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教诲、求助

作者:武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美女来袭最新章节!

    周云察觉沈殷颖脸色红红低着头,还以为她担心黄堋会带人追来,便好心的安慰:“怎么了?还害怕吗?放心吧,他们不敢追来。就算追上来,我也能将他揍回去。”

    “没……没事。我们去哪?”沈殷颖傻傻的问,声音很小,有点害羞。她本想早早回家,但被周云牵出来后,又莫名的想呆在他身边,希望周云能送自己一程。于是便将主动权交给周云,他怎么处理。

    “在这等等,过会我送你回家。”周云还是蛮体贴的,沈殷颖今晚受到惊吓,非常需要人陪。让她独自一人回家,那心情肯定十分不安。所以周云打算等许芊几人出来后,便护送沈殷颖一程。

    “嗯。”沈殷颖乖巧地应了声,低着头默默站在周云身旁,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这种小鹿乱撞的心跳感,她还是第一次拥有。

    没过多久,周云到许芊、许彩月、以及消失好阵子的‘大舅’许建,从菲丽酒城走了出来。估计‘大舅’已经收拾好烂摊子,过来接小妹。

    至于叶文,他站在酒城门口向周云挥了挥手,表示还有事情要留下处理。其实他很想跟过来,但许彩月不允许,说他左青龙右白虎,走出大街吓老鼠。一就不像好人,会吓着沈美女。

    许芊松开挽着许彩月的手,小跑一段来到周云身前,接着毫不忌讳地挽住少年空闲的手臂道:“小云威武,今天是英雄救美日吗?小云很吃香喔。”

    “你们……怎么会在这……”沈殷颖诧异的望着许芊。周云是流氓,全校人都知道,他在菲丽酒城出现不足为奇。可许芊却是学生代表,每日放学还要管家接送的掌上明珠。沈殷颖难以想象,这么一位娇贵的小公主,会来酒城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我们只是路过,见你走进酒城。有人担心会出事,就跟上,结果被他猜对了。”许彩月一边解释,闲步来到周云身前,双眼盯盯注视着他紧牵沈殷颖的大手,恨不得目光成为激光,将两人断开。小月美眉稍不留神,就被许芊抢了彩头,现在周云身边已经没有她的位置。

    有人担心……沈殷颖听着许彩月的话,悄悄了眼周云,心中暖暖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喜欢上周云。而是在她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周云正巧出现,让她寻到一份可以依赖的感情。

    话说,许彩月做事要么不解释,但凡解释全是鬼话,可信度约等于零。

    “今天真是好玩,要是每天都这么精彩,芊芊一定非常幸福。”许芊甜腻腻地说,差点没把周云雷晕。

    “许芊,你还是饶了我吧。”周云真心感到无力,小妞是好玩了,自己却累得要命。小公主体力不见长,精力却无穷旺盛。一个小时前,两人差点就成为亡命鸳鸯,吓得她两眼汪汪。这不好了伤疤忘了痛,若果天天如此,心脏再好也受不了刺激。

    盯着……许彩月一直盯着……不管几人聊些什么。总之许彩月就是盯着……(周云的手)

    沈殷颖早就察觉她异样的眼神,表情十分尴尬。她虽想抽回自己的小手,问题是周云握得太紧,她缩不回来,又不好意思开口让他松开,结果只能这么傻傻站着。

    “咳~吭!!!”许彩月憋不住了,鞋跟狠狠踏在周云脚趾头上,露出迷人笑意:“小云你想死吗?”

    晴空霹雳~,这万里无云,怎么突然划过一道闪电?迷人微笑背后的杀意,让周云冒出丝丝冷汗:“怎……怎么了?彩月,不开心吗?”

    十指痛归心,虽然是脚趾,感觉越来越要命,周云立马向许建发出求救暗号,眼睛眨呀眨的,像是在问‘我招惹谁了?’

    无声的语言,许建不断用手比划,嘴型一味暗示‘手!手!你的手!’

    许建清楚自家表妹一旦泛滥,便会发动地图攻击。不论是谁,不论好坏,只要处于地图中心,即使没有犯事,也会遭到池鱼之殃。趁现在还有机会挽救,赶紧提醒周云亡羊补牢,回头是岸。

    靠!原来砸醋坛了。醒悟过来的周云,马上松开沈殷颖,傻傻地抓了抓屁股:“彩月,那个……学校的事情你打算咋办?”

