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与省委书记的对话

作者:断刃天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扶摇最新章节!

    安静的省第一家庭因为许南下的回归变得热闹了起来,彭显出这个家庭的核心究竟是谁。许南下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招呼着王国华坐下道:“小王,我听说你在两水市长助理的位置上干的不错,促成了一个重大项目的规划并完成的很出色。有这个事情吧……”

    这算是一个考题,王国华心里很清楚,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呢?王国华踌躇了一番,期间还摸出烟来,当着许南下的面也不清示一下就点上了。秘书蒋前进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要命的是还看见许书*记面带微笑的表情,心里立刻牢牢记住了眼前这今年轻人的样子。

    “谈不上出色,只能说是抓住了机会。实际上这个机会是临江市给我们创造的,如果不是临江市暂停土地转让,两水市不会有这个机会。能抓住这个机会,主要还是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有充分的战略眼光”能够看出一旦产业形成规模带来的规模效应。坦率的说,没有市主要领导的这种眼光,这个规划我就算做的再好,也跟一叠废纸没有什么区别。从这个事情中,我得到一个启示,作为一任地方主官,地方经济能否得到发展,跟主官的决策眼光和能力有很大的关系。退一步来说”决策错误带来的后果”往往是最为严重的……”王国华说的很慢,语气也显得凝重,许南下听的很仔细,不时还做思索状。

    “嗯,我还听说了,在规刑执行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风波。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许南下没有给王国华的答案下结论,而是转移了话题。不知不觉间,许南下原本靠着沙发的姿势”变成了坐直身子伸手拿起一根烟,在许菲菲殷勤的伺候下点上。

    王国华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许南下开出的这个标题很大,王国华在思考着用简短的话适当的阐述自己的观点。思考问题的时候,王国华手里的烟不断也不抽就是那么夹着”感觉到烫手的时候重新点一个继续夹着”一番举动很有一点旁若无人的忘我状态。

    “我觉得,这是人治和法制的一种冲突形式。在事先已经制定好了规则的前提下,有人还妄图通过手里的权利去规避规则。这就好比一个游戏,大家都按规则来进行,有人偏偏可以规避游戏规则。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权利如何监督的问题……”王国华说的很含蓄,许南下听着默默不语眯着眼睛一直在打量着低头沉思的王国华。

    “我不是要批评现行的制度,但是我们现行的制度,确实对官员的个人素质和道*德品质要求很高。太祖老人家说过,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我想说的是,公仆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在面对飞速变化的世界时”不可避免的要遭遇形形色色的诱惑……”说到这里王国华突然停止了”仿佛被什么东西惊着了,抬头看了看对面的许南下。

    许南下还是没有表态,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道:“该吃午饭吧”芸芸……”

    游芸芸笑着出现道:“都准备好了就等大家入席了。

    许南下对蒋前进道:“小蒋,去我的书房,把那坛子黄酒拿出来烫上……”说着冲王国华笑道:“小王能喝黄酒么……”

    这场面要被一般的官员看见了,眼珠子能掉一地的。这其中蒋前进心里最清楚”那井子黄酒三十年了,是许南下一直不舍得动的珍藏。

    众人落座,黄酒烫好上来的时候”游飞扬抢过勺子给每人倒了一杯。王国华见状端起酒杯,冲着许南下和游芸芸笑道:“我和飞扬是同学加兄弟自诩也是二位的晚辈。因此,借这杯酒感谢叔叔阿姨的款待……”

    王国华说完仰面干杯,许南下和游芸芸对了一个眼神。王国华的话里有话这两位自然听的很明白。王国华的意思是不希望因为其他因素,影响了他跟游飞扬的私交。请两位不要把他当官员,可以当晚辈,也可以无视他跟游飞扬的交往。而王国华自身也不会借这层关系去操作什么。

    午饭之后王国华告辞了,游飞扬送到门口便回来,听见了许南下跟游芸芸的对话。

    “这今年轻人很有意思,看问题也很有想法。如果他没有任何私心,此人在年轻一辈中可谓难得一见。”,这是许南下的评价”能从他的口中说出这话,游飞扬清楚有多难得。

    “谁说他没私心了,人家昨天来的时候就明说了,给他们的领导打挥情报来了。什么时候你回来子,他的时间消报上去。好像就泣点私心了,他没说别的n飞扬私下甲劝他做我的工作,被他拒绝了。他还说”我未必能影响您的决策。”

    “呵呵,这话有道理!”许南下又来了这么一句,游飞扬脚下加力,发出脚步声,客厅里的对话才算是暂时停下。

    王国华回到宾馆,刚进大堂就看见乔浩男坐在休息的沙发上。看见王国华回来了,乔浩男立刻站了起来,眼前这今年轻人的前景乔浩男尤为看好。能在省第一家庭自由进出的人”又不是保妈和保卫人员,哼哼!

