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兵临城下

作者:武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美女来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

    瑞日东升,几道人影伴随着黎明曙光,缓缓呈现在据点外的山间小路。韩秋茗若干裁议会将领,陆陆续续出现在云字营将士眼底,紧随他们身后,则是一望无尽的天、地、人三军将士,周云粗略估计了下,总兵力恐怕在一万五左右。

    然而在裁议会将士左侧,还有两队旗帜鲜明的队伍,从‘神目’颜色判断,分别是玄武及白虎两营,总兵力也有一万余人。

    从双方势力倾巢而出的情形分析,主办方估摸有意在考核最后一天,将意图掀起叛乱之风的云字营清除,达到警惕所有考生的效果,让众人知道做出头鸟是不会有好下场。

    至于朱雀和青龙两营为什么没出现,许芊猜测对方应该负责后勤。毕竟两万五将士出征,没有相应人数搬运移动补给点,也难以维持接下来的最后战役。

    当周云等人分析敌军兵力同时,韩秋茗也在打量眼前的云字营根据地。令七营联盟倍感惊讶的是,经过加固的玄武第一据点,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个最直接的比方,一周前据点就像个简陋山寨,而一周后则变成高城深池的军事堡垒。

    单薄的木制围栏足足加厚加高了几倍,形成一栋0米高25米宽的城墙,城头上非但站满了云字营强弩手,还布满了城防武器,锋利的箭尖在旭日下寒光闪耀,直叫敌兵望而却步。

    “噢靠,真够华丽的。”郭志伟忍不住发出感叹,一个简陋的据点竟然被武装到牙齿,防御能力恐怕丝毫不亚于各营主城。

    “个人觉得该用火攻,城墙都是木制,一烧就完了。”罗余达自认聪明提议,结果却换来韩秋茗一声冷笑:“你以为对方没想到吗?实践考核规定禁止生火,唯一可用的只有零度火焰,莫非你觉得那不痒不痛的玩意能烧毁城墙?许芊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啧,你们说那道护城河咋来的?”成辉有些莫名,玄武第一据点距离海岸甚远,对方究竟从哪引来水源。

    “教官,你怎么忘了他们有个水系异能操纵者,那个金发女人可不好惹。”凌夕葵对黛沁娅可谓记忆犹新,她懂事以来,还是首次在单挑中连连吃亏。

    “原来如此,呵呵,小霜还要砸墙吗?”成辉幽默的询问,可惜成霜一脸呆木,完全将他无视。眼前护城河大约六米宽三米深,城池外只留有一道两米小路通往据点正门,成霜若想砸墙而入,估计比正面突破还困难。

    “准备云梯!”韩秋茗不想耽误时间,果断下达指令,云字营据点虽然被重重武装,但敌军满打满才000兵马,而他们不算后勤也有25万人。双方兵力悬殊,只要正常发挥,攻陷据点不成问题。

    然而,韩秋茗话语刚落,一位菱角分明,十分英武的中年人从玄武营出列:“韩副帅,是否能容我上阵道两句。”

    “司徒叔叔请便。”韩秋茗含笑点了点头,伸手做了个请。来人是玄武营主将,司徒家旁系成员,少女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不过与敌军说上两句倒无伤大雅。韩秋茗对待同辈伙伴有点自持孤傲,但在长辈面前仍会保持应有尊敬。

    中年大叔在众目睽睽之下,冒着被慕小雅狙击的风险,威风凛凛走到城池前方:“云字营副帅司徒夏惠何在!”

    “夏惠……?”城墙上的周云不解地朝身旁望了望,对方叫阵为何点名找司徒夏惠?云字营的主帅应该是他才对,莫非老家伙想欺负少女?

