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出老千~

作者:武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美女来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

    韩秋茗点点头,随后唰唰唰的飞快洗牌,手法灵巧纯熟,比一些老手也恐不相让。浩远航两眼盯盯打量着秋茗mm,心中暗赞慕家就是慕家,连个小荷官都那么漂亮。如果能把她也弄上床玩玩,今晚一龙三凤,三个香喷喷的卿本佳人黏在身上,那滋味一定赛过神仙。

    “梅花九最大,请先生做主。”

    韩秋茗清脆的声音将浩远航从幻想中拉回现实,小子低头了台面,发现自己拿到的明牌正是梅花九。

    五张牌梭哈的规矩很简单,三张明牌、两张暗牌,以五张牌决定胜负。每发一张明牌,牌面最大的人有下注权,下注后,其余人可以选择‘跟’或‘不跟’,跟了还可以‘加注’。

    不过,‘下注’和‘加注’都有上限规定,只有决胜盘掀开一张暗牌后,才可以‘梭哈’,也就是全押……(实在不懂玩的百度一下哈)

    浩远航掀开暗牌瞄了瞄,接着对韩秋茗笑了笑,让出二十个大洋,也就是总价值二十万的筹码。沫香兰犹豫了会儿,选择‘跟上’。

    周云对这场赌局的不公平规则心知肚明,输掉是不可能了,于是底牌都不,扔出二十个大洋的同时再加注二十个大洋,那洒脱的姿态简直叫围观观众无语。输掉赌局可是要陪夫人,好歹底牌再做决定呀!

    (注明:押注上限二十大洋、加注上限二十大洋,但凡跟牌都有加注的权力。决胜局‘梭哈’以最小玩家的所有筹码为上限。)

    其实,周云的心态非常宽松,或者他本人根本没重赌局,觉得这只是一场笑话游戏。至于桌面上的筹码,区区游戏道具而已,用完了就用完了。

    然而,让众人觉得奇怪是,率先挑事生非的许彩月居然弃权不跟,真是令人费解。

    随着发牌继续,少年额头上缓缓渗出一丝冒汗,因为他的牌面竟然是6、7、红桃同花顺,这牌运简直跟他举世无双的桃花运一样强悍,实在太假了。秋茗姐姐,作弊好歹谦虚点,来个四条a就好啦,何必玩那么大呢?

    “咳咳!大家注意!我晒冷!”周云第一局就全押,围观观众得是莫名刺激,虽然不晓得他是真牛b还是假牛b,但那目空一切的态度,确实叫人大感佩服。

    少年翻出一张底牌为红桃9,另外一张即便不,猜测不是红桃5就是红桃0。于是毫不犹豫下注梭哈,照他猜想,应该没人会愚蠢的跟上。

    “底牌不就全梭?”浩远航参加大小赌局无数,却从未见过像周云这样的赌手,果断、自信、大胆、幸运、赌局第一回合就拿到四张同花顺子,而且连底牌都不,直接全押……如果不是赌术高手,那肯定是个白痴……不!应该是个疯子!

    “是呀!我的同花顺比你们大。”周云有恃无恐,哥玩牌有秋茗姐姐罩,就算不牌也知道是同花顺。

    “不跟!”事出反常,浩远航选择弃权,因为他手牌只有一双0,少年不管是同花、顺子、亦或者同花顺,都比一对0大。他没必要在第一回跟周云拼命,同时也明白许彩月不跟的用意,原来少女是想试探实力。

    “我跟!”沫香兰一把将桌上筹码押上,少女想得很清楚,浩远航根本不是个好人,非但设计圈套陷害她,还愿意随随便便将她转让给别人,这盘赌局不论胜败,她都难以自保,与其舍弃尊严向仇人献媚,倒不如换个好点的对象,最起码心里没那么抗拒。

    “咦?你不是歌舞一班的沫香兰吗?”诗燕忽地问道,小丫头注意到坐在少年身边的赌客,与她学校的名人非常相像。

    “你认识她?”周云好奇地转向少女,突然发现四周多了许多围观。

    “嗯!我们艺校的最美校花!很出名呢!”诗燕兴奋说道,随后还邀功似的贴在少年耳朵介绍:“听说她跟一家著名娱乐公司签约了,将来很可能红遍华夏。我能帮你打听未来大明星的私人电话哦!”

