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递个话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看什么呢?。。朱拉风本能的回头看看。王国华没看见熟面孔。这才道:,“找美女呢,你还欠着我和飞扬两〖日〗本大奶妹!”

    ,“啧”。朱拉风歪了歪蝽。这事情老被王国华拿来说,当初开玩笑似的谁也没当真。朱拉风倒是让那今〖日〗本妞回去了。结果人家不回来了,赚够了钱在家开店。

    ,“国华啊,你这样不好。不要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嘛。大不了等你有空了,我陪着走一趟东京。嗯上什么妞就上什么妞。”。

    一边说着。朱拉风还一边偷看了几眼小董,低声对王国华笑道:“你行啊,当着这妞敢惦记别的妞。难怪身边美女不断,风流快活的紧。”

    王国华回头对小董道:,“你先上去吧,我遇见个朋友。。。小董乖巧的笑着点头道:,“言秘书长订的是湘妃厅。”。说着冲朱拉风点点、头,迈着很有节奏的步伐进了电梯。

    朱拉风冲着小董的背影笑道:,“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王国华眯着眼睛笑问:,“啥意思?。。朱拉风有种卖弄得逞的快感,嘿嘿一笑道:“这是一句古诗,夸一个女人的。。。

    ,“哦,我还以为你映射我是拿公款养女人的腐败分子。。。王国华回了一句,自己在大堂找个位置坐下,朱拉风笑着过来道:,“我夸她漂亮,跟腐败分子有啥关系?”

    ,“还以为你很有文化,原来是个装货。。。王国华不屑的打击了一句,朱拉风老脸皮厚的笑道:“我也是听别人这么说过,顺口就赞了一句。你懂。给哥哥科普一下。。。

    王国华道:“好了。不说这个。你老实交代,出现在这里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你先科普,我才交代。”,朱拉风还是觉得很面子,倒不是求知欲望高。而是想找个由头缓和一下气氛王国华话里头的疑心太重。

    ,“科你妹!樊素、小蛮、两个歌姬唐朝的时候有个叫白居易的公务员拿公款养的一堆歌姬中两个佼佼者。好了,该你交代了。。。王国华看出来朱拉风的心思了,顺着口风扯了一句。朱拉风摸摸脑门道:“原来是这样!你别多想,今天的相遇绝对是偶然,我也在这里等人。不过来之前,倒是有人让我给你带一句话”本来还打算特意去一趟红杉区,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谁让你带话?带什么话?,。王国华只听到了后半句,前半句直接忽略。朱拉风道:“谁带话不能说,那人只是让我告诉你也就是这几天吧。京城有人会去红杉区找你。,。

    ,“就这话?,。王国华一脸的不信,朱拉风苦笑着点点头道:,“就这话。”

    ,“等于没说,好了,没别的事情我先上去了。。。王国华说着站起要走。朱拉风一把拽住道:,“别着急走啊,回头给你引见一个朋友。,。

    王国华狐疑的看看他,朱拉风多少有点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强作镇定的笑了笑。王国华嘿嘿冷笑三声道:,“我看出来了你小子憋着什么坏。按说你在京城呼风唤雨的,来到这越州,居然还要等别人来吃饭。这事情我看不对头。。。

    朱拉风笑道:,“毛的不对头,我是来求人办事的。”,正说着呢,门口进来一个中等个子的年轻人,身边挽着一个面目妖媚的女人进来。朱拉风见了立刻站起大声道:“哈哈立恒。上次你去京城我没在,抱歉抱歉。。。

    王国华扫了一眼,这男的面相鹰视狼顾。女的面貌如狐身材火爆,很有七八分日后某av泽井老师的风采。朱拉风大步上前迎上去的时候,王国华突然想到了什么,暗暗冷笑两声。没有跟上去转身进了电梯。

    ,“你朋友走了!。。苗立恒看着王国华转身的时候脸色陡然一沉。朱拉风回头一看王国华已经进了电梯不由回头苦笑道:,“看来他认出你了。。。

    苗立恒眼珠子转了转问道:,“谁啊?。。朱拉风点点头道:,“红杉区长王国华。。。苗立恒笑道:,“你这请客的地方确实挺够呛的,省委的人没少往这里来吃饭。没想到这家伙连虚以为蛇都不愿意,居然连你的面子都不买。。。

    朱拉风当着没听见苗立恒的话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六楼的寒梅厅,这里最贵的应该没损立恒的面子吧?,。

    三人上电梯到六楼,进了包厢后苗立恒当仁不让的占了上座,阴着脸道:,“上次我去京城办事,厉虎那家伙说他在米国,你不是也在米国吧?”