    许芊拍了拍身旁少女淡淡地说:“旬香,你通知夏惠上来。”

    司徒夏惠并非武将,因此呆在据点内指挥豺狼军,至于旬香为何会站在城头上,那是因为她必须静候许芊命令,随时准备给潜伏在护城河中的御夫军发暗号。

    “爸?”随着司徒夏惠讶然失声,周云等人才懵然醒悟,原来玄武营的中年大叔,居然是少女父亲,真是个令人诧异的消息。

    司徒夏惠在周云保护下,匆匆登上城墙瞭望台。少女静静目视城下父亲,内心世界百感交织。因为父亲以玄武主将的身份登场,显然是为了家族荣誉而战。换个角度出发,父亲很可能奉家族之命前来阻止她。司徒夏惠非常清楚,自己一旦阵亡,晋升英雄级定然痴心妄想。

    “爸……你为什么……”司徒夏惠话语说到一半,却截然停顿下来。少女原本想询问父亲,自己距离摆脱家族联姻只有一步之遥,他为何要来阻止自己。然而仔细想想,父亲势必受不了家族压力,才迫于无奈前来。

    “爸,你是想劝我回家族么?”一滴泪花从脸颊滑落,司徒夏惠只觉得心好疼,少女不曾想过,最后来阻止她的人,竟是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父亲。

    “小惠,你苦了。父亲没用,只能眼睁睁着女儿受委屈却无能为力,我果然是个失格的老爸。”司徒炫落寞地站在池边,昂头遥望着城上少女,目光中充满惭愧与无奈。

    “别说了,考核结束后,我跟你回去就是。”司徒夏惠总算相信唐木磊所言非虚,一路支持自己的父亲,真滴倒向了家族,不但冻结了银行账户,还亲自出面制止她。

    司徒炫目视女儿犹豫的神情,心中不由一阵心酸:“不,小惠听爸说,你老豆我活的窝囊,无法为你争取更多幸福,每次听着家族长老说三道四,也只能默不作声。但是哟,请相信老爸,只要那群老家伙谈论你的婚事,老豆是坚决不会退让!父亲没混账到连女儿都出卖!”

    “爸你……”司徒夏惠听闻父亲坚毅的抉择,本该非常开心,但她不知为何,内心非但没有感到丝毫喜悦,反而萌生淡淡惆怅。父亲在众目注视下做出这般宣言,定然有着相当觉悟……

    司徒炫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随之展现一抹欣慰地笑意:“我这次来并不是劝你返回家族。而是与你饯别……”

    “饯别?”司徒夏惠一直揣摩父亲到底想表达什么,同时也隐隐察觉不妥,透过那双深沉的眼瞳,她能感觉父亲内心的寂寞,那暗淡的忧伤究竟是为什么?

    然而,就在夏惠深感担忧时,司徒炫高举利剑,在与少女相望的土地上,狠狠劈出一条裂痕:“司徒夏惠,从今往后,你我断绝父女关系!互不相欠!互不来往!”

    “这是怎么回事?”司徒夏惠大为震惊,父亲的话语顿时让她六神无主。

    “就是这么回事。”司徒炫沧桑地摇了摇头,随之坦然笑道:“现在你自由了,不在与司徒家有任何瓜葛,也不会有人强迫你学习什么狗屁家族礼仪。这是老爸有生以来做得最自豪的一件事,也是老爸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司徒炫一直很关注司徒夏惠的动态,当听闻女儿成为云字营副帅,知道她有可能完成家族安排的任务,他由衷高兴得无法入眠。可是,家族却冒然命令他参与实践考核,要求全力击败叛军。

    司徒炫心里清楚,云字营一旦战败,女儿作出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为人之父怎能亲手抹杀女儿的终身幸福?所以他果断拒绝本次任务。然而家族并没因为司徒炫的拒绝而改变主意,反而提出条件,说只要他全力对抗云字营,便赞成司徒夏惠与司徒家恩断义绝。否则即使少女顺利完成任务,达到了一千五百积分,也别想脱离家族摆布……

    “不……我的积分已经达到四位数,只要坚持下去,一定可以达成家族任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