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道爷玩的就是心跳

作者:十三滴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旁门散仙最新章节!

    五鬼散人的洞府炼魂洞,乃是建在驭魂山半山腰之上,因山势不高,周围并无云深雾锁之象。

    炼魂洞外是一片广达数十丈方圆的平台,平台之外就是千丈高崖,人立其上俯视群山,颇有些一览众山小的味道。

    玄铁道人视乎就是在享受这股味道,此刻双手负背,玄黑色宽大道袍随风鼓荡,远眺西北方向群山之外某处,眼神之中若有所思……

    身后衣袂响动,玄铁道人头也不回,淡淡的问道:“好了?”

    “好了!”采药并未听出玄铁道人话语间那股淡淡的低落,他现在心头惶惶,生怕师妹举剑杀来,到时生死事小,尴尬事大,此刻只望赶紧下山,有多远跑多远。

    “走吧!”玄铁道人果然干脆,话音一落,抬脚跨步,数丈距离一步而过,的采药眼皮直跳。

    不过采药自信还可以跟得上,他自从“呼吸吐纳之法”与“无名练气术”结合而“丹田气动”以来,每每一呼一吸之间,天地间丝丝缕缕的莫名气息就会顺着自家呼吸灌入周身上下,继而于下腹丹田聚拢,使采药总感觉丹田气息鼓胀,浑身精力充沛无处发泄,仿佛又有使不完的力气,必须得狠狠的运行几遍“灵息搬运术”才可以略微把这些鼓荡的元气加以平复、吸收炼化……

    但采药的“灵息搬运术”修为毕竟只是第一重,只打通了周身一条主脉,而这股随呼吸而来的元气却是无处不在,渗透周身骨骼脉络、五脏六腑……最后汇入采药小腹丹田。

    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采药周身上下内外,都被这股无以名状的元气给生生的淬炼了一遍。身体素质虽然被提高了,但体内筋脉窍穴也随着这些元气的洗炼而越发柔韧了,他日打通周身脉络必然极难,这也是采药没有“玄门正宗练气法”而引来的祸事。

    若是有配合这股元气的练气术引导,采药体内的这些元气必然会被最合理的利用:开发窍穴、淬炼肉身、滋润脉络、洗炼脏腑、骨骼……等等等等,到时机成熟之时,后天返先天,道体自成。

    这也是玄门正宗的优势所在。

    而五鬼散人的“灵息搬运术”修炼出来的内息,凝练凌厉的程度虽然与那些玄门正宗、名门大派的正统法门修炼出来的内息不相上下,可能还略有超出,但在滋润自身鼎炉、开发肉身潜能……这些方面却是大大不如。

    五鬼散人的道法毕竟是旁门左道,走的是捷径、取巧之道,既不如道家玄门一步一个脚印、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的逍遥洒脱,也没有佛门禅宗根基严谨,大器晚成来的实在、踏实……

    当然各门各派道法无数,玄门也有速成之道、佛家也有取巧之法……取巧之法先易后难,反之则先难后易,因人而异。

    但名门大派能发扬光大、传承万载千古,自有其道理所在!

    ……以采药微薄到可怜的修行意识,“百日筑基”之时对“灵息搬运术”的切身体会,心里头对内家练气术的体悟也仅止于此了。

    眼着玄铁道人步伐晃动,身影一闪一闪间仿佛瞬移一般,眨眼间就去的远了,采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自信:“我辈旁门能够传承下来,自然也有其道理所在!”

    回头留恋的望了眼黑漆漆的炼魂洞,恍然间好像到雪亮剑光一闪即隐,采药一个激灵,回想起自家方才做下的龌龊事……不由的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小脸有点发白,脚下却不耽搁,侧身滑步,扭头朝山下急冲,心头暗叫苦也!

    危急关头果然能激发人之潜力,驭魂山山势陡峭,小路曲折难行,采药平日里上下山都是手扶路旁凸石、树木等物小心翼翼的慢行,生怕一个失足滑下千丈悬崖摔个粉身碎骨,但这次不同。

    只见采药脚下如飞般纵跃,脚尖在山腰草木、山石上借力轻点,如燕子抄水,灵猿下树,衣袂随风鼓荡,猎猎作响,身形如弹丸跳跃,迅若奔雷电闪,越来越快……

    其实……采药刚刚起步时,就已经后悔了,可惜已经晚了,山风扑面,脚下势头已然无法止住,望着高达千丈的陡峭山势,一股绝望的感觉蔓延身心内外,心跳加速,两股打颤,脚下却又必须找准落点,踩在山腰树木山石之上……

    这种难受的感觉,使采药无限恐惧的同时,又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刺激……心跳已然加速到了极限,仿佛一根即将断裂的弦……呼呼狂风扑面贯耳,干枯的树枝刮破衣角肌肤,平日里用来歇脚的山石恍然间露出狞恶的爪牙,棱角锋利如刀……

    ……恐慌、绝望、无力……种种情绪涌来,采药有种跳下万丈深渊的错觉,但脚下山腰上凸起的借力点,却又给了采药一点……这种绝望中唯一的支点……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这是采药坠地以后,在全身软到之前发出的感叹!

    不是因为力气用尽,而是因为恐惧!

    从千丈高崖一泻而下,一直到双脚踏踏实实的踩在地面之上……

    “真好!”采药懒洋洋的趴在地面上,面上血痕道道,一身青衫破烂不堪,清新的泥土气息扑鼻而入,草木的芬芳参透身心……真好啊!

    一双一尘不染的白底黑布靴出现在采药眼前,玄铁道人的声音响起:“你胆子很大!真的很大!”锵锵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采药也分不清这算是赞赏……还是讽刺!

    采药也懒得去想,他现在正在懒洋洋的享受大地母亲的怀抱。

    “感觉如何!”玄铁道人的眼中流露出一股笑意:“要不要再来一次!没事!这次有师叔护着你!”

    采药翻了翻白眼,真的很不想动,全身毛孔仿佛在呼吸着新鲜空气,心跳渐渐平复下来。不过心里头忽然冒出来的一个想法,却让他嘴上脱口而出:“道爷玩的就是心跳!”

    说完以后采药就愣住了,这是应该对长辈说的话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