    哇!小丫头够懂事!我喜欢!周云赶紧朝诗燕眨了眨眼,并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拜托了。”

    “你是……?”沫香兰尴尬地目视诗燕,因为她在学校似风光,其真实情况却非常狼狈,如今还被人当成赌注,倘若传到学校肯定会引人非议。

    “嘻嘻!真的是校花香兰,把头发盘起来还差点认不出了,幸好声音没变。我叫诗燕,歌舞三班的学生。”诗燕和沫香兰同属歌舞专业,偶尔会在同一间教室排练,只是练习时互不干扰罢了。

    想来对方只是个陌生校友,沫香兰点点头便继续赌局,掀起最后一张底牌:“我是一对。”

    “美女,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在这种情况下也敢陪我梭。但是很抱歉,不论人生还是赌场,光凭勇气是没用的……”周云老生常谈,嘴角露出一抹无比自信的微笑,右手按在最后一张底牌上,非常高调的环视了众人一周:“各位观众,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同~花~顺!”

    啪!周云十分拉风地将底牌打出,一张小小扑克马上吸引了围观者注意。接着,大家一并见证了奇迹瞬间,只是这一瞬间,与少年想象的有点误差……

    “我嚓!为嘛我的不是同花顺!”周云惊骇的目瞪桌上底牌,那是一张方块9,手牌恰恰比沫香兰的对大点点,全场观众几乎都替他捏了把冷汗。

    “噗……哇哈哈哈哈……”

    不晓得是哪位没品观众,瞧少年搞怪半天,居然虎头蛇尾闹出洋相,结果忍不住爆笑起来。尤其周云最后一句‘为嘛我的不是同花顺’,这小子连牌都不,究竟哪儿来的自信?

    估计有人带头,周围欢乐的声音轰然响起,就连心情非常糟糕的沫香兰和诗燕,也憋不住露出笑颜。就在这一刻,沫香兰忽地萌生一个念头,觉得自己被当做筹码也不坏,说不定真能脱离苦海……

    “你真逗……”诗燕巧手推了推少年。

    周云腼腆地摸了摸鼻子,大言不惭笑道:“还好,还好,总算赢了,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不要脸呀!众人听闻少年说话,差点脱口便骂。

    “不要浪费时间,继续发牌吧。”浩远航用力咬了咬牙,忽然有种遭人愚弄的感觉,瞧周云嬉皮笑脸的猴子模样,压根不像懂得玩牌的家伙,他居然被这么个跳梁小丑唬吓,想不生气都难。

    “你们在玩什么?”婉晴听到牌桌方向传出轰然笑声,立刻便跑过来凑热闹,随后即见好姐妹韩秋茗换上了荷官服,正主持一场豪赌。

    “小晴过来这边,我们在赌牌。”周云朝少女招了招手,婉晴立马兴匆匆过去,因为丫头到少年台上的筹码,清一色的万元单位。

    不过,婉晴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她刚挤到少年身边,就像个洋娃娃似的让对方抱坐在大腿上,随后还听周云说:“我的运气不够,需要你帮我压压阵。”

    婉晴本想挣脱下来,围观的人实在太多,少女很不好意思。但周云大手用力捏了捏她小翘~臀,丫头立马不敢动了。她现在的姿势和两人在洗手间时完全一样,万一少年当众打她pp就造孽了。

    赌局继续进行,周云阴差阳错又拿到一副鬼牌,0、j、q梅花顺子,在场围观群众已经不晓得用什么言语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丫的太悬了!

    大家并没怀疑赌场有人在捣鬼,毕竟慕家产业信誉保证,亦或者压根不信有哪位赌术高手能整出这般神经的牌面,最终唯有归功于某人势不可挡!

    “我晒冷……~”少年和上回一样,心知韩mm在幕后捣鬼,所以依旧懒得底牌,直接梭哈……这游戏真不是人玩的,连决胜负的娱乐感都被剥夺。

    “我跟上。”许彩月幽幽一笑,将桌面筹码全数压上。小丫头又做出了反常决定,使得众人一头雾水。少年和少女同属一个阵营,理应联手对付浩远航,怎么突然互相拼杀起来?

    “有胆量跟上么?”彩月美眉挑衅般目视对手,有一丝激将的味道,少女拥有一对皇后,而浩远航则有一对a。

    “如果你以为我会意气用事,那就大错特错了。不跟!”浩远航来,许彩月只是想刺激他出手,底牌很可能是三条q,而他一对a毫无胜算。更何况周云手里又拿到同花顺子,与其说不可思议,还不如说里头存在问题,打算过了这盘就要求验牌。再说,弃权等同坐观对手自相残杀,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真可惜呢。”小月美眉不屑地鄙视浩远航一眼,随后翻出底牌,结果是一张方块,牌面最大是一对q。倘若对手大胆一点跟上,一对a稳胜无败。

    小子也不稍作分析,桌面上包括周云的牌面,已经出现了三条q,绝张牌有那么好拿吗?不过,小月美眉刺激浩远航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逼他下回合不得不全力跟周云死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