    ,“没有,我去了〖日〗本。”,朱拉风倒是回答的很干脆,苗立恒冷笑不语。场面有点僵硬,朱拉风心里暗暗不快。这一次在别人的地盘上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忍下这口气先。

    王国华进了三楼的包厢,里头只有小董一个人在那发呆。见王国华进来便笑着站起道:,“王区长好。,。王国华心里存着事情,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朱拉风摆明了有事情求苗立恒。不然以这家伙的性子。怎么可能如此屈尊?究竟是什么事情呢?为啥不走游飞扬的路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倒是人面广的很。心里正琢磨着呢,电话响了。言礼孝打来的,说是临时有事不能来了。王国华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家伙真的让人无语的很。

    放下电话看看小董,红着脸低着头,王国华收回目光咳嗽道:“言秘书长不能来了,我们上菜吃饭。。。两人上了一桌子菜,王国华没要酒水,三下两下到吃完准备撤退的时候,朱拉风敲门进来,一脸的不悦。

    王国华冷眼瞟了一下道:“怎么了?事情不顺利?”,朱拉风阴沉着脸点点头道:,“是啊,这小子不肯帮忙,记着上次在京城找李国光赔罪的事情我们没帮忙呢。”。

    王国华本不想顺着这个话去说,想想朱拉风这个人印象还不错。便笑道:“小董,上瓶茅台来,我陪朱老板喝两杯。,。小董立刻起身。笑着对服务员说了两句,然后所有人都出去。小董打开墙上的酒柜,拿出一瓶茅台来临时客串一把服务员小董倒了酒便道声慢用退出去。

    “狗屁”李国光家里那个老不死最是护短。谁敢出面帮着说话?MD,我们倒是想去帮忙说话呢。够的上么?多少省部级大员在李家院子外头等着接见呢,能有我们这些小辈什么事?”朱拉风愤愤不已的说着,王国华端起酒杯道:“先走一个。”

    两人碰子一杯,王国华放下杯子道:“这次是什么事情?我能帮的上忙么?”

    朱拉风摆摆头道:“我表叔落省纪委手里了,宗澜不是跟苗晗走的比较近么?这个事情跟许〖书〗记有点关系,但是关系不大。许〖书〗记伸手倒是能拉一把,不过许〖书〗记出手很难。说白了,我们家不够资格跟许〖书〗记对话。”

    权衡了一番个中利弊”王国华道:“你说说看,方便的话,我给游阿姨递个话。”

    朱拉风眼睛一亮,垂头丧气的样子突然坐直了腰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道:“你能在游芸芸跟前说上话?”这个说上话的意思是能打动游芸芸。这一点王国华点头肯定了一下。

    “越州市分管教育的副〖书〗记闻冬,半个月前被省纪委请去调查了。现在还没对外宣布双规。只是配合调查。现在只求人出来就行,huā多少钱都是小事。”

    王国华瞪了一眼朱拉风道:“你这是什么话?为啥进去的你得说清楚点吧?”

    朱拉风一拍脑门道:“对对”我着急了。事情是林拱弄的,起因是私下里闻冬说了一些话。闻冬分管的部门,林拱的人把闻冬看好的人挤掉了。然后闻冬私下里喝酒的时候发了几句牢骚,意思是逼急了就去投奔许〖书〗记之类的话。林拱这个人心眼比针尖都小,话到他耳朵里还才个好?”

    越州市是副省级市,副市长是正厅一级的官员。对于朱拉风是话,王国华还是抱着一点怀疑态度。朱拉风看他表情闪烁不定”赶紧发誓诅咒道:“我说的全是真话。当初闻冬能提副市长,也是砸了大钱的。只不过走的不是苗系的线。”

    王国华心里有了准谱,端起酒杯道:“喝酒。”

    又一杯酒下肚子,朱拉风突然压低嗓门道:“楚江秋要拉拢你。这话我本不该说。”王国华端着空酒杯在手里把玩,笑着没说话。朱拉风叹气道:“好了,别这么看着我。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楚江秋看上我什么了?”王国华笑着问了一句,朱拉风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楚江秋当省长之前,在香港搞了一家风华国际信托公司。”朱拉风说到这里就没往下说了,王国华也没有再问。

