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朴山

作者:十三滴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旁门散仙最新章节!

    采药闷闷不乐的往前走,心头郁闷要死,刚才在拾草面前摆谱,装了一把洒脱,后果之严重出乎采药的意料。

    “十个月啊,直接涨了两个月,这啥时是个头啊?”采药哀叹一声,想起那个可怜的聂无锋,不禁对这位素未谋面的聂仁兄起了惺惺相惜之心,同时也知道,葛药师这老货可能说得出做得到,自家以后还是低调点好。[]

    “其实师父人很好的,有时候也会开一面!”走在前面的朴山回头一笑,话音一顿,又强忍笑意道:“除了聂师兄,聂师兄性子倔,本是江湖豪侠出身,从来不吃师父这一套的,我培元锋先后有数千弟子走过,聂师兄算是最早的一批,如今已然打通了体内八条经脉,算是我道家炼精化气第八重的阶段,可依然是个入门弟子……”

    说话间,两人转过一个回廊,朝后院走去。

    培元锋乃是先天宫入门第一关,只因先天宫收徒严谨,非资质绝佳、根骨上等不收,因此,能够入门的弟子极少,培元锋上的建筑相应的也不多,只有一个‘培元小筑’,算是葛药师这个外门长老的修真之所。

    原本山下还有几间草庐,是给入门弟子准备的。朴山、拾草等人原本是住在山下,后来因为培元锋很久都没人入门,葛药师这个长老也无甚起居照料的童子,因此,就让朴山等人搬来了培元小筑。

    培元小筑就是个大院子,里面打扫的很干净,据说拾草每天都打扫好几遍,因为这个时常遭受葛药师数落,本来凭拾草的资质根骨,早就应该培元有成,脱离入门弟子的行列。

    奈何这拾草天生洁癖,每天用来修炼的时间实在很少,周围环境稍有不适,她就不能静下心来修炼,上山五年有余,至今还是气机未动、气感未成,葛药师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对她实在是无可奈何。还算是葛药师有点良心,只让她干打理药田之类的轻便活计,而把挑水与打柴的重活却是交给了朴山与聂无锋。

    屋内热气蒸腾,采药赤身**的坐在浴桶之中,一边长呼缓吐,养气调元,一边以采气法引动身周水流清洗身上污秽。

    天地元气由周身毛孔灌入体内,气机牵引之下,竟能隐隐带动周身水流,这是采药百脉具通之后出现的功效。

    采药自从经过通灵宝物伐毛洗髓之后,周身十二正经已然尽数打通,只有奇经任督未通,因此不能踏入先天,据说踏入先天之后,内息与神魂交融,先天真气贯通周身,修成先天道体,体内一口真气与外界天地元气交汇,一身真气生生不息、缓缓不觉,无有穷尽,介时,只要道基不毁、道体不损,一口真气怎么使都使不完,除非神魂枯竭、念头被人打散。

    当然,这些离采药还远了些,据说突破先天极其艰难,五鬼散人为了突破先天,毁功五次,以五条鬼灵的雄厚积累强行冲关;天残老人为了突破先天,挥刀自宫、切了小jj、断了是非根……当然了,这些都是旁门左道的手段,甚至歪门邪道,不入正统。

    尤其后者,为智者不取。

    采药被通灵宝物伐毛洗髓,周身正经已通,却偏有奇经未通,内息不能沟通神魂,修成真气,但天地元气随着呼吸吐纳由周身毛孔窍穴贯入,毫无阻碍的流入丹田,可以说的一路顺畅,一飞冲天,积蓄之快,除却非人般的天资美质外,天下应当是无出其右。

    “若不是肉身耗损过度……”采药暗叹一声,专心致志引气入体,回复元气,温养调理肉身经脉……

    浴桶中的水流在周身气机的牵引之下,把采药周身汗毛孔中的细微污痕都清洗的干干净净……

    培元锋果然不愧培元的称呼,培元小筑的元气极为温润纯净,洗淘肉身的功效比外面又强三分,五脏六腑渐渐恢复了活力,神清气爽的滋味让采药欲罢不能,尤其细微水流冲洗肉身肌肤的感觉差点让采药呻吟出声。

    屋外传来一阵稳重如山的脚步声,房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朴山手拿一个花篮,高兴的走了进来。采药睁开眼睛,着朴山的步伐若有所思。

    这个朴山很不简单,步伐稳重,却又矫捷如龙,很有些龙行虎步的味道,只是涉世不深,心性纯洁,气度未成,兼且面相普通,采药猛然想到了书上记载的一则成语——大智若愚!