    周云可不想被学校开除,今晚许彩月说有办法帮他,可到现在还没说有怎样安排。这事情拖一天就危险一天,万一被老爸发现,今后的快意生活就没法过活了。

    “啊啦!人家有办法!”许芊邀功似的对周云说:“明天陪芊芊一起去拜访陈伯伯吧。伯伯很疼人家喔。”

    许芊主动提出帮忙,周云当然不会拒绝。只是这样一来,却惹得许彩月一阵不满。

    “不劳表姐费心,他的事我会处理。别忘了,小云是我的宠物呢。”说着,许彩月一手撇过周云,将他抢到身后不让许芊靠近。

    “小云是公共财产,表妹不能自私。”许芊嘴嘟嘟的道,却没再次提出要帮周云。

    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是由许彩月安排,让她来处理最好不过。而且,许芊总觉得许彩月在筹划什么,冒然干涉说不定会惹表妹生气。她虽然不怕许彩月,但作为姐姐,好歹也得让着些妹妹。

    “你们……可以帮帮我吗?”沈殷颖弱弱地说道:“整件事是我不好,但我知错了。真的!你们帮帮我可以吗?我不想退学……”

    沈殷颖清楚,许彩月和许芊都是许家子弟。许家背景深厚,势力庞大。光凭许彩月父亲创立的许氏集团,便是学校最大的赞助商。有她们出面担保,哪还用得着操心退学处分。

    “别问我,问他……你害的人是他,只要他愿意,我不介意帮你一把。”许彩月直接将皮球踢给周云。除了他,她什么都不在乎。不过以周云地个性而言,原谅沈殷颖只是早晚问题。

    “周云……对不起,我……”

    “不用跟我道歉,你也是被蛊惑,我没在意,彩月你就帮帮她吧。”周云向来无法拒绝美女提出的要求。

    “好吧。”许彩月环视了众人一眼:“今天就到这里,贱(建)哥哥,好戏已经演完,你陪表姐大人回去吧。至于小云童鞋,你俩不想退学,请负责送我回家。我们来谈谈条件,顺便谈谈情……”

    许彩月芊芊玉手勾着周云衣领,把表姐表哥抛之脑后,头也不回朝巴士站走去。

    “等等我……”待沈殷颖反应过来,立刻便追了上去……

    许彩月房间,小丫头静静注视着沈殷颖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这话由许彩月口中说出,实在是不符合情况。她明明能够透视别人心灵,却故意问沈殷颖在想些什么。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说的条件,是什么。”沈殷颖来到许彩月家后,许彩月直接把周云凉在大厅与许峰进行‘沟通’,领着沈殷颖走进自己房间,说要和她谈谈条件。两人独处的气氛,让沈殷颖感到压抑。她隐隐觉得许彩月表面似平静,其实心里很是生气。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你走到这地步,说能怪谁?”许彩月幽幽说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事情闹得如此,要怪只能怪沈殷颖心志不坚。许彩月虽然答应周云帮她一把,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是不允许任何人对周云不利。若果不让沈殷颖长长记性,她心里一口气总是憋不下去。

    沈殷颖头低低坐在许彩月对面,像个在父母面前犯错的小孩,不敢发出一丝动静。在这儿被许彩月教训,总比在酒城被黄堋侮辱好。又因为自己确实犯错,所以她表现十分顺从,静静地聆听教诲。

    “环境总能改变人心,向往繁华的生活没错,追求富裕的生活也没错,错就错在你不该在追求生活的同时迷失自主。人一旦没了自主,就意味着她失去了人生。生活与人生,谁更重要?”

    许彩月不急不躁的声音,渐渐让沈殷颖产生压力。

    生活与人生,谁更重要?沈殷颖从来没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思考。生活是环境所造,有艰难困苦,也有安逸舒适。如果不能适应生活,那只能被生活淘汰。然而,人生便是生活的追求,是一个人存在的意义。如果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不能掌握,那生活还有什么尊严可谈?

    “你想一辈子沉沦于所谓的幸福生活,我不介意让你马上回到黄堋身边。相信只要好好哀求,他会很乐意接受你。但是……”许彩月话锋一转,冷冷说道:“你的人生将永远掌握在他人手中,倘若黄堋是个可靠之人,我保证,你会得到幸福。否则……”

    许彩月没有把话说下去,她相信沈殷颖会思考。谈判是彩月妹子的专业强项,沈殷颖内心活动全部在她掌握之中。

    黄堋可信吗?沈殷颖当即否认。如果不是黄堋出卖自己,她也用不着求许彩月帮忙。可是……

    “那我该怎么办?”沈殷颖寻求般地抬起头,希望能从许彩月那得到想要的答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