    “闻冬的事情。我跟游阿姨会提一下的。”王国华没有刨根问底舟想法。朱拉风已经说的很够意思了。当然王国华也不会保证能捞出闻冬来。递个话不管结果很正常。

    朱拉风倒是很有信心的笑道:“行,你能递个话就成。”

    王国华放下酒杯,看看表道:“时间不早了,回去晚了耽误事。”

    回去的路上王国华接到了高原的电话,许〖书〗记召见。王国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许南下这个人办事想来果决,自己给出的两个方案都是不太触动整个局面,但是又很能撬动局部。许南下的政治智慧自然不允许自己放过这样的机会,又能捞政绩,又能博名声,还能看看谁不太老实顺手拾掇一下。

    下车上了电梯,小董没有跟着而是转身回车上等着。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大门是开的,王国华笑着站门口敲门,客厅里许南下和游芸芸都在。看意思已经吃过晚饭,两人正坐那里喝茶。

    “坐!”许南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王国华落座后又道:“桌上的方案你看一下,高原找人按照你的框架做好了。

    王国华根本没伸手拿方案。而是笑着回道:“要不我在红杉区先搞个试点?”王国华想的很清楚了,这个详细的东西根本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照着做就走了。不过这个东西拿出来了,王国华该得的好处自然不会谦让。

    许南下和游芸芸相视一笑。游芸芸道:“好,你赢了。”说着游芸芸冲王国华笑道:“国华,你一定有了成熟的想法,说来听听。”

    王国华道:“成熟谈不上”我觉得便民大厅的事情可以在红杉区搞。承诺问责制度,还是要至上而下。”游芸芸微微一笑道:“你跟老许倒是不谋而合。”

    许南下这才道:“明天我让高原联系林静到省委来一趟,你回去也准备一下。不过这个便民大厅的说法,似乎不太全面。我看,不如叫政务大厅。”

    王国华心道这当省委〖书〗记的果然有水平。当下笑道:“许叔叔高见!”

    “马屁精,不早了,我该休息了。”说着许南下站起回房间,游芸芸笑着起身道:“国华,阿姨送你。”王国华连称不敢”退到门口的时候。王国华突然低声道:“阿姨,有点事情方便跟您说说么?”

    游芸芸一怔,随即笑道:“你说。”王国华把闻冬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的结语道:“阿姨,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一定的操作余地。”王国华只是陈述了事实,游芸芸面色平淡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

    大门刚关上,对面的高原便探头出来招呼道:“这里。国华。”王国华笑着走过去道:“高哥有何吩咐。”高原笑道:“进来说话吧。”

    高原住的只是一个正常的单间”倒是带了一个客厅。中间的茶几上摆着茶具,看意思这家伙正在喝茶自娱。

    “闻冬的事情,你怎么想起来帮忙说话?”高原倒也不客气,王国华知道他不会随便问,便据实答道:“受人之托。”

    “许〖书〗记一直想让宗澜靠过来,还走了一点京城里的路子。我估计,闻冬的事情有点难。”高原能说这话。就是很拿王国华当朋友的意思了。

    王国华点点头道:“我也就是递个话。不过,还是多谢高哥了。你休息吧。”

    多少有点沉重的步伐走在厚厚的地毯上。王国华有点脚跟不着地的感觉。事情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高原是担心许南下因此事生罅隙。特意提醒一句。王国华倒不是很担心许南下因此责备自己多事,只是想到何万年和宗澜的关系上面,有种尽快一阅何万年袋子中究竟的心情。

    来到楼下,见车子还停在门共小董也站在车门前。王国华倒是没在意。直接上了车。其实也就是三分钟的脚程。车子到东边的贵宾楼停下上楼进了房间,小董挂好外套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低着头咬着嘴唇站在王国华面前。

    坐在沙发上的王国华心里有事”还真没注意到小董站面前的表情有点古怪。停了一会,王国华想到朱拉风说楚江秋的事情。不免有点烦躁的抬头,这才注意到小董就在一步之外低着头站着不说话。

    “怎么了?”王国华吃了一惊,小董没说话,而是默默的伸手扯下侧面的拉链,裙子滑倒脚面上。露出里头粉色的内衣。

    “停,你要干啥?”王国华有点恼火了。声音不免提高了一点。小董睁眼,露出意思惊慌的目光,见王国华目光凌厉,浑身无力噗通一下坐地上,双手捂着脸低声哭了起来。

    “不许哭!”王国华一声爆喝,小董顿时一震,停止了哭声,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国华。