    “采药师弟,我你肤色枯槁,步伐虚浮,气息很是衰弱,应当是生过一场大病,造成了元气大损,因此给你带了瓶培元养气的丹药,里面有回元丹九九八十一粒,算是我……师兄送给你的见面礼,只是,这回元丹是我自己炼制的,乃是下……下下品……”朴山说到这里,面色黑的发亮,颇为有趣。

    采药好笑的同时,心底却是一暖,抬手打个稽首,俯首一拜,有模有样的唱道:“多谢朴山师兄!”

    如同唱戏一般,显然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可惜朴山似乎当真了,连忙放下花篮,双手连摇,急道:“使不得,你我乃是同辈,不能行此大礼,为兄受之有愧,而且……”

    采药愣了愣,想起了与葛药师骑鹤飞天的时候,葛药师的感叹:“贫道的培元锋如今还有三名弟子,一个倔的像驴、一个笨的像猪,还有一个不晓事的……”

    采药大汗,连忙转移话题:“我朴山师兄气度不俗,应当也是内息有成之辈,何以依然在培元锋给葛老鬼打杂?”采药可不相信这朴山是被葛药师给截留下来的!

    这朴山愚是愚了些,但那是心性淳朴,并不是笨,聂无锋的入门弟子期限他记的分毫不差,而且一眼就出了采药的身体状况;小小年纪就会炼丹……等等等等……

    采药自从《养魂经》小成以来,神魂清明,念头通达,就像是开了窍了一样,虽然限于修为道行,不透葛药师,但区区朴山嘛,采药一眼去就能猜个**不离十。

    这朴山心性淳朴,但不笨,而这样的人却是毫无破绽,葛药师应该抓不住他的什么小辫子,拖延他的入门弟子期限,如此说来,就是……

    “我是自愿留下来照顾师父的!”朴山的话果然没有出乎采药的意料,采药哦了一声:“为何啊?他对你有恩?或者你跟他有仇,想伺机……呃!我是说,你跟他有亲戚关系吗?”采药说的顺口,以旁门心性以己度人,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及时打住,转移话题。

    “这里可是玄门正宗所在,而且这朴山也是浑金璞玉一枚,咱不能把人家带坏了!”采药心头暗忖,其实主要是采药发现这朴山人不错,而且自小经受玄门正宗的教化,自己若是露出那般龌龊心思,恐怕会被这傻小子给鄙视了。

    朴山哦了一声,很直接的相信了采药的话,随口答道:“我是个孤儿,是师父把我捡回来的!”说完之后,朴山就默不作声了,然后提起地上的花篮,把一片片五颜六色的花瓣散入采药浴桶之中。

    采药琢磨半天,才琢磨出了朴山话中之意,不由的有些无语,又有些佩服,这家伙的意思是,他是被葛药师捡回来的,给葛药师做一辈子奴仆是理所当然!

    “其实……”采药略一琢磨,劝道:“你心底记着他的恩惠就好,把他当做你的亲人,没必要……”

    “你不用劝我!”朴山把花篮搁在采药手边,呵呵笑道:“聂师兄也劝过我,师父也说过我,他们都是好人,你也是!但救命之恩、养育之恩、教导之德……终生难报!”

    采药猛搔头,不知道如何劝说,这朴山也太死心眼了些。

    随着房门闭合之声,朴山走了出去。

    “我是好人?”采药猛然想起朴山的话,不由一愣:“我采药是好人?好人啊!”采药差点泪流满面:“我采药下山以来从未做过啥龌龊事,甚至还做过几件好事,得到的待遇何其不堪,如今一句话却换来了一个‘好人’的称呼,何其不易啊!”

    思及明玉对自己的评价:无耻败类、淫邪小贼……还有符佩等人对自己救命之恩的态度…………

    采药大是感叹:世事之奇莫过于此了啊,人生啊人生……

    朴山的一句‘好人!’让采药心情大爽,嘴里胡乱感叹一番,伸手翻了翻朴山留下的花篮,一个玉瓶,一双靴子,一袭青布道袍、还有白色内衬,却是一种麻布所制,十分结实耐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