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知道真相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王国华艰难的动了动喉结。却没有能说出话。

    “怎么了?”

    楚楚问,心里有点担心。王国华拿着烟晃了晃道:“你外公,很了不起。”

    楚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扭了几下低声道:“我是我自己的。”

    王国华轻轻叹了一声道:“谢谢!走吧,我请你吃饭。“楚楚忍了忍,终于忍不住,大声道:“我见过刘玲,在美国。”

    王国华站起的身子重重的坐了回去,嘴角挂着一丝奇怪的微笑。

    很快王国华又轻松的笑道:“她好么?呵呵,走吧。边走边说。”

    说着话王国华站起来就走。楚楚清楚的看见他的肩膀在微微的抖动。

    楚楚后悔了。觉得自己太残酷了。对于这个结果,王国华早有心里准备,但是真的来临时,还是感觉到心如刀饺一般的疼。

    午饭在宾馆餐厅里随便吃的。吃饭的时候王国华表现的还算正常,就是吃的有点快,桌子上的菜都没怎么动。不管怎么说。这让楚楚的担心减少了很多,王国华把楚楚送回房间门口告辞,楚楚进了房间看见留在桌子上的烟,拿着追出来时看见了让她心疼的一幕。

    王国华走的很慢,身子一直在微微的摇晃,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

    突然摔了一跤。楚楚看着心中说不出的酸楚,一阵小跑追上来。

    坐在地板上的王国华觉得很累,前所未有的累。重生改变了很多。

    但是依旧还有很多是不变的。楚楚的手落在肩膀上的时候。王国华抬头冲她笑了笑,这个笑容如同刀刻一般从此印在楚楚的心里。

    楚楚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笑的如此酸楚。不是别的,就是酸楚,尤其是那眼神,倔强的让人心疼。默默的。楚楚伸手拉起王国华。把烟递给他低声道:“对不起!”

    王国华无声的笑了笑,接过烟走了。这一次脚步不那么沉重了。

    楚楚张嘴想叫住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楚楚相信这个男人非常的坚强,一定是这样的。

    王国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身边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走了一会。王国华累了,坐在路边的一颗树下,摸沸烟来点上一支,慢慢的抽着。好一会,王国华胸口的沉闷渐渐的消散的差不多,站起来准备伸手拦出祖时,一韧桑搭纳停在面前。

    “领导。怎么在这坐着?”

    车窗里出现的是葛笑眉的笑脸,看清楚王国华的表情时,葛笑眉也楞了一下。看着很正常,眉宇之间却压着一些不明意味的东西。

    王国华这才想起来。出来的时候坐的是李逸风的车。伸手开门。王国华故作轻松的笑道:“车子被征用了!”

    葛笑眉很清楚王国华的车子经常被规划小组的成员们借用。也没当一回事。人不是机器。每天工作那么多,哪有不累的,尤其像王国华这么拼命的领导。市里也就这么一号。

    “领导。去哪?”

    葛笑眉笑着问了一句。本来她准备去市政丵府的。

    半道上遭遇了领导,自然要为领导服务优先。

    “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想喝点酒。“王国华不知道怎么搞的。觉得现在喝点酒是个不错的选择。

    喝酒好办,但是安静的地方有点难。葛笑眉没有注意到王国华的表情,随口笑道:“想安静啊。那就只能去我祖的房子了。老城区。地方够偏。”

    “好啊。地方无所谓。安静。有酒就成。”

    王国华面无表情的答了一句,目光看着车外。

    葛笑眉终于意识到今天王国华透着一股古怪,但是又不好问,千脆就不去想了,调转车头,往老城区方向开去。

    过年时没送出的酒还有两瓶五粮浓,菜则有点简单,就是路边买点卤菜,还有花生米。冰箱里还有点菜需要做出来。好在王国华没有太挑的意思,葛笑眉去做菜的时候,王国华已经在桌子边开始自斟自饮。

    其实王国华根本没在意酒的味道。只是想找那种温暖的感觉。葛笑眉捧着两盘菜出来的时候,桌子上的两瓶五粮浓已经见底了一瓶。

    葛笑眉再傻。也知道出事情了。

    “王市长,少喝一点吧?”