    “说吧,出什么事情了?”王国华有点烦躁,语气也不太好。小董犹豫了一番道:“我家里出了点事情,言秘书长说,你能帮忙。我知道,我能拿出的东西就这点。你放心,我身子是干净的,以后也不会缠着你。你需要才出现,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

    这个言礼孝,搞的什么鬼名堂?王国华心里骂了一句,缓和了一下语气道:“站起来说。”

    小。董乖乖的站了起来,裙子也没顾着拉上,王国华扫了一眼这女人的腿还真是笔挺修长的紧。“裙子穿好!”本着非礼勿视,王国华把脸扭开。

    小董把裙子穿好了,王国华才道:“说吧,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我们家条件一般,父母是工人。以前日子还好,前年父母都下了岗后做点小买卖,还好我毕业来这上班”一家人供我弟弟念大学还行。前天,我爸爸出摊的时候,突然倒地不起。送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尿毒症要换肾。我们这个家庭,我上哪里去找这个钱?”

    说着小董又捂着脸哭了起来,王国华看着她沉默了一会道:“你觉得像有钱人?”小董迟疑了一下道:“言秘书长说了,可以帮忙报销医疗费。还可以给我弟弟和我安排一个好工作。只要我跟你……,。”

    王国华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心中一阵暗暗苦笑。这个言礼孝,估计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当下摆手道:“你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但是我不缺女人。还才。言秘书长那边,你就用再麻烦他了。钱算我借给你的。以后慢慢的还上吧,至于你弟弟,你还是让他靠自己努力为好。”说着王国华起身进洗手间,洗澡准备睡觉。

    出来的时候,围着一条浴巾的王国华愣住了,小董还站在那里。

    “怎么还没走?”王国华有点火了,小董一阵惊慌,低声解释道:“言秘书长,让我在这里陪安过夜,我就这么走了,怕不太好。”

    王国华苦笑一声道:“你睡客厅吧。”说着进卧室上床睡觉。也不管外头的小董。

    这一觉睡的挺踏实,起来梳洗完毕,穿戴整齐出来,外有小董正在摆早点。王国华也不说话,上前就吃,吃完了擦了擦嘴道:“给我个银行账户,派车送我回去。”

    小董犹豫了一下道:“要二十万呢,我怕一辈子都还不上。”王国华淡淡道:“那就还到死为止。”说着站起出门,留下一脸愕然的小董。

    钱的事情很好办,王国华一个电话,让董艳芳打到账户就行。匆匆赶回区里时已近中午,刚下车打发司机回去。电话响了。接听之后是游芸芸抱怨的声音道:“怎么走也不跟阿姨打招呼?”王国华笑着解释道:“有点急事,没来得及。”

    游芸芸道:“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许叔叔表示会慎重考虑。”

    挂了电话,王国华有点迷糊,暗道高原不是说希望不大么?看来自己对游芸芸的影响力还是缺乏足够的认识,包括高原也一样。嗯起来朱拉风听到可以给游芸芸递个话的时候,眼睛亮的跟汽车大灯似的,王国华不觉有所悟。

    院子里高升没在,车子也没在。家里没人,王国华多少有点奇怪。正准备电话问一下。身后汽车喇叭响起,回头一看高升从车里探头道:“王哥。”

    吴明之开门下车,招呼一声区长好。跟着王国华进了门,高升停好车子把袋子往面前一放退了下去。吴明之站面前低声道:“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市药监局那边要找辉煌制药的麻烦。消息是我一个药监局的朋友传来的。

    王国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道:“你们出去做啥了?”

    吴明之道:“我回家了一趟,高升非要送。”王国华看着一脸不安的吴明之,呵呵一笑道:“家里有什么困难么?只管跟我说。”其实高升跟着回去没好心,那是担心吴明之出什么问题呢,这不才见的何万年。吴明之没看出来,王国华自然也不会解释。

    “没困难,我妹妹在私人企业里上班,有个工头调戏她,这丫头心狠手辣的,拿扳子砸了人家的脑袋。这不,我去处理了一下。”

    王国华点点头。拿起面前的袋子,吴明之识趣的去泡茶,然后坐在对面等着。袋子里头是一个笔记本。拿在手上王国华发现不对劲。因为后面有一半被撕掉了。打开第一页,王国华看着上面的一行字暗暗心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