啊!”

    临了王国华听见有人进的声音,想来楚楚不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当然王国华不会想歪了,以楚楚的本钱,要什么男人找不到?

    电话跟卓权沟通了一下,事情办的顺利,卓权心里也很高兴。一个劲的夸王国华,聊了几句挂了电话,王国华也躺下休息。人忙起来,经常累的一躺下就能着,这会闲了下来,倒是有点睡不着的意思。躺床上脑子里总是传来楚楚的咳嗽声,心里一阵一阵的不踏实。

    脑子里一个又一个nv人的面孔走马灯似的,黑暗中王国华苦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两辈子在感情问题上都是一个很失败的家伙。

    糊糊的睡过去,起来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一看时间王国华慌了手脚。忙不迭的梳洗完毕,早餐也顾不上吃,叫上高升便去了机场。运气不错,这一路上没怎么堵车,赶到机场时距离十点半还差五分钟。

    王国华站在出口处,心里不免有点感慨。上一辈子,梅影是命中的克星,这一辈子,还是没能逃脱很在乎一个nv人。只是这一辈子,在乎的nv人似乎有点多。想到梅影,王国华突然发现,这nv人在自己的脑子里始终顽强的存在着,男人似乎都有这样的病吧,对第一个nv人念念不忘。

    为心里一点紧张自嘲的时候,人流从出口处出来。尽管楚楚带着口罩,王国华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楚楚穿戴的很随便,外头就是一件加长的羽绒衫,头上还戴着编制的帽子。

    站在出口处张望了一下,楚楚也是一眼就看见了王国华,转身跟同伴说了两句,挥挥手便自己过来。“快走!”楚楚过来后把行李箱递给王国华,很自然的挽着王国华快步走。

    “怎么了这是?”王国华心道我这里千言万语还等着表达呢。“没啥,一群八卦的婆娘。”楚楚说着抛来一个情意绵绵的眉眼儿,脚下一阵加速。这时候听见身后有人大声道:“楚楚呢?怎么没见着人?”

    王国华回头一看,一个高个子的白脸青年,手里捧着鲜花正拦着两个你的问话。

    啧了一声!楚楚听到便把一双大眼睛看过来,可怜兮兮的低声道:“单位的同事,可讨厌了。仗着是留学欧洲回来的,自我感觉超级良好。”

    “要不要我找人打他一顿!”王国华面露凶恶,咬牙切齿的说着。楚楚忍不住笑的捂着肚子,眼神中的得意丝毫不掩饰。“知道着急就好!本姑娘的追求者,从这里能排到市区。”

    王国华很严肃的摇摇头,楚楚站住威胁道:“不许打击我。”王国华呵呵一笑道:“你错了!我要纠正一下。”三个字刚出来,一只小手已经从外套下伸进去,摆出威胁腰间软的姿态。嗯,从外面看,两人正亲热的挽着去停车场。

    王国华嘶了一声,冰凉的小手贴着内衣真凉的很。楚楚想缩回来,王国华一手按住道:“就放那吧。接刚才的话,我认为,你的追求应该是从这里排到红杉区。”

    因为这句话,楚楚的眼睛一下就眯了起来,脸上忍着,眉角却藏不住欢喜。贴在腰间的小手从一只变成了两只,口中还很不客气的说道:“好暖和。”

    两人的举动看上去是那么的自然,一切似乎都是排练了很多次一般。或许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两人之间已经不需要太多的矜持。

    上了车,楚楚放的更开,直接就双手从外套下环着腰,身子贴的紧紧的。高升在前面都不敢看后视镜,车子开上机场高速才道:“王哥,楚姐,去哪?”

    王国华看看楚楚,这丫头闭着眼睛mí糊低声道:“随你,卖了我都成。”

    王国华心中一软,手上紧了紧,让楚楚处在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没睡好,楚楚居然没一会就睡着了,乖乖的像一只躺在主人怀里的猫。

    “去驻京办吧!”王国华还真的没太多的选择,高升默默的开车,开的很稳。

    差不多到地方的时候,楚楚醒了,睁眼一看,王国华手里捏着一面纸巾,忙不迭的抢过去,自己动手擦了擦嘴角,娇笑道:“不许笑话我。”

    王国华道:“你这算什么?小学的时候我子野得很,中午从来不休息。一到下午上课,经常趴桌子上睡觉,口水经常桌子上湿一大块。”

    一说这个,楚楚便注意到王国华腿上的湿痕,抓住某男子的爪子送到嘴边威胁道:“不许再说了,不然中午我吃炖猪蹄。”R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