    “小王助理回来了,领导让我在这等着你呢。这不,午饭都没捞着吃顿结实的”就对付了一碗面条。”说着乔浩男还指一下茶几上没撤走的海碗。王国华一眼就看出来,等在这里的乔浩男固然是温昌盛的安排,但是这个碗无疑是乔浩男故意不让撤的。其目的,不难想见。

    对此王国华也不揭穿,笑着上前道:“这怎么好意思的,辛苦乔处长了。”

    乔浩男笑道:“见外了不是?私下里别处长处长的,我也是给领导办事的跑腿。好了,不说了”赶紧的上去,领导等急了。”

    温昌盛正在跟曾泽光商量什么事情,听到敲门声,曾泽光立刻道:“国华回来了,我去开门。”温昌盛心里暗暗吃惊的想,这曾泽光怎么凭着敲门声就能断定是王国华?看来两人之间的默契不是一般的。

    开门一看果然是王国华和乔浩男站在外头,曾泽光当即问:“没出啥事情吧?一大早的电话打过来叫你过去。”

    王国华苦笑道:“能有啥事情?就是许书*记的女儿要我去教电脑,这小姑娘家里惯得厉害。不过话说回来,也没白去”中午的时候许书记回来了,还一起吃的午饭。”

    温昌盛在里头听的清楚,安坐不动的姿势立刻改变,从沙发上直接弹了起来,根本看不出他的年龄。“小王”快点说说,你跟许书*记都说了些啥?”

    王国华笑道:“我哪敢乱说话?紧张都紧张死了。”

    温昌盛呵呵一笑,觉得自己问的多余。王国华这个小干部,见到省委第一人,那还不紧张的要死?当初自己见到许书*记的时候,也不是一个样?说话嘴都在发抖,时过境迁,如今见着许书*记,虽然可以表现的自然了,但是心里依旧紧张啊。

    “许书*记都问了你一些啥?”温昌盛换了个角度,王国华听着呵呵笑道:“就随便的问了两句家里的情况”还问了问汽车配件基地规划的事情,我说这些都是地委领导决策正确”市委领导执行得力的结果。”

    “呵呵,小王不错!应对的很得体,哎呀,许书*记刚回来,现在过去不合适啊。”温昌盛叹息了一声,原地转了转圈半道:“小王,你觉得呢?”

    王国华想了想道:“许书*记晚上一定在家,不如晚上过去吧?就您跟曾书*记进去,其他人就不要跟着了。回头我再跟飞扬打听一下情况。”

    “好,就这么办!”温昌盛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曾泽光,心里多少有点羡慕这个家伙,居然有这么一个时刻都向着他的下属。

    王国华道:“那您接着忙,我回去睡一会,早上起的早,中午又喝了点酒。”这话要是平时说呢,就有点不礼貌,但是这会说,就是在回避。温昌盛听了立刻道:,“小王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国华一觉醒来,听已经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刚拿起电话正准备叫吃的,敲门声响起了。出来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刘东凡。

    “醒了,我猜也该醒了。赶紧梳洗一下,吃的马上送上来。”

    王国华叫住道:“怎么没有跟去?”刘东凡多少有点苦涩的样子道:“哪有我的份啊,乔大秘跟我说,让我留下等你醒来。

    王国华拍拍他的肩膀道:“弄点酒,我们喝两杯。”

    “误!”刘东凡立刻高兴起来,王国华的意思很明白,哥俩可以亲近亲近。没能跟去省委第一家庭固然遗憾,但是留下来跟王国华单独相处的机会,也很难得啊。刘东凡心里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王国华,有这么一个机会自然高兴。

    没一会,刘东凡就回来了手里抱着一瓶茅台,身后跟着服务员”端着几个盘子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