    葛笑眉笑着劝了一句。王国华这个时候已经有七八分的酒,酒入愁肠愁更愁这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面前的葛笑眉的笑容恍德之间变成了刘玲,王国华笑了笑道:”

    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葛笑眉有点傻眼了。这都是哪跟哪啊?正犯愁的时候,王国华站起来走到卧室的大床前跟。自言自语道:“好累,睡一觉。”

    噗通,王国华没倒在床上。倒是从染蝴净了下来。

    例在地上的王国华一下就发出了鼾声,葛笑眉站边上真不知道该做点啥才好。王市长这是怎么了?葛笑眉不明白真相,但知道王国华现在心里一定很难受。一直以来,王国华在葛笑眉面前总是沉稳如山的表现,遇事从不乱,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能看着王国华睡地板。葛笑眉蹲下身子把王国华使劲的往床上拽。没想到王国华还挺沉,往下一倒时把葛笑眉给带倒了。连带着姿势也是王国华压着葛笑眉。一只手还按在凸起的部位。葛笑眉没想到有这种事情发生,一时间大脑短路、茫然一片。

    如果仅仅是维持这么一个姿势也就算了,没想到王国华的手居然不老实,隔着衣服捏了几下还不过瘾,居然还麻利的从领口往里抓。

    葛笑眉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这地方被异性接触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王国华的手心很烫。一股痒痒的感觉从尖尖出开始蔓延到全身。呆滞了一会后葛笑眉回过神来。抓住手想抽出来却没能得逞,非但没能抽出来。反而因为这一动,王国华的为了更好的占据止,头,整个人直接压了土来。

    葛笑眉只好放弃抵抗。奇怪的是王国华也安静了下来。两人一上一下的姿势没有维持太久。王国华身子往边上一滑,彻底的沉睡过去。

    费劲的把半个压在身下的身子抽了出来。葛笑眉重重的喘息着。不是因为压力。而是因为那种心跳的感觉,还有那被勾起的欲望。

    床的对面就是衣拒。镜中葛笑眉看见自己的脸跟抹了胭脂似的,双腿之间还隘出了一些计滚口葛笑眉双手捂着脸,为自已的反应感外羞耻。

    安静了一会,葛笑眉总算是平静下来,帮着脱掉皮鞋。外衣,拿被子给盖上。王国华睡着之后很安静。嘴角一直在微微的上翘。好像梦中发生了不满意的事恃。

    坐了一会,葛笑眉居然也感觉到了一点困意。看看床上睡的很安静的王国华,心道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这个想法一旦产生。葛笑眉便不可遏制的想睡觉,想挨着王国华睡一会。

    梦中的王国华又在和刘玲玩体外满足的游戏,在滚烫湿润的表面来回滑动的感觉舒服的让王国华想哼哼。虽然没有真个销魂,却也胜似销魂。

    达到高丵潮的时候,王国华惊醒了。睁开眼睛发现是一场梦。但又不是一场梦。面前实实在在的有一具滚烫的身躯。像一个被煮熟的鸡蛋被拨了壳。

    王国华彻底傻眼了!

    葛笑眉怎么也不明白事特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睡了没一会。葛笑眉被一只不老实的手弄醒了,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期间葛笑眉不是不想反抗,但最终一番斗争后还是选择了顺从。还很是配合了几下。

    接下来的游戏,让葛笑眉面红耳赤,身子一动不敢动,没一会葛笑眉就等来了那活儿。没曾想却偏偏死活不入港。一只到最后也没有那啥。

    “我丵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时,王国华低声骂了一句。葛笑眉闻声回头看了一眼,飞快的回头低声跟牧子叫似的问:“怎么了?”

    “没啥!”

    一不做二不休,王国华觉得自己确实需要发泄一下,都这样子了还装什么正经人?伸手拍拍葛笑眉的脸,低声道:“你帮着弄起来,我们再来。”

    “哦!”

    葛笑眉乖乖的转身。知道他想要啥。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葛笑眉伸手擦了擦眼泪,委屈的看着王国华道:“顶到嗓子眼了。”

    “转身!”

    王国华突然发现自己不敢看着她的脸,葛笑眉温顺的转过身去,“想”的一声,终于完成了联系。

    乒阳西下,素白的窗帘被染红。对着窗口。楚楚显得有点迷茫。

    行李已经收拾好了,房间也退了、楚楚觉得还是走的好。再面对王国华的话会有一种负罪感。

    同样在夕阳下,窗帘也被染红,床上两具毫无遮拦的身躯挨着。

    王国华在抽烟,葛笑眉捧着烟灰缸。满脸满足的看着他抽烟的样子。

    一度喜欢小资恃调的葛笑眉、这个时候想起的是张爱玲的一句话。

    总而言之,这种满足的感觉,可以让一个女人轻易的被攻陷身心。

    王国华似乎又回到了前世,那一个个疯狂之后的早晨,两个陌生人连电话都懒得交换一下就各奔东西的时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